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大明之携美闯天下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姑娘别介 我有妻室

第三百二十七章 姑娘别介 我有妻室

作者:施江庆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赫图阿拉到开原城,怡珍就像一个木偶一样被人提着线肆意摆布。这样的日子怡珍已经习惯,从嫁给褚瑛那天开始,自己的噩梦就再也没有停歇过。

    看着屋子里并不奢华的摆设,身着裘衣、头戴金钗环佩叮当的怡珍安静的坐在床上,手里上下摆弄着一条手帕不知在想些什么。她的姿态是那样的高雅,不经意的抚了抚额前如水的秀发,举手投足之间尽是雍容华贵。此刻不管是谁推开房门,皆是会觉得此等女子不应屈居至此。

    “少爷,怡珍目前就是安排在这,毕竟大营里目标太过明显,岳托走后,这里便空了下来。多一个选择叶赫部就多一分希望,叶赫部的未来完全掌握在少爷手中!不过末将也提醒少爷,她虽是身份高贵,但你也不用太过在意,一个女子而已,即便她如此的美貌动人。咱们要的是拉拢她身后的富察氏,她只不过是一个纽带罢了。但只要咱们有了实力,就有与富察氏的谈条件的资本。好啦,少爷进去吧,末将就在外边候着,有事你唤末将便是”!

    陈骏德无奈的对郭黑林点点头,不知道这位最近是怎么了,竟然口不离叶赫,什么事都能与叶赫部的崛起联系上。本来只是想着见识一下美人,可搞出这么多幺蛾子来,这让陈骏德心里着实不太得劲。

    轻轻的推开门,迈步走进屋里的陈骏德心中却有一丝紧张,就连脚步都略显凌乱。此情此景不由得暗怪郭黑林说的太过邪乎,先是其身份高贵不说,而后还算计人家搞得自己心里有鬼,这难免心虚得慌。

    转过身来将房门轻轻的关好后,陈骏德心里可是痒痒得很,而此刻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噔噔噔”的脚步声在安静的客厅里异常刺耳,美人面前几乎是个男人甭管平时如何,但此时装也要装得体面些。陈骏德亦是如此,也不敢大声喊叫,眼见无人的客厅便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咳咳咳”!

    端坐床上的怡珍在陈骏德关房门的时候便知有人进来,可是她并没有起身,而是红唇轻启道:“来人可是忠毅伯陈骏德”?

    悦耳动听之音顺着耳朵传入脑中,恍恍惚犹如置身仙境一般,仙音渺渺,眼前云雾缭绕,全身三万五千个毛孔瞬间皆是畅快之极。声如其人,看来此女之貌也必定是国色天香。

    也不知道人家到底能不能看到,反正陈骏德是微微的鞠躬,拱着手开口说道:“正是陈某,皆因姑娘初来开原城,怕姑娘你有不习惯的地方,故而来此探望一番。若是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姑娘尽管吩咐,伺候丫鬟一会便到。陈某特来看望,不知姑娘方不方便相见”。

    陈骏德听着自己的声音都觉得陌生,好歹自己也是见过世面的,可眼下只闻其声未见其人就是如此的拘谨,真是有够丢脸的了。

    “这里是伯爷的地方,哪有妾身做主的道理。卧房火炉旺一些,外边天凉,伯爷快进来暖和一下吧”!

    陈骏德轻轻地“嗯”了一下,随即强行压下心中的好奇与期待,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卧房。

    “伯爷,妾身富察氏拜见忠毅伯”!

    刚一走进卧房的陈骏德,眼中一个白影袅袅婷婷的来至自己身前。紧接着就是那一低头的风情,而后愁眉媚眼望向自己神色,让陈骏德都忘了扶起跪在自己面前的这体态丰腴的美人。

    “伯爷”?

    怡珍歪着头略显疑惑的看向陈骏德,不知道这个恶名传遍女真的忠毅伯不声不响的到底是何意。

    一句“伯爷”让陈骏德更是迷迷糊糊,娇声细语的声音,再加上媚眼如春的眼神,让陈骏德脑袋里“轰”的一声,伸出手想要立马扶她起来,可又是自己怕唐突了美人,这矛盾之间便手忙脚乱了起来。

    “这个……不用,那个你还是起来吧,这地……地上齁凉的”!

