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登摩时代 > 第三十三章 不上也得上

第三十三章 不上也得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次回北京就没有了来时的运气,遇到两个抠脚大汉,那满屋子的酸爽让这一家三口在餐厅熬了一夜,最后在第二天到达北京才解脱。

    首先通知了钱国钟,电话里钱国钟没有表露出太大的情绪,对从愚山上见到那牧秋灵的事赵匡乱只字未提,最后钱国钟让赵匡乱今晚去一趟钱海,赵匡乱应承了下来,有意无意的,钱国钟有些想把赵匡乱打造成第二个苗淳朴的感觉。

    第二个电话当然是易萤火,赵匡乱把小桃花的事跟易萤火前前后后说了一遍,打算让小桃花暂时放到易萤火哪里,电话那头易萤火想都不没想就答应了,说中午就来接人。

    对于赵匡乱把自己转手送出去的事,小桃花表现的出奇的安静,只是拉着赵匡乱的说小声的说:“你什么时候来接我,我还要跟你们学功夫呢。”

    赵匡乱蹲下揉了揉小桃花的脑袋,这小丫头懂事到让人心疼,不像是同龄孩子那般,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付出的越多,以后得到的越多,赵匡乱相信以后小桃花会感谢现在所经受的苦难,给了她一个不平凡的人生。

    “放心,我和恭叔会常常去看你,这位大姐姐人挺漂亮的,心地也好,就是人爽朗了点。”赵匡乱笑道,感觉应该不是爽朗的一星半点。

    红色的宝马730飞驰而来,开车的当然是没有驾照目无王法的易萤火,第一眼看见可爱小桃花就直接蹂躏了一番小桃花的小脑袋,一脸狐疑道:“你们又在哪里拐卖来的这么可爱的小女孩。”

    恭三儿看不下去了,总不能让这易萤火怀疑他们有着特殊癖好不是,打抱不平道:“什么叫拐卖,我们这是行侠仗义,懂不懂。”

    易萤火瞥了眼恭三儿,那眼神让恭三儿觉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直接溜到一边抽着闷烟,留着这小魔头给赵匡乱对付。

    “以后跟着姐姐,不对,以后我就做你妈了,告诉我,这两位禽兽欺负你没有?”易萤火笑道,小桃花小脸红红的,摇了摇头。

    “我可是他爹。”赵匡乱忍不住道,突然发现逻辑有问题,而易萤火也红起了脸,看着小桃花这一身带补丁的衣服,说是带小桃花去买新衣服,还不忘给赵匡乱扔了一串钥匙,这钥匙赵匡乱当然熟悉胡马隘的钥匙。

    “小桃花我先带走了,孩子他爹随时来视察工作。”拉着小桃花上了宝马,易萤火拉下车窗道,小脸红的动人。

    赵匡乱看着手里这串钥匙,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冲小桃花摆了摆手道:“我电话号码还记得吗?”

    小桃花不知所措的坐在副驾驶,点了点头。

    “明天就去看你,放心跟着大姐姐,可不许闹。”赵匡乱突然心中有些不舍,甚至连他也不知道他这份不舍来源于什么。

    小桃花还是点了点头。

    目送着宝马730离开,恭三儿也正好踩灭烟头,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道:“乱子,有出息了,钥匙这么快就搞到了。”

    赵匡乱懒的与恭三儿纠缠,看了看破山寨手机道:“你说钱国钟想找我干什么?”

    恭三儿也正经了几分,脱口而出道:“现在钱国钟一下子损失了三位大奖,你说他找你干什么,以前钱国钟是想用你,但是不信任你,现在就算是信不过,也得用,偌大的钱海,总得有个敢杀鸡儆猴的。”

    “我可不想做第二个苗淳朴。”赵匡乱摇了摇头道。

    “看来你也不傻。”恭三儿露出他那满嘴的大黄牙。

    “我本来就不傻。”赵匡乱挠了挠头,不知道是在默认,还是在辩解,还是在开着玩笑。

    把行李放回白素星,两人又喝了碗热干面,直接打车奔往钱海,天色也刚刚暗下来。

    还是那个巨大的落地窗,钱国钟很喜欢站在那个窗前想事情,这次想的出身,甚至小猴把赵匡乱领了进来都没有察觉,屋里只有赵匡乱钱国钟两人,依稀能听见一点走廊中恭三儿与小猴的打屁。

