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武侠系统狩末世 > 0276 毒

0276 毒

作者:补丁1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远处的航拍小飞机正在过来。

    “我们这个样子三个人在一起,完全不用别人找,只要有人看到了就会被发现了。”苗纤纤边跑边说。

    “走吧。”张辰往青天大厦的方向前跑。他带着几具尸体,不想被这些摄像头再找到了。这个时候能去的地方,只有贫民区的那些房子。北区到处是丧尸,此时已经重新沦为丧尸泛滥的地区了。

    “暂时先找一个地方落脚,再想其它的。”

    三个人继续往前跑。苗纤纤这时说,“我倒知道有个地方,可以去。”

    “什么地方?”张辰边跑边回头看着她。

    “我知道一条小路,可以通到富人区。我就是从那边的小路上过到这边来的。”

    张辰立即就说,“那你带路吧。”这个时候航拍飞机已经在到处找张辰他们。但三个人的速度都极快,可以迅速的躲进各种视点的死角中。所以三个人都知道航拍飞机在那里。但飞机却并不知道三个异能者在哪儿。

    苗纤纤所说的小路在北区的一个废弃的小蜂窝煤厂里。这个厂子的位置在一座高架桥的附近,因为被桥挡住了,所以非常隐蔽。一般人很难留意到。张辰和辛冬儿跟着苗纤纤从厂子的外墙上翻进去。远处的小飞机就彻底被挡住了,再也找不到他们。张辰松了口气。

    里面很空,到处是沙。能看到厂房的远处有一架两米多高的锈迹斑斑的高架制煤机。

    “我就是从那里过来的。”苗纤纤说到。她带着张辰他们从厂房后面的一个围墙破洞处钻了过去。

    另一边则是一条被封锁的废街。那街面上长满了高大的枯黄的草,一眼望去,简直就跟成熟的稻田一样。显然从末世之后,就没人再来过了。

    “这里有条街,好像是末世之前准备封街拆迁建厂的,末世之后,没人管了。就成了条死街。”苗纤纤这样说着。阴天,风很大,三个人慢慢的从深草中走过。而两边的不远处,是喧嚣的城市。帝王大夏上的电视墙还正在播放着电视。人走在这种地方有种很奇怪的被时间遗忘的感觉。

    “我们在这里先休整一下吧。”张辰这时说。这个区域虽然不大。但两边都被堵死了。并没有什么人。可以暂时在这里呆上一小阵儿。

    “咦,不去帝王大厦吗?”苗纤纤在一边疑问着。张辰仍在左右的看环境。这个地方两边还有被圈进来的拆迁区。有两排废弃的楼房和几个独立的院落。其实作为暂时的隐居地,还是相当不错的。

    “为什么要在这里。”苗纤纤耸了一下小肩膀,然后说,“就算出去被发现了,也大不了是上上新闻。能有什么大不了。”她习惯了在新闻上出风头,对于张辰的小心很是不理解。

    张辰背着尸体说。“你如果想走,就先走吧。不要把我们在这里的事说出去就行了。”

    “什么啊。突然就这样说。我是想问你,你在这里,生活物资怎么处理呢?我们总不能不吃东西吧。”苗纤纤但生活常识还是有的,她这时说,“就算我们出去拿食物,也很容易被人发现的吧。迟早总要被找到,何必这样麻烦呢。”

    张辰不为所动,他肩膀上还有向肉串一样串着的血影剑王还有另外三个变异丧尸的尸体。“我自有办法。如果你要走的话,就离开吧。”

    “我……也不想回去。”苗纤纤说到这儿有点儿低落的感觉。张辰有些古怪的看着她,“你不走?”他原本是希望苗纤纤离开后,好让辛冬儿开始吞噬尸体的。

    “嗯……”

    枯草丛生中。那旁边的斑驳的墙壁上,还有用红漆涮出来的“拆”字。张辰转身跟辛冬儿进了那院子,里面的房子连门和窗户都被拆掉了。只有空空的屋子和一些废弃的垃圾。苗纤纤这时也跟在一起。

    张辰转身冲她说,“你不走吗?”

    “怎么还非要赶我走啊……”

    张辰把那些尸体放到一楼大厅的地板上说。“好吧。那我们可得换衣服了。身上太脏了。”

    “换衣服?”苗纤纤有些狐疑,“怎么换,你们还带着衣服。”

    张辰伸了一下腰说。“让你走,是因为这关系到我的个人秘密。”他接着在那些没有门的房间里走动,观察。这是座很结实的混凝土房子。原来的房主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看起来是个极有道德修养的人,临走时,居然还把房间打扫干净了。

    苗纤纤跟在后面,两手对插在袖子里,“什么秘密那么严重呀……”

    “跟你说个只能告诉我老婆的大秘密。”

    “啊?”

