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登摩时代 > 第三十四章 百鬼夜行

第三十四章 百鬼夜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的故事在延续着,有的故事则枯萎着。

    李安石终究没有感叹出什么,默默离开,就如同赵匡乱第一次离开这里一般,

    那时的他到底是不是这样想着?

    强行穿插的故事编凑着不明不白的夜。

    有一类人,生活,又或者人生永远都是夜晚,所以才跟那些生活在刺眼的阳光下的人们不同,那是一个无忧无虑所活着的人们无法想象的世界。

    一辆奔驰g级停在一家安保公司前,这只有着寥寥几辆面包车的停车场似乎在极力告诉着别人这家安保公司生意到底是多么的惨淡。

    不过这一栋在北京算不上低的建筑到底代表着,可不是那些一眼就自以为看穿的人们能够明白的。

    李柏推开不停打着转的玻璃门,前台空无一人,不过地面却亮的能够反光一般。

    李柏轻车熟路的走着,在这如同空城计的建筑中走的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上了空无一人的电梯,按了八楼,在电梯中李柏点燃一根烟看着按钮一个个往上跳动着。

    到达八的按钮后,李柏习惯性的整理了整理衣领,更整理了整理了表情,看着这电梯厅门打开,三个汉子正直瞪着眼瞅着他。

    “三头狗,这是客人。”一个带着玩味的声音响起,这三个长相粗糙无法辨认的男人让开路来,一个穿着唐装扎着长长辫子的男人背着手站着,像是古装电视剧中走出来的家伙一般

    “沈懿,这三个活宝从哪里找来的?”李柏看着这个打扮以及行为举行都像是一个艺术行为者的家伙。

    “从哪里搞来的你就不必你知道了,不知让你这个大忙人恭候大驾的事儿是什么。”沈懿微微眯了眯眼,眼神带着一些警惕,像是曾经在李柏身上吃过不小的亏一般。

    “其实也没有事儿,来谈谈心。”李柏走出电梯,虽然这三个外表放在剧组只能演些山大王或者悍匪的男人看他的目光不是一般的火热,但李柏却熟视无睹一般。

    “看来是跟我这个卒子说不上。”沈懿做个请的手势,要是他真相信李柏所说的,就真不可能能够站在这个角度跟李柏说话了。

    “沈兄,对不住了。”李柏拱了拱手,似乎被这个沈懿身上的古风味道渲染了几分,跟着沈懿一路走过长长的走廊,一直到一个拐角沈懿才打开房门,先给李柏让开了路。

    李柏微微点了点头,走进这有些昏暗的房间。

    沈懿紧跟着李柏进房,给那三个紧紧跟着的汉子使了个眼神,这三个汉子立马老老实实的守在了门口,温顺的跟一只猫似得。

    房间无比的巨大,巨大的让人觉得有些空旷。

    但更诡异的是,这巨大的空间之中,竟然没有一点的装饰品,只有两个皮沙发,还有一整排的落地窗,也不知道建造这房间的男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心境,又或者抱着什么样的心态。

    “有客人来了。”沈懿说着,声音在房间中不停的回荡着。

    背对着李柏的沙发上一个男人慢慢起身,转过头,眼神恐怖的能让一个孩子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男人一头向后梳着的黄发,如同某些拳皇街霸中的人物,身穿露肩皮甲,露出无比粗壮的手臂,胳膊上纹着一个很诡异的图案,像是由骷髅头所组成的图腾,这诡异的纹身似乎透露着什么阴气一般。

    男人长着一张特别坚毅的脸,但左眼上那一道无比恐怖的伤痕让这张脸变的有些狰狞,这种独眼男人,在电影中,即便是演技再怎么高超,也担任不了好人这个角。

    也就是这个板着脸会让人喘不过来气的男人,瞬间笑了,这无比豪爽的笑容似乎是这个世界所制造的最大的黑色幽默,男人大步走向李柏,热情的跟李柏来了熊抱,性格与外表完完全全是极端一般的存在,但看这个男人久了,却也能看出几分不带着违和感的地方。

    “李柏,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熊抱过后,男人豪爽道,热情的拉着李柏坐下,如同不知多少年未见的老友一般,这股子热情劲,甚至都让人不适应,就像是一头熊有了礼貌一般,人们也会因为这个而亲近这头熊。

