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登摩时代 > 第四十五章 红缨枪

第四十五章 红缨枪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小姐,都是要结婚的人,别总愁眉苦脸的,这可是大喜。”招叔看着正在被几个化妆师折腾的郭红烛,一脸殷勤的笑容,但恐怕招叔也就在特别几个人面前这副模样,在外面可是一个十足的阎王爷。

    郭红烛的表情仍然没有任何变化,任由这几个高价请来的造型师为她披上红色的嫁衣。

    招叔挠了挠头,靠在梳妆台点燃一根烟,根本不鸟这几个有怨言的化妆师,像是哄孩子一般道:“这宋麒麟,虽然看着不是多顺眼,但以招叔我的人格担保,他可是个好人,以后可是会成为宋家的家主,等熬到那时候,你就出头了。”

    郭红烛惨淡的笑笑,也不知道是笑的宋家,还是煞费苦心的招叔。

    招叔直接掐灭了烟头,苦口婆心道:“大小姐,我说这些都是为了你好,跟你透个信,今天不光光你的婚礼,还是郭家的解散之日,你以为为什么会弄这么大的排场,这不是最后郭家给你一个好去处。”

    郭红烛的表情终于有一些动容,但这份动容,赵匡乱敢拿他的命打赌,绝对不会是感激。

    “招叔,你就别煞费苦心,红烛可是别谁都倔。”郭青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房间。

    招叔叹了口气,无奈的离开房间。

    今天郭青衣一身黑色的西装,配上他那匀称但不娘气的身材,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副绝对的成功人士的模样,简直就是少女杀手一般的存在,不过今天郭青衣所扮演的是伴郎,也不知道会把宋麒麟这厮给衬的多么的不入流。

    这时两个被无视很久的化妆师终于把郭红烛给休整完,一刻也不愿意多留在这屋中,感受着新娘这不是一般恐怖的怨气。

    “挺漂亮,宋麒麟那小子好福气。”郭青衣打量着镜子中的郭红烛,一身红色的嫁衣,青丝盘着,一张特别醒目无比精致的脸,遗憾的是脸上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悲伤,让人甚至没有欣赏这倾国倾城的雅致。

    郭红烛不为所动,就像是大风中的血莲。

    “其实宋麒麟这人不错,至少这是我认识他二十年得下的结论。”

    “如果你也是来给我吃定心丸,那还是免了。”郭红烛轻声道,镜中的自己美吗?她不知道,她不敢看。

    郭青衣大笑,一脸尴尬的摸着脑袋道:“还是这样不留情面,不过都到了这种地步,也轮不得你选择了。”

    “自始至终,我有选择吗?”

    郭青衣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正准备离开。

    “赵匡乱恭三儿来南京了。”郭红烛淡淡道,叫住了郭青衣。

    郭青衣没有太过惊讶,只是轻轻道了句:“我知道。”

    “你说他们是不是傻,明明我是个无药可救的家伙,明明...”郭红烛已经泣不成声,这一个女人这两年,到底扛了多少东西?

    “他们一点都不傻,你也不是无可救药,红烛,往前看。”郭青衣有些心疼的看着郭红烛这瘦弱却颤抖着的肩膀。

    “已经够了,我也知足了,真的知足了。”郭红烛笑了,就是这么一笑,让郭青衣看痴了,心中却泛起一股难以遏制哀伤。

    婚礼主要都仿照传统婚姻举行,来宾几乎包快了大半个江苏的关系网,排场更不会少,光是不少当红艺人就来了不少,甚至请来了某当红的音乐组合,完全是东西混杂,不过全为了热闹。

    坐在大堂最上座,老藤椅上是郭红牛,然后是某位姓彭的z客,两人相谈甚欢,尽管这位彭姓男人只待半个小时,但常年在军区拍桌子的宋常德都看直了眼。

    往下一桌则是诸葛长青一辈的老骨头,比起别的桌子,这一桌最安静,但却有一种不动如山的感觉,甚至是徐州所来的公孙犟慕迟卛都没有坐上这一座的资格,而坐在第三桌。

    江苏之大,牛人比比皆是,还有更多的卧虎藏龙,所以永远只有人外人,天外天。

    对于其他来宾分桌,也是格外的有讲究,几乎每桌都属于融洽的状态,黑是黑,白是白。

    在这里,可没有人愿意闹事,要可知道现在是南京,并不是自己的那一亩八分地,现在所处的地方可是南京,而且还是南京的郭家之中。

    宋麒麟今天的打扮也格外的帅气,但仅仅是帅气,还算不上惊艳,但凭借这厮不是一般的社交技巧,很快打成一片,对于大多人来说,宋麒麟这家伙只能是越看越顺眼,身上没有一点让人厌恶的东西,这何尝不是宋麒麟能够完完整整继承宋家的潜质。

