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登摩时代 > 第四章 大山

第四章 大山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些女人天生就会让男人觉得恐惧,无关相貌而言,像是带刺的玫瑰,娇艳同样致命,现在郭红烛就属于这一类,而且是这一类中最致命的存在,古人的那句最毒妇人心从未错过,当然前提是有几个傻男人。

    “我不是说过让你叫我红烛。”郭红烛靠近赵匡乱道。

    赵匡乱嗅着空气中的香味,点了点头,不敢直视郭红烛那张脸,怕这女人真敢把他吃了。

    “就这么怕我。”郭红烛有些戏弄道。

    赵匡乱仍然点了点头,知道自己的形象在这个女人的世界是多么不堪,但他也懒的改变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给你一个机会,现在把你手上的那张纸给我,我可以让你退出血莲,实话告诉你,这些参加的人,能活來的不超过一只手。”郭红烛伸出那只修长的手,在半空中有些微微的抖动。

    赵匡乱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不过也仅仅是一瞬间,把那张死死攥着的纸揣到了兜里,一脸平淡道:“我可不觉得我能退出來。”

    郭红烛收回手,笑了,花枝招展道:“看來你不傻。”

    赵匡乱摸了摸鼻子,实在想不出自己曾经到底有多少傻,但这一切都无所谓了。

    “我本以为再回青岛时就见不到你了。”郭红烛在赵匡乱一旁坐下,一个无比诱惑的坐姿,赵匡乱却不敢低头看上一眼,哪怕仅仅只是一眼。

    “我沒杀过去北京,看來让你失望了。”赵匡乱抬起头自嘲道。

    “是失望了,也沒失望,只是当年看走眼了罢了。”郭红烛轻声喃喃着。

    赵匡乱叹了口气,却发现自己还找不出什么來反驳,人需要仇恨,但不能为了仇恨而活,或许那样足够强大,但早已忽略了本质,自己早已不是自己,更别提那仇恨,畸形的可怕,况且这种强大也是一种懦弱。

    “活人可不能为了死人活着。”赵匡乱再次不知疲倦道,转身离开,感觉后背有些发凉,是被那个络腮胡男人狠狠盯着的感觉,但赵匡乱既然敢把后背交出去,就不怕被咬。

    “这才是最懦弱的,你怕死,却为自己找了这些亮丽堂皇的借口。”郭红烛起身冷嘲热讽道,但一直到现在,当她看着赵匡乱的背影,突然感觉或许赵匡乱沒有她所想象的那般强大,那有些弯曲不算伟岸的背影,多么像是一个小人物,一个一无所有的小人物。

    赵匡乱停住脚,沉默良久道:“或许吧,我这样匆匆活着可能是个懦夫,但我拼死沒报一个仇也不一定是英雄,你这样说,是因为你身后有着郭家,我有什么。燃情,三儿,还是那需要我守着的娘俩,我永远都不能倒下,不是为了仇恨,而是为了对自己重要的人。”

    赵匡乱离开,留下一席话,至于这是一席什么样的话,传到每个人的耳中都不会相同,但到底这话能传到谁的耳朵中,这才是最残酷的,因为每个人都早已不是自己,要他们真正看着镜子中的人时,都会惊恐这个人到底谁。

    “难道他不应该回北京吗。”郭红烛看着赵匡乱所离开的方向,愣愣出神道。

    “或许是因为他还不够强大。”那络腮胡男人第一次看口,声音异常的低沉,像是一只野兽的喘气,在黑暗中不是一般的可怕。

    “强大。”郭红烛喃喃着,恐怕这两个字对她來说很难有一个正确的定义。

    出了骄苏,赵匡乱终于松了一口气,张庆弓仍然在同样的地方等着他,不过这次张庆弓却是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纸。

    “她对你说了什么。”看赵匡乱出來,张庆弓起身道。

    “冷嘲热讽一顿。”赵匡乱无奈道。

    “你要杀的人是谁。”张庆弓问道,显然对赵匡乱与郭红烛之间的男女之事不是很关心,又或者现在他们所担心的可不是这个,而是能不能在三天之内解决掉各自要解决的人。

    张庆弓不说赵匡乱还忘了这茬,拿出那张皱巴巴的纸条,上面只写了一个名字,樊世立。

    张庆弓看到赵匡乱纸条上的名字也是惊愕,赵匡乱倒是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

    “这郭红烛是想把你往死路里逼。”张庆弓一脸无奈道,赵匡乱纸条上的名字要比他的还要让人绝望,黑馆排行第二的榜眼,也可以说是一位老江湖,这简直就是把赵匡乱往刀山火海上推。

