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登摩时代 > 第五十五章 蝴蝶效应(一)

第五十五章 蝴蝶效应(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岛的这一场闹剧真的结束了?

    当一切过眼云烟之后,留下的人们甚至来不及感叹物是人非,就要面对给他们迎面痛击的生活。

    花蛇醒了,赵匡乱在医院躺了近一个月,李铁骑被恭三儿抬进了火化场,该发生的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既然一切都发生了,后人所留下来的意义不过是帮这些发生了的擦着屁股。

    此时的青岛,就如那乱世一般,时不时蹦跶出几个出头鸟,然后被毫不留情的摧残,黑猫,狍子与赵匡乱,有点三足鼎立的味道,不过却是很难分出蜀吴魏来。

    一代赶着一代,虽然鱼龙混杂,但青岛这点东西,还是被默默的瓜分了起来,黑猫无形坐上了青岛最大的交椅,狍子则彻底变的壮大了几分,听说手下养出了一条黄姓的疯狗,做事不是一般的毒辣,而赵匡乱这边,却丝毫没有什么动静,仍然是曾经的那幅模样,但也没有谁傻到来招惹这个弄死李铁骑的家伙,甚至有人怀疑起赵匡乱弄死李铁骑到底是不是一个无稽之谈。

    但不管这事到底是真是假,李铁骑都是死了,毕竟恭三儿火化李铁骑那天是搞的无比的高调,轰动了大半个山东的地步,让每个人都知道,李铁骑是死在了他们的手上。而到底恭三儿是何用意,没有清楚。

    北京的一处四合院,不知道有着多少年的历史,这种四合院在北京这寸土如金的地界,代表着这院子的主人实力可不是一般的雄厚。

    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拉着二胡,曲调格外的悲切,让人莫名的心情无比的低沉。

    “老刘,听说那个曾经来北京撒野的李铁骑死了。”一个大汉靠在门框上说着。

    老人停下了拉二胡的动作,似乎是深深思考与回忆着什么。

    “那个大闹武家的疯子?”老人终于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的说着。

    满脸胡子的大汉点了点头。

    老人轻轻摇着头道:“什么样的家伙斩下了他的脑袋?”

    “一个不出名的年轻人。”大汉摸着胡子,一脸深味的说着。

    “年轻人...”老人喃喃着,双眼布满着难以置信,似乎这是一件多么抽象的事,尽管是对这个见了一辈子抽象的老人来说。

    “猿叔,你又跟我老爷子谈什么呢?”刘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虽然在外是一位彻头彻尾的大少,但在这两个辈分足够压死他的两人面前,他不过是个成不了什么气候的小b崽子罢了。

    大汉没有理会刘晟,只是看着老人的神情像是天气一般变化着。

    “想不到,想不到,这个我以为会成为西藏西平的人,竟然死在了这种时候,这到底是不是老天故意摆给我这个该死不死的老东西看的?”老人喃喃着,一脸的神伤。

    “谁死了?”刘晟收起了吊儿郎当,表情也算是认真了几分。

    “李铁骑。”大汉声音沉厚的说着。

    刘晟想着这个有点印象的名字,打了个响指道:“大闹北京的那个变态,为了一个娘们,难道被人给做掉了?”

    大汉点了点头。

    “那个年轻人的名字叫什么?”老人突然看向大汉道,一脸的迫切。

    “赵匡乱。”大汉一字一字的念出来。

    不过现在表情变化最精彩的,已经不是老人,而是刘晟,此时刘晟的神情完全可以用震撼来形容了,竟然有些在原地站不稳,努力咽了口口水,声音都变了腔的问道:“再说一遍这个人的名字。”

    老人与大汉似乎都瞧出了刘晟的异端,只不过都没有点破,大汉再次念出这个名字后,刘晟终于站不稳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晟子,难道你认识这个家伙?”老人抛开李铁骑死讯的震撼,审视着刘晟道。

    刘晟不淡定的点了点头。

    “难道你跟这个赵匡乱有过节?”老人似乎能瞧出刘晟心中的所想一般,再次追问着。

    因为完全乱了阵脚,甚至是手足无措的刘晟点着头,又摇着头,显然是吓坏了。

    “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招惹的这个家伙。”老人身上涌现出一股特别的气势,直接把刘晟头上的冷汗给吓出来了,或许刘晟已经有十几年没体会过这种恐怖的气息了。

