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真实武力 > 外传1:迟到的黎明(三)

外传1:迟到的黎明(三)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看《真实武力》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你是犯了什么事儿进去的。”

    汽车继续向南,或者准确地说是,车队继续向东南的方向驶去。

    帕克军士长右手扶着方向盘,左手将校车的电动玻璃窗摇了下来,他伸手摸了半天,才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包皱巴巴的香烟,反手抖出一根递给了扶着柱子站着的凡斯。

    凡斯转过头,他的目光被一道帘子给挡住了,校车上有一道帘子将驾驶室和后面隔开,因此两人聊天只要声音不太大,就不用担心被后面听到。

    “我说是故意伤害你信不信,”凡斯伸手解开钢盔带的扣子,揉了揉被勒得发疼的下巴,而后摸出打火机给帕克点上,“故意伤害致人残疾,判刑两年半,后来因为参军减刑半年。”

    “就看看那辆车,你觉得我是傻子还是法官是傻子?”帕克深深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露出贪婪的神色,抬手指了指前面开道的越野车。

    “有几个兄弟帮我顶了罪,剩下的一些那些可怜的条子没有证据。”凡斯露出狡猾的笑容,“其实我也≦↓,.是帮兄弟顶罪而已。”

    “真不愧是‘罪犯师’。”帕克摇了摇头。

    帕克和列侬一开始就知道了凡斯的身份,暂编第四师,事实上就是一只由罪犯组成的部队,这支部队在宪兵的严密监视下,而且没有实质上的配发武器虽然象征性的发到手里的步枪能够正常工作,但这些罪犯士兵们手里一发子弹都没有。手枪,匕首或者其他杀伤性武器自然也是没有的,此外这些罪犯也并不是罪大恶极,杀人犯是绝对不能放出来的,一般都是一些经济犯罪或者故意伤害,交通肇事逃逸之类的罪名。在战场上的工作也基本就是搬运工和交通警察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凡斯没有弹匣,没有手枪,冲着对手扑过去了才发现自己习惯的位置根本没有匕首。

    “杀过人?”沉默了一下,帕克开口。

    “参加过帮派火并,打死过几个手里不比我干净的,我们大哥做事比较干净,一般不对平民下手。”

    “黑道可谈不上干净不干净。”帕克半开玩笑地骂了一句,“战术跟谁学的?”

    “和弟兄们一起接受过一个雇佣兵的训练,没事也自己经常对着靶子琢磨。毕竟我们这种刀尖舔血的,这可是保命的本钱。”

    凡斯没打算隐瞒,反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逃出去了自己肯定不能再回华盛顿了,天下之大自己哪里去不得?

    再说,现在自己的身份是完全合法的国民警卫队士兵,谁查都不怕。

    “不论如何。”帕克摇了摇头,看着抱着扶手的凡斯点上烟。“我们他妈的现在都是该死的‘同盟卫士’了。”

    “你们呢,你和列侬少尉。”凡斯耸耸肩。算是认同了帕克的抱怨,“你们是老兵吧,他还是战斗英雄。”

    “对啊,他是英雄,我是狗熊,可惜我们不还是落到一样的境地。”帕克抬起头。看了看前方的天空,“该死的aca,怎么哪儿都是这些狗屎,欧洲旅行看来是非得取消了,操。”

    “我猜你们应该在参军之前就是朋友。然后在一个连队,战场上他勇敢作战丢掉了一条腿,你畏缩不前被踢出军队。”仿佛是报复一样,凡斯猜测着揭了帕克军士长的底。

    “我参军可不是为了他,小子。”大约三十七八岁的帕克军士长自然有资格管二十六岁的凡斯叫小子,“完全是因为我老爹,虽然他是个混蛋,但谁让他是我老爹呢。”

    “长官。”

    就在凡斯还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帘子突然被人轻轻地掀开了,帕克和凡斯几乎是同时把烟头丢在了地板上踩灭,而后看向从车厢里走出来的女老师。

    “孩子们都没事,这些医药包基本上没有用。”女老师不是一个自来熟的人,即使是已经同行了快一个小时,她还是显得有些怯生生的,年轻的女老师伸手将医疗包递还了过来,凡斯一把接住。

    这不是凡斯的,他这个劳改兵没有配发这个的资格,这是希金斯的,也只有菜鸟才会在任何时候都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

    问题是这往往会救了菜鸟而让老鸟送命。

    “你这里不处理一下吗,老师?”

    “呀”

    凡斯指了指女老师的手臂,对方抬头看了看,整个碎布已经被鲜血浸透,渗出来的血甚至已经开始滴落。

    “我叫克里斯蒂娜.毕晓普。”女老师还是显得有点紧张,不知道是应付不来这些大兵还是被自己胳膊上的伤口吓到了,“那个……叫我克丽丝就好。”

    “克丽丝老师,我来帮你吧。”凡斯一把拉开折叠在旁边墙壁上的椅子,而后取出止血胶和绷带。

    “谢……谢谢……”

    克丽丝坐在椅子上,而后就在凡斯碰到伤口的时候,她痛苦地闷哼了一声。

    “刚才……没有这么疼。”

