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逆行武侠 > 第六章 绣花大盗

第六章 绣花大盗

作者:萧风落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湖是许多人的江湖,自然不会只围着一个人转。

    正当“风神”之名响彻天下的时候,另一件震惊武林大事也悄然发生了。

    东南王府失窃了,被盗了十八斛明珠。

    在很多武林名宿的眼中,这件事虽然远比不少“青衣楼”和“风神”之争那么激烈,却更为重要,毕竟争得是别人,死的也是别人,事不关己,看看热闹也就是了。

    但这件事,却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乃至荣辱存亡。

    因为除了东南王府之外,一个月之间,竟出了了六七十件大案,华玉轩珍藏的七十卷价值连城的字画、镇远的八十万两镖银、镇东保的一批红货、金沙河的九万两金叶子!

    这么大量的金银珍宝,自然不会是无主的,其中不知道牵扯到了多少人的身家。

    而且这一连串大案,竟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做下来的,一个会绣花的男人。

    这男人不但会绣花,还会绣瞎子,两针就可以绣出一个的瞎子,一月之内,他至少绣出了七八十个。

    每一个瞎子的脸上,都被蒙上了一块绸缎,鲜血的红,绣着黑牡丹。

    这些瞎子,能和这么大批财物扯上关系,自然也不会是无根浮萍,其中又不知道牵扯出了多少门派。

    当风萧萧看见自己手中那块艳红的缎子后,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被红缎子一映,显得更是苍白了,神情就像是光着脚踩中了一坨牛粪,又恶心、又无奈。

    他知道,他再次卷入麻烦中了,天大的麻烦!

    他并不是个怕麻烦的人,却实在不愿平白无故的沾上麻烦,所以他立刻找了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藏了起来。

    再大的麻烦,只要谁也找不到他。麻烦也就不是麻烦了。

    谁知第二天,就有人找来了。

    江湖上无人不知,陆小凤是个很奇怪的男人,许多人只要只见他一面。就永远再也不会忘记,他不但有两双眼睛和耳朵,有三只手。

    两双眼晴和耳朵,当然是说他能看见的和听见的都比别人多。

    三只手也许是说他的手比任何人都快,都灵活。

    当然。最容易让人记住他的,还是因为他长着四条眉毛。

    不论是谁,看见一个长着四条眉毛的男人,只怕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比如现在的风萧萧。

    披着大红披风,长着四条眉毛,他要是还认不出来这人是谁,他就真是个傻子了。

    “陆小凤?”

    这人点头道:“你看见我,好像并不惊讶,你就不想问问,我是怎么找到你的?”

    风萧萧叹了口气。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陆小凤笑道:“这世上有一个人,他的鼻子比狗鼻子还灵,而你恰好有一处呆了几个月的房子。”

    风萧萧道:“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江南花家的七子花满楼,瞎子既然看不见,耳朵和鼻子自然比常人灵敏很多。”

    他想到了同样是瞎子的原随云,是那么惊才绝艳,和这种人在一起,很容易就会忽略他是个瞎子的事实,因为这样的瞎子。直看本质,往往比常人看得还要清楚彻透。

    陆小凤笑了笑,道:“不错。”

    风萧萧问道:“花满楼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

    陆小凤道:“他说你身上杀气太重。恨不得一里外就能感觉得到,所以他就不愿进来了。”

    风萧萧只能苦笑。

    陆小凤道:“我一直以为杀人如麻‘风神’会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没想到兄台看起来竟是那么的斯文,笑起来那么腼腆。”

    风萧萧道:“我从不无故杀人。”

    陆小凤道:“兄台是想解释什么吗?”

    他这一问很短,却尤其犀利,甚至比问上千句百句更让人难以招架。

    风萧萧掏出了那块绣着黑牡丹的红缎。道:“我知道你是为什么而来,我只能说,我也弄不清楚为什么这块红缎会到了我的面前。”

    他顿了顿道:“我无法证明我的清白,却知道我自己是清白的,我想问的是,你为什么会找上我?是不是从什么人那里,听到了什么消息?”

    陆小凤怔了怔,道:“兄台是想说,如果你是清白的,那么这一切都是被人故意设计的,一方面陷害你,一方面引着我来找你?”

    风萧萧道:“不错,这么做的人,一定才是真的凶手。”

    陆小凤微笑着指着自己的鼻尖,道:“那么这凶手一定是我了。”

    他或许是真的追着什么线索找来,又或许只是为了保护那个提供线索的人。

    因为现在江湖上的人都知道,“风神”不但剑很快,而且剑下从不留活口,焉知他会不会跑去灭口。

    风萧萧道:“你真的认为我就是绣花大盗?”

    陆小凤道:“你不承认?”

    风萧萧道:“我当然不承认,而且仅凭一块莫名其妙的红缎,你也不能证明我就是绣花大盗。”

    陆小凤道:“仅凭这块红缎自然不成,但你偏偏又有作案的时间,和足够的武功,以及……动机。”

    风萧萧不动声色道:“愿闻其详。”

    陆小凤道:“敢问上个月,兄台在哪?”

    风萧萧皱了皱眉,道:“你刚才不说了么,我有一处呆了几个月的房子。”

    陆小凤道:“青衣楼消失了一个月,在附近凑热闹的江湖人也散走了一个月,有人能证明你一直呆在那儿吗?”

    风萧萧笑道:“我若不是刚从那儿离开,就算花满楼的鼻子再灵上百倍,也闻不到一丁点气味的。”

    陆小凤道:“这只能说明你最近回去过一趟,并不能说明你一个月内一直都在那儿。”

    风萧萧道:“你也不能证明我一个月不在那儿,不是么?”

    陆小凤摇了摇头,掏出了一片金叶子,道:“兄台仔细看看,这是你的金叶子吗?”

    风萧萧一见之下,心慢慢的沉了下去,这几片金叶子是从上世带来的,上面印纹很特殊,确实是他的。

    陆小凤瞧着他渐渐阴沉的脸色,道:“就是在上个月,就在王府案发的前一晚,有个蒙面人用这片金叶子,在王府附近的铺子里,买了一套紫红缎子大棉袄,而绣花大盗,也正好穿着一件紫红缎子大棉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