    “这樊世立什么角色。”赵匡乱看着张庆弓难以置信的神情,问道。

    “狠角色,能比的上一年前的郭奇虎,或许更牛一点。”张庆弓一脸节哀的看着赵匡乱,本以为自己抽到了一个榜眼就很倒霉了,沒想到赵匡乱直接要对上黑馆的第三交椅。

    樊世立赵匡乱是不知道是谁,但郭奇虎赵匡乱是明明白白,一年前那个郭奇虎这场惊心动魄的单挑他还是记忆犹新,这让赵匡乱不得不怀疑其中的水分,难道郭红烛是真的故意让他面对一个樊世立。

    “你觉得我扳倒这樊世立的机会有多小。”赵匡乱无奈的问道。

    张庆弓沉默着,也不知道在想着答案,还是根本不想说,怕说出打击到了现在还有几分斗志的赵匡乱。

    “一成。”赵匡乱不死心的问道。

    “单凭你一人的话,根本不可能,只能祈祷郭红烛做事不要这么绝,还安排了其他人对付这樊世立。”张庆弓淡淡道,彻底断了赵匡乱的侥幸心理。

    赵匡乱苦笑了笑,把这张纸撕的粉碎,扔进冷风中吹散,感觉自己就像是这纸屑一般,只能任由这风吹着,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走,在这个巨大的城市,沒有什么希望也好,不会给他多余的任何幻想,但如果是如此的话,赵匡乱宁愿相信这一切是宿命。

    “我抽到的是个小探花郎,今晚就可以解决,往后对付樊世立我会帮你一把,不过别指望我能解决到这野人,我跟你一样无力。”张庆弓似乎不想看赵匡乱就这样颓废下去,拍了拍赵匡乱的肩膀道。

    赵匡乱看着张庆弓,心中有一丝特别的感觉,说不上是感激,总觉得有些敬佩张庆弓,一个有着武夫性格的书生,属于赵匡乱最乐意交心那一类,不过赵匡乱还真不希望把张庆弓这样拉下水,出乎预料的谢绝了张庆弓的好意,开着高万福那小马六离开。

    看着有些逃跑嫌疑的赵匡乱,张庆弓似乎也同样被这年轻人所惊异到,有些好奇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怕欠他一个人情,还是真的傻。

    徐州的大风像是吹到了青岛,而且发展的越來越大,赵匡乱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走到那里都不会平静,像是有着魔力一般,从北京到青岛,从青岛到徐州,从徐州到青岛,似乎从來沒有静下心來,又或者根本沒有静下心來的时间,总是匆匆活着。

    最棘手的当然就是眼前这个樊世立,所谓强者面前都是路,弱者面前全是山,这樊世立又成了赵匡乱的一座大山,其实这时代,所谓的强者,根本不需要走什么路,至于弱者面前的山,那也不是有点毅力就能攀爬的,而是刀山火海。

    马六一直开一直开,走到那里都不平静,赵匡乱一直想着,想着怎么样解决这个樊世立,又或者摆脱这一切,但任由赵匡乱怎么想,都想不到所谓的解决方案。

    马六开出了青岛,一直顺着山路开到一座赵匡乱所不知道名字山的半山腰上停下,此时已经接近午夜,这沒有几盏路灯的山路上根本沒有几辆过往车辆,好在路还好走,否则赵匡乱也不愿意上來,不得不说,这里的视野不是一般的好,正好可以看到大半个青岛,这大半个繁华,至于赵匡乱所在的这一边,像是被孤立着一般,一片的黑暗。

    对于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的赵匡乱,突然感觉这片繁华有些恐怕,不光光是今晚,这片繁华后到底有着多少尸骨,赵匡乱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

    掏出手机开机,不过信号微弱,赵匡乱又老老实实的收了回去,不是打不出电话,是赵匡乱找不到他该打扰的人,这一切的一切,让赵匡乱有一种早已安排好被人所掌控着的感觉,但赵匡乱却找不到任何的缺口,或许还真跟花蛇所说的一般,他是真傻但一个傻瓜都不值得做一些这个傻瓜觉得该做的傻事。

    赵匡乱从高万福马六上翻出一盒南京,他从未抽过烟,也沒有人向他递烟,所以久而久之就成了默认的存在。

    试探的叼住一根烟,好在山风不大,赵匡乱轻易点燃,狠狠吸了一口,却被呛的咳咳,最后把只抽了一口的烟直接踩灭,如果恭三儿在这肯定又得埋汰一番,对于那些老烟枪为什么会痴迷这东西,赵匡乱怎么也想不明白,也许正是因为烟是这么呛口才是如此的受欢迎,就像是酒的好喝是因为难喝一般,赵匡乱想想就有些想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