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天龙引 > 第248章 八门烈焰阵

第248章 八门烈焰阵

作者:回首朱门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人哈哈笑道:“虽然你的身手远远超过我的想象,但你现在身受重伤,法力大耗,这几头灵兽也是如此,你还能是我的对手吗?”

    杜子平点头道:“兄台机敏之极,一开始便故意将那个法宝囊留下,让我来探路,接着在洞外故意装作被我所伤,让我放松戒备,但阁下用什么来跟踪在下的呢?我可是对那法宝囊探查过好久的。”

    那人哈哈一笑,说道:“便是那灵蝎菊了,我这头灵兽嗅觉极灵,对此花尤其感兴趣,你定然舍不得这灵蝎菊,自然也逃不掉我的追踪了。”

    说完之后,他双袖一甩,飞出两道黑气。这两道黑气在空中一凝,化为一条长蛇,与一只飞鹫。那头蜥蜴四爪抓地,也扑了过来。

    但这时他突然发现眼前景色突变,眼前到处都是火焰,火焰之中更有无数的火蛇、火鸟与火兽向他扑来。

    “阵法?”他不由吃了一惊,这杜子平何时布下这座大阵?他竟然毫无察觉。要知道,他在百毒宗当中也曾精研过一阵阵法,虽然不能算作阵法师,但普通的阵法,就算破除不了,他也会看出来,不会进入其中还不曾发觉。

    他只听得杜子平道:“兄台固然智计无双,只是我平生唯有一项优点,便是谨慎。这里我早就布下了一座八门烈焰阵,纵然兄台有蛇鹫双杀的上品灵器,还有这头铁背毒蜥蜴,一时之间也别想冲得出来。”

    “八门烈焰阵?这阵法虽然了得,但想困住两个胎动九层的高手,只怕还是力有未逮吧。”那人冷笑一声,只见蛇鹫纷飞,幻化出无数飞鹫与灵蛇,径直奔那火焰最盛之地而去,那头铁背毒蜥蜴紧随其后,口中喷出阵阵毒雾,将火焰驱开。

    杜子平见也不由得暗赞一声对方了得。他将这休门暗藏在最凶险之所,便是阵法师也不敢轻易以身犯险,而此人的阵法造诣来看,距阵法师还有一段距离,却如此果决。

    所谓八门烈焰阵,是指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等八门,开门、休门与生门又是三吉门。其中休门居北方坎宫,属水,而水克火,那么休门是此阵最佳的出口。

    这个道理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辨明这休门在何处。那人在百毒宗中对阵法着实有一番研究,片刻间便找到这休门之所在。

    这时那休门所在之处,正是杜子平。只是他现在法力大耗,受伤非浅,不肯硬挡。当下,他一捏法诀,情形又是一变。这八门烈焰阵之间各门轮流变化,哪里会这般轻易被人破去?

    那人也立感情势不妙,身后热力骤增,两侧数十团火焰也是翻翻滚滚的攻了上来。他待要转身,正面十余条火蛇竟然满天的飞鹫灵蛇之中钻出。这十余条火蛇时刻拿捏得无不恰到好处,竟教他闪无可闪,避无可避。

    他大喝一声,那玉尺挡在身前,浮现出那蜘蛛的虚影。这蜘蛛口中喷出十余道蛛丝来,每一根蛛丝都击在这火蛇之上,扑哧一声,每一条火蛇均被击散。杜子平又是一怔,此人的神通居然如此之强,看来这才是南疆三派最核心弟子的实力,难怪玉龙三大派也不愿意招惹它们。

    只是那人解除了正面的攻击,背后的威胁却丝毫没有减缓。那一道火光如电闪星驰一般,转眼间破空而至,炽热的热浪滚滚而来。

    那头铁背毒蜥蜴张口一喷,一团毒液迎了过去。嗤嗤之声不绝,火光消失不见,那毒液也化为无形,四处散去。

    在周围的火焰之中,却有一团异样的红光倏地飞来,在空中一伸一缩,便向那人头上落了下来。这正是那天罡地煞血兽变的神通。那人双足一点,身体横移数丈,果然眼前情景又是一变,火焰大为减弱,浑身赤热之感也消了大半。

    他哈哈大笑道:“这八门烈焰阵虽然将自身掩饰得不露半分破绽,但八门之中,终究给人留了一条活路,因此,在有识人的眼中,此阵实不足道哉!”他嘴里说着,脚下丝毫不慢,便直奔休门而来。

    在这里,修士无法飞遁,因此行动速度便大为减弱,但这阵法运转变化的速度却丝毫不慢。他早已看出这休门所在,故做不知,此时便趁机逃脱。虽然那铁背毒蜥蜴还在八门烈焰阵中,但他出了这阵法之后,与那铁背毒蜥蜴内外夹攻,大有信心能将杜子平击杀。

    只是他算盘打得虽好,但情形发展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话音刚落,只见空中出现几团拳大小的红色火焰,同时有一阵尖锐的呼啸,急速传来。轰的一声,化为数只数丈长短的粗大火柱,将他彻底地围在当中!