    但李柏又算的上什么善男信女?或许这个世界上总能生出一些敢跟一些凶神恶煞的猛兽们平心而论的猛人,这些猛人注定要比那些心中揣摩着一些若有若无东西的人们要强的强。

    “李柏,听说你们赵家最近收了个猛人,怎么不带来让我见识见识。”男人拍了拍李柏的后背说着。

    “算不上算不上,怎么听都想是埋汰你老弟我。”李柏连忙摆了摆手说着,一脸的谦虚,虽然两人这样让人一眼看下去,的确有点太过狼狈为奸的味道。

    男人哈哈一笑,嘴里说着谦虚,却是一脸自豪,这个在这安保公司外号称为暴徒的男人,要是真说是善茬,也太过牵强扯淡了点。

    “李柏说吧,来这儿到底有何事?”这个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暴徒男人笑过之后说着。

    “这不是来跟你们打声招呼,这不快到转盘开始的时候了吗。”李柏不紧不慢的说着。

    “想拉百鬼夜行入伙?”暴徒道出这个让一些权贵人士怕到骨子里的名号,这个知道人不多但效率无比恐怖的组织,在人上人的世界,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这个由众多孤儿所组成的杀手组织背后站着一个绝对不能触碰的人,即便是现在北京的东家白龙商会,也不会轻易招惹这个谁都敢刺的刺猬。

    “这个不敢,只是想让你们给赵家留几分薄面罢了。”李柏连忙摆了摆手,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把一颗圆润透着淡淡光芒的珠子放到了暴徒身前,意思已经再不过明白。

    “这个好说,赵家的面子一定得给,在组织里,我暴徒虽然说了不算,但这次转盘,组织至少不会把赵家列入黑名单,这个我可以给你保证。”暴徒笑眯眯的收下这个价格跟利益成正比的珠子,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但那种恐怖的脸,笑的再怎么灿烂,也只会让人想到恐怖这个词。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李柏连忙拱了拱手,又跟暴徒两人寒暄了一阵子,大多都是些不痛不痒的,一直到暴徒要留下李柏吃饭,李柏才起身告辞离开。

    李柏走后,这偌大的屋中只剩下了沈懿跟暴徒两人,沈懿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就这样看着暴徒欣赏着这颗价格不知道带着几个零的珠子。

    “这李柏不是什么好鸟。”沈懿这话不知道憋了多久。

    “我知道。”暴徒表情不变的点了点头,似乎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这颗夜明珠上。

    “那你还收?”沈懿沉不住气的说着,他何尝不明白李柏到底在打着什么招牌,显然是要拉拢组织入伙。

    “肥肉在嘴边,不收我才是傻子,顶多顶多被老大批评一顿,今年赵家是下了大手笔,冲着夺魁去的,我们要是不识好歹的成了赵家的绊脚石,没有好处不说,以后也多了个仇家,赵家虽然没有看似那般雄厚,但也不是我们能招惹就能招惹的。”暴徒放下珠子,已经对这颗看着有点顺眼的珠子没有了一点兴趣,像是一个孩子厌恶了一种玩具一般,但这个厌恶速度,也太快了一点。

    沈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在说话,只是看着那颗夜明珠干愣神。

    李柏一路无阻的下楼,上了停在楼下的奔驰g级上,车后面坐着一个老人,一个现在赵家名副其实的家主,谁也不知道这个在北京绝对算的上有分量的老人为何要如此的亲临大驾。

    李柏发动车子掉头离开。

    “收下了?”赵百川沉声说着。

    李柏点了点头,专心看着路,坐着一个司机本分该做的事。

    “谁收的?”赵百川说着。

    “暴徒,要见百鬼夜行再往上的高层,我这身份是见不到,需要您老亲自出马。”李柏道。

    赵百川点了点头,不再开口说下去,开始闭目养神,等会他们还需要见很多人,只是为了给赵匡乱铺一条还算不是很曲折的路,又或者是为了赵家。

    “老爷子,把东西送给这些算不上有用的家伙们,你就不怕喂了白眼狼?”李柏鼓足气说着,前脚收了礼,后脚给了自己一刀子,这种事李柏见多了。

    “就算是养出一伙白眼狼,也是表面上会做功夫的白眼狼。”赵百川慢慢睁开眼说着。

    李柏愣了愣,明白了些什么,觉得赵百川那个世界,的确是他十年八年所琢磨不透的,但即便是赵百川做到这个份上,对上那个北京的东家白龙商会,李柏还是心中没有多少底,就如同马走田所说的一般。

    而那个白龙商会所在的世界,又跟他相差的何等的遥远呢?李柏发现这个人人眼中的红人自己,面对那些无比繁华的世界,无论怎么挣扎,都不容易触碰的到,底下的人,则更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