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止玄 > 第146章 锦年的师父

第146章 锦年的师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锦年啊,你的师父叫什么名字?”林修先缓缓走到锦年身边,然后很是亲切的问道。锦年望着林修,好像这个问题让他有些为难,不禁又挠起了小脑袋。

    “我师父都不让我告诉别人的,他的名字连曾祖父都不知道。”锦年嘟着嘴,脸上竟然出现了不太适合他这个年纪的沉思。

    林修觉得很有趣,虽然和夏龙远只有一次交谈,但林修觉得,以夏龙远那样的性格,曾孙师父的人选他一定极为慎重,不可能连名字都不知道。林修便笑着问说:“那你师父平时都怎么教导你修行的?”

    锦年的回答却更是让林修吃惊,“师父从来不教我修行,而且师父还告诉我,真正的修真者只需要修行,而不需要修炼。”

    锦年说完后,露出了一副极为高深的微笑,林修笑道:“那你师父有跟你解释这所谓修行和修炼的区别吗?”

    “有啊。”和林修交谈似乎很轻松,锦年不禁正了正身子,“修行,顺也,修炼,逆也,修真者修炼万法,妄图获得匹敌一切的力量,这便是逆,逆天,逆势,逆人。而修行便是顺天承运,以自心感悟天道苍茫,忘我而同于天地,如此一来,方为真正的修真,此真乃天地之真,万始之真。”

    这样的一番话从一个四岁小孩子口中说出,林修不得不感到一丝惊叹。修真界比普通人想象的更为博大,除了林修一样的修真者,还有很大一群人,他们顺应天道,不求法术以及更高的寿缘,在修真界,人们将其称之为苦修。

    在很多人看来,苦修是没有前途的。因为这样的人即便有些境界,可是寿命却与常人无异,在极为有限的生命里,他们不可能悟透这苍茫大道。不过,林修道觉得不然,最关键的是,苦修也能凝气,甚至获得更高的修为,所以,他们的修行必定存在一种普通修真者所不知或者达不到的境地。才使其能与天地灵气相容。

    “莫非这锦年的师父便是一位苦修?”想到此,林修便又问道:“锦年,师父又是如何教你修这顺天承运的呢?”

    “不用教。”锦年说道:“一花一木,一水一草皆是顺天之物,只要伸手触摸,用心体悟,大道自在心中。”说着,锦年又伸出小手,指了指林修的胸口。然后又指向自己的胸口,“但凡修真,心中必有枷锁,修炼法术之人便是在不断往心中铸下枷锁。却从未自觉,而师父说,我要做的就是解开心中的枷锁,不过我现在还做不到。因为要解开枷锁就必须先找到枷锁,你看,我现在钓鱼。就是在寻找我心中的枷锁。没有鱼竿,没有鱼线,水里也没有鱼,那么鱼儿如何才能被我钓上来,只要我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就离我找到心中枷锁的日子不远了。”

    “这也是你师父教你的?”林修问道。

    锦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摇摇头,“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林修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一种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感觉在心中萦绕,沉默片刻,林修再次开口:“锦年,你师父住在这夏府吗?”

    “不再,不过每晚子夜,师父都会来我门前小院,那时,我便能见到他。”

    听锦年说完,林修心里也有了打算,他不再说什么,坐在锦年身边,继续打坐吐纳。小池边上,两个未来宿命一般的对手此刻显得无比协调,一个修法,一个修心,一个忤逆苍天,一个顺应大道,而现在,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都只是幼年稚童,等两人完全明白了自己修炼的终极,再见面时,便是别样景色。

    深夜,林修驾驭着铜镜,飞在万里之外的高空,他闭眼盘坐,以神识洞彻四方。很快,林修的神识来到锦年所居住的宅院中,那里非常清静,周围更有三名元婴期守护,林修无法让神识靠得太近,不过这样的距离,已经能让他洞察到院中的一切。

