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大明之携美闯天下 > 第二百二十二章改头换面监军立威

第二百二十二章改头换面监军立威

作者:施江庆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哎呦,赵把总!你这精神头不错啊!这身衣服也精神!这是巡视呢”?

    “哎呦呦,孙把总!这么巧,你在看管兵士呢”?

    “哈哈,真巧”!

    “是啊,真好”!

    赵有福,孙得力这两个人穿戴整齐后,走一个对脸后,两个新晋的朝廷武官便相互吹捧了起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咸鱼翻身,美梦成真的这一天可是让山里的人像是过年一样,不光他两如此。就连一向稳重的董康、范畴也不例外。

    “范畴兄弟,当初少爷可是应了这个事。当时我心里头也打鼓,可未承想这事竟然会来得如此迅速”!

    范畴最近与董康走得很近,两个人性格相似,也是意气相投,每每遇到点事便会聚在一起谈论。

    董康这满脸的感慨不禁让范畴新生同感,当初只不过是有些同情比较弱势的陈骏德,可现在他成长的速度足以让自己仰视,才能勉强看到他坚毅的脸庞。

    “呵呵是啊,真是没有想到,你我兄弟还能如今天这般!这要不是出征在即,少不得也要喝个一醉方休”!

    董康略微遗憾的点了点头,军令如山,之前都是严格遵守。现在成了正儿八经的官军了,这个令可就必须得守了。

    “这个以后再说吧,对了,你说那个新来的监军到底是个什么脾气?不会在咱们兄弟面前耀武扬威吧”?

    范畴也能理解董康此时的顾虑,毕竟都是兄弟,都是自己人,怎么折腾都在理。可这突然来了一个外人,还是监军之职,也怕日后不好相处,让陈骏德为难。

    此次也是因为要通过不少关卡,章仁寿只是把将官们的官服带了过来,赏银也是换成了银票,非常时期嘛,一切从简就是了。

    “来啦来,章监军,你上座”!

    陈骏德满脸堆笑的将章仁寿请到议事厅来,随即对外边吩咐道:“上茶,上好茶!等晚上的时候在略备薄酒,为章监军接风洗尘”!

    “呵呵,陈千总不必太过客气。以后咱家还要与陈千总同为圣上效力才是啊”!

    章仁寿对着京城方向拱了拱手,看向陈骏德的目光像是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般,尤显亲切。

    陈骏德对于监军一职是略有耳闻,没想到自己这么快便摊上了一位。都说太监阴柔,这句话一点不假。

    “此番受皇上大恩,始入庙堂,我陈骏德必会效死力,以报圣上知遇之恩”!

    该表忠心就得表,无论陈骏德多恶心,这个环节可是不能少的。

    陈骏德这一撩袍下拜,搞得屋里毛承祚、章仁寿也不好坐着,齐齐的跪倒在地,口称皇上圣恩!

    “陈千总,咱家可要把丑话说在头里。此次离京皇上可是有过交代,之所以你部不归辽东经略管,可显皇恩浩荡,皇上担心若是加以束缚,恐不利于战事。你部虽不归辽东经略管,可是都要由咱家向皇上奏报。所以呢,日后事无巨细皆要经过咱家的同意方可行动,如若不然你这官也算当到头了”!

    刚刚坐好的陈骏德听到章仁寿这不阴不阳,明显警告的话后,也只是皱了皱眉头。端起茶杯了浅浅的品了一口,与一脸苦笑的毛承祚对视了一眼。

    “咱家可等着陈千总的回话呢”!

    此时章仁寿和蔼的笑在陈骏德眼中显得却是如此的咄咄逼人。

    陈骏德略微想了想便开口说道:“这个……恕本官不能答应了!我部深处敌后,战事瞬息万变,若是奏报朝廷,这回来路上耽搁的时间难免会错失良机!而且敌后的战事不同其他,往往一瞬便决定生死存亡,可是耽搁不得,还望章监军海涵才是”!

    “哦”?

    章仁寿没想到这个土匪头子竟然如此的不给自己面子,顿时气的火冒三丈。一挥衣袖,愤然起身便走。

    “陈千总好大的官威啊,咱家一路上车马劳顿,此时也乏了,晚上也就不赴什么劳什子的接风宴了,告辞”!

    毛承祚看着怒气冲冲,甩袖出去的章仁寿不由得苦笑连连。对着像个没事人的陈骏德抱怨道:“骏德,你这事做得有些不妥,何必招惹他呢”!

    陈骏德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道:“这人明显的就看不起我,我何必还热脸去贴他冷屁股呢!对了,我派的人你见到了吗?大哥意下如何”?

    毛承祚拿这个嫉恶如仇的陈骏德也是毫无办法,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这事你自己掂对吧。你说的那个事,父亲是同意了,到时候我与父亲会如约而至的”!

    “哈哈,好!这才是正事,远比那个监军的态度重要得多!今晚他既然不来,那就咱们一起庆祝一下,他算个什么东西呢,要是敢于在战事上指手画脚,小爷便一刀剁了他”!

