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登摩时代 > 第三章 虎骨

第三章 虎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富人只有更富,而穷人只有更苦,似乎这是个宣布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年代,而那些恍惚活着的人们,到底又为着什么而喜,为着什么而悲哪?难道仅仅是为了欲望,还是那遥远又触手可及的生存?

    大山之中只有那原始的欲望,还有那贴着脊梁的生存,如果说生活在钢筋水泥中的人们丟掉了人的野性,而这里的人们则是捡起了人的野性,而且演变的更加的疯狂。他们清楚的明白,这个世界,不属于他们,永远都不会!

    刀叔仰头望着天,血让他的眼睛看不清,身体像是被抽空一般,甚至没了抬起头的力气。

    “够了。”女人轻声道。这曾经是刀所听到过最美的声音,刀叔挣扎着,表情第一次如此狰狞,这个被无数人戳着脊梁的自己,真的有被这个比自己还要苦命女人心疼的资格?

    生活总是会打破所谓的知足常乐,无论是用着多么抽象的方法。

    “刘少,要不要这样算了?”刘瞎子打着颤道,怎么说他也是青龙村的一个爷们,看着外人这些欺负本地人,就算是平日看不惯这姐弟俩,心中也泛起了悔意。

    刘晟转过头,那张俊朗的脸上挂着一丝玩味,有些邪邪的味道,很容易让一些良家尖叫发狂。

    刘瞎子心里再次打起鼓来,眼巴巴的瞅着地上散落的红钞,眼珠子都恨不得瞪出来。

    熊猫识趣的对这贪得无厌的刘瞎子摆了摆手,前一秒还顾及的刘瞎子脸上笑开了花,捡起那些沾上血的票子,看都不看刀叔一眼,屁颠屁颠的离开,背影有些抽象,但绝不会被这座大山戳着脊梁。

    “刘瞎子,我操你老娘。”刀叔气急败坏的吼道,但那刘瞎子连头都没回一下。

    正当刘晟熊猫被这异常尖锐的声音吸引的时候,一把锋利的剪刀直捅向刘晟的腰间,要不是刘晟发射神经不是一般的强悍,还真有可能被捅个正着,即便如此,还是被剪刀在腰间划过一道长长的口子。

    刘晟顿时感觉腰间火辣辣的疼痛,转头怒视着这个拿着剪刀的女人,莫名想起了兔子急了也咬人这个词,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直冲了上去,一把夺过女人手中紧握的剪刀,还算冷静的熊猫喊了一句,但火气正旺着的刘晟哪里管熊猫说着什么,咬着牙朝女人捅去,奇怪的是这个女人并没有躲。一直到剪刀进入这个女人身体时,刘晟才冷静几分,看着女人那张渐渐苍白的脸,发现自己有些过火了,但心中却没有一点的后悔。

    “狗娘养的,老子跟你拼了。”看着这一切的刀叔挣扎着站起,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身体就再不由自主的倒下,双眼通红的看着那沉默的女人,同时女人也正看着他,或许她宁愿死,也不愿丢掉那份坚强,或许比起这丑恶的地段,这是这座大山的唯一尊严。

    “刘少。”熊猫瞪大了眼,这穷山恶水虽然法律这个词很薄浅,但至少这可是一条人命。

    刘晟点了根烟,擦着手上的血,盯着倒在他脚下的女人,他奇怪这个女人为什么没有喊,为什么面对死亡是如此的安静,越想越让刘晟觉得越邪乎,似乎这女人要比那抗击打能力变态的刀叔还要邪乎,最后似乎是安慰着自己道:“我心里有数,现在你去给那刘瞎子送点钱,封住他的嘴容易,等会卓老大他们下来,这事不要提,拍拍屁股走人,就算有人敢查,能查到我们头上?”

    熊猫点了点头,离开了这院子,抬头望了眼阴沉沉的天,匆匆离开。

    “替我照顾好...乱子...别告诉...乱子。”赵雪梅看着刀叔,断断续续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刀叔的错觉,在提到乱子时,这个将死的女人脸上分明涌上一丝笑容。那是一个看似灿烂却让明白人心碎的笑容,刀叔不敢看,不敢看这个他喜欢的娘们,不敢看那个让他苟延活着的笑容,甚至不敢听下去这个女人说了什么。

    赵雪梅走了,这个简单故事不多,甚至是外人都不知道怎么描述的女人这辈子到底留下了什么?刀叔不知道,或许是那扎着漆黑长发的红绳,或许是她种的那几株无名野花,或许是这个整洁简朴的院子。