    张辰道,“这个严重的秘密!是关系到我的异能的。”

    苗纤纤在后面怒了道,“我的异能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

    张辰一摊手作无所谓状道,“所以说,我一直把你当老婆看啊。”

    苗纤纤的脸一下涨红了,“你再胡说试试。”她很警惕的偷眼的看了一下站在外厅窗口上看窗外风景的辛冬儿的背影,低声道,“你女朋友在旁边儿,你胡说八道,想死啊。”

    “好吧,好吧,”张辰心想,这个事儿辛冬儿肯定是不会介意的,他说,“不过,这真的关系到我的异能。”张辰从空间里找了一下,给辛冬儿重新找了一套衣服。还有头饰。和新的口罩。

    这些突然出现的东西让苗纤纤很有些吃惊。她之前也发现过张辰突然拿在手上的剑,但一直并没有问过。这时,发现张辰居然连衣服都能拿出来。心里吃了一惊在旁边看着。

    张辰拿着衣服出去递给辛冬儿。然后他给自己拿了款式不同的衣服。他今天穿的仍然是衬衣和牛仔裤。所以此时拿了的是t恤和黑色的西装裤子。然后拿了一幅眼镜和一顶鸭舌帽。

    接着他回头问那正在发愣的苗纤纤,“你多高,三围是多少?”

    苗纤纤的脸一下子红了,“问这个干什么?”她在家族里属于大师级的人物。所以极少有人会当面跟她开玩笑或是说这样的话。特别是她身高三围之类的话,都有专人在准备,根本不需要她自己动手。也更不可能有人问。所以张辰这时问她一下子窘迫起来了。

    “没看到要给你找衣服吗?”

    “你看不到我的身高吗?”

    “有一米四吗?”

    苗纤纤。“不要问了。反正很矮就是了!”

    “我猜胸也可以忽视了。”

    苗纤纤的脸几乎能点着火了,“你再说说看。”

    张辰笑,“我说的可是很正经的话题呀。这是要找衣服。”他在空间里拿了一套小一号的带着兜帽的烟灰色上衣,和长短裤,给苗纤纤。

    房间很多。这种老式的房子多有相同的布局结构。三个人在房子的二楼找了一个有玻璃拉门的洗手间用来换衣服。可能是玻璃不太值钱。所以居然并没有被拆走。

    几个人先后进去换衣服。苗纤纤先进去的,张辰直接在外面就换了。

    到苗纤纤出来后,她忽然跟张辰说,“我觉得你女朋友好像,有些不开心的样子。从那时到现在,她就一直没再笑过了。”

    张辰到这时为止。也并没有注意到异样。他跟辛冬儿两个人精神相通,只是觉得这天辛冬儿有点儿压抑,倒并没有觉出太多异样来。

    这时听苗纤纤说,他才忽然觉得有些不对,辛冬儿平时并不想打搅自己。所以当自己沉默的时候,她是不会来说什么的。但是以辛冬儿平时对苗纤纤的态度,这时应该是在一边微笑着跟她说些什么才对。这样一言不发的确实很奇怪。“你怎么了?”张辰这时问了一下,尚没有进去换衣服的辛冬儿。

    辛冬儿原本是背对着张辰的。那优美的背,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张辰摇了一下头。她了苗纤纤。张辰顺着她的眼神看到苗纤纤,就跟苗纤纤说,“那个血影剑王的尸体里,不知道有没有他的剑谱。你要不要搜一下看。”

    这绝对是个苗纤纤感兴趣的事。她这时衣服也换好了。立即就到跑到一楼去了。

    “我的手臂上。受了伤了。”辛冬儿看到苗纤纤下去之后这样说道。她说话时有些气喘的感觉,似乎是压抑着伤口的痛。张辰知道她平时受伤的时候极多,但还从来没有发现她会这么压抑的。

    “严重吗?”

    辛冬儿用右手撕掉了自己上衣左边的袖子。那原本白皙的上臂此时已经全部变成了黑色的。“这是……”张辰到这时已经想到了,“那个蜘蛛喷的毒?”

    辛冬儿点一下头。外面的风声很大。草木在风中。向在小声的窃窃私语。

    “怎么办?”张辰从来没有听说过丧尸也能中毒的。他从来没见过辛冬儿对受伤有什么反应的。

    “要不要我帮你治疗一下。”张辰所会的疗伤术一般是针对受伤的。但他不确定对于中毒有没有用。

    辛冬儿用手挡着上肩毒伤说,“我吞噬一个丧尸应该就能好的……”

    “那你赶紧到里面的洗手间去。我下去把尸体都拿上来。”辛冬儿点了点头一手捂着肩膀慢慢的进去了。

    张辰到一楼的时候,那苗纤纤已经搜索完毕了。此时正一脸兴奋的在翻一本小册子。张辰走过去的时候。她居然浑身不觉。

    “有收获了吗?”张辰问。他眼睛也扫到了那本子皮面上的名字《衰劳山神剑谱》。苗纤纤完全没有留意到张辰的话,她盯着那本剑谱,脸上忽喜忽笑的,已经完全扎在那本剑谱里了。

    张辰也没多少心情再跟她打趣了。他直接把剩下的丧尸尸体包括那女蜘蛛的双手和肉块一起都用剑插了抬到了楼上的小洗手间里。辛冬儿此时正在里面等着。

    张辰看她有些痛苦的样子,心中有些自责。“刚刚到现在都没有留意到你受伤了。真是太大意了。”