    毛承祚看着陈骏德的笑脸,这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对他一见如故。这样不愿被束缚的态度,跟自己的父亲简直是如出一辙。

    “我这就回叆阳,你这边的事也急,以后有机会在聚吧”!

    陈骏德还待极力挽留,可归心似箭的毛承祚却是不为所动。匆匆而来,而后匆匆离去。

    章仁寿的房间中,他正在与手下护卫交代着什么。

    “你给我看住了这群人,一旦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马上向我汇报!明日咱家便要行使我监军的权力,咱家倒要看看,一个臭土匪,如何敢在咱家面前耀武扬威”!

    “遵命,章公公”!

    护卫转身离开后,屋子里便只剩章仁寿一人。烛光下他的脸,此时一点笑意都没有,阴森的脸色如厉鬼一般。

    第二天清早,陈骏德在房间里终于是见到了自己日夜思念的人。

    “少爷,小的都已经探明清楚了。明日建奴便有一个车队前去开原运送辎重,除去马夫劳力,人数大约五百。而押送的人还是咱们的老熟人岳托!真乃天赐良机,少爷,咱们可真是好运气”!

    沙沟得脸上风尘仆仆,明显是匆忙赶回来的。提到老仇人他,看着陈骏德的眼睛都露出了丝丝红光。

    “是他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搂草打兔子,这次一口气就都给他办了”!

    陈骏德闻言是大喜过望,既然这么巧,自己也只好笑纳了。

    “宝贵,让老付吩咐下去,一个时辰后集合队伍,消停这么长时间了,咱们可得干点正事”!

    “好嘞,少爷你就瞧好吧”!

    哪个男儿不热血?一直在陈骏德身边不得上阵杀敌的袁宝贵今天也是异常兴奋。没有其他,主要是这次作战,经陈骏德亲口许诺,他也是有份的。看到别人因战功由匪变官岂能不让他激动?

    “噔噔噔”转身便跑了出去,可陈骏德手中的茶还没凉呢,袁宝贵又匆匆的跑了回来。

    “少爷不好了,付佥事让小的回来告诉少爷,那个新来的监军不知道抽什么疯,正在校场训话。将他带来的人安插为副手,而咱们兄弟都被他扣了下来。刚才小的跑回来的时候,看见齐大嘴好像是与他冲突了起来。少爷,你快去吧”!

    “混蛋!你要是想死,我今天便成全你”!

    陈骏德听罢急忙往出跑,口中对着章仁寿不停的咒骂。

    “大胆,你现在还有一个朝廷命官的模样吗?来人呐,把这个以下犯上的狗东西给本官拿下!我一会要问问陈千总,他的部下眼里是否就只有他”!

    章仁寿后退了两步,吩咐手下,将挥舞着拳头冲过来齐大嘴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不断挣扎的齐大嘴口中吃了不少土,可依旧是咬牙切齿的骂道:“你个死阉人,你算个什么玩意儿?还到我们这撒野来了!我老子告诉你,你屁都不是!老子眼里只有少爷,就你还想让我们屈服?我呸!做你娘的春秋大梦去吧”!

    章仁寿此刻早就收起了伪善的笑容,右手打着兰花指不停地哆嗦,明显是气得不轻。

    “好你个狗东西,到这个时候还敢嘴硬,看来不给你点教训是不行了!来呀,给本官打,着实了打”!

    他带来的护卫拿起一旁大棒,刚举起手来,便被眯着眼的付天奇抓住了胳膊。

    “章监军,还请息怒,他也不过是一时气话罢了。念在初犯,你老就高抬贵手,饶了他这次吧”!

    付天奇虽是一肚子气,可他也不知陈骏德是如何打算的,只好先稳住局势再说。对于这个今早明显是来争权夺利的章仁寿,能托一时算一时吧。

    “好啊,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本官执行军法,你还敢来阻挠!别忘了,你们是朝廷的武官,不是土匪!都似你们这样目无法纪,顶撞上官,那朝廷不就乱了?你等皆受皇恩,才有如此身份,本官今天非要刹刹这股子不正之风”!

    章仁寿也是故意为之,今天他必须要立威,他要让这些土匪知道一个事,在这以后都得听他章仁寿的。

    “老子去你娘的朝廷吧!什么皇上,老子认识他是谁啊?你别以为我们都傻,不就是抢少爷的交椅嘛,装得像个人似的,其实就是一个不阴不阳的阉狗”!

    齐大嘴的话让章仁寿暴跳如雷,心里最痛的地方频繁被齐大嘴触碰。此时的他终于露出了杀意,咬牙切齿的说道:“大胆!你还敢污蔑朝廷,侮辱圣上,今天本官誓要斩你,以正风气,本官看谁敢阻拦”!

    付天奇与其他百户都是一脸的焦急,这上也不是,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齐大嘴被砍了脑袋。

    正待众人为难之际,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极其轻蔑的声音。

    “小爷阻拦,你又待如何”?

    付天奇闻言松了一口气,你老可算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