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大明之携美闯天下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李老好巧 攻守易势

第一百六十四章 李老好巧 攻守易势

作者:施江庆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艳儿此时快要被陈骏德的话给气炸了,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人家孩子当亲儿子,那孩子他妈呢?人家可是刚没了相公,你这个小子到底要干嘛啊?

    跪在地上的徐佳欣整个人都傻掉了,难道这个明显比自己要小的恩公,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吗?如果他拿良儿的性命要挟于自己,自己该怎么办呢?今天遭遇了人生的重大变故,又逢这事的徐佳欣是六神无主,完全的不知所措了。

    陈骏德此刻终于发现自己刚才句话的毛病了,这下误会可大了。在那女子的眼中自己肯定是要沦为那些欺负孤儿寡母的坏蛋一流,可自己并非此意啊。

    “这个……你们别误会啊,我不是那个……,我的意思是我们不差再多加一副碗筷,跟我们一起走算了,要不然你自己在这也不安全。我也不可能会虐待你家的良儿,肯定会好好待他的。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你赶快起来吧,别总跪下了”。

    说完便要起身去扶跪在地上的徐佳欣,这一幕落在他身旁的白艳儿眼中,却又是变了一个意思。

    好啊,这还要上手,看来你小子是没救了。白艳儿急忙拦住陈骏德的手,将跪在地上的徐佳欣扶了起来。

    “妹子别多心,我家骏儿就是这样,话都说不明白。过几日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吧,这个地方阴深深的你自己也没法过下去了”。

    白艳儿说完还白了陈骏德一眼,搞得陈骏德只好摸了摸鼻子,一脸的不好意思。

    “嗯,不会的,多谢夫人的好意了,民妇以后定会伺候好恩公与夫人”。

    虽然徐佳欣对于这两个年岁明显是有所差异的人心感困惑,可还是恭敬的说道。

    “这……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他的姑姑”!

    白艳儿顿时涨红了脸,摆着双手急忙解释道。

    陈骏德眼睛都快掉了下来,这个女子也真是敢想敢说。可也别说白艳儿那模样也是标致,让人心生涟漪。可看到白艳儿投过来的杀气腾腾的眼神,陈骏德还是决定出去躲躲,看看刘获那两个兄弟怎么样了吧。

    “这个……你们两先歇着,我去刘获那看看去”。

    看着陈骏德落荒而逃的模样,白艳儿“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这个小子,好笑之余又有了一丝甜蜜的意味。

    徐佳欣看着白艳儿的表情,眼中闪烁连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终于出来了”!

    走出房门的陈骏德小声的说了一句,这刚才可是一个误会接着一个误会,这让自己可是无法在待下去了。

    “少爷,郎中找来了,给两个兄弟服了药了,这会何立阳已经苏醒了”。

    “哦?赶快带我前去看看”!

    走低头走路的陈骏德突然听到范畴的话,急忙快跑了起来,冲着刘获、何立阳的房子方向疾驰而去。

    何立阳睁开眼睛后,看着周围的摆设,突然想起来之倒下之时,自己是听到有人喊话。想挣扎这起身,却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

    “你要不想死就老实的躺着别动”!

    李郎中是满脸煞气,自己怎么就这么点背呢,如果自己没有记错,这是第二次被土匪给绑了来医伤。所以语气之中,难免有些怨怼之意。

    整个上半身都用棉布包好,刚才只不过动了一下,这全身是疼痛异常,只好乖乖的躺在炕上问道:“这,这是哪里啊,兄弟们都怎么样了”?

    “不知道,老夫还纳闷呢”!

    这个郎中是怎么了?火气这么大,像是谁抢了他的娘们似的。何立阳也便闭上的嘴巴,脑海里都是身边的兄弟栽落马下的情景。

    李郎中正在给刘获包扎伤口,其实他也奇怪,按理说是这小子伤势较轻,应该醒过来的。这怎么还没有苏醒的迹象呢,想到这里李郎中伸出手来拍了拍刘获已经包扎好了脸。

    “哎呦,什么玩意,怎么这么疼呢”?

    此时的陈骏德刚好进得屋来,听到声响直奔刘获而来。

    李郎中看着这熟悉的面孔仰天长叹,怎么又是他?

