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武侠系统狩末世 > 0383 满分

0383 满分

作者:补丁1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几个人对着穴位摸拍了老半天,也没有什么效果。那为首的一个人说“怎么办?解不开,只能让你们在这儿站着等了……”

    那几个定在原地动弹不得的人“……”

    其实这些人还不知道的是,后面木屋里还有一大群被点在原地没法动的。

    “这小子武功到底能高到什么程度。难道比慕容公子还高吗?”

    “慕容公子的本事,咱们是没见过。不知道是不是跟鬼一样……”

    “不知道……”

    张辰跑得太快。带着木婉清一路跑出去。木婉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呼大作,路两边的树退着跑得飞快。

    无量山很大,张辰这么带着人跑了一小会儿之后,确定后面应该是没有人跟着了。

    他就将木婉清放在地上,心里开始思考,接着要怎么作。主线任务必须完成。但这小妞,属于不怕死的蛮妞。是个动不动就自杀的角色。

    张辰这时看着地上的木婉清心想,其母从小教养她的,主要是仇恨教育。一方面是教导信守承诺,对男人忠心(段正纯的情人中,也只有她与软心竹才是一直单身的)。另一方面是替母报仇。是以,这丫头几乎是当杀手陪养起来的。

    张辰此时从地旁边看她,这女人脸上的面幕,只留有两个窟窿可以看到眼睛,如果眼睛上戴两个圆形的蛋,跟奥特曼差不多。

    木婉清此时也在看着张辰,那乌黑的眼睛不住的上上下下。眼中满是恨意。

    张辰心想“强行取她脸上的围巾。她只怕立即就要自杀。”

    张辰在看原作时是很喜欢木婉清的。这小妞此时躺在地上,身材不错。有一米七左右的身高,长腿,最少是八头身。

    “这女人如何想让她服气是个问题。看来必须让她自己揭面纱。那就得等岳老三来。但是岳老三什么时候才来呢?”张辰回看了一下四周。天已经是下午了。

    按原作的说法是,岳老三找木婉清其实是为了报杀徒之仇。他跟王夫人手下那帮手下一样,其实都是主动追着木婉清走的。”

    那木婉清此时躺在地上出声道“你想杀就杀。磨蹭什么?”

    张辰笑了笑说“受人所托来救你。人已经救出来了。杀什么?”随手虚点了一下,他内力超群,隔空也能解穴。

    那木婉清身体一松之下“啊”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似乎是觉得有些意外,她只觉得张辰武功很高,就客气了一些问“敢问公子,谁叫你来救我的?”

    张辰摇了一下头说“你走吧。谁叫的跟你无关。你已经得救了。”

    那木婉清看了他一会儿,转身往无量山的方向走去。张辰远远的跟在远处。约半个小时之后,木婉清又一次跟那苏州王家的那些下人们遭遇,然后开始了不断的交手。双方武功都不怎么样,算是水货遇上了山寨货。打得不亦说乎。

    张辰在后面看了烦心,心想,这帮渣子。也不知道是要打到何年何月。苏州的那个王夫人,看来是下了什么死命令。要不然这些手下是不会这么死咬不放的。李清罗这个人按原作不知道,到底是无崖子的女儿,还是丁春秋的。但其跟丁春秋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想必是受其影响比较多一些。御下的手段狠辣。

    约半个小时后。当木婉清爬到一处山坡上的时候。张辰听到山林间响起了一阵长长的啸声。那声音听起来内力想当不错,心想“理论上来说,就是岳老三那个蠢材到了。”

    张辰飞身到木婉清旁边时。那木婉清正嘴唇发白的到处看,颤声道:“那……那是谁?内功这等了得?”

    张辰摇了摇头。这岳老三的内力还是不错的。但远远没到一流水平。相反的张辰的内力是远高于这个对手的。只是他不想表现,而木婉清本身实力差也看不出来而已。

    此时又猛听得对面崖上一声厉啸,只震得群山鸣响。

    只听得啸声回绕空际,久久不绝,群山所发出的回声来去冲击,似乎群鬼夜号。

    木婉清一把抓住张辰的胳膊“怎,怎么办?”

    张辰心想,我要说我能打败这个敌人。你铁定不能自揭面纱。到了这个时候,救木婉清也有好几次了。她一点儿好感没升。所以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这个人很厉害,我远不是对手……”

    木婉清喃喃道“是呀,他内力太高强了。”

    此时,只见一个黄色人影快速无伦的往这边扑过来。山坡极为陡削,那人却登山如行平地,比之猿猴犹更矫捷。

    木婉清自知逃不过,这时回头跟张辰说“你快走吧。不要连累了你。”其实这女孩还是有良心的。虽然杀人狠,但对于没惹到自己的人。她还是不错的。原作中,她在跟端婆婆动手之前,就曾叫一个敌对阵营的本地老头先走。理由是对方比较客气,又不是王家的人。对段誉也是如此,表面上很凶,但段誉有危险时,一样会救了。总的来说,她心地其实不算坏。

    张辰摇头说“我既然说救你。现在救不了,又怎么能逃。”这当然是谎话。他心想,我不留在这儿,一会儿岳老三要看你的脸,我怎么凑上去。

    “你……”木婉清有些异样的回头看着张辰。因为蒙着脸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听到耳边有提示“木婉清对你的好感增加了5.”