    子时刚到,就见房门从屋里缓缓的推开,锦年睡眼惺忪,穿着件宽大的白色丝缎睡衣,样子憨态可掬,林修也是忍不住一笑。

    不久之后,林修便走到了门前小院的一座假山之下,只见他盘坐下来,冲着眼前假山说道:“师父,弟子今日……”锦年将自己一天来做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无一不详,甚至包括什么时候去茅厕,是拉屎还是撒尿都说得一清二楚。

    然而,林修看遍了那座假山,也没有找到半点有旁人的痕迹,一开始林修还觉得那是因为对方隐匿得极深,可观察许久之后,林修终于确定,锦年的身边的确是没人。此刻,林修心里有了一个古怪的想法,他觉得,锦年所谓的师父很可能就是他自己,此时,锦年甚至有可能是在梦游。不过,回想起锦年白天所说的那些话语,林修觉得这不可能只是梦游那么简单,这个孩子身上一定有着某种外人看不到的特质。

    “师父,今日锦年在后院中遇到一个大哥哥,他身材修长,背倚重剑,锦年觉得他很是亲切,可是……”略略犹豫之后,锦年说道,“后来锦年观察那大哥哥盘膝打坐,感受到他体内灵气之时,锦年忽然有些害怕他,师父,那大哥哥好像不是坏人,锦年为何会有如此想法?”

    说完之后,锦年很是认真的看着面前的假山,就仿佛眼前不是一座假山,而是一位正在对他侃侃而谈的老者。过了许久,锦年点了点头,“哦,那就太可惜了,不过锦年也能明白,大哥哥有大哥哥的苦衷,锦年有锦年的苦衷,额……”仿佛是发现自己说错了什么,锦年立刻改口道:“不不不,世上是没有苦衷的,所谓苦衷,便是逆,而且是大逆。”

    锦年这番话林修彻底没能听懂,而之后,像这样的对话。林修更是听得一头雾水,他很快发现,不仅是自己,就连周围暗中保护锦年的三位元婴期高手也是同样的表情。不过在露出那种表情之后,这三名修士又不禁赞叹的看着锦年,似乎这番自己听不懂的对话是夏家的某种骄傲异样,看来,夏龙远对锦年所谓的师父,也并非就真的一无所知。

    “难道像夏家这样的修真大家族,对苦修也会看重?”林修疑惑的摇了摇头。但突然间,一股诡异的灵力涌现,林修立刻看到,从锦年身上闪出一道暗淡白光,瞬间便有另一股神识朝自己奔来。

    神识的速度太快,林修只来得及收敛自己的神识,而顷刻之间,那道神识已然立在林修面前。神识以肉眼无法观察,唯有拥有神识的修士才能感觉到其存在。不过。将自己的神识摆在他人面前,又不攻击,这样的做法实则非常危险,因为神识关系元神。神识破灭便等同于元神崩毁,所以,眼前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这道神识的拥有者比林修境界更高。对方自信林修无法伤害到自己。

    林修也很快想清楚了这一点,他随机以神识问道:“前辈是何方高人?”

    对方的神识语调阴冷,他没有回答林修的问题。却说出了一番让林修颇为惊讶的话语:“林修,你被巨型食灵吞噬,虽然有神物替你避灾,但若不是我将那食灵毁灭,你也休想从那里出来。”

    林修漠然便想到了自己在星际间看到的那庞大存在,对方又接着说道:“不仅如此,我还曾助你脱困,让你离开了狂神殿,并且将‘阴阳灵精’交给了你,使得你能参悟独孤世家那两道绝学,成就元婴。”

    “什么?”林修略有惊讶,“你难道就是我在离开狂神殿时所见到的那位老者?”

    对方淡淡一笑:“不错,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你离开狂神殿之后,所有一切境遇,都是我暗中引导,否则,哪里会有那么巧,让你在血城中遇到独孤世家的人,而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要将你引到这儿来,让你见一见那个孩子。”

    “锦年。”惊讶中,林修更是疑惑,“你到底要做什么?”