    “老刘,年轻人闯点祸很正常,现在听小晟把事说完,再下定夺。”大汉看似劝阻的说着,但最后一句却是咬的格外的重。

    老人身上涌现出一股戾气慢慢压了下去,那如同鹰一般锐利的眼仍然死死的盯着刘晟。

    此时已经完全被吓坏乱的刘晟把所有的东西都抖了出来,其中没少添油加醋,完全把赵匡乱的形象颠覆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小人,但无论他怎么偷换逻辑,也改变不了分毫他在青龙村所做的事。

    耳光声无比的清脆,这是刘晟这辈子第二次挨耳光,而且还是因为同一个人,这一个骄傲到睡觉都不愿意把头低下的纨绔,心中到底会有多么恨这个赵匡乱,可想而知。

    老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气的打着哆嗦道:“我千方百计的让你融进卓连虎那个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老祖母每天都在祈祷你有卓连虎一般的能力,就能闭眼入棺材了,看看你那模样,我看老刘家,以后不缺你这个刘晟。”

    一席话后,刘晟的脸都绿了,要不是被这个老头给揍怕了,刘晟真敢直接抱着老头的大腿,求助的看向大汉,却发现大汉也一副半怒不怒的表情瞅着他,这让刘晟彻底失去了希望,只是一脸恳求的看着老人。

    “老刘,小晟虽然该教训,但这个关头,还是担心担心这个很快就会把名气遍布中国的赵匡乱吧,而且听小晟说,这家伙竟然扯上了刘傲阳那一条线,这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大汉终于出来圆着场,但表情仍然不是很好看,毕竟刘晟所做的事,是个爷们就会恨的牙齿痒痒,所以赵匡乱就算是做出再出格的事,都是有情可原。

    老人恨恨的转过头,似乎不愿意看这不成器的刘晟,默认着大汉的说法道:“这个赵匡乱,不能让他再这样发展下去了,一定要做掉,但明面上做掉他就等于招惹到了刘傲阳,只有在暗地里下手。”

    “我来,我来。”刘晟听到这话,虽然不是眉开眼笑,但至少脸上多了几分生气,自告奋勇的说着。

    老人瞥了一眼刘晟,一脸不屑道:“你确定你能是他的对手?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的李铁骑都栽在了他的手中,现在就算是两个字,也不够他玩的了。”

    刘晟有些颓然的点了点头,但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抛开所谓的刘家,他还剩下什么他不知道,但赵匡乱可是一个没有什么能够抛弃的狠犊子,两人要是真这样真枪上阵的硬碰碰,刘晟打心眼的没底。

    “这事我自然会派人解决,烽火北京这一阵子正愁没有事做,相信这活会让他们忙活起来。”老人冷眼看着刘晟说着,虽然说的轻巧,但让这两位刘家算不上数一数二但也能数到前四五的打手心甘情愿的去杀几个人,可没有那么容易,也不是仅仅是花点钱就能打发掉的。

    “好好好,谢谢老爷子,以后我保证再也不闯祸了。”刘晟脸上终于涌现出一丝丝的笑意,但不敢太表现出来。

    “还不快滚,下次如果再让我这个老家伙给你擦屁股,刘家你该有的位置,你就真的别指望了,这些年家主对你的所作所为,很失望,甚至我都看不过去,再这样混混僵僵,搭进去的可是你的前程,回去好好想想。”老人不容拒绝的下着逐客令,显然一点也不想看着刘晟这一张脸。

    刘晟哪里敢唱反话,一副如履重负的离开。

    刘晟走后,老人一直重重叹着气,似乎仍然没有摆脱这个带着赵匡乱名字的魔障。

    “老刘,你难道不觉得有点蹊跷吗?”大汉看似不粗大条但一副粗大条模样的说着。

    “蹊跷?”老人不解的问道。

    “你想想,一个从山上下来一无所有的狼崽子,没有背景,更没有人脉,手段或许有那么一点点,但脑袋真有这么灵光,就算是时来运转,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不到两年内,竟然到了这种地步,攀上刘傲阳不说,竟然有了这么一个看似渺小但坚不可摧的圈子,这全都是歪打正着,还是瞎猫遇见了死耗子?”大汉有条不紊的说着。

    “你说有人在作怪?”老人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大汉,似乎一点也不诧异这个看似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汉子的分析能力。

    “用刘家的眼线都没查出个正着来,就能证明,这事绝对没有我们相信的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某些真正的大佬下着一盘棋,至于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不清楚,如果是我多想了则更好,但恐怕这事,远远没有我们相信的那么简单。”汉子一脸深味的看着老人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