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登摩时代 > 第十八章 说法

第十八章 说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再次睁开眼,眼前已经是另一片天,一个光着膀子虎背熊腰的秃顶大叔正对着他打磨着一把匕首,赵匡乱清了清干涩的嗓子,秃顶大叔没有转头,专心对付着他那把并不是很锋利的小匕首。

    赵匡乱有些莫名奇妙,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掏空了一般,使不出一点的力气。

    “老实躺着,不怕残了就随便起来。”大叔淡淡道,声音很深沉,其中却透露出一丝丝猥琐的味道。

    赵匡乱放弃起身的打算,不是因为他怕残了,是自己真没有了起来的气力。

    “听三儿说你单枪匹马弄死了皮哥?”秃顶大叔转过头,一脸邋遢猥琐的脸,胸口有两道划成叉号形状的刀疤,这种人就算是在电影中也是演反派的角色,身上找不出一丝所谓的正派气息。

    赵匡乱点了点头,没否认什么,也不想解释什么。

    大叔摸着他那扎手的胡茬,微眯着小眼睛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起身离开这间昏暗的小房间,留下了赵匡乱一人在屋里发呆。

    大叔刚走没一会,风风火火的恭三儿来了,虽然这厮满脸荣光,但赵匡乱能察觉到恭三儿眼中的阴霾。恭三儿带来一个红色的保温杯,说是某人特意为他煲的骨头汤,当赵匡乱问起这某人到底是谁的时候,恭三儿头摇的给拨浪鼓似地。

    恭三儿扶着赵匡乱半躺在床上,保温杯直接交给赵匡乱,没一点把赵匡乱当病号的意思,打开这房间唯一的一扇小窗户,恭三儿点着烟道:“乱子,有些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讲。”

    “小爷什么时候学会矫情了?”赵匡乱毫无城府的笑道,不得不说,这骨头汤咸到了家,但就算给赵匡乱摆上国宴,这张粗嘴也尝不出什么道道,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就把汤往嘴里倒,看着恭三儿一愣一愣的,来时候这货偷偷尝了一口,对这黑暗料理的味道可很是熟悉。

    “皮哥上面的人已经开始暗地里动手了,这事有些难办。”恭三儿看着窗外的田园景象,怎么说自己也忘不掉这世俗,所谓易主斗皮哥,没必要整的鱼死网破,皮哥死了算是碰到了看戏家伙们的底线,所以必须要有个说法,一个不算是敷衍的说法。

    赵匡乱笑了,笑的很难看,看着恭三儿那无精打采的脸,也意识到了什么,感觉有丝嘲讽,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拼命,到底在捍卫着什么。

    恭三儿叹了口气,掐灭烟头,悄悄离开这间小屋子。这里位于北京的郊区,确切的说已经离开了北京,周围的青山绿水,这附近很难找到这种地方,但对什么都懂一点的恭三儿不算难。这间小瓦屋前有一片清澈见底的水塘,光着膀子的大叔正坐在水塘边,恭三儿站在大叔身旁,紧了紧衣服道:“老熊,好不容易看到个自己中意的年轻人,把他推到火坑里是不是作孽?”

    被称作老熊的大叔点了点头,小眼睛深邃的看着远方,没一点的杀伤力可言。

    “北京多少年能出一个挑翻皮哥的年轻人,要是易主六爷真打算把乱子交出去了事,我恭三儿就算豁出去命也得给他顶着,我知道你肯定不信。”恭三儿一脸的惆怅道。

    “不管我信不信,有你小爷恭三儿这句话,这小子我就打心眼的服,别怪我多嘴,要是你真肯背这个黑锅,保证会连骨头都不剩。”老熊哈哈大笑道,似乎所说的死一个恭三儿如杀鸡一般简单。

    恭三儿的表情悲壮极了,不过显然与他那张让人想发笑的脸极其的不搭,甚至那表情在外人眼里看来是那么的可笑,但老熊不那么认为,他可不相信一个扛着土枪大闹徐州的疯子那里值得嘲笑。

    “既然拉他进了这火坑,就该有点做小爷的样子,怎么说咱也在这人世间轰轰烈烈走了一遭不是。”恭三儿咧开嘴笑了,笑的癫狂。转身回到小房间,却发现已经空无一人,赵匡乱没了踪影,保温杯里的骨头汤已经见底。

