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崛起 > 第七百三十八章 无题

第七百三十八章 无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阳宫,丽景台。

    天已经很晚了,但丽景台的宫殿里,仍旧是灯火通明。

    武则天在大殿中踱步,似乎在思索一些事情。

    张大年已经退出了大殿,偌大的宫殿中,只剩下上官婉儿,坐在案几后奋笔疾书。

    “婉儿!”

    “臣妾在。”

    武则天突然停下脚步,看着上官婉儿道:“朕不想让青之统帅千骑。”

    “啊?”

    “统领千骑的人并不难找,只需忠心耿耿即可。

    有朕为他撑腰,即便军中有骄兵悍将,也闹不出什么事情来。朕觉得,让青之统帅千骑,似乎有那么一点屈才。以战功而言,他大可不必留在千骑之中混资历……你认为呢?”

    上官婉儿想了想,也点头表示赞同。

    武则天最初想要杨守文接掌千骑,一来是信任,二来是因为杨守文年轻,想要借千骑继续增加他的资历,培养他的能力。当年,武则天是想要培养杨承烈,结果杨承烈却跑了。现在,她想要找一个机会,在她的眼中,杨守文就是另一个杨承烈。

    可现在,她却改变了主意。

    “陛下,要如何安排青之呢?”

    “朕也正在思忖此事,但是还没有一个思路。

    青之虽不大,不过以他的军功,再加上他和薛家兄弟的关系,做个四品以上的将军不难,可要让他独领一卫,资历略显不足。本来,朕委任文宣为北庭都护,朝中已有不少人不满,若再让青之独领一卫,势必会引起更大的不满……朕倒是不在意,只是青之年纪还小,承担如此大的压力,对他而言并非好事,所以只能作罢。”

    唐,亦或者是周,与两汉三国魏晋不太一样,甚至与初唐时期的情况,也有不同。

    武则天执政以来,着实发掘了不少人才。

    不管这些人是真心效力,亦或者是虚与委蛇,从才能上来说,的确是非常出众。

    特别是她执政时的几次科举,选拔了不少能人。

    这些人,尚在苦苦的熬资历,若一举把杨守文提拔的太狠,势必会遭遇很多不满。

    武则天是从不在意别人的攻击,但却不能不考虑,杨守文的承受能力。

    如果杨守文早生十年,武则天给他一个大将军轻而易举。可现在,他的确难以服众。

    “况且,以青之的能力和眼界,只留在军中未免可惜。

    但朕若真的对他委以重任,怕阻力不小,也需要仔细斟酌……这件事,先放在一边吧。”

    上官婉儿立刻明白了武则天的心意,也就闭口不再打探。

    “陛下,那日本国遣唐使,该如何处置?”

    “倭国!”

    武则天眯起眼睛,轻声道:“青之的话,有些不太稳重,略显激进。

    不过,朕倒是赞同他的一些话……朕自入宫以来,经历无数责难,又何曾顾虑过别人的想法?倒是老了,却变得有些虚荣,确是不该。他说的不错,倭人狼子野心,虽表面谦恭,实则居心叵测。前次在长洲,他们便图谋盗取五牙战舰的图纸……

    呵呵,造五牙战船作甚?

    他若不思向外扩张,又何必想要图谋舰船?朕觉得,他们那遣唐使船,已经足够。”

    这个时代的倭人,虽未能打造出如五牙战船、海鹘船这样的战舰,但是其造船技术,确实提高许多。早在唐初,倭人的遣唐使船不过能容纳一两百人,而现在,他们的造船技术,已经能够制造出可以容纳五百人的大型战船,足见其技术的发展。

    倭人,本身并无太强的造船技术。

    短短几十年里,造船技术能如此突飞猛进,究其原因便是当朝对这种技术流失,并未放在心上。不管是李世民亦或者是李治时期,乃至于再往前,前朝的隋炀帝,或多或少都在推波助澜,帮助倭人学习各种技术,才使得倭国的发展越发迅猛。

    武则天以前也不甚在意这些事情。

    事实上,即便是在知道倭人图谋五牙战船的事情后,她也只是生气,并未放在心上。

    可是现在,她却有了一些想法。

    女人特有的细腻心思,让她对倭人内心中的真实想法,产生了些许怀疑。

    粟田真人说,她执政以来,威加海内。

    但实际上,武则天对外的几次战争,都未占到上风。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武则天在对外的军事上,一直都处于被动的局面。与当年太宗李世民在世时,号‘天可汗’的局面相比,自武朝以来,实际上被削弱许多。

    如此一来,那威加海内,听上去更像是讽刺。

    联想几次和粟田真人见面的场面,武则天越发觉得,粟田真人内心里,其实颇为不屑。

    但大周国力强横,加之倭国孤悬于海外,所以无法与大周抗衡。

    也正是这个原因,倭国此次派出了遣唐使,规模较之以往要大许多。而其中的人员,也不似以往那样,以学生僧居多,倒是工匠、医生的人数增加不少,其目的……

    想到这里,武则天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婉儿,明日你亲自去鸿胪寺,把此次倭国随同人员,调查清楚。

    有多少随从和官员,有多少工匠、医生、通译、水手……把他们的名字,特点以及才干都要调查的一清二楚。同时传朕旨意,密令国子监关注那些倭国学生,他们平日里看什么书,与什么人交往等等,都一一呈报上来,若有疏漏,必严惩不贷。”

    “遵旨!”

    上官婉儿似乎也想明白了这其中的机巧,连忙起身领命。

    她又犹豫了一下,“那青之杀死倭人的事情……若鸿胪寺表奏,当如何回复?”

