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猎击三国 > 第一百零四章 【突袭九门】

第一百零四章 【突袭九门】

作者:寇十五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必谢大盟与赵无恤2014,悠然情天,感谢!)

    ~~~~~~~~~~~~~~~~~~~~~~~~~~~~~~~~~~~~~~~~~

    时近黄昏,九门县城北门陆陆续续有哨骑回城。北门守将甚是纳闷,以往这个时候,早就有一批批人马回城休息,催促下一批替换巡夜了,但今日时辰过半,却只回来了不足二十骑。

    “该不会出什么事吧?”屠各守将站在城墙上,眺首北望,喃喃自语。想想又觉荒唐,眼下下曲阳的大战正如火如荼,袁军哪有余力北顾,加上昔阳亭敌营也被盯得死死的……退一万步说,至少还有六、七十哨骑没回来,这些哨骑五人一伙,十人一队,足足有近十拨人马,哪可能无声无息被人一网打尽?

    “来了来了,又有一批回来了,这批人马最多。”身旁有士卒喜叫。

    屠各守将抬头,果然,夕阳之下,一群拖着长长斜影的胡骑轻驰而来,足足有二十余骑,个个垂首躬背,人马俱显疲态。巡逻了一整天,纵使没遇到一个敌人,也是不免疲惫。

    这队胡骑来到城下,倚马护城河边,抬头挥手,大叫开门。

    “怎么回来这么晚?”守将探头大声问道。

    “劫了一票买卖。”为首一胡骑大拇指向后点了点,那里有一辆货车。

    城头上响起一片会意的笑声,有人大喊:“怎么不顺道劫几个小娘?”

    城下胡人嘿嘿笑道:“谁说没劫?伺候我们十几个兄弟一轮之后,只有出气没进气了,丢在那边树林子里,你要不要去试试?想试就快点,再晚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变尸体。”

    城头上又是一阵大笑,笑声中,吊桥轰然而落。城门大开。那答话的胡人举手一挥,当先而入。

    守将望着城下一个一个入城的哨骑,笑容慢慢平复,伸手摩挲着下颌刚割平整的胡须,一对乱糟糟的浓眉渐渐皱起,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倒底是哪里不对?

    守将越想越不得劲,抬头向门楼处望了一眼,想请示一下,略微犹豫。想想还是算了,扭头对身旁士卒道:“走,下去看看。”

    守将率十余卒从走马道下到内城门前立定,望着深邃昏暗的城门洞里,那队巡哨轻驰趋近。

    九门只是一个下县,没有置瓮城,所以当初屠各胡夺城时也没费多大劲。此时守将立于内城门前,高声大叫:“把号牌扔过来。”

    号牌等同于铭牌,是每一个屠各胡兵的身份标志。虽然只是木牌,且制做粗陋,但人牌互证,足以证明身份。当然。这得要有熟识之人辨认才行。

    昏暗的隧洞响起一阵嗡嗡回荡的笑声:“好,接着。”

    一物抛来,守将接住,往后退一步。借光一看,的确是号牌,牌上刻着几道或直或弯的线条。匈奴人没有文字。屠各胡也多不识汉文,他们依旧采用古老的刻木(结绳)记事法。一般来说,这种符号简单的刻木记录号牌过于粗陋,很难说有什么实用意义,除非认得人。而偏偏这守将正好认得这号牌主人。

    “牙黜?是你回来了?我怎么没见到你?”守将乱糟糟的浓眉先是一蹙,随即高高扬起。这个牙黜与他同一部帐,是个十人长,颇有勇力,不过骑射不行,人又痴胖,易怒易出汗……咦!出汗?

    守将脸色变了,他终于想起是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大热天,这群疲惫不堪的巡哨,竟然全都戴着浑脱帽,没有一个露出头顶,怎么可能?