    易萤火接到了赵匡乱的电话,但一句话就给期盼已久的易萤火泼了一头的冷水,赵匡乱直接了当道:“叫你爹来胡马隘一趟,说他有事情要谈。”说完赵匡乱也不管这小丫头闹什么样的情绪就挂了电话。

    在偷听到恭三儿与老熊的谈话后,不得不说赵匡乱的心凉了,感觉后背被狠狠的刺了一刀,被刺的很深,疼的他要命。

    易萤火摔掉手机,红着小脸,骂着赵匡乱不识情趣,心中对得知赵匡乱拼死护着自己的那些好感与感激也烟消云散,却发现这个穿上西装贼帅的家伙就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老老实实的跟他老子打了近几年来第一次电话,甚至她也恍惚这个突然闯入她的世界的男人到底占了多少。

    易主六爷赶在了赵匡乱的前面,来到之后易萤火没有给她名义上的老子好脸色,自己直接进了房间,把这响当当的易主晒在客厅,当然六爷也见怪不怪,现在也不是在乎这些儿女情长的时候,他期待赵匡乱能跟他谈些什么,如果谈不拢,他也不得不把赵匡乱给交出去,赵匡乱要的那个说法跟皮哥背后那个集团要的说法比起来,微乎其微。

    坐着出租车杀到胡马隘,赵匡乱破天荒的给了这淳朴没绕路的师傅小费,自己进入胡马隘,突然感觉到这自己每天晨跑的地方是那么的陌生,又或者自始至终自己就不属于这里。

    今天易主六爷破例身边带了两个人,一个汉子,一个大众男白皓,两人一左一右如门神一般,看赵匡乱孤身一人的应会,白皓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他不讨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只有这汉子看赵匡乱的眼神有些不屑。

    “六爷就在里面。”白皓为这位头号功臣打开了门,心中或许清楚了这个比易主六爷更有潜质的年轻人的命运。

    赵匡乱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打开房门,也就在这样一瞬间,易萤火掏出了小脑袋,当她看到那张无比苍白的脸,那脸上的伤口,还有那明显伤势未好的身体,她突然鼻子一酸,有些替这个从没有矫情过的男人心疼,就这样靠着房门。

    “坐。”六爷有些欣赏的看着赵匡乱,心中有些惋惜,但对除掉皮哥的利益看来,六爷还是喜欢后者,因为他打心里觉得他无法控制赵匡乱,就像他永远驯服不了一只狼,一只鹰,虽然你可以把他们当枪使,但永远都抹不掉他们的野性。

    两人再次面对面说话,不过立场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小兄弟,有些事情,看似简单实则困难,局外人总是嚷嚷着谁好谁坏,那是他们看透了一半,局内人掂量着谁利谁弊,那是看透了另一半,怎么说也都是五十步笑百步。”六爷摇着头道。

    “这事我可以扛,但我要你帮我一个忙。”赵匡乱知道六爷不会放过自己,六爷说的很清楚,他属于后者,看利与弊的这种,但赵匡乱有种想说他瞎了眼,一句很符合恭三儿特色的话。

    “什么忙?”六爷想不到赵匡乱会这么爽快,更想不到赵匡乱面对自己会如此的平静,控制情绪这种东西,嘴里说说很容易,但真要怒发冲冠时还能镇定自若,一场仗就等于打赢了一半。

    “我要让恭三儿去东北帮我办件事。”赵匡乱淡淡道。

    “恭三儿?”六爷不知道赵匡乱到底打着什么谱。

    赵匡乱点了点头,把一个崭新的信封放在桌上,又写了一张一条纸条,说替他转交给恭三儿,说完自己起身离去,却看到一个梨花带雨的女人正瞅着她。赵匡乱感觉心跳变的更强烈几分,他情愿面对易主六爷,也不想面对一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女人。

    赵匡乱走过易萤火,一只小手抓住了他,赵匡乱狠心打掉,他不怨恨别人,只是不想让他或者别人都深陷进去。

    离开胡马隘,赵匡乱百感交集,揣摩着什么,或许自己去面对那个皮哥身后钱海集团的确是九死一生,但这一生又代表着什么?赵匡乱需要往上爬,需要一个狼群,只要狼群才能对抗狼群。

    看着天,赵匡乱再次出现在龙潭公园,坐在湖畔,仿佛感觉一切都在昨天,但是时光打磨了一切菱角,却唯一打磨不掉赵匡乱心底的东西,他要复仇!但唯一要做的,就是壮大自己,壮大到可以与那群北京一流大少平视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