    看着陈骏德语无伦次的模样,怡珍却是习以为常的笑了一下,笑容中既有嘲笑也有失望。原来男人都是一个样,见到自己后都是这样狼狈不堪,还以为这个忠毅伯能够与众不同,没想到也是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袅袅婷婷的站起身来,怡珍轻轻的掸了掸膝盖上的尘土,看着陈骏德嫣然一笑,轻声的开口说道:“伯爷稍等,妾身这就给你搬把椅子来”。

    看着转过身去的怡珍,陈骏德脸红得厉害,对于刚才自己的发挥失常心中不由得又是暗暗责怪的多嘴的郭黑林。可见到怡珍费力的抬起椅子的时候,将一切都抛在脑后的陈骏德连忙向前走了两步,一把抓起椅子,放在火炉边与怡珍对坐在一起。

    稍微平复了心态的陈骏德偷偷的看了一眼怡珍,却是突然发现怡珍一直盯着自己。这种感觉就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眼神不由得躲躲藏藏了起来。

    陈骏德坐在那里默不作声,而怡珍却是依旧看着陈骏德不眨眼睛,直看得陈骏德连嗓子痒都不敢咳嗽一下。到最后还是怡珍开口,打破了此刻的尴尬。

    “伯爷,果然是少年英雄,你的大名在赫图阿拉都是如雷贯耳呢”!

    “这个言过其实了,都是兄弟们用命拼回来的,这虚名着实让我汗颜”!

    陈骏德依旧不敢看怡珍,想看又不敢看,这种滋味只有体会过的人才会知道。说起话来也是极其难得的谦虚,生怕给佳人留下一个张狂的印象。

    “伯爷,妾身来此的目的想必你也清楚,大汗与父亲都已经同意。故而妾身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伯爷也不必再如此的客气了”!

    怡珍说完站起身来,轻轻的倚靠在身子明显僵硬了的陈骏德的胳膊上,随即又在陈骏德的耳边轻轻的吹了口气,娇声的说道:“妾身知道你汉人家的规矩,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但是妾身的家世虽不是天潢贵胄却也是显赫一方,故而一定要有名份的。还有妾身不习惯住在这里,伺候丫头也要妾身自己挑选才可以。伯爷,妾身的这一点小小的请求,你到底应不应允呀”?

    双手紧紧的抱在自己的脖子,整个人都已经挂在了自己身上,此刻又是在陈骏德的怀里不停的扭动,如此高贵的面容,又加上颇具撒娇的语气,如此诱人的举动,都让陈骏德难以抵抗,心中大呼此等女子果然是世间少有,脑子里胡思乱想,嘴上也跟着鬼使神差的说了句:“姑娘的话我都记住了,这就给你办。就是这天也不早了,我看这……”?

    陈骏德的本意是想回去喘口气,顺便落实怡珍的指示。可是配合着他那一脸猪哥的表情,再加上此时的情景,误会就是这样的产生了。

    怡珍的脸“唰”的红了起来,贴着陈骏德的脸,撅起嘴略显埋怨的说道:“伯爷!这太阳还在天上高高挂着呢,你就想要……!伯爷,你也太心急了些”!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行动上却是极其的配合,拉着陈骏德就像床边走去。而已经看傻了的陈骏德现在是毫无反抗能力,就算是给三岁娃娃一把刀,都能要了陈骏德的命。

    “噗通”一声,陈骏德便倒在了床上,就是这突然的一下,陈骏德瞬间清醒拉过来。正待起身解释的时候,怡珍却是轻轻的躺在了陈骏德的身上。美目含春的轻声开口道:“伯爷,妾身一路上身子乏得很,一点力气都使不上。这头上、身上的衣物饰品都得伯爷你帮妾身除去才可以,从现在起妾身就要跟伯爷形影不离。还有别一口一个姑娘的,唤妾身怡珍就是”!

    身上的佳人欲拒还迎之态甚是乱人心智,陈骏德在这一刻起终于明白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原因了。似这等柔情蜜意,便是冷血之人也会瞬间热血沸腾起来。

    看着在自己身上紧紧抱着自己的怡珍,陈骏德强忍着内心的不甘,终于是开口说道:“这个,不……不是怡珍,是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要急回去办你交代的事,并不是现在这样啊!怡珍你快起来,况且我也早就有了妻室”!

    听了这话的怡珍并没有因此放过陈骏德,反而是慢慢的爬了上来,脸对着脸,看着陈骏德不断躲避的眼睛,怡珍不依不饶的埋怨道:“这妾身不管,反正妾身从赫图阿拉出来的时候就是你的人了,你不能厚此薄彼!妾身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伯爷你要是对妾身不好,妾身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呢”!

    说完这话的怡珍不管不顾的就往陈骏德怀里钻,双手紧紧的搂着陈骏德,娇艳的红唇下一刻便印在了陈骏德的唇上,头上的饰物伴随着她的动作也是“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

    如此高贵,而又如此主动,陈骏德在这一刻脑中的想法完全被邪恶所占据。手上也是轻轻的抚上了怡珍的后背,但是一向讲究无功不受禄的陈骏德却是猛然起身,极为不舍的一把推开怀里怡珍,在她不解的目光中大喊一声:“黑子叔,马上跟我去城里找一个新房子”!

    听到这句话的怡珍笑得很是妩媚,又是轻轻的躺回陈骏德的怀中,脸上若有所思的轻声说道:“伯爷,你对妾身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