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登摩时代 > 第十章 善与恶

第十章 善与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在这里有私人的洗澡间,赵匡乱这恐怖的身板才没有造成什么不良影响,其实在这种满是纹龙刺虎的地方,也不是太稀有,但这些伤痕就有些说头了,这些伤痕所代表着,可与这些所谓的刺青是两个领域。

    冲过澡,赵匡乱也感觉那三应该风骚完了,不紧不慢的开始找吴铭所说的足疗室。

    走在技师来来往往的路上,这种地方,莫名给人一种糜烂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赵匡乱的错觉,又或者他太过迂腐了点,但赵匡乱打心眼里觉得,他适应这种地儿,比适应那深山老林还要难。

    一群袒胸露乳的女人与赵匡乱擦肩而过,即便是冲赵匡乱这个吐了吧唧的家伙,也少不了抛媚眼。

    对于出卖身体的这一类女人,赵匡乱出奇的同情,不是因为恭三儿跟他讲过几个关于妓女的断肠故事,而是他明白这种毫无选择的感觉,当然这一类女人中自己糟践自己的除外,虽然吴铭强调过,这是正儿八经的地方,但其中的黑暗,赵匡乱比谁都清楚,谁都是为了生存,为了生存,再怎么不堪的人,也不会让人瞧不起。

    都说**无情戏子无义,其实人这种生物,所谓的情义是相对的,当你念叨着这个的时候,别人同样会对你念叨着。

    在这种地儿,更不缺的是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汉子,人不可貌相这个词在这里排在最后,一个个恨不得告诉自己是混社会的一般。

    一路下来,赵匡乱像是不会为人处事的小丑,被置之事外,不过好在到了吴铭所说的包间,打开房门,空荡荡的房间,排放着几张床,看来吴铭几个还没到,赵匡乱找了张最靠里的坐下,仰头看着暗黄的天花板,听着走廊来来回回的脚步声,感觉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时房门带卡,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探了探头,看到屋中只有赵匡乱一人后愣了愣,吞吞吐吐道:“这里是不是吴老板包的房间?”

    吴老板,赵匡乱笑了笑,点了点头。

    女人低着头走进房间,小心翼翼的在对面椅子上坐下,不敢看坐在床上的赵匡乱。

    赵匡乱注意到了女人胸前的牌子,也猜到了这女人就是这里的足疗技师,至于是卖艺还是卖身,赵匡乱不关心这个,只是很有兴趣打量着这个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都算的上上等的女人,特别是长长的马尾,能滴出水的脸蛋,还有娇滴滴的神情,对这里很多大腹便便的大叔不是一般的有吸引力。

    “干这一行多久了?”包间里的气氛有些微妙,赵匡乱打破沉默了,大字躺在了床上,不过仅仅是这么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就把对面坐着的女人吓了一跳。

    “第一次来。”女人小声道,要不是赵匡乱仔细听,都听不到这女人说的什么。

    赵匡乱愣了愣,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试探的问道:“怎么想干这一行?”

    “来钱快。”女人有些胆怯道。

    赵匡乱叹了口气,没有继续问下去,知道再问下去这个女人会说些什么,闭起了眼,小眯一会。

    一阵吵闹声让赵匡乱回过神来,眼睛还没睁开就听见了恭三儿的淫笑声,空荡荡的包间已经满座,五张床躺满,同样还有四个笑的花枝烂颤的技师,跟这个牌子上写着雪雪的女人成了鲜明的对比,无疑这四个都是老鸟。

    “乱子,你小子挺开窍,挑了个最极品的。”恭三儿一脸你懂得的笑容,冲赵匡乱扯着嗓子道。

    赵匡乱不鸟恭三儿,看着已经开始冲他的脚耕耘的女人,认为自己很人畜无害的笑笑,不过却吓的这个雪雪微微用力,让赵匡乱很是无奈,难道自己就是一副恶人脸?

    “大岳哥在桑拿房可真能撑,那几个大佬都看的心服口服的。”吴铭说起刚刚大岳大快人心的战绩,要不是大岳这身材太过的恐怖,肯定有不少人拿这出头鸟开刀了。

    大岳则不以为然的笑笑,在赵匡乱一边小声嘀咕道:“俺只知道大冬天跳进雪刚化的大河痛快,还没听说过这样给人找罪的。”