    张辰有些暗暗咬牙“冒这么大的险,跟你生死与共。才加5点好感。这女人真是块石头啊。”

    那岳老三转眼就已经到了。

    他扑到面前十米外时站定,吼道“我徒弟‘小煞神’孙三霸是你杀的吗?”

    张辰抬眼看时,只见这家伙一个脑袋大得异乎寻常,一张阔嘴中露出白森森的利齿,一对眼睛却是又圆又小,便如两颗豆子但见他中等身材,上身粗壮,下肢瘦削,颏下一丛钢刷般的胡子,根根似戟,却瞧不出他年纪多大。

    木婉清冷冷道:“不错。”

    南海鳄神道:“他是我心爱的弟子,你知不知道?”

    木婉清道:“杀的时候不知道,过了几天才知道。”南海鳄神道:“你怕我不怕?”

    木婉清道:“不怕!”

    南海鳄神一声怒吼,声震山谷,喝道:“你胆敢不怕我?”

    木婉清到了这种时候已经豁出去了,只挺了胸冷冷以对道“是我杀的又怎么样?”

    岳老三怒“你是仗了谁的势,居然如此大胆!!!”

    张辰心说多少要把戏演足了。从旁边岔了话说“她是仗了你的势。”南海鳄神和木婉清都被这句话说的一呆,岳老三喝道:“胡说八道!她能仗我甚么势了?”

    张辰在一边说:“你位列‘四大恶人’,这么高的身分,这么大的威名,岂能和一个弱女子动手?”

    这句话捧中有套,南海鳄神一怔之下,仰天哈哈大笑,说道:“这话倒也有理。这话倒也有理……”

    张辰就听到耳边有提示“木婉清对你的好感增加2.”他看着旁边的木婉清,心里一怒“这女人不可救药了。冒这么大的险帮她,她居然只涨2点好感……”

    那边岳老三突然又提高声音往木婉清喝道:“我那徒儿孙三霸,是不是想看你容貌,因而给你害死?”

    木婉清冷冷的道:“你知道自己徒儿的脾气。他只消学得你本事十成中的一成,我便杀他不了。”

    南海鳄神点头道:“这话有理。”但想到自己这一门的规矩,向来一徒单传,孙三霸一死,十余年传功督导的心血化为乌有,越想越恼,大喝一声:“他妈的!我要给徒儿报仇!”

    他怒从心起时,往前走了两步“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木婉清咬牙道:“没有!”

    南海鳄神道:“好!三霸这小子死不瞑目,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

    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倘若南海鳄神伸手来强揭面幕,自己自然无法杀他,难道能嫁给此人?

    这女子素来刚强,对她来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从来什么都不怕。当着段誉老爸的面儿就能杀刀白凤。但被人看脸的事儿,是她的弱点。这时居然被吓的往后连退了三步。

    张辰在旁边指责岳老三道:“你是武林中的成名高人,岂能作这等欺负弱女子的卑鄙之事?”

    他这话说完了。木婉清立即对他投来感激的目光,这是张辰第一次看到她这么畏惧。接着张辰就听到耳边有提示“木婉清对你的好感+8”张辰心中暗骂:这是加的最多的一次。就那么不想被人看到脸吗?

    那南海鳄神冷笑道:“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作事越恶越好。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乃是不杀无力还手之人。此外是无所不为,无恶不作。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不必麻烦老子动手。”

    木婉清颤声道:“你当真非看不可?”

    南海鳄神怒道:“你再罗里罗唆,就不但除你面幕,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精光。老子不扭断你脖子,却扭断你两只手、两只脚,这总可以罢?”

    木婉清道:“我杀了你!”

    只见南海鳄神钢髯抖动“嘿”的一声,扑上来就伸出鸡爪般的五指,要抓她脸上的黑布。

    张辰在旁边指责岳老三道:“你是武林中的成名高人,岂能作这等欺负弱女子的卑鄙之事?”

    他这话说完了。木婉清立即对他投来感激的目光,这是张辰第一次看到她这么畏惧。接着张辰就听到耳边有提示“木婉清对你的好感+8”张辰心中暗骂:这是加的最多的一次。就那么不想被人看到脸吗?

    那南海鳄神冷笑道:“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作事越恶越好。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乃是不杀无力还手之人。此外是无所不为,无恶不作。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不必麻烦老子动手。”

    木婉清颤声道:“你当真非看不可?”

    南海鳄神怒道:“你再罗里罗唆,就不但除你面幕,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精光。老子不扭断你脖子,却扭断你两只手、两只脚,这总可以罢?”

