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登摩时代 > 第十九章 戏子(三)

第十九章 戏子(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个人如何的强大,不是在他多么不可一世的时候身边站着多少人,而是穷困潦倒被逼入绝境的时候身边还站着多少人。

    赵匡乱就是如此的站着,身后站着自己的三虎将,面对着前方或许让他们看不出什么生机的路,但尽管是这样,腰杆却是挺的笔直,就像是从未弯曲过一般的站着。

    “小爷,你怕吗?”赵匡乱说着,握着酒壶的手稍稍的用着力。

    “草,乱子你这是在埋汰我吧,小爷我走风踏雨这么多年,什么阵势没见过,就算是阎王爷估摸着都把我记熟了,就这牌面,能让我怕着?”恭三儿呲牙咧嘴,一副猴样的说着,甚至在这个气氛中,都让赵匡乱几人忍俊不禁的笑了。

    赵匡乱无奈的点了点头,看向一言不发的大岳,眼中多了几分特别的感情,拍了拍大岳那厚实自己几乎要伸直身体才能触碰的肩膀。

    “大岳,你不该来,你还有事要做呢。”赵匡乱说着,大岳毕竟不像是一人吃饱全家喝足的恭三儿。

    大岳却朝赵匡乱摇了摇头,像是根本没有思考一般,脸上出现了一股淳朴的笑容道:“乱子哥,要是你不让我过来,干脆一剑杀了我算了。”

    “净说些不吉利的。”赵匡乱笑骂着,完全是在这刘晟的面前聊着家常,看着赵匡乱现在谈笑风生的模样,刘晟气的脸都绿了。

    对佛哥,赵匡乱只是相视一笑,无需多言,因为有些话,说出来就变味了,还不如留在心中慢慢发酵。

    “还真把自己当一根葱了。”刘晟愤愤不平的叫骂着,冲那七个早已战意浓浓的男人使了个眼神,七人心领神会的往前踏了出去,此刻七人身上涌出一股浓浓的杀气,隔着很远赵匡乱都能感觉的到,似乎这七个貌不惊人的男人眼神中都能透出血来。

    黑色的途锐在这个时候直接冲进了仓库,继卓连虎之后的又一批程咬金。

    途锐在赵匡乱四人的正后方停下,在所有目光的注视下,下来三个男人,所活在纯北京不陌生的家伙。

    “齐东海...”刘晟咬着牙说着,想都不用想齐东海会站在那个队伍之上。

    齐东海没有理会刘晟这完全是用牙齿咬出来的声音,默默的带着癞子与唐国辉站到了赵匡乱的身后。

    “对不住了。”齐东海像是喃喃自语一般说着。

    赵匡乱摇了摇头,像是否认了齐东海所说的,在这个场合下齐东海能以这种身份出现站在他的身边,赵匡乱都有点觉得受不住齐东海这个大到比他这条命还要值钱的人情。

    “这一年风头正旺的齐家小鬼,跟赵匡乱有过节?”赵玉榫有点看不下去了,动了动嘴说着。

    赵百川很满意赵玉榫这惊讶的神情,微微点了点头道:“有点不大不小的过节,但想不到这个齐家小鬼是做的这么果断,这是摆明了站赵匡乱这一边,是该说他意气用事好,还是眼光实在是太长远。”

    “前者几率大点。”赵蛮说着,似乎有点不相信齐东海会有这般的眼光,但不相信也好,质疑也罢,此刻的齐东海站对了队伍是事实,换句来说,齐东海可是走了一个凡人都不敢揣摩的狗屎运。如果赵匡乱上了位,齐东海肯定会为了此时的举动庆幸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这是绝对的。

    “都是命,有人天生命好,有人天生走下坡路。”赵富贵说着,想着这个齐东海的祖上,到底是积了什么样的阴德,这种事,旁人要是说不羡慕,又或者嫉妒是假的。

    从一个人到几个人,从几个人到一群人,话说的简单容易,但其中的故事却能道出很久很久。

    也就在这时,像是洪水打开了水闸一般,两辆红色的小宝也开进了仓库,两个年轻人进入了战场,虽然算不上什么奇兵,但也足够烧刘晟的脑子了。

    小猴吴铭如同机缘巧合的出现在这里,默默的站到了赵匡乱的身后,就如同赵富贵所说的都是命一般,有些人偏偏毫不在意中得到了一切,有些人处心积虑中却失去了一切,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输给了自己,还是输给了自己的这条命,但不管怎么样,生活也好,时代也好,社会也好,都需要所有人来编织,这巨大的网,少了谁都不行。