    他脸色大变,叫道:“这是伤门,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八门轮换,这怎么可能?”

    杜子平淡淡地说道:“修真百艺,各有奥妙,若是连这样一个连阵法师都算不上的人,都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看穿这八门烈焰阵,那这世上的阵法师就可以一头撞死在蜘蛛网上了。”

    这八门之中,死、惊、伤为三凶门,入此三门者,不死即伤。其中,伤门主疾病刑伤,对进此门者最为不利,而且伤门五行属木,木生火,威力更强。

    杜子平其实也没有这般手段,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八门随意变换,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已经是阵法灵师的境界,在修为方面,至少已经是结成金丹。他不过是将施展了一些迷惑手段,令那人将伤门判断失误罢了。

    那人也无暇斗嘴,那玉尺在周围盘旋,飞鹫与灵蛇漫天飞舞,拼命抵挡这四处而来的火焰。这时空中出现一只十余丈长的巨斧,当头劈在这玉尺之上。当的一声,玉尺与巨斧俱倒卷而飞。不知何时又飞来三条狐尾,向那漫天的飞鹫与灵蛇卷去。

    只见漫天飞舞的飞鹫与灵蛇蓦地消失不见,两条狐尾紧紧束着一鹫一蛇。剩下那条狐尾,直奔那人面门而去。那人急躲,险险避开,心中只是暗自叫道:“这只妖狐怎地就看破了我这蛇鹫双杀?”

    他哪里知道,这蛇鹫双杀虽然变幻无穷,又如何能逃得过杜子平的真龙之目?他一捏法诀,便将那玉尺召回,却见火焰之中走出一个一丈多高的大汉,手握一柄巨斧,向他劈来。

    他认得这头血煞魔尸,忙用手一点玉尺,那蜘蛛身影又现,道道白丝飞出,化为一张蛛网。这蛛网何等柔软,但巨斧劈来,却只是微微一颤,便挡了下来。随即空中又飞来几团火焰与几条火蛇,他急忙避开,心中暗叹,倘若没有这八门烈焰阵,即便不敌,他也可以用遁地符逃生,如今这却是痴心妄想了。

    片刻之间,那人形势岌岌可危,再看那头铁背毒蜥蜴更是不济,被血云罩住,浑身上下布满了伤口。只听见一声龙吟,那五爪金龙腹部第五只爪伸出,正击在那毒蜥蜴身上。那毒蜥蜴立时摔倒,风雷隼与毕方血兽冲了过去,将它牢牢按住。这毒蜥蜴仰头一声哀叫,正欲站起身上,无数道血液便从它的伤口处喷发出来。

    那人听见这毒蜥蜴的叫声,心下更慌,一条雪白的狐尾倏然而至,将他腰间紧紧缠住。接着两团火焰,向他身上落了下来。他身上升起一层绿光,化为一个光罩,将其护住。但这八门烈焰阵火焰何等厉害,这绿色光罩一触即溃,他也只是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化为飞灰。

    再过片刻,那头铁背毒蜥蜴也被天罡地煞血兽变的血云所吞没。不过,到也没有蜥蜴血兽进阶,看来这是那只铁背毒蜥蜴的血脉过于混杂之故。

    杜子平这时才取出三粒丹药,服了下去,然后收了这八门烈焰阵,再将那人的法宝囊与那剑士傀儡摄入手中。

    他先看了一下这剑士傀儡,却发现这傀儡全身都是由千年铁木炼制而成。这千年铁木虽然材质极为坚硬,但也不至于防御能力这般变态。看来这剑士傀儡的炼制手段委实精湛,只怕这人的炼品水准还远在这风谷子之上。

    但这傀儡的右眼珠却是令杜子平颇感诧异。这傀儡的右眼珠由一种叫做清光玉炼制而成的,这清光玉在修炼界中往往是用来炼制记录功法、地图等物的玉简。

    杜子平将这只眼珠取下,先后运转化龙诀与化血大\法,各输入一股法力,但这眼珠却是毫无反应。他摆弄了两下,又看了一眼这个小小的池塘,心念一动,一丝剑气输入其中。但这只眼珠只是在掌心微微一转,随即不动。

    见到这般情景,杜子平真的是有些一筹莫展了。就在这时,他体内的剑芒精元在三百六十五个窍穴中齐齐一动,一股混杂着真龙之气的剑气延着手臂的脉络直达掌心。杜子平运转斩龙诀,这股剑气便输入这眼球之中。

    这颗眼珠立即飞到空中,顿时霞光四射,形成一道光幕,里面显示出一篇文字,下面隐约还有一张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