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登摩时代 > 第一章 狼狈为奸

第一章 狼狈为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兴安岭最北端,出了名的穷山恶水,一个从未出现在地图上的村子,青龙村。至于这牛b哄哄村名的由来,就算是问村里最老的一辈,也会让那群每天倚老卖老的家伙们直挠头。

    村后上山路前的老木桩上坐着一个大约有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夕阳下,这个不知道愣了多久的家伙一动不动,像是失败的雕像。

    太阳落下了山,年轻人毫无征兆的一阵傻笑,那张平庸的脸笑起来有种别样的味道,带点嘲讽,带点自嘲,又有着那么一点点阴柔,与这粗旷的大山格格不入。

    年轻人跳下木桩,伸了个懒腰,虽然露出的胳膊鼓出畸形的肌肉,但身板还是摆脱不了瘦弱两字。说说也奇怪,在这穷山恶水风吹日晒了这么多年,这年轻人的皮肤却是一副病态白色,有些诡异,但对知道这年轻人身世的一村子人,没有一个觉得奇怪,甚至巴不得这姐弟俩赶快死了,二十年也好,三十年也罢,对这不知炎凉却薄情的村子来说,这姐弟始终是外人。

    离这无名的大山最近,离这有名的村子最远的一户,一间简陋到极点的草屋,不大不小的院子,或许这是整个青龙村最寒酸的地儿,但同样也是这穷山恶水中最让人挑不出一根刺的地儿,一切归功于一个女人,一个十二三岁就在冰天雪地里捡干柴,一个为了养活一个比自己小五岁弟弟做手工活磨出血泡,一个青龙村曾经最水灵的姑娘,却被这狗娘养的生活摧残成了黄脸婆的女人。

    年轻人走的特别的慢,出了名的慢性子,有时为了几朵不知名的野花都会驻足几个小时,所以整个村子除了个别几个傻子几乎全都认为这姓赵的脑子有问题。至于这叫赵匡乱的病怏子为什么喜欢野花,或许只有他自己清楚。

    “姐,我回来了。”赵匡乱推开木门,笑的一脸人畜无害,但要是知道这家伙可是敢和山上的野猪黑瞎子肉搏过的猛人,就没有人觉得这笑容可掬了。

    “乱子,刀叔刚刚来过,说是在山上看到了老虎。”一个衣着朴素的女人笑道。这个女人就是赵匡乱他姐,赵雪梅,一个看似温柔却倔强到让人心疼的女人。也是狼心狗肺惯了的赵匡乱唯一的软肋,在青龙村,你可以指着他的鼻子骂娘,你可以说他是杂种,是废物,甚至是大山中的畜牲,但只要触及到这家伙的底线,当天晚上他就有可能翻墙,用那把磨的不是一般锋利的土刀架在你的脖子上。总而言之,赵雪梅是整个青龙村乃至这方圆几十里最水灵的女人,但他弟弟却是个不要命,战斗力令人发指的疯子。

    “净听那家伙吹牛扯屁。”赵匡乱笑骂道。刀叔是这几乎是与世隔绝的村子中的“文化人”,至于这个“文化人”代表着什么,不过是在附近的县城上了半年的初中,识几个大字。不过这罕有的“文化人”到了三十还打着光棍,成了赵匡乱自小到大最纳闷的事。

    如果说势利的王瘸子最不待见这姐弟俩,那刀叔算是整个村子里唯一不把这姐弟俩当外人的人。赵匡乱从记事起这长相有些猥琐的大叔就会一天来上八趟,会像个斗鸡一般跟邻村调戏他姐的混子们斗个你死我活,有时赵匡乱会想想,其实认这个会讲些自己没听过的大道理的爷们当姐夫也不错。

    赵匡乱回过神,发现自己又走了神。对自己容易走神的毛病,赵匡乱也试图改正过,但试了几次无果后,就任由自己每天被别人当傻子。

    说曹操曹操到,刀叔这蹭饭的常客又踩着饭点过来,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也没人把这村里人口中不成器的家伙当外人。

    “乱子,明天跟我上山,今天我去山上看套子的时候看到了老虎脚印,可能又是那神出鬼没的家伙,乖乖,我一个人愣是没敢摸上去。”刀叔满嘴塞满馒头,指手画脚道。

    “先别吹牛,把你那满嘴东西咽下去再说。”赵匡乱笑道,一点也不在乎刀叔那冒火的目光,没脾气的刀叔最忌讳的就是别人在赵匡乱他姐面前说他的不是,当然赵匡乱这家伙例外。

    刀叔使劲咽着饭,结果被噎个半死,还好赵雪梅给刀叔倒了半杯水。

    “乱子,也不瞅瞅你姐,跟你姐多学着点,整天没大没小。”喝了口水,刀叔又开始作威作福。

    赵匡乱一脸无奈,看了看他姐,笑了。被人戳着脊梁,过的再怎么艰苦,又或者没有什么所谓的未来,但只要能看到他姐的笑容,也就够了。

    “你们笑什么?”刀叔被两人笑的摸不清头脑。

    这奇怪的姐弟俩仍然笑着,最后连不知所云的刀叔也跟着笑了。

    第二天果真两个爷们上了大山,所谓靠山吃少靠水吃水,这生在这穷困潦倒水生火热的地儿,虽然如同坐井观天的烂蛤蟆,但这片中国最大的森林却能教会一个人如何生存,如何面对一只黑瞎子,如何活下去。