    赵匡乱笑笑,甚至这个偷偷听到的女人也微微的笑了笑,好像因为这个面容朴素的大岳,这女人才稍稍对赵匡乱放松了警惕。

    “大岳完全不是人类,你跟他较什么劲。我说美女,你还是别给这个大块头按了,用尽你喂奶的劲这皮糙肉厚的家伙都没感觉。”恭三儿冲给大岳按摩的技师调笑道。

    这女人冲恭三儿抛了个媚眼,不得不说,这个大岳是她从业这些年,所按的一双最大的脚,大到让人觉得恐怖的地步。

    恭三儿嘴像是机枪一般说个不停,加上有吴铭小猴应和,有种愈演愈烈的气势,赵匡乱是讨不到清净了。不过这个叫雪雪的技师虽然说自己是第一次上班,但技术一点都不差,力道刚刚好,尽管赵匡乱是个彻底的门外汉都能感觉出来。

    跟大岳一样,赵匡乱也想不明白这些所谓的消遣,有何意义,这种浪费时间,浪费金钱的事,对赵匡乱来说,太过奢侈了点。

    “乱子,你别天天紧绷着个死人脸,今天我们就是出来放松放松的。”恭三儿注意到沉默不言的赵匡乱,嚷嚷道。

    赵匡乱应付的笑笑,不过这时房门咚咚的响了起来,走廊传来嘈杂的吵闹声,赵匡乱皱了皱眉,小猴已经起身去开门。

    刚打开门,一个半老徐娘一脸媚笑的走了进来,走到雪雪身边,在雪雪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雪雪的眼猛睁了睁了,一脸求助的看了眼赵匡乱,却迎来一张冷漠到极点的脸,进来几个保镖模样的男人把有些失神的雪雪给强拉了出去,那一张满含泪花的脸,让赵匡乱想到了什么,却仍然不为所动,他没有任何理由。

    “各位老板,不好意思,这技师有点问题,等会我再给你去找一个。”这言行举止如老鸨一般的女人调笑道。

    “不用了,我们正要离开。”吴铭摆了摆手道,不过却在悄悄的观察着赵匡乱的神情。

    赵匡乱仍然一脸的淡然,毕竟他不是观世音菩萨,没有义务拯救与他不相关的任何人,在这个社会上,不落井下石就可以说是烧高香了。

    “乱子哥...”大岳想说些什么。

    赵匡乱摆了摆手,制止住了大岳要说些什么。

    这个老鸨似乎也看出了这赵匡乱的身份,冲赵匡乱歉意的笑笑,骚首弄姿道:“今儿这事是我们没处理好,等会给你们打一个折,如果各位老板还有闲情雅致,可以给你们找点乐子,我们这儿就不缺姑娘。”

    “不用了。”赵匡乱摆了摆手,默默起身,感觉身上仍然酸痛,这所谓的足疗更是可有可无,只是心中在纠结一个问题,一个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问题。

    这老鸨看赵匡乱一脸的没兴趣,也就不纠缠下去,默默的带着剩下四位技师退出房间。

    “乱子,这可不像是你作风,这雪雪不是个坏女人,确定不帮一把?”恭三儿躺在床上翘着腿道,虽然恭三儿说的吊儿郎当,却一脸严肃的盯着赵匡乱神情的变化,却没有任何收获,突然那么一瞬间,恭三儿想明白了什么,他们到底是好是坏,有没有理由。

    “没这个必要,我们能救多少?”赵匡乱轻轻叹了口气,大岳已经默默的站在了他的身后,刚刚只要赵匡乱一句话,这头猛兽就敢席卷整个金手指,也仅仅是一句话,却没有等到那么一句话。

    吴铭小猴有点尴尬,谁也卖想到会有这么一茬,吴铭赶忙接口道:“不管这个,师傅,等会带你去个好地方,保证你喜欢。”

    赵匡乱轻轻点了点头,一行人准备离开这不欢而散的地儿。

    刚刚出足疗室,走廊的一幕就让赵匡乱有点牙痒痒,刚刚这个叫雪雪的技师被扒光了上衣,几个光头汉子正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厉声说着:“你这小骚蹄子,装什么清高,你弟弟欠的钱,你当一辈子妓女都还不上,还tm在这里给我装清纯。”

    周围围满了好事者,一个个一副淫笑的看着这个上身**的女人,几个小混混都吹起了口哨,一脸的戏弄叫嚷道:“美女,挪一挪手,我出一百块。”

    大岳就要一步踏出去,却被赵匡乱拦住,平时最为暴躁的恭三儿却是老老实实的跟在身后,所以的目光不是聚集在这个低声抽泣的女人身上,而是赵匡乱的脸,他在等待着什么,一脸的郑重。

    “乱子哥...”大岳巨大的拳头已经啪啪作响,只要赵匡乱一句话,他可以让这里没有一个活口。

    赵匡乱摇了摇头,带着一行人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了闪耳光的声音,还有女人的挣扎,听着让人揪心。

    “乱子。”恭三儿叫住了赵匡乱,或许就在此刻梦醒了。

    恭三儿这很有标志性的声音,叫醒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