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逆行武侠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蒋干盗书

第一百四十三章 蒋干盗书

作者:萧风落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段誉被装进了麻袋里,不由暗暗叫苦,只可惜他身无半点武功、手无缚鸡之力,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袋中乌漆墨黑,不知天时,段誉正脑袋昏昏的参着瞌睡,迷糊中听到两声低沉的闷响,忽然感到身子一轻,好似腾云驾雾一般的飘起。

    急速的风声过耳,就算透过麻袋,依然嗖嗖直响,显然速度飞快。

    段誉暗自大讶,寻思道:“难道是爹爹派人来救我?不应该呀,他若出面,不会这般偷偷摸摸……又或是阿紫要杀我灭口?带到野外去,挖个坑就能埋了……”

    狭窄且漆黑的空间,最易让人产生恐惧,段誉越想越怕,心脏咚咚的急跳不停,明明直冒冷汗,浑身却又火烧一般的燥热。

    不多时发觉身子陡然高起高落,像是越过了一度院墙,整个人停了下来,眼前忽地一亮,看到了一个带着斗笠的人。

    段誉呆呆而视,连身上的束缚正在被人解去都未曾察觉。

    虽然隔着厚重的黑幕纱,但依然可以看出一双极其明亮的双目,眸光温柔似水,让人一见入心。

    他只觉得这双美目似曾相识,好生熟悉,愣了一愣,啊啊了几下,喜笑颜开的叫道:“王姑娘,你是王姑娘,我可想死你了。”

    ●∫,.

    他从没想到在最窘迫的时候,竟然能见到心中最思念的人,一时颇为忘形,只想要靠近一些,却被麻袋拌了个踉跄。手舞足蹈的往前扑倒,一下子将挂着黑纱幕的斗笠打落在地。

    “啊。对……对不起,王姑娘。我……我……”,段誉好生狼狈,手忙脚乱,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磕磕巴巴的说不出一句整话,俊脸涨的红紫。

    一声清脆的咳嗽,耳旁有个温雅的男声道:“段公子别来无恙,慕容复有礼了。”

    段誉却没听见。正傻呆呆的看着王语嫣,见她面色绯红,微嗔薄怒的模样,喃喃道:“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美,真美……不不不,啊。不不不,王姑娘,我不是说你不美,而是说任何诗词都形容不了你的美。”

    王语嫣嘴角翘了翘。怒红的脸色淡去,偷偷瞧了慕容复一眼,轻轻道:“还请段公子自重。表哥在和你说话呢!”

    段誉将她说的每个字都牢记在心里,说话时的模样也刻到了心里。但明显没有过脑子,两眼仍是直勾勾的。口中依旧念念有词:“须臾破颜倏敛态,一怒一喜并相宜,何能见此不注心?古人诚不欺我也……”

    慕容复心中暗怒,面上依然温文尔雅,轻咳一声,用上了内力。

    段誉好似从美梦中惊醒,过了半晌才将目光从散而聚,一见之下,身上冷了半截,眼圈一红,险些便要流下泪来,心道:“慕容公子乃是人中龙凤。王姑娘对他如此倾慕,也真难怪常伴身侧。唉,我一生一世,命中是注定要受苦受难了。”

    他心下自怨自艾,自叹自伤,不愿抬头去看王语嫣的神色,勉强道:“多谢慕容公子搭救,小生实在太失礼了……”,说着,还是忍不住的偷偷向王语嫣瞧了一眼。

    “无妨。”,慕容复微笑着一摆手,道:“我和表妹逛街之时,正巧看见段公子匆匆而行,正想招呼一声,却见你转进了一间客栈,正在与人说话,我本以为那女子是你的朋友,谁曾想她竟然下令将段公子给捆了起来……”

    他自顾自的解释不停,像是没看见段誉的心不在焉:“我见他们人多势众,怕争斗中误伤了公子,这才打算等到夜间行事,倒是让段公子多受苦了,实是在下的不是,还望段公子见谅。”

    段誉毕竟好性子,渐渐回神,面有惭色的说道:“是慕容公子太客气了,都怪我太不中用,竟劳得慕容公子亲身相救,我心中只有感激。”

    慕容复轻笑一声,伸手比道:“我准备了一副上好的琉璃棋子,不如手谈一局,为段公子压压惊如何?”

    段誉目光转去,果见到旁边的石桌上摆着一副棋具,两杯热茶各在一侧,还袅袅的飘着香气,四盏明灯伴在东南西北四角,晕黄且微明,衬着夜中静怡的小院,颇有些气氛。

    段誉哪有心思下棋,但想着能在王语嫣身旁多留片刻也好,心思一定,面色惨然的答应了。

    慕容复毫不在意,邀他坐下,你一子我一子的摆开了棋局。

    段誉是个棋道高手,但明显心不在焉,开局不久,就连着几手莫名其妙的落子。

    慕容复的棋艺本也不低,心思却并未放在棋局上,竟然与段誉不相上下,只顾着聊天说话。

    他和段誉都是世家子弟,有心之下,竟然慢慢挑起了段誉的兴趣。

    段誉是个大度之人,虽然暗里更是疾苦,心中却大生知己之感,连王语嫣都少看了几眼。

    你来我往,很快就说的颇为投契,颇有几分惺惺相惜、难分难舍,于是待到深夜,两人同被而眠。

    段誉百感交集,自是夜不能寐,只是装作熟睡。

    拂晓时分,一个低脆的女声在门外响起:“表哥,表哥,你睡着了么?”,正是王语嫣。

    段誉的耳朵立时竖起。

    慕容复披衣下床,快步走到门口。

    王语嫣小声道:“木姑娘……”

    “嘘……”,慕容复将手一抬,示意出去说。

    段誉好奇起身,偷偷到了门口,透过门缝往外看,却只见夜中朦胧,见不到人影,只听到慕容复的说话声隐隐传来,又细又小,断断续续的听不太清。

    “……明王毕竟是我父亲的故友,我不方便出面……那女人曾经杀了舅母那么多手下,我怎能帮她,不帮你妈……”

    段誉吃了一惊,暗道:“难道是大轮明王鸠摩智捉了婉妹?”

    王语嫣轻叹了一声,声音幽幽而传。

    慕容复又道:“只不过木姑娘是段公子的亲妹……和他一见如故,这……让我好生为难……”,声音渐小,好似两人正在走远。

    段誉听到木婉清的消息,心中大急,一下子出了门,到了门前的花丛之后,又听见慕容复说道:“……你说算了便算了,只是我和风萧萧并不和睦,这人心眼太小,一些误会就和我闹得你死我活……”

    ...b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