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逆行武侠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曲天魔舞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曲天魔舞

作者:萧风落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现今洛阳的情势,当真错综复杂,各方势力各出奇谋,纷杂缠绕,难以理清。

    武林白道一方,李密一方,独孤阀一方,魔门一方,以及好似只冷眼旁观,诸如宋阀、突厥、吐谷浑等方势力,其实都有各有目的,又各不相同。

    风萧萧身处漩涡中心,几乎与所有的势力都有交集,勉强倒也能算得上左右逢源,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能够这样顺利多久。

    譬如李密与风萧萧同样想助独孤阀,但风萧萧想让独孤阀保存实力,完整的撤出洛阳城,还不能投靠李阀,李密却希望独孤阀和王世充拼个不死不休,最好一同为洛阳城陪葬。

    又譬如魔门希望王世充的地位稳如泰山,风萧萧则只希望王世充拖住李阀扩张的步伐即可,绝不真的愿意见到王世充坐大。

    更复杂的是,在旁人看来,王世充乃是洛阳白道的中坚力量,风萧萧则是魔门于洛阳的领袖之一。

    实情却恰恰相反,王世充才是魔门在洛阳最大的本钱,风萧萧甚或至祝玉妍,其实都算一直在为他办事。

    可明面上,因风萧萧刺杀王世充的关系,所有人都认为王世充已和魔门势不两立。

    所以沈落雁才带着李密开出的优渥条件,希望能让风萧萧配合暗杀王世充。

    而正巧魔门已得到李密欲刺杀王世充的情报,无论如何不能让李密得手。这件事便让祝玉妍着落到了风萧萧的头上。

    李密要杀王世充,魔门要保王世充,两边人均找到了风萧萧,甚至连使出的手段都差不太多。竟是由相同的暗道,潜入董淑妮的闺房中,然后见机行事。

    于是风萧萧便到了董淑妮的香闺外,简直想不到都不行。

    停在暗道出口前,将欲拉环时,风萧萧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师妃暄曾低低吟出。饱含深情感叹的那句话:“古今兴废事,还看洛阳城。”

    他如今当真是感受甚深!

    ……

    正在风萧萧莫名其妙却又似理所当然的想到师妃暄的时候,师妃暄恰好也想到了风萧萧。

    正在庵堂静思的师妃暄忽然睁眼,向一旁同样静思的梵清惠道:“妃暄思前想后,洛阳出乎预料的乱势,与邪帝风萧萧完全脱不开干系。每一件扰乱事先商定好的步骤当中,都必定能找到风萧萧的身影,妃暄认为这绝非巧合。”

    梵清惠欣慰的微笑道:“妃暄想到什么,便去做吧!”

    师妃暄长身而起,一震儒衫,语音温柔却坚定的道:“只要找到他,跟着他。定能知晓魔门欲将如何。”

    梵清惠淡淡的道:“嘉祥大师和智慧大师伤已无碍,正于赶来洛阳的途中,道信大师、帝心大师正落脚净念禅院,了空师兄虽然破了闭口禅,但功力仍能抵住风萧萧,加之宁道兄亦在附近落脚,由不得魔门在洛阳城中肆无忌惮。”

    竟是佛门四大圣僧齐聚洛阳,加上天下第一高手宁道奇。以及功力深不可测的了空,已经足以让包括风萧萧和祝玉妍在内的所有魔门中人噤若寒蝉,何况还有梵清惠……

    梵清慧闲坐的模样,颇有种瞧破世事,故而能云淡风轻的出尘感。

    她微笑道:“争是不争,不争是争,妃暄只要记住这八个字,便足以让洛阳城的局势转危为安。”

    师妃暄欣然点头,飘然而去。

    ……

    “花好趁月眠,风轻女儿香,有酒需作乐,乱性又何妨?”

    风萧萧面色微红,持着酒杯,摇头晃脑,颇有些熏熏然而陶醉其中的模样。

    荣姣姣带着阵香风依偎到他的身边,伸出玉臂,笑吟吟的替他注满酒杯,巧笑嫣然的道:“不过刚过午时,邪帝怎么就想到了晚间的事了?”

    风萧萧揽住她不堪盈盈一握的蛮腰,凑鼻过去朝她颈窝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故意板脸道:“这全怪你,你跳的什么舞?转啊转的,转得我不光眼花了,连心儿也花了……”

    荣姣姣咬唇轻笑,似羞嗔般的缩回身子,撒娇道:“淑妮那小妮子就快回来了,现在……还不行呢!”

    看她欲拒还迎的娇媚模样,实在难以和她平常端庄矜持的贵小姐样儿联想到一起。

    但风萧萧却在宴会上见过她看似清纯实则淫/荡的一面,一时间被一曲天魔舞勾起的****腾腾上涌,似个急色的登徒子一样,伸手去扯她飘飘柔柔,已经有些松散的腰间系带。

    嘴上调笑道:“让她瞧见怕什么,正好来个********嘛!”