    疾行之中的陈骏德也是愣住了,看着李郎中那悲愤的神情,不住的感叹这世界真是小啊,这又遇见治好自己的李郎中了。

    “李老好巧,快一年没见了,家里还都好吗”?

    李郎中现在想掐死才陈骏德的心都有了,整个铁岭卫大小郎中无数,你怎么就偏偏挑中我了呢?你换一个人不好吗?上次一待就是小半年,老夫回去差点饭碗就没了,家里人还以为我死在外边了呢。这次说什么也不能那样了。

    “哦,是陈小哥啊,别来无恙了。这两个人都没事了,药也开完了。老夫还有事,就先走了”。

    陈骏德急忙拦住要走的李郎中,兄弟们情况不明,这个时候岂能让他轻易离开啊?

    李郎中一把打开陈骏德的手,声嘶力竭的喊道:“你要干什么,啊?这两个人都没啥事了,该交代的我都交代完了,你让人按时给他们服药就行。上次那么长时间你都快拖累死我了。老夫可没几年活头了,你就不能让我消停几天”?

    “赶快去送李郎中回家,多给那些银子”。

    陈骏德看着步履踉跄李郎中的背影,终于算是长出了一口气。没想到这老爷子的气性还不小,上次自己就留他在山寨不短的时间,也挺对不住他的。这次他既然都说没事了,那就就放他走吧。想到这里的陈骏德急忙向炕上走过去。

    刘获其实并没有受多重的伤,脸上的血也只不过让铁砂打花了而已,之所以才苏醒过来,只因为从马上掉下来时磕到了后脑勺。睁开眼睛的他坐起身来,揉了揉后脑上的大包,正好看到带着关切表情走过来的陈骏德。

    “少爷,你怎么来了,我不正跟那帮官军打仗来着吗”?

    陈骏德对着面包棉布,明显搞不清状况的刘获说道:“兄弟,打完了,你受伤昏迷,并不知道这以后的事了。你赶快躺下休息,可别牵动了伤口”。

    “哎,小的没事,我记得我就是中了一枪,少爷你看别的地方并没有什么伤。看到少爷你了,这肯定是咱们赢了。对了,兄弟们都怎么样啦”?

    刘获拍了拍上身,示意自己除了脸上的伤,其他都没有什么问题。

    陈骏德沉默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刘获这个简单的问题。毕竟是跟了他那么长时间的兄弟,每天都在一起,这要是知道前一天还在一块打屁的兄弟都不在了,真不知道他会是如何的反应。

    “少爷你说话啊,兄弟们呢”?

    看到陈骏德默不作声,刘获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的兄弟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都死了,就剩你跟我两个人了。但兄弟们死得壮烈,咱们全歼了那伙官军,没有一个兄弟是孬种”!

    躺在刘获身旁的何立阳低声的说出了陈骏德没有说出的话。

    刘获怔在那里,对于这个结果他已经是早有准备。当初他咬牙下令的时候,就是冒着必死的决心。可当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泪如泉涌,不能自已。

    “少爷,兄弟们没有给你丢脸,只是他们……”。

    陈骏德上前抱着失声痛哭的刘获,低声的说道:“兄弟,我都知道,兄弟们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我陈骏德敬佩他们,你放心吧。兄弟们的后事都已经料理好了,等你与立阳兄弟伤势恢复好了,咱们就带兄弟们回家”!

    屋里面这三个人皆是痛哭流泪,悲凉的哭声让刚安排人去送李郎中回来的范畴都是一脸的悲怆。

    第二天一大早徐佳欣正在给陈骏德做早饭,一想到昨日那个美得如天仙一般的白艳儿对自己说的话,这心里乱乱的不知如何是好。

    齐家良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娘亲将烙着的油饼放到盘子里,那油光崭亮的模样,让他的肚子叽里咕噜的叫。

    “良儿,你干什么呢”?

    徐佳欣的一声质问,让齐家良把伸出去手又不甘心的抽了回来。小脸苦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娘亲,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扁着小嘴,眼泪在眼睛里打着转。

    普通百姓的日子苦,一年到头也就是过年能吃上一顿大米、白面。今天这些面食还是因为陈骏德爱吃面食,白艳儿特意让人带来的呢。

    这一幕正让早起跑步回来的陈骏德看到,也不管这油饼烫不烫手,拿起一个便递给齐家良。

    “给,拿去吃吧,不够再来拿。等你跟我回了家,以后想要吃什么就叫你娘亲做什么,咱家可是什么好吃的都有呢”。

    “好诶”!

