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登摩时代 > 第四十三章 乱战(九)

第四十三章 乱战(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蒋仁平的一家不夜城中,本来灯红酒绿的地儿变的一片狼藉,灯光摇曳,不再有摇晃的痴男怨女的门,只有一个疼的鬼叫的看场子的小弟们。

    “他妈的,给老子说,你那个蒋老板现在在哪里?”恭三儿抓着满脸是血的的厂滨狠声说着,这个在青岛体校的尖子生,这个在青岛体校的尖子生,在大岳手上没游走上三个回合就被打趴到了地上,就算是能侥幸活下来,恐怕也会留下一辈子的心里阴影。

    常滨死死瞪着眼,任由恭三儿怎么审问都不开口,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一副宁愿那个在暗地缩着头的蒋仁平牺牲的意思。

    “草,小爷今儿就不信制服不了你这个小鳖孙了。”恭三儿掏出匕首,狠狠的插在了常滨的肩膀,任由常滨痛苦的大叫,恭三儿的匕首只会越陷越深。

    “为了一个不管你死活的家伙浪费自己这一条命,我都替你觉得不值。”恭三儿的手再次用力,等常滨到达痛苦的边缘时拔出了匕首,使劲摇晃的常滨的肩膀说着。

    常滨死死的咬着嘴唇,都咬出了血来,看着恭三儿的匕首即将要插入他下一个肩膀,终于受不了开口道:“他现在在******别墅里“

    “这样才乖,你早说不就不用受这种苦了?“恭三儿冷笑道。一肘子打在了常滨的后脑勺,常滨直接被打晕了过去,蹲的腿发麻的恭三儿起身,冲张庆弓与大岳打了个眼神,三人匆匆的离开,直杀向常滨所说的地儿。

    一脸暴改的福特探索者停在了锦城华府门口,引擎声像是能引发一些震动一般,一辆大灯全开的车,让人莫名想到怪物这个词。

    ”这就是青岛最牛逼哄哄的地儿?“金虎有些不屑一顾的看着这带着古风的招牌,似乎比起他那个金碧辉煌的老金家,差的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十万八千里。

    白客笑笑,仰头望着这招牌道:”你可知道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背后,到底藏着到底不为人道的东西。“

    ”藏着什么?“金虎不假思索的说着。

    ”或许等会你就会明白了。“白客懒得解释,自己率先踏上了这几个通向锦城华府的高高台阶,这个几个台阶。或许会让那些拥有一切的小人物门踏上一辈子,这是多么的可悲。

    金虎也没有一股脑的问下去,总觉得一趟青岛之行,让他越来越糊涂,在他脑子里,哪里有这些所谓的说法,这锦城华府几个老破字,还真不如那酒吧的霓虹灯让人接受。

    进了锦城华府,空无一人,白客一步一步往前走着,就这样穿过这别有雅致的前庭,在一个钟满花花草草的大院子中停下,眼前的古风走廊的护栏上坐着一个男人,正是白客此次青岛之行的目的。

    ”李铁骑,多年未见。“白客笑道。

    金虎远远的停在了大院子门前,似乎感觉这地儿格外的阴森,黑灯瞎火的环境,哪里能看到什么所谓的大场面,这让金虎有点失望,但不敢表现出来,他的记忆中,这个白大仙也不是好惹的家伙。

    ”财神爷的小奴才。“李铁骑冷笑着,放下烟枪,同事吧狍子也小心翼翼的扯下,轻轻放到石头护栏上,像是孩子呵护着最心爱的玩具。

    白客没有恼怒,反而跟着这刺骨的冷笑笑着。

    南京火车站,匆匆下车的三人,三人伫立于人海,像是大多数无头苍蝇一般,呆呆的望着车站,又或者是南京,狍子轻轻往前踏出一步,匆匆的两个小时,狍子有些怀疑脚下踏着的,不是南京,但这这副陌生的景象,无疑在告诉的狍子,这是南京,一个欲望大都。

    就在狍子对面,一个披着黑色大衣的男人嘴里叼着眼,靠在车站上柱子上,盯着狍子,那深邃的眼,放佛要把狍子吸进去一般,男人身边是哪个身穿绿色运动服的精练男人。

    狍子注意到了紧紧盯着他的两人,皱了皱眉,刚来徐州就被盯上了,夏家人?虽然狍子这样想着,但还是气定神闲的往前走着,无视着两人,郑千军与郑万马也紧紧的跟在狍子身后,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一刻都不能松懈。