    木婉清道:“我杀了你!”

    只见南海鳄神钢髯抖动“嘿”的一声,扑上来就伸出鸡爪般的五指,要抓她脸上的黑布。

    木婉清袖中,噗噗噗,三枝短箭如闪电般激射而出,一齐射中南海鳄神小腹。哪知跟着拍拍拍三声响,三枝箭都落在地下,似乎他衣内穿着甚么护身皮甲。

    木婉清身子一颤,又是三枝毒箭射出,两枝奔向他胸膛,第三枝直射面门。射向他胸膛的两枝毒箭仍是如中硬革,落在地下。

    第三枝箭将到面门,南海鳄神伸出中指,轻轻在箭杆上一弹,那箭登时飞得无影无踪。

    木婉清抽出长剑,便往自己颈中抹去。南海鳄神一把抢过,掷在地下,嘿嘿两声冷笑,一伸手,抓住木婉清身上所披的披风,嘶的一声,扯将下来。木婉清惊呼一声,缩身向后。

    南海鳄神扬手挥出,那黑色的披风飞将起来,乘风飘起,宛似一张极大的荷叶,飘出山崖,落向澜沧江上,飘飘荡荡的向下游飞去。

    南海鳄神狞笑道:“你不取下面幕,老子再剥你的衣衫!”

    木婉清向张辰招了招手,道:“你过来。”张辰心里一喜,心说这就成了。

    那木婉清转头向他,背脊向着南海鳄神,低声道:“你是世上第一个见到我容貌的男子!”缓缓拉开了面幕。

    张辰见过的美女不少。但仍然吃了一惊。那是一张脸秀丽绝俗,只是看起来娇柔婉转,很是楚楚可怜。完全不是之前那种说话冷淡的女魔头样儿。

    然后张辰就听到耳边有一声提示“恭喜,木婉清对你的好感增加了100.”张辰心说,好吧。看这一眼,就满一百了。

    原来看原作的时候,就觉得木婉清爱上段誉向坐过山车。这时亲身经历了,仍然有这种感觉。

    那木婉清放下手上的黑布,向南海鳄神道:“你要看我面貌,须得先问过我丈夫。”

    “m的,气死我了口气死我了!!”那岳老三一时的怒气博发起来“老子要杀了你们两个。为我那死不瞑目的徒弟报仇!!!”他大怒之下长啸,整个山林为之震动。

    旁边的木婉清这时被震得往后连退,到张辰旁边后咬牙说“你快逃。我挡着他。”

    旁边的木婉清这时被震得往后连退,到张辰旁边后咬牙说“你快逃。我挡着他。”

    张辰心想,现在打还是不打。怎么木婉清和钟灵对我的好感都在六十以上了。这系统主线任务还是没有完成。这是什么意思?!!!

    岳老三大怒之下猛扑了上来,一掌往下,有如黑风灌顶。张辰此时突然听到了一声提示“恭喜!!你的主线任务已经完成了,你得到了经验3000点……”后面的张辰已经没听了。因为他已经抬起手猛抗了一记。

    那岳老三的手与张辰的手击打在了一起,只听到波的一声,方面十米内起了一阵风。飞沙走石之间夹着木婉清的尖叫。在她看来,此时的张辰只怕是死定了!!!

    待沙石过后,却看到眼前的张辰仍然好好的站着。而他对面的岳老三却在三步之外。一脸通红。

    “这是……”木婉清回头看着张辰。

    对于木婉清的眼神,张辰觉得这个问题还是胡扯一句吧“我之前有发过誓不能动用这种力量。但今天为了你也不得不如此了……”

    木婉清“郎君……”

    岳老三再怒“tm的点子还挻硬。再来试一把!!”他再扑上来时。张辰将旁边的木婉清轻轻推开。跟着一记接了对方一记。《北冥神功》运作时,他身体内的紫色气旋如同一个巨大的螺旋在转动。

    那岳老三完全不知道厉害。此时猛烈发力催动。两人内力对拼之时,只觉得内力往外狂泻而去。他大惊之下,一头冷汗。但此时已经脱离不开了。

    木婉清在旁边看着惊心动魄,她武功低微,但却知道张辰此时在跟岳老三并内力。这种打法极是凶险,一个不小心就会送命。是以在旁边瞪大了眼,咬住嘴唇,拼命不出声。

    张辰吸岳老三的内力也就是十分钟的事。对方的内力就已吸干。张辰呯的一声收手,那岳老三被弹了出去,摔在地上,动弹不得。

    “恭喜,你吸取了内力3000点。”

    张辰心想,这家伙内力还不错。居然有三千点。其实已经算达到了高手的门上了。岳老三天生力大无穷。算是个奇葩,不光是蠢。还在于,他似乎内力能一直修出来。段誉不是一次两次吸了他的内力。他每次居然都能没事人一样再回来,也没见实力大减。(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