    于此同时,三辆越野杀入了这片人迹罕至的地儿,悍马h2开头,中间的是辆不常见的牧马人,后面跟着的是陆虎揽胜,阵势属于京津圈子二三线的标准,但明眼人看到牧马人与悍马h2的通行证与车牌,肯定会瞠目结舌。不过来到这种鸟不拉屎地方,也没有人能认出这其中的门道,青龙村像是被石子打破的水面,不平静起来,凭空出现的三个怪物,就连村子里最见多识广的村长刘瞎子都不挺的揉着眼,警惕又兴奋的看着车上下来这群穿着花花绿绿的人们。

    一行七人,在刘瞎子眼中看来,个个都不是能得罪的主,这青龙村的村长他还没做够。

    “卓老大,这地真的有东北虎。”从红色牧马人上下来的一个白白净净的青年皱着眉头道。青年一米八五的个子,虽然长相清秀,却因为常在健身房的关系,算不上弱弱小生,身上散发着一种侵略性,有种老少通吃的感觉。

    领头的国字脸身材魁梧的汉子没理青年的抱怨,而是环顾着四周,最后指了指站在人群中间特别显然的刘瞎子。

    刘瞎子打了个哆嗦,弓着腰迎了上去,面对这魁梧的汉子,刘瞎子感觉比面对县长还要吃力。

    “这村子叫什么?”汉子问道,声音沉厚。

    “青龙村。”刘瞎子颤颤巍巍道。现在的刘瞎子,哪还有那村长的架势,面对这一群衣着亮丽的年轻人,打心眼的没底。

    汉子愣了愣,想不到这偏僻落后的地方能蹦出青龙两字,身后的几个年龄在二十五六的男人也在轻笑。

    “山上有没有老虎?”汉子身后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的男人问道,似乎对这低眉顺眼的刘瞎子充满着不屑。

    刘瞎子习惯性的点了点头,又如同拨浪鼓似的摇头,他不是傻子,知道野生的东北虎代表着什么,虽然眼前这几个飞扬跋扈的纨绔比那黑瞎子还要可怕。

    一脸玩世不恭的年轻人被逗乐了,不过被那魁梧的汉子瞪了一眼,又消停的跟身边一个戴眼镜的胖子唧唧我我。

    “放心,我们还没那胆子打野生的东北虎,不过是上山图个乐子。”魁梧的汉子似乎知道刘瞎子想着什么,给这当的小心翼翼的村长一个定心丸,对身边一直一言不发理的板寸头的男人嘀咕了两句,完全是一副赤手空拳上山的样子。

    刘瞎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彪悍人物见过不少,但像是这样空手上山的,他这见多识广的半辈子也只见过一人,赵家那疯子。

    “卓老大,这山我跟熊猫就不上了。”跟那有些猥琐的胖子嘀咕良久,那一脸玩世不恭的年轻人嘟囔道。

    卓姓男人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不经意间说了句别惹什么乱子。只有那一行人年龄最小的清秀男打趣道“刘晟,咱大老远从天津赶过来,真滴连山都不上?”

    “我可是纯洁的陪卓老大游山玩水。”刘晟一脸别扭的媚笑,不过那骨子里的傲气倒是丝毫未减,即便是对这一行人的核心卓连虎,刘晟也服不到骨子里。

    清秀男又跟刘晟扯了几句,卓连虎已经活动着身体,打量着这连绵起伏的山林。对他来说,生活早已不是挣多少钱,打多少脸,又或者玩多少女人,不过是任由自己做一些旁人或许看不明白的傻事。

    在刘瞎子敬佩目光中,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上了这不知深浅的大山。

    等看不到卓连虎那小山一般的背影,刘晟才毫无忌惮的笑了。如果没有卓连虎与那两个他必须拉拢的人,打死他也不会来这种鬼地方,更不会低眉顺眼的挤进这个奇葩的圈子。

    “刘少找点乐子?”熊猫一脸淫笑的看着刘晟,而刘晟则是对熊猫露出了臭味相投的笑容。翻山越岭十几天,可憋坏了这夜夜笙歌的难兄难弟,好不容易找到了人多的地,虽然粗糙了点,但怎么说都是种风味。

    刘晟朝仍然小心翼翼弓着腰的刘瞎子摆了摆手,同样与刘瞎子嘀咕了几句,刘瞎子表情有些犹豫,不过等刘晟掏出那叠红钞后,刘瞎子转眼间笑的如菊花一般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