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申公豹传承 > 第一百零七章 座位之争

第一百零七章 座位之争

作者:第九天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童子气喘吁吁的下山,玉独秀微微一笑,这个朋友交的还真是够意思,新年的第一次讲道,不知道其中又有什么猫腻。

    初五,玉独秀身着道袍,脚踏云靴,第一次走下了碧秀峰。

    碧秀峰很大,玉独秀隐居之地离碧秀峰讲道的广场不远,走了半柱香的时间,就已经到了。

    虽然平日里不怎么出来,但通往广场之路玉独秀还是能找得到的,就算是找不到,看着众人陆续向一个方向行去,也会知道讲道之地在那个地方。

    广场宽阔,据玉独秀目测,足足有方圆四五里,在广场的正中央有一个圆台,圆台不大,只有一米见方,只容一人端坐。

    在圆台的四周,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弟子,不过这些弟子所坐之地距离圆台甚远,玉独秀不解,却也没有多想,直接走到正南的位置,端坐而下。

    这个位置是最靠近圆台的位置之一。

    见到玉独秀端坐在第一个位置,远处的众位弟子一愣,随后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过从众人不时冒出来的诡异目光来看,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讲道,自然是距离长老越近越好,听的越清楚,越能感受到道法的意境。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三三两两坐下,或坐在广场的最边缘,或坐在玉独秀周边,不过众人看向玉独秀的目光中却透漏着一丝丝别样的意味。

    玉独秀心中不舒服,却没有多说什么,依旧继续坐在原地,不言不语,眼观鼻,鼻观心。

    当天边略微泛起一丝丝朝霞之时。一道脚步声响起,接着就听有人道:“王撰来了”。

    “嘘,不要说话。看那倒霉蛋怎么办”。

    “那第一个位子一直以来都是王撰的,这弟子看起来面生的很。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愣头青”。

    “别说话,看好戏”。

    只是一瞬间,广场瞬间嘈杂了起来,随后不到几个呼吸,却又诡异般的平静了下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来到玉独秀这里,停在了玉独秀身前。

    看着闭目不语的玉独秀,那来人道:“小子。这里是我的地方”。

    声音低沉,似乎蕴含着一股怒火。

    玉独秀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双充满冷冽的眼睛,这眼睛的主人面容英俊,但因为那双冷冽的眼睛,整张脸似乎都染上了一层寒霜,令人望而生畏。

    玉独秀看了看四周,众位弟子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嘴角微微翘起:“哦,宗门可曾有规定座位的专属?”。

    那男子咬牙切齿道:“没有”。

    “那就是了”玉独秀再次闭上眼睛。

    “你找死”男子话语更冷。一丝丝杀意向着玉独秀压来,玉独秀六觉敏锐,他能感觉到眼前这男子是真的动了杀意。

    “我是不是找死。不用你操心,这位子之所以是你的,那是因为以前我没来,从今天起,这位子就是我的了”玉独秀语气淡然,对方不给他好语气,他用不着温和的回应人家,他从来都没有用热脸贴冷屁股的习惯。

    “虽然没有规定,但这个位子一直都是我的。这是大家默认的,我在众位弟子中。法力最高,神通术法最强。你有有何本事占据这最好的位子”王撰双拳紧握,怒火中烧。

    “我有何本事何须向你汇报,干卿何事”玉独秀闭着眼睛,一副不管你怎么说,我先来到这里,这位子被我坐着,你又能奈我何?。

    “既然你自己找不自在,那我就成全你”王撰一言不合直接动手,下一刻一脚向着玉独秀脖颈踢来。

    劲风袭来,这一脚的劲道不小,若是被其踢中,少不得筋断骨折,这王撰好狠的心。

    玉独秀念头转动,下一刻手掌伸出,一股柔和的劲道自手掌发出,这王撰肉身定然是经历过某种特殊方法淬炼过,不然不可能达到这么快的速度。

    “有好戏看了”这是此时众位弟子下意识的想法,以前也有弟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欲要与王撰抢夺位子,但却被王撰打的筋断骨折,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去占据第一个位子。

    “螳臂当车”看到玉独秀居然与要用手挡住自己的一脚,王撰冷冷一笑,与手臂相比,脚掌本身就占据着一定优势,更何况自己曾经吃过某一种可以增进身体硬度的天才地宝,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如何能够挡得住?。

    “砰”。

    踢中了,这是王撰的第一个想法,他似乎能看到玉独秀被自己一脚踢飞出去,筋断骨折的场面。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王撰只感觉哪一双手掌中有一股绵绵的劲道,瞬间黏住了自己的脚掌,下一刻一股拉扯之力传来,重心摇摆,王撰飞了出去。

    “砰”烟尘四起,王撰狼狈的摔到地上,双目中似乎透漏着迷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飞出来,为什么飞出来跌倒在地的不是对方。

    这一瞬间王撰大脑顿机,看着周围众位弟子惊诧、莫名的表情,以及那死死幸灾乐祸的眼神,一股疯狂的念头涌上心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四周,自己败了,自己居然败了,败在了一个无名之辈手中,在所有弟子面前狼狈跌倒,被人家打败,败得莫名其妙。

    一直以来都是以众位弟子魁首自居的王撰看到众位弟子惊诧的目光,以及那一丝丝不可置信的表情,甚至于有的弟子还擦了擦眼睛,不敢相信,那新人弟子第一人居然败了,就这么被打败了。

    惊诧的表情凝固在众人脸上,却被恼羞成怒的王撰当成了嘲笑,一股邪火涌上心头,天之骄子一朝跌下凡尘,你让他如何忍受?。

    “砰”身下的岩石被王撰瞬间拍成碎块,借着反震之力,王撰腾身而起,一脚向着端坐蒲团上的玉独秀铲了过去。

    “去死吧”王撰双目通红,下手毫不留情,向着玉独秀咽喉踹去。

    玉独秀双眼闪过冷光,一丝丝杀意在酝酿,这里是修士界,不是凡间的过家家,没有人会惯着你,陪你玩游戏,你对别人产生了杀意,凭什么让别人对你手下留情?。

    这是残酷的修行界,不是凡夫俗子间的斗气。

    “砰”这一次玉独秀绵手扶出,瞬间揽住了对方是脚掌,一股抖劲发出,瞬间震荡对手全身。

    “砰”王撰再次飞出,众人只听到一阵豆子般的爆鸣之音在王撰体内响起,王撰体内的骨骼居然在一瞬间被玉独秀抖开,各自为政,关节相错,瘫软在地。

    这王撰输的有点冤,他修行术法神通都不弱,但讲道的时间将近,同门之间岂可用术法搏杀?。

    若是比斗武道,可以借口失手杀了对方,以他众位弟子“魁首”的身份,门派也不会因为一个“普通”的真传弟子而废掉他这个精英中的精英。

    只可惜,想法是好的,现实与想象完全不对等。

    王撰自幼吞噬仙草,淬炼体内经脉骨骼,其肉身强度比普通人强的太多,说是霸王之力都不为过,但这个武道落后的年代,即便是力气在大,在玉独秀眼中也不过是不通拳脚的村夫而已,弹指间即可击败对方。

    “小子,你居然敢废了我,我定要杀了你”王撰瘫软在地,以为玉独秀将其废了,一瞬间万念俱灰,忍不住咆哮道。

    “杀我,你这个时候还想杀我,那我就提前将你杀掉,除了后患,斩草不除根可是我辈之人的大忌讳”玉独秀闻言缓缓站起身,周身爆鸣不断,一阵阵脆响犹若惊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