    “等等,先别入城……”

    守将刚抬手阻止,隧洞内传来一声非常生硬的匈奴语:“再接这一块号牌。”

    声落,一道黑线一闪而没,守将大叫倒地,咽喉上插着一支急剧颤动的箭矢。守将临死时最后一个念头却是:如果之前对答的是这个箭手,以这半生不熟的匈奴语,我岂会让他进城?

    太史慈当然想不到,这个被他一箭射杀的守将,临死时竟然纠结自己的口音问题。他只用最快的马速,冲进内城,弦翻不停,噗噗连响,城门守卒躺倒一片。

    左右呼呼两股劲风刮过,周仓与裴元绍如出笼猛兽,后发先至,先太史慈一步冲出内城,两把大刀上下翻飞,将匆匆奔下城门的七八个胡人砍翻。紧随身后的是二十狼牙飞骑,马快如风,见人就射,北门上下,满耳俱是惊心动魄的箭矢破空厉啸声。

    太史慈一冲入内城,立即将弓挂上辔钩,纵身跳下战马,从后背拔出两柄各重二十斤的短戟,顺着狭窄的运兵通道向北门城头冲去。城上胡兵纷纷拔刃来拒。太史慈一戟在前拨打,将胡兵的兵刃锁拿钩偏,另一戟挺刺横劈,每往上迈一步,必倒下一人,进逼十步,运兵道上已伏尸累累。

    周仓与裴元绍在后面看了,俱是又惊又佩。原先只当此人是早先追随城守的元老,故得以任骑司马之要职,远在二人军侯职位之上。如今看来,原来这白白净净的青年,上到战场,比他们还生猛,而且身手远在他们之上,似乎直追那赵子龙。

    周仓与裴元绍感奋之下,自不甘落后,一左一右,与太史慈形成一个品字形,完全封堵了运兵道。双戟双刀,搅拌得满道血肉,角壁尽赤。

    三将近杀凶猛,二十狼牙飞骑远狙狠准,不到一时半刻,北门五、六十屠各胡人已被屠杀大半,剩余者或四下寻旮旯躲藏,或跳下城墙逃命。

    太史慈已登上城头,折向门楼,冲向楼旁的旗杆。门楼里突然冲出一个胖大胡人,手举铁殳(类似铁锤),猛击太史慈头部。太史慈反应极快,挥戟格住,戟杆一滑一锁一扭,铁殳被挑飞。

    胡人兵器脱手,立即一头撞向太史慈,一个拦腰抱摔。将他掀倒。太史慈虽倒地却毫不慌乱,不等胡人腾出手扼喉,抬膝顶住胡人胸膛,反手以戟尾铁鐏痛戳其面。胡人被戳得皮开肉绽,血溅骨折,却毫不理会,喉咙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嘶叫,死死压住太史慈不放。

    就在此时,太史慈似见门楼窜出一华服胡人,年龄似不大。动作却极敏捷,沿城墙向西北角狂奔。

    很明显,这是一个屠各贵人,而这与自己纠缠的胡人猛汉是其扈从,有此勇猛的扈从,这逃跑的屠各贵人身份当不低。

    太史慈不假思索,短戟脱手向那逃跑的胡人掷去。短朝脱手瞬间,手臂被压在身上的胡人猛汉重重一顿,方向顿偏。短戟从那逃跑的胡人耳边飞过。月牙尖擦地一下,刮飞半边耳垂,夺地钉在旗杆木柱上,无巧不巧刺断粗索。胡旗颓然而降。那屠各贵人一手掩耳,头也不回逾墙而逃。

    胡旗降落,正是出击信号。

    远处山丘后立即奔出一彪人马,足有二百余骑。为首正是赵云。铁骑滚滚,杀声震天,奔向九门北城。

    太史慈虽失一戟。却得以腾出手来,五指如钩,捏住胡汉长满乱须的下颌向上顶推,另一手横过短戟,对准胡汉粗壮的脖颈一勒一划,噗!滚烫的热血喷了太史慈一脸……

    占领北门,预示着九门已破,屠各胡人长于野战驰射,城池巷战却非其所长。太史慈与周仓、裴元绍率数十抱犊寨义从,清扫各城墙。

    赵云则率百余坞堡义勇与狼牙飞骑杀入城中,一路平推,锐不可挡,仓促迎战的胡人一触即溃,四下逃避。不过一刻时,就已杀到九门县官寺,这是县衙所在,屠各胡人也将大本营设于此,据说有好些部帐豪酋,包括那个南匈奴的左贤王都居于此。不过眼下下曲阳两军作战正酣,想来那匈奴左贤王必上前线,不在此处了吧。