    克丽丝看着凡斯用帕克递过来的匕首拆掉包扎,露出了吓人的伤口。

    “就是这样,人在专注的时候感觉不到疼痛的,”帕克军士长的声音充满了无所谓的味道,“你猜前面车里那个大英雄怎么搞的?这个傻货从树上跳下来趴在了无人机的背上,把无人机拆掉后才发现自己一条腿已经被无人机的引擎烧没了,他也没觉得疼。”

    “行了别吓唬克丽丝了。”凡斯也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打断了帕克,看了一眼面色惨白的克丽丝,而后熟练地完成了止血和包扎。

    “谢……谢谢……”克丽丝再次道谢,而后低下头。闭上了眼睛。

    “aca那群兔崽子也不怎么样嘛,这么一个柔弱的女老师就踢了他们的屁股。”帕克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于是转移了话题,不过刚出口,他似乎也意识到这句话说的不太对,于是再次转移了话题。“说起来,凡斯,你小子下手还挺温柔……”

    “对了,你说你前妻怎么样了?”

    大嘴巴的帕克终于找到了一个不会刺激克丽丝的话题,于是马上发挥起来。

    “我进……我参军的时候就离婚了,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复合,但是她连我电话都不接。”

    凡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似乎不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其实一开始就是我一厢情愿而已。”

    “女人啊。”帕克军士长摇了摇头,“还好我老婆不住在华盛顿,感谢同盟的房价。”

    冷嘲热讽似乎是帕克的天赋专精一样,凡斯冲着克丽丝笑了笑,主动转移了话题,“克丽丝你结婚了吗?”

    “我有一个一岁的女儿。”克丽丝轻轻地勾起了嘴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和她父亲一起在费城。应该不会有事情吧。”

    “一般都是和妈妈在一起吧,一岁的小孩子。为什么和爸爸在一起?”看到克丽丝没有拒绝,凡斯继续深入话题,“你可不像是照顾不来孩子的人啊。”

    “夏莉她……我是说,我的女儿,她在费城的陆军第三生理研究中心,她的父亲也在那里工作。并不是科学家,只是后勤财务方面的工作。”克丽丝笑着摇了摇头,“我在费城找不到薪水更高的工作了,所以暂时还在这边,再说我也比较喜欢这些小孩子。”

    “你女儿……是tf候选者?”帕克军士长突然插了一句。

    “还在等待基因测定的结果。我和她爸爸都希望能够成功。”克丽丝点了点头,“这样至少……在这种情况下,她能有一些自保能力吧。”

    凡斯点点头,虽然很多媒体和专家都指责和质疑同盟的基因库制度,但是在这项制度背后的是有改造潜力的孩子们,以及他们的家庭都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不用再为了生计而奔波,享受甚至连在前线拼杀的军人都享受不到的福利。

    当然,tf本身也是一件需要承担风险的兵器,但这个时代就是这样,至少tf还可以享受优秀的教育资源,几乎不会丢掉性命,不会有癌症和遗传病,即使出现少有的终身残疾也可以充当教官和理滦究员……

    同盟有几亿挣扎在贫困线上的人希望有一天,民政7处的工作人员会敲开自己的家门,递上一张会改变孩子命运的申请表,如果自己有个女儿或者儿子,大概也会期待这样的生活吧,毕竟父母都希望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而这方面的投资是永无止境的。

    凡斯突然笑了,一个老婆都跑了的男人居然已经开始考虑子女的教育了,想到这里,带着自嘲的笑容的男人从兜里摸出手机。

    还是没有信号。

    “结婚是会改变一个人的。”帕克军士长似乎看透了凡斯的想法,“我结婚前也是风流成性,别看前面那个大英雄现在穿着衬衫打着领带,人摸狗样的,当年跟我一起也没少干坏事。”

    “呵呵……”克丽丝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一直以来沉重的气氛多多少少被帕克的扯淡给缓解了不少。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前方的天空中划过了一道黑影,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刺耳的机炮轰鸣,紧接着,前面开路的越野车就连忙向左一打,直接停了下来。

    “我操!!”

    帕克中士一个急刹车,凡斯直接重重地撞在了挡风玻璃上,坐在椅子上的克丽丝也重重地撞上了帕克的椅背。

    “aca的无人机!!”

    凡斯整个人如同被锤子狠狠砸了一下,但是他迅速地撞开车门滚了出去,而后端起步枪他倒不是多想还击,只是呆在车里很容易被一发导弹直接送上西天,这种时候肯定要远离车辆。

    雇佣兵教官教的时候他还觉得没用同盟警察怎么会用导弹攻击黑帮?现在能用上真是一种讽刺。

    凡斯爬起身,看到了列侬上尉和那个菜鸟希金斯,两个人已经端起步枪冲着无人机开火,顺着菜鸟曳光弹的弹道,他看到了正在结束俯冲,改出位置的挂着三管机炮的无人机。

    凡斯转头看到了旁边的一个坚固的花坛,但是就在他想要冲过去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趴在车里地板上的克丽丝。

    “啧!”

    凡斯一咬牙,直接冲向了克丽丝,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但是却没有拉动。

    “我就呆在这里照顾孩子们,要死也要和孩子们死在一起!”

    克丽丝从地上爬起来,而后转身就走进了一片哭声的车厢里,凡斯愣了一下,咬了咬牙,转身走出了校车。

    “不要让它接近校车!!”

    胳膊上还画着黑帮纹身的青年,端起了手中的突击步枪。(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惑微信公众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