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钢铁暴君 > 第十七章 掩人耳目的勾当

第十七章 掩人耳目的勾当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苏鲁鲁的问题,巴洛特自然是不打算给予回应。

    早在接下今夜的这个任务,巴洛特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身为一名拥有古老王室血统的贵族后裔,巴洛特还是秉持着王室贵族的骄傲。

    即便如今他的家族败落了,即便他心底看不上猪头人领主。

    但身为一名拥有王室血统的贵族后裔,他必须要保持贵族的骄傲,必须要对猪头人领主忠贞不二。

    可是在巴洛特下定决心,宁可死在小教堂里,也决不会透露出半个字的时候。

    苏鲁鲁却再次开口:“唔,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猪头人有不臣之心,想要学西大陆冰原边缘的那几个公国,脱离共和国的控制,自立,成为东大陆南部海边的霸主,获得更多的资源和财富,成为真正雄踞一方的领主,是吧?”

    巴洛特仍旧没有理会,因为苏鲁鲁说的这些,但凡是有心人,呆在龙城都看得出一点端倪。

    紧接着苏鲁鲁又说:“如果我没猜错,猪头人应该扩充了不少兵力,现在兵有了,没有武器怎么行?”

    “所以,他让工厂夜以继日的工作,加工出各种的机械零件,用来组装武装军队的武器。”

    “而法能金,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东西,所以才会让你来盗取法能金?”

    巴洛特目瞪口呆,没有想到苏鲁鲁居然能把整个计划都猜出一个大概来。

    但是,说到这里,苏鲁鲁陡然间话锋一转:“不过,这样粗糙的计划,实在是不符合猪头人的性格。”

    这句话,让巴洛特和洛特撒都是一愣,此时整个教堂内气氛都随着苏鲁鲁话语被调动。

    苏鲁鲁低头沉吟了片刻说:“猪头人曾经是共和国,十大最残忍领主之一。”

    “按照共和国的某些信息来看,龙城民众的意外死亡率,绝对在共和国前三之列。”

    “猪头人的残忍,可以说是出了名的,否则也不可能引来那么多人要杀他。”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残忍的猪头人突然转了性,居然面容和善了起来。”

    苏鲁鲁逼近巴洛特,微笑着继续说:“而且,居然还重用了他最厌恶的人类,还真是有些奇怪呢。”

    巴洛特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开口:“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既然领主大人想要自立,总需要获得支持的。”

    苏鲁鲁见巴洛特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了一些事实来,顿时大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苏鲁鲁又低头盯着巴洛特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可以让人类替他背锅。”

    见巴洛特还有些不太明白,苏鲁鲁继续笑着说:“想一想,整个龙城虽说有着众多不同种族,但是主要的居民,还是人类,猪头人如果想要自立,那么就需要有炮火去和共和国的镇压拼命,人类的命,在他眼里自然是不值钱的,绝对是充当炮灰的好东西。”

    巴洛特一脸惊悚,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心里却觉得苏鲁鲁说的很在理。

    而苏鲁鲁接着说:“何况,还有你这个垫背的,替他背锅。”

    不等巴洛特开口去争辩,苏鲁鲁抢着问:“想一想,如果你今天没有遇到我,你现在还能活着?”

    身后的洛特撒直接开口插话:“如果没有阁下您在,他现在已经接受圣光的制裁了。”

    苏鲁鲁微笑着再次说:“假如你能成功,带着法能金回去,你觉得猪头人会放过你吗?”

    洛特撒再次插话:“能活着回去,猪头人也会亲手把他宰了,不会让我拿到他的把柄。”

    巴洛特听着苏鲁鲁和洛特撒的话,脑海中仔细想了想,刹那间猛地一惊。

    原本还固执的神情,瞬间脸色就变得煞白,明白了他如今的处境。

    就像是洛特撒所说的那样,即便他能活着盗取法能金,回去交到猪头人手上,猪头人也绝不会让他继续活着。

    到了此时此刻,巴洛特才终于明白过来,他看似获得领主的信任。

    能够在龙城警备厅城里特勤科,甚至能够脱离警备厅的把控,独立执行各种任务。

    看似在龙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特殊地位,并非是领主多么的信任他。

    实际上,领主早就已经盘算好了,要塑造出一个人类中的焦点形象。

    好在关键时刻,将巴洛特给推出去当炮灰替他背锅。

    巴洛特内心一片冰冷,他以为自己表现的很好,获得了领主的信任。

    才能够在龙城拥有这么多的权柄,却未曾想得到,到头来不过是被当作炮灰罢了。

    有了这样的念头,巴洛特终于开口说:“你的猜测没错,领主很早就在扩充兵力,一直在盘算着要自立,脱离共和国的控制,在听说西大陆冰原边缘几个公国独立后,他的计划就开始加速,现在他手上有兵,确实很缺乏武器装备,所以想要盗取法能金。”

    洛特撒闻言冷笑着说:“那个家伙,果然早就有了不臣之心,一直都在想要自立。”

    苏鲁鲁突然摇了摇头说:“不,这并不是猪头人的全部计划,这些应该只是表象而已。”

    巴洛特和洛特撒有些疑惑不解,一起看向苏鲁鲁,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苏鲁鲁低着头仔细的思索起来,边想边说:“如果按照巴洛特所说,猪头人非常需要法能金,就不该只派你来盗取。”

    “整个共和国的人都知道,教廷的实力摆在那里,而你明显不可能是洛特撒的对手。”

    “想要突破洛特撒的阻拦,直接攻入这座小教堂,再成功带走法能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到这里,苏鲁鲁问巴洛特和洛特撒:“既然明知不可能,猪头人为什么还让他来呢?”

    苏鲁鲁这么一问,让巴洛特和洛特撒都是一脸茫然。

    巴洛特更是彻底懵圈了,似乎以前他所了解到的一切,看起来都是虚假的,他根本没有获得领主信任,更加没有了解到领主真正的隐秘。

    苏鲁鲁仔细想了许久,也是想不明白,究竟为什么猪头人领主要做这种多余的事情?

    就在小教堂里,三个人都在沉思的时候,兔子突然开口:“很简单,他想要转移所有人的视线。”

    兔子的开口,打破了小教堂短暂的沉默,洛特撒很快说:“难道说,盗取法能金,不过是掩人耳目?他真正目的是别的?”

    苏鲁鲁在此时,脑海中灵光一闪,说:“我明白了,他今夜另有动作。”

    随后,苏鲁鲁又笑着说:“盗取法能金,是为了将洛特撒给拖住,吸引住洛特撒的全部注意。”

    又顿了一下,苏鲁鲁自信地说:“如果猜得没错,恐怕现在猪头人的市政厅里,应该来了很重要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