    他仿佛急色过了头,竟似连武功都忘了使用,被荣姣姣轻盈的旋身躲开了。

    荣姣姣眼底闪过些许难以让人察觉的得意,俏脸却如绽粉桃,大嗔不依。

    风萧萧连扑几次,竟都扑了个空,气喘如公牛,红着得眼睛,欲/火怒喷,再次猛扑。

    荣姣姣这才似踉跄了一下,娇弱无力的被他俺倒在地上,身上本就蓬松的轻柔衫裙,转瞬间被扯得春/光外露,可不可见的酮体部位,全都见着了光。

    她似不堪蹂/躏的娇花般,羞赧的闭上眼、偏开头,一副抗拒无力,却最易勾起男人暴虐心理的可怜模样,心中却对风萧萧多了不少鄙夷。

    哪知接下来并不是粗暴的捅入,而是风萧萧似笑非笑,且冷静的出乎预料声音:“我代杨虚彦向你问好,不知让他见到你如今这番模样,脸会不会绿得发青呢?”

    荣姣姣如遭雷殛,娇躯顿僵,俏脸转白,不能相信地嗫嚅道:“你……你……”

    风萧萧直起身子,整了整衣衫。微笑道:“起来,做好。”

    他的声音十分低沉,似有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荣姣姣僵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极不自然的整扯着身上的乱糟糟的衫裙。老老实实的并腿坐到桌边。

    风萧萧嘬了口酒,笑嘻嘻的道:“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圣门中人,难道就没人嘱咐过你,千万别向邪帝施展任何魅惑之术么?”

    荣姣姣吃惊的望着他。

    风萧萧慢悠悠道:“若非瞧祝玉妍的面子上,我刚才只要稍微动动手指头,就能让你的媚功反噬。到时我就算让你现在脱光了去天街上跳天魔舞,你都会欣然前往的,信不信?”

    他眼中忽闪起的诡异幽光,让荣姣姣不禁生出些飘飘欲仙,恨不能纵体入怀,仍其肆虐。却又千肯万肯的感觉,幸好这感觉只一闪即逝,但亦足够让她相信风萧萧所言非虚。

    荣姣姣惊出一身香汗,垂首嗫嚅道:“姣姣知错了。”

    风萧萧道:“现在和我说说杨虚彦……不要想着瞒我,等会儿我会再问一遍董淑妮那小妮子,如果有一丁点的不相符,嘿嘿。今晚洛阳城中的乞丐们就很有眼福和艳福了。”

    荣姣姣这才知道面前这位魔门邪帝,绝非什么色迷心窍的登徒子第,实在是一只择人而噬的猛虎,兼之狡猾如狐,轻飘飘的就已将她逼到退无可退的死角中。

    她沉默少许,轻声问道:“不知邪帝想知道杨虚彦的什么?”

    “一切!”风萧萧转着手中的酒杯,伸指点了点,道:“怎么忽然连倒酒都不会了?”

    荣姣姣无奈的笑了笑。拎起酒壶,为他满上。

    风萧萧却忽然捏住她柔滑尖俏下巴,道:“我听说女人穿着衣服时容易撒谎,脱光衣服时更易撒谎,唯有在穿与不穿之间,才最难得撒谎,你觉得呢?”

    荣姣姣面色绯红,娇呼道:“邪帝……”

    她方才一曲天魔舞,极尽诱惑时,都不见有丝毫尴尬,但被风萧萧击碎心防之后,才发觉自己其实同样那么脆弱,并且不堪一击。

    风萧萧面带冷笑,伸指往桌前面点了点。

    荣姣姣紧夹着笔直的双腿,战战兢兢的挪步到风萧萧面前,动手开解自己的衫裙。

    风萧萧又点了点她的嘴。

    荣姣姣偏开俏脸,避开他的目光,道:“杨虚彦曾和姣姣有一段交往……”

    风萧萧道:“嘴动时,手为什么要停?你是不是在想着如何骗我,所以顾桌就顾不上右了?”

    荣姣姣无奈的动起双手,很快就只剩性感的里衣,大片春色暴露无遗。

    风萧萧竟然还不满意,道:“手动时,嘴为什么要停?是不是还在想着如何骗我,所以顾右就顾不上左了?”

    荣姣姣顿了顿,像猛下决心般道:“杨虚彦虽然没有和姣姣明确说过什么,但姣姣猜想他和隋帝皇室有脱不开的干系。”

    风萧萧微微动容,口中却道:“为什么不跳天魔舞,刚才你不是跳得很好看,很香艳?一面跳一面和我说他嘛!”