    赵云一马当先,冲到官寺前,但见大门紧闭,左右无人,耳听寺内男女叫嚷,似是一片混乱。当下勒马人立而起,碗大的马蹄重重叩击在朱漆大门上,在半个马身的沉重压力下,两扇大门轰然而倒。烟尘弥漫中,一骑快如疾风,从赵云身旁飞驰而过,抢先冲入官寺。

    “英姿,小心!”赵云生恐侄女有失,飞快策骑而入,手中长矛飞掷,贯穿一挥斧冲出的胡人胸膛。

    赵英姿左右开弓,连发三矢,射杀三个胡人。然后跳下马,拔出环首刀,双手持定,快步冲上堂阶,一脚踢开大门……随后,赵云就听到她愤怒已极的尖叫。

    赵云已经从敞开的大门看到大堂内躺满许多尸体,全是身无寸缕的女尸,从那汩汩流淌的血流与一双双渐渐黯淡的眼眸,可以看出刚刚被杀害,料想必是屠各胡人自知不敌,仓皇撤逃,却将这些掳来淫辱却并能带走的女子尽数杀之泄愤。

    赵云太阳穴突突直跳,九门亦属常山,这是胡奴欠下常山一笔血淋淋的债。

    这时坞堡义勇已随之冲入官寺。赵云拔回长矛,咬牙切齿:“搜遍此地,见胡必杀。”

    众人也已看到堂上惨状,无不切齿痛恨,当下五人一组,堂前屋后,四下搜杀。而堂上因尽是女尸,只能交给赵英姿处理了。

    赵英姿泪流满面,一个个看过去,只望还有生还者,正检查着,倏地转身:“谁在那?出来!”

    一个与她差不多大的少年从门扉后转出,双手乱摇,神情惶恐。这少年长得很壮实,也很有几分英俊,只是半边耳垂被削去,鲜血浸透肩膀。但见他头裹黑巾,身着短直缀,却是汉人。

    赵英姿慢慢放下斫刀:“你是……被胡人抓来的小厮。”

    少年连连点头,捂着耳朵,一脸苦楚,伸手指了指赵英姿手中的刀,再扯扯自己的衣服下摆,然后指指耳朵。

    赵英姿明白他的意思,是借她手里的刀,割下一幅衣袂,包裹耳伤。赵英姿点点头,慢慢把刀探过去,搁在少年扯直的衣衫上,少年感激咧嘴一笑。

    赵英姿正欲动手割下,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杀了他……他是匈奴左……”

    赵英姿讶然回头,却见是一个重伤未死的女子——就在此时,手中的刀一紧,似被人按住,随后头上被拳头重重一击,一阵天旋地转,向后摔倒。

    那少年夺刀之后,可怜巴巴的面容一下变成厉色,挥刀正欲刺向赵英姿,忽听门外一阵喧闹,似是又有大批援兵赶到。犹豫了一下,把刀一扔,缩肩塌背,偻着身子奔出堂外。

    赵英姿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慢慢撑起,捡起环首刀,神情羞愤不已。

    这时就听叔叔的声音在堂阶下响起:“英姿,多加留意一个十四、五岁的匈奴少年,见到他立即擒之。”

    赵英姿呆了一呆,脱口而出:“那少年是谁?”

    “匈奴左贤王刘豹。”

    “啊……这个混蛋!”

    “什么?”

    “没事……这里还有一个妇人尚有余息,谁来搭一把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