    “朋友,带一个瘸子一个身上伤还没好利索的,就妄想打入夏家?”就当狍子与邋遢男擦肩而过时,男人把嘴里半支烟,扔掉踩灭道。

    狍子停住了脚,三把刀无声的滑到了两人手中,只要狍子发话,那三把刀绝对会准确无误的砍到那男人的脖子上。

    “如果你想进入夏家,我可以帮你。”男人边说着,边走向狍子,郑万马动了,像是一头隐藏了很久的猎豹,速度快的吓人,双手的刀熟练的挥出。

    除了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路人,一切都平静了一般,无论是正走向狍子的男人,还是正冲向男人的郑万马,还是那绿色运动服男人离郑万马的头只有一厘米左右的鞭腿。

    郑万马一时竟动不起来,从这男人的力量与速度看来,这一腿要不是及时收住,恐怕他会永远的栽在这里。

    “可以谈谈吗?”男人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平静,似乎这场震撼人心的暗斗惊动不了他分毫一般。

    狍子看着这男人,又看了看千军万马,有些犹豫,但还是点了点头,这下马威,的确太夺人眼眶了些。

    人来人往的火车站,各行各业的人们,为着他们的目的不停的奔波着,谁没有注意,那悄悄消失的五人。

    一家平淡无奇的小旅馆,五个大老爷们开了一间房,那不算大的小房间,不一会就烟雾缭绕起来,那不算大的小桌子,五个男人围坐着,经过一路下来,狍子也看出了这个邋遢,但不容小觑的男人没有什么敌意,也悄悄的收起手中紧紧握着他,他可不想刚进南京,就被永远的留在南京。

    “我叫闯子。”邋遢男人弹掉烟灰,伸出那双布满老茧的手,满脸笑意,那颓废的脸,也有了几分神气色。

    “狍子。”听着这个与自己有些相似之处的名字,狍子有些难看的笑了笑,那笑容比这个叫闯子的男人,更有个性。

    两只不知道经历过什么生死的手轻轻握着,一切的一切是注定还是缘分,让一个狍子,与一个闯子相遇,他们的人生中,何尝想到过。

    “你来南京的事,我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想从夏家手里抢女人,光凭你身边这俩,还不够。”闯子直接开门见山道,他不是一个墨迹的人,与其说不墨迹,不如说他性子比较急,而且是一种怪异的急性子,对该急的不急,不急的偏偏急。

    “为什么要帮我们?”狍子看着闯子,虽然对这个闯子,他有种莫名的惺惺相惜,但不代表着让他可以相信闯子,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事出无常必有妖的道理,狍子多少年前早已悟了个通透。

    “不为什么,你要在夏家手里抢一个女人,我要让夏家鸡犬不宁,要不要合作?”闯子挠了挠鸡窝般的发型,又摸着那扎手的胡子,悠闲自在的看着狍子,他心里比谁都清楚,狍子没得选择。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虽然这对狍子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天大的机会,狍子还是沉声问着,故事谁都会讲,但真正要做起来,很难。

    对狍子尖刺的问题,闯子似乎没有觉得刺耳,反而有些仍同,换句话来说,他可不希望自己合作的对象是个随随便便就能忽悠的家伙。

    闯子摆了摆,仍然一脸冷漠的唐金往桌子上放了一张照片。

    看了眼照片,狍子皱了皱眉,照片上是个头被一刀贯穿的年轻人,照片拍的挺有水平,也不知道拍照者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拍的。

    “夏浮萍回到夏家,夏家想撮合这家伙与夏浮萍,为表达诚意,昨晚这小子已经被我解决了。”男人看了眼照片,像是开着玩笑一般,说着这个震撼着消息,这代表着什么,毋容置疑的实力。

    狍子吸了一口冷气,能跟夏家打上交道了,怎么说也得非富即贵,这个男人竟然能随随便便的整死,代表着什么,狍子比谁都要清楚。

    “好,夏家怎么样?我不管,我只要那女人。”狍子点头道,现在的他,似乎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以狍子现在实力,对上夏家,几率的确微乎其微了一点。

    “我闯子虽然不是什么人物,说什么我心里清楚,你大可放心。”闯子笑着站了起来,拍了拍狍子的肩膀,一句或许不算太靠谱的承诺,却让狍子心头一颤,或许这个男人同自己一样,心底也有着那坚守不移的东西吧。

    “现在需要我怎么做?”狍子问道,心中开始默认起了闯子,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的故事,但扯起来,肯定少不了那些揪到心窝的儿女情长。

    闯子掏向怀中,拿出另一张照片,放到桌上,用手点了点道:“这个人,要是你能降服,拿下夏家,几率会很大。”

    狍子好奇的拿过照片,身边的千军万马也凑了过来。

    照片有些模糊,但依稀还可以辨认的出,一个大胡子的男人,五官孔武有力,在鼻子正中,有颗小胎记,看起来有些滑稽,却把这张脸衬托的有些恐怖。

    “蒙登抄。”听着千军万马那吸着冷气的声音,狍子的表情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