    荣姣姣总算没明白风萧萧是何种意思了,咬着香唇道:“据姣姣猜测,他或许就是杨坚之孙,杨勇之子,杨广的亲侄,只是并无实证,姣姣也没有告诉别人。”

    风萧萧满意的笑道:“脱衣就算了,跳个舞还是可以的,就这样跳吧!天魔舞不正该是穿成这样跳的吗?”

    荣姣姣这才稍舒口气。

    风萧萧突然显露的狰狞,实在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压在她的肩头,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竟让她这个其实作风极为开放的女人,都产生了几乎从没有过的羞耻感,这种被人扒得通透,无地自容的感觉,几乎令她窒息。

    一曲天魔舞,荡魂又散魄,尤其在荣姣姣香艳做舞时,口中还要提及杨虚彦,两件明明对她来说十分简单的事,一旦合在一起,并在风萧萧的目光注视之下,竟然某明奇妙变得十分艰难,让荣姣姣心弦紧绷,无敢放松。

    “杨虚彦其实和任何一方势力都不亲近,他既帮李阀暗杀对手,又暗中替圣门做些圣门不方便出面的事……”

    “就算在李阀之中,杨虚彦也时而替李建成针对李世民,时而又听命于李世民,做些见得光的事……”

    风萧萧心道:“这小子果然是个人物,左右周旋,竟然好似占便宜占到今天。”

    荣姣姣翩翩起舞,其姿势动作,甚或至神情,无不诱惑之极,但泛粉的肌肤和浸出的细密香汗,说明她心中沉重的负担,绝非像显出的舞姿那般轻盈。

    风萧萧冷声道:“说说他和你的关系。”

    荣姣姣动作稍显走样,本来只若隐若现,提现勾人暧昧,却欲拒还迎的姿势。,顿时变成了一种好似空门大开的邀请,

    她偏开目光,脸红含羞的道:“杨虚彦时常趁夜到我房中相会,亦是我将他介绍给了董淑妮……”

    她双眸春光溢散,却有明显的闪躲之意,显然三人之间,曾有过不好让旁人知晓的暧昧情事。

    风萧萧恍然想道:“难怪以杨虚彦的城府,当时被我提起两女之时,亦流露出少许的醋意,原来这小子真的和洛阳双艳都有一腿,以董淑妮的随便,荣姣姣私下又是这种荡女,再凭两女亲昵的关系,只怕两女侍一男亦绝不稀奇。”

    就算风萧萧并不怎么瞧得上荣姣姣和董淑妮,但这两女毕竟都是天下少人的妖娆美人,一想到曾被杨虚彦这小子左拥右抱,尽情欢愉,连风萧萧都不免生出些许嫉妒的情绪。

    他冷笑一声,望着舞姿香艳且优美的荣姣姣道:“真希望杨虚彦现在能躲在窗外偷窥,真想看看他红脸绿头,却死活不敢出声的时候,又是怎样一般模样。”

    荣姣姣踉跄两下,差点旋转不稳。

    好在风萧萧适可而止,问道:“董淑妮和杨虚彦的关系?王世充知道吗?”

    荣姣姣勉强定神,道:“正是杨虚彦替李阀和王世充牵线,想让淑妮嫁给李渊。”

    风萧萧不知不觉的张大了嘴,半天没能合拢。

    杨虚彦竟然牵线搭桥,把自己的女人送给别的男人享用?还是年纪做董淑妮爸爸都嫌老的李渊?

    风萧萧忍不住问道:“董淑妮能同意?”

    荣姣姣道:“杨虚彦对女人很有一手,董淑妮小孩子脾性,之所以四处勾搭好看的男子,不全是替王世充拉拢人心,其实也有气气杨虚彦的意思,她对杨虚彦是又爱又恨,却又根本欲罢不能。”

    风萧萧心道:“看来董淑妮是对杨虚彦动了真情,荣姣姣和杨虚彦却纯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指不定谁在勾引谁呢!所以被我这么一逼,便一五一十的将杨虚彦抖落的干干净净。”

    正在这时,董淑妮推门进来道:“了空那大和尚又来啦!他……咦!你们俩……”

    她羞涩地横了风萧萧一眼,酸溜溜的道:“还是大白天呢!你就快把姣姣姐给剥光了。”

    此女不但是个绝色娇娆,还生得一副天真烂漫的动人神态,但一颦一笑,又有种妖媚入骨的风姿,尤其以纯洁的神情,从香唇吐出来的却是十分担荡人心弦一点都不纯洁的话语。

    连风萧萧见了,都暗呼受不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ass111111”的打赏,感谢书友“幸福的预感”的月票两张,感谢书友“海盗呀”的月票两张,感谢书友“脑残流宗师”的月票两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