    “说实话,我不是很相信你。”钱国钟没有回头,也不知道是对镜子中的自己说着,还是对站在沙发前的赵匡乱。

    “这个世界,想想也觉得可笑,我觉得无论是苗淳朴,还是你,甚至谁恭三儿,谁都有资格爬到一个让我遥不可及的高度,而你们却在我手上卖命,甚至是丢了命,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钱国钟转过头,似乎老了许多,不得不说,自从苗淳朴死后,他变的很多,少了些侵略性,身上多了丝疲倦。

    赵匡乱没有开口,他有些子能理解钱国钟的感受,皮哥如果说是钱国钟的一个小卒子,那吕洞庭和苗淳朴就是钱国钟的左右手,就这样砍去,钱国钟看似淡定,其实暗地里已经有人开始打他的花花肠子,其中就有易主六爷,这狡猾的老狐狸,听说在青岛已经开始慢慢摆脱钱国钟的控制,摆明了看钱国钟好捏。

    “抛开钱家,像我这样的家伙,在这个社会上也就是最底层,如果那天钱家垮了,我想死说不定都死不了。”钱国钟自嘲道,他跟钱家老爷子关系很僵,跟易萤火和六爷的关系有一拼,已经有三年没有回家过年,让他拉下脸回钱家调人,似乎这个高傲活了半辈子的男人有些做不到。

    “现在我不信你,也得信你,而你不上也得上,没有选择。”钱国钟盯着赵匡乱道。

    “你要我干什么?”赵匡乱终于开口道。

    钱国钟点燃一根大苏,深深吸了一口道:“帮我处理一些事,来证明钱海还有人,所有后果我担着,我担不住,老钱家给你担着,虽然我这人很奸猾,但这是我对你最小的承诺。”

    “杀人?”赵匡乱想不到是什么把这个天天嚷着法制社会的钱国钟逼到了这种地步。

    钱国钟摇了摇头道:“这可是法制社会,怎么能随便杀人放火,有人雪中送炭,有人会落井下石,我要你帮我挡住那些落井下石的,我能看出来你比谁都想上位,但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

    “怎么挡?”赵匡乱问了一个很幼稚的问题。

    “一双胳膊,一条命。”钱国钟轻轻敲打着落地窗,这二十三层的高楼,不过是个空壳,毫无疑问,如果钱国钟死了,这一切就会瞬间倒塌。

    屋里静极了,赵匡乱沙哑的开口道:“我就是个农民,不知道你们这些在位者的手段,只相信手里攥着的,嘴里咬着的,眼前的都不信,我没有苗淳朴的能耐,但至少不是个白眼狼,不能为你挡住千军万马,但还是能解决几个不长眼的。”

    “桌子上有两个钥匙,一辆奥迪a8,一套华府的房子,都是你的,今后你就住在这里一楼,我相信你能辨别出来,谁能放上来,谁能拦下,我不在乎你用任何手段。”钱国钟摆了摆手,转过身去,背影无比的落寞,这座大厦中除了他们已经空无一人,有的是被钱国钟撵走,有的是自愿离开,钱海早在一年前就出了问题,只是靠钱国钟的手段硬生生撑了一年,钱国钟也不知道能撑多久。

    赵匡乱拿起这两串钥匙,他不知道有几千万进入了他的旗下,只是觉得他拿的问心无愧,收多少东西,出多少力,不是赵匡乱物质,只是在这个众人皆醉的世界,他需要这个。

    比一切更让赵匡乱震惊的,是钱国钟可能要垮了,这让赵匡乱有些难以接受,这个谁都能飞速上位的时代,拉一个大枭下马,往往比想象中的容易,在于视野,在于手段。似乎一切都是铺垫,好戏才刚刚上演一般,赵匡乱不过只是看到了场折子戏,恭三儿看到了半场,钱国钟演了整场。

    出了这让人压抑的房间,小猴已经离去,恭三儿靠着墙抽着烟,两人相对视了一个眼神,一起做电梯下了楼。

    “钱国钟可能要倒了。”赵匡乱手中把玩着这两串钥匙,看似说的不经意。

    恭三儿弹了弹烟灰,沉声道:“早在六爷那里我就听说钱国钟的势力在缩水,那时候以为那老家伙在自我安慰,没想到倒是真事,不过钱国钟对你说的话,你可别全信,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赵匡乱把两串钥匙揣到兜里道:“这个我清楚,钱国钟跟老钱家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恭三儿挠了挠头,似乎是在回想着什么,一直等两人出了这惨淡的高楼恭三儿才开口道:“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