    刘晟看着把头埋在地下,身体不停颤抖的刀叔,握紧的拳头终于松开,他是狼心狗肺,同样无恶不作,但他实在找不到弄死刀叔的理由,斩草除根这个词放在这地儿他都觉得抽象。最后刘晟离开了这院子,有些遗憾,感觉心中的**被这个无声强大的女人狠狠泼了一盆冷水。

    “乱子,你有个好姐。”刀叔哽咽着,声音无比的凄凉,这不知道阴沉了多久的天终于下起了雨,却冷的刺骨。

    无功而返的卓连虎五人下了山,出奇的发现刘晟熊猫两人老老实实的站在车前。

    “你们没找什么麻烦吧?“卓连虎皱着眉头,要是说在他们走后刘晟熊猫就这样老老实实的等着他们,别说是他,就连几乎没有城府的李安石都不信。

    而刘晟则愣愣出神,好像没听到卓连虎所问的,似乎这是刘晟第一次在众人第一次无法控制情绪。

    “没没没,卓老大我们哪里敢生什么乱子。你们上山见到老虎没?”熊猫连忙帮忙打着圆场,扯了下刘晟的衣角,刘晟回过神,尴尬的笑笑,刚刚他脑海中全部都是那女人将死的面孔,如魔障一般挥之不去。

    “没见到,倒是见到了一个奇怪的家伙。”卓连虎敷衍道,盯着失神的刘晟,雨越下越大,天空的黑云似乎能压垮一切,卓连虎莫名忌讳这老一辈口中神秘的森林,上了领头的悍马h2,其余几人也各上了车,浩浩荡荡的开出这个小村子。在场看热闹的村民中,或许只有刘瞎子明白他们所留下的不光光只有轮胎印。

    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有些反常,但对这见识到这一行人的青龙村村民,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能让他们感到惊讶了,在他们眼中,这群城里人,可比那山上一直神出鬼没的老虎还要稀罕。

    雨声掩盖了一切,掩盖了刘晟一行人的行径,掩盖了女人的血,掩盖了刀叔撕心裂肺骂的那声狗娘养的老天。

    丛林深处的赵匡乱,在这片不为人知的大山遇到陌生人,而且是让赵匡乱感觉到危险的陌生人,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所以直接放弃继续往森林深处前进的打算,一路折返,没想到碰到了这场打的人晕头转向的雨,在这种情况下下山,无疑跟送死一般,要是遇到泥石流,就算赵匡乱有八条腿也逃不出去,这就是这座大山的威力。

    雨大的让人睁不开眼,最后赵匡乱跌跌撞撞的进了一处峭壁下,盼着这场雨能快点停下来,同时打量着周围,虽然赵匡乱在这座森林中生活了二十年之久,但所见过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赵匡乱还是第一次摸到这里。

    不经意的一瞥,赵匡乱看到正对着峭壁的一片空地,周围是茂密的丛林,奇怪的哪里只长着几颗零零散散的野草,甚至有些地方露出干裂的土壤,与这周围不是一般的不搭,也难怪赵匡乱会一眼就注意到。

    虽然如此,赵匡乱也没有觉得太过奇怪,这森林中让人觉得难以解释的事多着,比如那常常咆哮,却没见过真身,也从不离开的老虎,能见一见这神秘家伙一面,也是赵匡乱在这里最大的追求,奇怪事见多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多多少少都有些信奉鬼神这一说。

    比这片更加突兀的是空地的中央竟然有着一个小坟包,坟包上的野草不是一般的茂盛,坟包下趴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因为雨太大的原因赵匡乱有些看不清,但这坟包怎么看都觉得诡异,赵匡乱莫名的背后一凉。

    顶着雨走向小坟包,等靠近赵匡乱被眼前的景象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没有墓碑的小坟包下趴着头死了不知道多年的老虎,光凭这骨架赵匡乱估摸出这虎的大小,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看老虎趴着自然的模样,应该是自己趴在这坟头死的,邪乎,赵匡乱只有做出这种评价,自己的胆子不算小,但面对这场景,还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最让赵匡乱觉得好奇的是,这有些年月的小坟包下到底葬着谁。

    一声咆哮打破了赵匡乱的想入非非,赵匡乱盯着那咆哮的方向,虽然感觉声音与自己有段距离,赵匡乱还是弓起了身体,像是一支随时会脱弓的箭。

    但仅仅是咆哮了一声,一切又回归了平静,只有沥沥的雨声,赵匡乱最后看了眼小坟包,然后不顾大雨直冲向下山的方向。这副老虎骨架赵匡乱知道能卖出什么样的价钱,但他不敢动,也不想去动,有些东西,看似唾手可得,其实碰不得,比起这巨大的老虎骨,最让赵匡乱忌讳的,是这貌不惊人的小坟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