    “没事……”辛冬儿有些皱着眉的说道。她顺手把玻璃门拉上了。

    张辰看着那拉上的玻璃门,有些出神,以前每次见到她受伤极重,但却从来没有这样过的。那个女蜘蛛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居然能把她毒成这样……他一想起那个巨大的长满了黑毛的女人,就有些皱眉。

    那洗手间是个封闭的小房间。张辰出来后。在门廊旁边的地上坐了下来。一般辛冬儿吞噬东西的时候,都是张辰比较警惕的时候。因为这种时候如果遇到有人来袭而必须独自迎敌。

    血影剑王的那柄长剑,这时被拿在张辰的手中。那剑极硬,感觉上能当斧子用了。张辰对于那些高科技公司作出来的武器还是十分有兴趣的。比如此时拿到手的这柄剑。护手极大,剑也极重。一般长剑重三斤就非常重了。这剑拿在手上,感觉上最少也有二十多斤了。跟锤子差不多。

    ……

    城市的外面。那蜘蛛女正坐在整齐的丧尸队伍旁边。她两手全无。在跟那里的一个人说,为什么要停下来。(为什么要走?(南面发现了碎片的痕迹……)荼毗红娜,这些小事,先放下吧!哼,那个女人中了我的蛛面毒。必死。剩下的两个,我对付起来也不难。

    居然斩了我的双手。这个仇怎么的我都要报。))

    ……

    夜里,坐在废弃的小屋里,靠在露出一些红砖的水泥墙上,没有窗户,所以有风从外面透着吹进来。整个城市都在寻找着自己和这三个所谓的英雄。

    电视上正在分析自己的战斗过程。

    张辰和小丫头坐在夜里的空窗前。两个人靠在那里,看外面的风声在荒草丛里穿梭。

    “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不回去,真的没有问题吗?”张辰看着外面的天。辛冬儿还在房间里没有出来。这个时候。他是不会让小丫头过去的。而小丫头,也没有过去的意思,只是问了句,“你女朋友呢?”

    “她去整理自己的东西去了。”张辰往那边看了一眼。加了一句,“她有洁癖。呃,喜欢打扫卫生。”

    “呃,那。她可要打扫好久了。”苗纤纤有些感叹的说,貌似她不是个多么喜欢作家务的人。

    “喜欢作家务的人,作事是种享受。就好像你喜欢练剑一样。是一种消遣。”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小丫头。似乎只对于去找辛冬儿没有任何兴趣。她蹲坐在地上,跟张辰靠在一起。外面很黑。有风吹草动的声音。那不远处的城市灯光似乎在这风中被吹拂了,也在慢慢的晃。而且帝国大厦的户外电视墙能大看得到。

    你后面有什么打算呢?

    离开这个城市。张辰淡淡的说。远处电视墙上的光照了进来,使他的脸上的轮廓很清晰。苗纤纤有些沉默的看着他,似乎觉得他也不像那么难看的样子。

    “为什么要走呢?这个城市里,你可是英雄。”她这样说的时候,语气里却很是落寞。对于自幼就处在光环之中的她来说,被人围着崇拜是一份荣耀,但也是一个负担。甚至因此而有了更多的对她的要求。

    张辰看着远处,“我要作什么,跟别人怎么看我没有什么关系。”他心说,这个城市里的那些大人物,有几个不是想利用自己呢。血影剑王的尸体尚在外面。这个人的死可以说就是这些人玩出来的。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我父母去世得早。族长,要我将来招个上门的女婿。是为了不便宜其它人。有时想想,也真的很无聊。我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希望有一个比我强的人。可能潜意识里,是希望有人能代替我,当家族的偶像。我也不想承担这种压力。

    再说,那些来进攻的变异丧尸,劳师动众,总不会只为了吃人吧。他们还会来的。而我也没有义务在这里拼死拼活。

    辛冬儿出来了,从下午到这个时候,张辰身边的两个女人,一个沉浸在剑术之中。另一个则一直在吞噬。呼拉一声掷出来一枚东西,那枚东西直接打过了张辰手里的火腿肠的尖端。把口子打开了。

    “你出来了。”张辰这样问,那里面丢暗器的必是辛冬儿无疑。这吞噬了变异丧尸之后,立即就学会了新东西了。其实对于辛冬儿这种原本就以近身肉搏战为主的人来说。这种暗器功夫可说是补充了她的一个实力空缺。

    她出来的时候,张辰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的精神好了许多。

    “你好些了吗?”

    已经没事了。辛冬儿侧了一下肩膀给张辰看。屋里虽暗,但是有光的方向还是能看到那白皙的左臂已经光洁如新了。“这本事真是牛的不行。”张辰心说,再怎么给你下毒,在外面随便找个丧尸吞了就一切ok了。比吃药都管用。

    辛冬儿这时呼的一声两手间放出了两道火焰。其一如剑,右手上的如长枪一般。“怎么样?”

    “咦,你怎么还有这种异能?”

    辛冬儿笑笑并没有解释。“我的腿上功夫也成长了很多呀……”她原本会飘浮,这时人轻跳中浮在空中,腿极快的连踢了三次。

    “感觉不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