    那神识笑道:“没什么,只是想让锦年见你一面,你无需多问,只要他看到你,就能对他的修行产生极大助力。哼哼哼,我走遍所有修真领域,多年来一直在寻找适合的人,狂神便是其中一个,不过他还不够,于是,对那样的人,我便让他们重新孕育,故此才有狂神殿中那个少年,不过见到你之后,我才明白,能影响到年的人只有你,所以我才多次帮你,让你迅速成就了元婴。”

    林修实在不明白自己与锦年的一面之缘为何会影响到那天才稚童的未来,可是,若此人所言不假,那么,林修的出现对锦年便绝对有着相当巨大的影响。林修很快抛开了这个疑问,他说道:“你便是锦年所谓的师父?”

    神识笑道:“不,我便是锦年,锦年便是我,当年,就是我用一番话语,便让杀戮无数的狂神自我禁锢,也是我的出现,才让纵横星外的洛神家族覆灭,呵呵,同样,我也没做什么,只是跟洛神家族的人说了一些话而已。”

    林修回想起自己刚到星外时,见到的那棵聚集着众多灵魂的大树,七玄曾告诉林修,树上的灵魂全都是洛神家族的后裔。

    林修说道:“那么今日,难道你也要与我说一番让我自行崩溃的言语?”

    “呵呵呵,还不是时候,你现在是天童的猎物,是苍天的猎物,我无法影响到你,但我知道,只要你能化解天童这一劫,然后拜入那个人的门下,届时才是你我真正的会面。”

    林修笑了笑,“我完全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毕竟你救过我,能有元婴也是拜你所赐,我终究是要谢你的。”说完,林修拱手一礼。

    对方笑道:“林修,锦年会有两次成就,第一次就是今日,已然完成,而第二次,我希望还是由你来完成,所以,回去之后,可千万别死,若是一切顺利,我甚至可以告诉你见到天女的途径。”

    对方最后一句话让林修心中一震,可不等林修再问什么,那神识已然飞回锦年体内,消失无踪。

    锦年从地上站了起来,不知什么原因,看了看黑漆漆的天空。

    到了第五日,夏龙远一大早便召集了神将城里众多极有势力的人物,他今日要当着众人的面,看看那林修能不能做到与自己的约定。

    此刻,夏家的大堂中坐满了人,林修与柳尘风也快也从屋外走出,刚看到林修,夏龙远心里便有了不好的预感,照理说,此刻面对这样的场面,这青年修士应该极为紧张才是,可是眼下,林修不仅一脸轻松,甚至还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觉。

    “林修,你可准备好将我寄存的五万极品灵石本息归还了吗?”夏龙远语气极重,然后死死的瞪着眼前的林修。

    林修拿起一个袖袋,“都在里面,夏前辈……”林修似乎想说什么,但想了想,还是先将袖袋递到夏龙远身前。

    夏龙远接过袖袋,打开一看,脸上的神情彻底改变,“二木,你,你真的……”

    林修不等夏龙远继续惊讶,抢过话说道:“夏前辈,二木有一事相求。”

    看到林修诚恳的表情,在看看袖袋中的灵石,夏龙远此刻有些面子上挂不住,他觉得自己这疑心真是太重了,不过眼前这修士这五日来什么地方都没去,到底是从哪儿弄来这么多灵石的呢?只是眼前不是发问的时机,夏龙远沉声道:“请讲。”而不知不觉中,夏龙远的口气以及对林修的态度已然完全改变。

    “二木想知道如何才能从这里最快速的去往迪星。”林修说道,通过昨夜与那神识的交谈,林修感觉夏龙远手里应该掌握着这方面的信息。

    夏龙远说道:“迪星……那里极为遥远,不过我倒是有去往那里的传送阵,只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

    林修略一思索,便知道了夏龙远想要什么,“夏前辈,如果我能回到迪星,等办完自己的事情,我一定回到神将城,呵呵,再让夏前辈好好的赚上一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