    包括宋麒麟的一帮狐朋狗友坐在最后,虽然在外这一个个都是大爷,但在这里还真硬不起来,前座的几个老头子,随便找一个出来,捏死自己父辈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似地,不过个个也是格外的兴奋,大吼大叫的送他们这位“死党”最后一程。

    外面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屋中喜庆氛围也更浓了。

    不过一个长相不算讨喜,身上也格外邋遢的家伙慢慢出现在门口,也不知道这厮怎么进的郭家大院,但比起这满屋中西装革履的人们,这家伙不是一般的扎眼,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怎么,没人欢迎我?”闯子看着满屋子人看着自己,摸了摸鼻子,厚着脸皮道。

    郭红牛抱起手,脸上却笑了笑,冲身边的彭姓男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男人平淡的笑了笑,点了点头离开,与站在门口的闯子擦肩而过,却没有因为闯子的打扮多看闯子一眼,哪怕仅仅是一眼。

    “闯子爷,只要你来,就不会没有你的座位。”郭红牛一脸笑意,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这人不喜欢搞特殊,也不喜欢占你郭红牛的便宜,今儿我带来了一个耍花枪的,给大家助助兴。”闯子阴阳怪气道。

    闯子语音刚落,一把红缨枪破空而出。

    郭红牛身边一个背着手的汉子大喝一声,一把藏刀把直刺而来的红樱枪的枪头直接砍下,不过剩下的没有枪头的枪直接镶进了郭红牛身后那个偌大的郭字,深入几分。

    郭红牛一脸的淡然,尽管这枪与他的脑袋擦肩而过。

    满屋子哗然,想着到底是何人敢在郭家玩这么一招。

    郭红牛看着在地上的红缨枪头,那一股寒芒,让郭红牛想到了什么,一双如一只老山虎的眼再次盯向门外。

    一个带着黑帽子的男人一步步走进众人的视野,露出半张如刀削而成的脸,手持一把红缨枪,给人一种天何为天,地何为地的伟岸。

    “赵无妄。”郭红牛一字一字道。

    “给郭老爷子请安了。”赵无妄左手持枪,右手当着整个江苏的面点燃一根烟。

    郭家后院,李骁勇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知道今天,好像注定不会平静了。

    “各位,让你们见笑了,不过这是我们郭家事,希望各位不要插手。”郭红牛慢慢站起,终于有了让他站起的资格。

    屋中一群人那个不是半个人精,当然没有人愿意插手,一个个全当看了一场不需要交门票钱的大戏,也仅此而已。

    “无妄,当年你最好败在了红雷手上,今天你们再玩玩?”郭红牛走到郭青衣身边,低声给郭青衣说了几句什么,郭青衣点了点头,带着陆板桥悄悄离开。

    “求之不得。”赵无妄直接踏了出去,而那个挡下赵无妄一枪的背手男人,也无所畏惧的迎了上去。

    在场不缺武力值让人发指的家伙,尽管是在徐州能进前三甲的小菊在这大堂都算不上拔尖,但无一不惊叹眼前这两人的本事,这种级别的战斗,已经不能用招式套路也来决定,而是由天而定。

    “张蛤蟆,有好戏看...”诸葛长青摸着胡子,含笑的看着眼前这你来我往的两人。

    那一直打着瞌睡的光头老人睁了睁眼,不过仅仅是看了一眼,又一脸无趣的闭上,好像仅仅是靠一眼就把这些看了个透。

    郭家后院,郭红烛的房间门口,站着三位门神。

    郭青衣,李骁勇,陆板桥,有这三人坐镇,可以说几乎大罗神仙也很难在郭家抢走这个女人。

    “前面怎么样了?”李骁勇问道,有些懒惰的靠在一根巨大的木柱子上,虽然这样问着,但一脸的漠不关心。

    “打起来了,不过很快就会被解决,一点不会妨碍婚礼。”郭青衣无所谓道。

    李骁勇点了点头。

    “红烛怎么样了?”郭青衣指了指房门,一脸无奈道。

    李骁勇没有说话,而是摇了摇头,走到了这么一步,早已不是自己定,也不是天定,而是一切都成了定数,郭红烛一定要嫁。

    “哥,红烛姐姐为什么非要嫁给那个矮冬瓜。”一个小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混在了三人之中,扎着两个小辫子,一身火红的唐装,不是一般的讨喜。

    郭青衣抱起这小女孩,笑道:“青荷,红烛姐姐长大了就要结婚,青荷长大了也要嫁人。”

    小女孩皱着小脸,狠狠拧了拧郭青衣的耳朵道:“可是红烛姐姐一点也不高兴。”

    郭青衣叹了口气,没说些什么,揉了揉郭青荷的小脑袋,突然看到三个不该出现在这里家伙,眉头紧紧的皱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