    齐家良一声欢呼,接过油饼大口的吃了起来,满嘴是油的小家伙将他咬了两口的油饼送打徐佳欣的嘴边,模糊不清的说道:“娘亲,可香了,你也吃”。

    看着像过年一样高兴的儿子,徐佳欣这心里是疼痛难当。急忙扭过头去,对着齐家良说道:“良儿,娘亲不吃,你自己吃吧,快点谢过恩公”。

    “谢谢恩公”。

    齐家良狠狠的咬了一口饼子说道,不顾油乎乎的饼子,手中不舍的拿着,一蹦一跳的跑了出去。

    看着陈骏德一脸的笑意,徐佳欣是从心底里感谢他。孩子还小,有一点高兴的事就忘了昨日那悲惨的事了。即便自己知道他们是土匪又能怎么样?昨日屠戮村庄的还是朝廷的官军呢。自己只知道他是救了我们孤儿寡母的恩人,这辈子当牛做马自己也要报答他的大恩大德!

    陈骏德看着跑出去齐家良的模样,也是久违的开怀大笑。

    “哎呦”。

    徐佳欣的一声痛呼,让陈骏德急忙走上前来,不管徐佳欣愕然的目光,抓起她的手轻轻的吹着她手上被热锅烫起的水泡。

    “别动,来用冷水从冲一冲,以后这事不用你来做了,等回了家,咱们有橱子做就行了”。

    徐佳欣茫然的跟着陈骏德往水缸处走,眼见这个少年是除了亡夫以外第一个碰到自己手的人。女子的贞洁观念让她心中顿时有了一种深深的罪恶感。低着头,脚步不由得凌乱异常。

    而这一幕正好落在门口白艳儿的眼中,看着这两个人手拉手的情景,尤其是徐佳欣那鲜红欲滴的脸蛋,低着头脚步左右摇摆的风情,这让白艳儿心如刀绞,突如其来的愤怒涌上白艳儿的心头。本想上前一把打开这对狗男女的手,可犹豫了一下的她,转身就走了,只有那不停抖动的肩在反映着此时她心中的波澜。

    此时的总兵官刘綎对于西、北两路明军已经败没的消息是毫无所知,与姜弘立率领的朝鲜军会师后,一路上拔出后金多处路障,直到今日才过栋鄂河,到了距赫图阿拉约五十里处的阿布达里冈附近。而朝鲜军在刘綎的安排下,驻扎在距离自己十里以外的富察。

    而后金方面努尔哈赤对于刘綎军的部署可谓是了如指掌,将尚间崖,斐芬山的所有明军歼灭之后,亲率自己的巴牙喇卫队退回赫图阿拉城,防备南路李如柏、贺世贤的南路明军。将东南路的刘綎交由大贝勒代善等人前去迎战。

    对于代善担任统帅的决定其他人没有什么异议,可皇太极心里可是堵得慌。也只能听从自己最讨厌的代善命令,率领八旗精锐兼程赶往东线。大战一触即发,早已被鲜血染红的辽东之地,实在是很难平静了下来。

    沈阳卫辽东经略中军大帐,新任辽东经略杨镐一脸颓废的看着手中的战报,怅然失神的坐在椅子上。口中低喃道:“四路大军携雷霆之势,直捣酋首之都城,没想到四日不到,三路继而兵败将死。从总兵到把总各级将官阵亡三百十余员,军丁阵亡攻四万五千余名,阵失马、骡、驼二万八千余匹。朝廷精锐之师尽丧于本官之手,本官还有何面目去见朝廷诸公?本官愧对天下百姓矣”!

    “大人切莫如此想,还是先令李如柏的南路军退兵为宜,这一路再丧,这辽左可就毫无抵抗之力了。大人还是想想如何向朝廷奏报才是”。

    “唉,也只能如此了。此番大败本官还能说什么,听天由命而已”!

    杨镐此刻是心力憔悴,挥手让手下去安排退兵事宜,自己却双目无神的看着手中的战报,许久之后仍是一动不动,一瞬之间这个人就变得异常苍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