    这一小伙人渐渐变成了一群人。

    “乱子哥,我们来了。”小猴说着,但奇怪的是,面对刘晟那边的阵势,心中却没有一丝畏惧过,就好像胜利女神一定会站在他们这一边一般。

    赵匡乱点了点头,笑了笑,这个笑容包容的太多,有些无可救药,但同样有些欣慰,其实在给了别人一个答案的时候,自己早已有了自己的答案,只是碍于太多东西,这个答案他一直没有说,但对他来说,真正正确的答案,只有这一个。

    “还有多少人,一次性过来不就得了。”刘晟看着慢慢壮大起来的赵匡乱一伙,虽然对他来说,都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破鱼烂虾,但这些破鱼烂虾要是都绑到一起,还是很让刘晟忌讳的。

    刘晟语音刚落,一个满身戾气的老人带着白皓就走进了巨大仓库,扫了一眼局势,没有迟疑的走向赵匡乱,来人正是这个或许被新时代遗忘的顽主,但声名仍然放在那里的六爷。

    “看来不需要我们出手,赵匡乱就能拿下这个刘晟了,顾虑的多余了。”赵蛮啧啧称奇的说着,想着如果是他,不靠这个巨大的赵家,从白手起家,只有短短的两年,能不能到达这个跟刘晟叫板的高度。

    赵百川暗暗点着头,看着楼下赵匡乱这个零散但不像是散沙一般的阵容,感觉自己正像是看着一个故事一个孩子成长的故事,一个带着些悲凉的故事。

    “六爷,都是因为我,对不住您老了。”赵匡乱有些自责的说着,知道六爷所来,为的或许不是他自己,而是被绑着的易萤火。

    六爷却是摇了摇头道:“别说什么对不住对得住的,年轻时谁没做过这种事,能把萤火小桃花救出来,这才是真正的对的住。”

    赵匡乱默默点了点头,感觉此刻即便是他放下这两斤酒,仍然都有着底气面对这个刘晟一般,此刻他的背后,早已经不是那个背后空无一人的狼崽子了,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面对偌大北京的夜景,他一定会把该扔下楼的人扔下去。

    卓连虎就这样表情淡然的看着这一切,背着的手却不停的摩擦着,或许这个年轻人,真的有资格做他的对手了。

    卓连虎摸出手机,不想让眼前这场绝对称得上的好戏这样白白浪费,先后打了三个电话。

    第一个给了李安石,一个总是吵着要看一些大场面的家伙。

    第二个给了马走田,一个总吵着要看大场面实则是在起哄的家伙,但卓连虎知道那厮最喜欢这种不是热闹的热闹。

    第三个则打给了李缘,一个整个吵着缘分长缘分短的家伙,如果他们这个共赴青龙村的六人帮少了这个家伙,恐怕这个喜欢凑着缘分的家伙真敢来爬他家的窗户。

    六个人,齐了。

    卓连虎收回手机,似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什么时候结束一般,但他们共赴青龙村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这个结局呢?卓连虎感觉有些抽象,因为他们人生之中最不起眼的旅途改变了他们的一生,这的确是一件很值得人揣摩的事,至少卓连虎敢保证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

    气氛慢慢沉了下来,像是随着冷风凝固了起来一般,但尽管这样,也无法侵蚀人们眼中的火热,这一场精心排演准备了很多很多年的戏,终于要开始了。

    “小恭三儿,想不到你也来北京了,是不是打算把我给隔离出群体?”一个带着玩世不恭的声音打破了这即将开始的战局,这份玩世不恭,可是刘晟这种纨绔中的纨绔都望所莫及的。

    “靠,又来一个不怕死的。”恭三儿咬着牙说着,斜着眼瞅着走来的龟三,怎么瞧这位压轴的都看着不痛快,甚至恨不得龟三站到刘晟那一边,好让他狠狠的蹂躏蹂躏。

    “我操,你这是什么眼神,就一点也不欢迎我这个福将?”龟三说着,不过这压轴猛人实在让人想不出有什么战斗力。

    “不是衰将就不错了,还tm是福将。”恭三儿说着,转过头不再看让他焦灼的龟三,再看下去,估摸着等会也不用跟刘晟打了,他们两个人就敢打起来。

    龟三看恭三儿不理会自己,盯着对面脸一会变蓝一会变绿的刘晟叫嚣道:“喂,别光瞅着,来打我啊!”

    这副贱模样,跟恭三儿的如出一辙,好像龟三从恭三儿那里学来了精髓一般。

    刘晟气的头都快冒出烟来,虽然怎么看这个龟三都不像是好惹的家伙,但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算是老虎的毛,刘晟还是该削的就得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