    “立刻传旨东宫,告诉太子,让他酌情处理。

    鸿胪寺,乃我大周的鸿胪寺,维护的是我大周国体,不是对那些化外蛮夷卑躬屈膝。我大周子民,便是奴仆,也胜过那劳什子倭国皇帝。若连这都无法分出轻重,依我看那鸿胪寺也不必再设立了……传旨太子,就说,莫要让他失了我大周威风。”

    “遵旨!”

    上官婉儿忙记述下了武则天的话语,又问道:“陛下,倭国请改国号,可否准许?”

    “朕不准,他们这次的国书中,不依然是以日本国而自称吗?

    这就说明,这些倭人并未把朕放在眼中……相关所请,不予理睬。回复国书之中,当仍以‘倭国’而称之。”

    “喏!”

    “还有,此次前来的倭国使团中,有几人需多加留意。

    执节使粟田真人,大使坂合部大分,副使巨势邑治,大通事山上忆良,随行学生僧道慈,从即刻起,要严密监视其动向。朕要知道,他们在神都内的所有行动。”

    上官婉儿听罢,犹豫了一下,并未立刻回应。

    “怎么?”

    “陛下,这件事,是由奉宸府负责吗?”

    武则天闻听,顿时笑了。

    “怎么,还是舍不得你那小鸾台?”

    “臣妾不敢。”

    “也罢,奉宸府虽有耳目,但终究比不得你小鸾台在神都经营多年的根基深厚……这件事,就由你小鸾台负责。不过,不得走漏半点风声,同时要打听的非常细致。”

    自奉宸府建立以来,小鸾台一再受到压缩。

    那小鸾台,是上官婉儿一手打理,又怎可能甘心被张易之兄弟的奉宸府所压制?

    只是,武则天出于一些顾虑,所以一再削减小鸾台的权力,上官婉儿也颇为无奈。而今,武则天让小鸾台担负起监控倭国使团的责任,是否也说明,武则天要重新重用小鸾台?

    上官婉儿的心里,自然感到一阵激动。

    “另外,八月十五,陛下准备在上阳宫举办赏月大会,是否如期举行?”

    “而今各国使者,是否都已抵达?”

    “新罗遣唐使尚未抵达神都,据说是因为路途遥远,要过几日才能抵达。

    此外,六诏之中,蒙舍诏的使团也未曾到达。据敬晖传讯,言蒙舍诏国主蒙罗晟因身体不适,所以未能及时奉旨。”

    “身体不适?”

    武则天笑了起来。

    她喃喃自语道:“只怕是心里有病吧。”

    “啊?”

    “还记得去年裹儿回来时,青之曾让她带话给朕。

    青之言,蒙舍诏国主蒙罗晟,野心勃勃,绝非良善。他在六诏,借朕的旗号,多次与其他部落开战,扩张、吞并,其蒙舍诏自立为国,号南诏国,已逐渐成为六诏地区最强大的力量。六诏各部在他的压迫之下,已难以为继,继续下去,他势必独霸六诏……根据敬晖的表奏,蒙罗晟一方面臣服于朕,另一方面又与吐蕃勾结。

    真被青之说中了,一旦他成势,与吐蕃夹击剑南道,我大周西南从此不复安定……

    所以,朕命他前来神都,却不想被他拒绝了!”

    说到这里,武则天停顿一下,冷笑连连。

    “朕能扶立他蒙舍诏,就能扶立其他人。

    传一道密旨与敬晖,命他挑动六诏战乱,务必要在年底,令蒙舍诏元气大伤。他可以调动剑南道一切资源,若有人胆敢违抗,可先斩后奏;同时,密令张知泰,让他严密监视悉勃野人的动向。朕也想看看,那蒙舍诏和悉勃野人之间,有什么联系。”

    “遵旨!”

    上官婉儿忙躬身领命。

    她心里非常清楚,从今天晚上开始,大周对域外蛮夷的策略,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而她,则是第一个知晓消息的人,定能从中,谋取更大的好处。

    比如说,壮大小鸾台?

    把一系列事情安排妥当,武则天也露出了疲乏表情。

    她侧依龙椅,闭上了眼睛。

    上官婉儿则小心翼翼看着她,不敢轻举妄动。

    已经有很久了!

    至少两年……

    从狄仁杰过世之后,武则天日渐衰老,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晚上这样,表现出那种杀伐决断的气魄出来。

    这,让上官婉儿感到紧张,同时也非常高兴。

    她很清楚,自己身上的武党烙印何其显著,武则天倦怠于政事,她也因此受到牵累。

    “三年了吧。”

    “嗯?”

    “裹儿出家,而今已有三载了?”

    上官婉儿愣了一下,旋即道:“已三载有余。”

    “当初,她一心要嫁给那杨守文,不惜抛弃了公主封号,入道修行。

    而杨守文如今业已蓄发还俗,她也该回来了……婉儿,明日你去东宫,询问一下太子,准备什么时候为他二人完婚?文宣现不在神都,杨守文那边的事情,就请你代为费心。另外派人去庭州,提醒杨文宣,就说冬季即将到来,让他留心突骑施。”

    上官婉儿恍然想起,一晃三年已经过去,杨守文也好,李裹儿也罢,似乎都要还俗了。

    二人还俗,也就代表着喜事将至。

    可不知为什么,上官婉儿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太舒服的感受。

    她想起了那个总跟随在杨守文身边,好像杨守文影子一样的柔弱少女……杨守文或许感受不到,但是她身为女人,却能够清楚感受到,她对杨守文发自内心的依赖。

    若兕子成亲,她又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上官婉儿有些难过。

    不过,在武则天的面前,她还是恭顺应道:“臣妾,遵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