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薛涛!

第一百七十三章 薛涛!

作者:鬼谷仙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航哥,要不,我给你演练一遍?”薛奇有些跃跃欲试,毕竟,单看几行字,便学会一门剑法,那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新奇中文iqi.

    至少在薛奇看来,那是不可能的。

    然而,话刚出口,却是被薛经天一眼给瞪了回去,已经有了剑歌,还有剑意,虽然难度是大,但是,如果再给苏航演练剑招的话,那难度可就要降低很多了。

    苏航压根就没有理会薛奇,紧锁着眉头,两只眼睛紧紧的看着桌上将干的字迹,字里行间,剑意已经消散了很多,用上意识建模术推演,仅能看到一些剑招残影。

    很耗费精神力,只片刻,苏航就感觉有些头晕眼花。

    如果用意识建模术反推的话,恐怕得升到三级、甚至四级、五级意识建模术才行,顿了顿,苏航便放弃了,别说是他,苏航敢肯定,就算换了邓文涛来,也不一定能将其反推出来。

    本来,苏航还想试试自己有几分本事,看样子,还得求助于学神系统了,对于学神来说,在学习方面,就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

    “太爷爷,涛儿给您请安来了。”

    就在苏航研究剑歌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很快,一名白西装的青年走了进来。

    “唔?”

    院中几人都往那青年看了过去。

    “涛哥?你不是在拉美国留学么?什么时候回来的?”看着这青年,薛奇显得有些意外。

    “哟,你们俩也在这儿呢?”

    青年看了看薛奇和薛萱,嘴角泛起一丝弧度,“我三舅姥姥过世,能不回来么?”

    “怕不是在拉美国呆不下去,随便找个理由回来的吧?涛哥,今年这可都是你第五次以这样的理由回来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应该是你大舅六十大寿吧?”薛萱在旁边道。似乎是对这个青年有些不太感冒。

    “没办法,亲戚多,事也多,不回来不行。”青年听了。眉宇间闪过一丝不悦,但当着薛经天的面,又不好发作,直接没理薛萱,对着薛经天道。“太爷爷,涛儿这可是一回来就赶紧给您请安来了,你看,我这儿还给您带了礼物呢。”

    说着,青年扬了扬手里的一个黑木盒子,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好了,安静点,一边站着。”薛经天对着那青年摆了摆手,并没有伸手去接礼物,似是怕打扰了苏航。

    青年尴尬的脸抖了一下。老祖宗发话,不敢不听,收回了黑木盒,规规矩矩的站到了一边。

    “这谁啊?干嘛呢这是?”

    看着这位陌生的青年,老祖宗好像还挺重视的样子,青年拱了拱薛奇的肩膀,几个字有什么好看的?

    薛奇也没隐瞒,“他叫苏航,是我姐带回来的客人,也是我的朋友。太爷爷给他出考题,让他观字上的剑意,推演出青莲剑法。”

    “这怎么可能?”

    薛奇话音刚落,那青年就连连摇头。满是不信,凭剑意推演出剑法,要是可行的话,这世上还有什么独门秘籍可言?

    “这你就不懂了,航哥可是看一遍就把剑魔风仲叔的十八路霸剑学会了的猛人。”薛奇道。

    “嘁。”青年撇了撇嘴,吹牛么?我也会。

    听到声音。苏航抬头往那青年看来,三十来岁,白西装,短发国字脸,相貌与薛奇有三四分相似,但是并不出挑。

    眉宇间带着些许的轻蔑,这个人很高傲。

    “如何?”

    见苏航抬起头,石桌上的字也干的差不多了,薛经天想知道结果。

    苏航干笑一声,道,“前辈这字中的剑意太强,搞得我都有些头晕脑胀,得消化片刻才行。”

    汗!

    几个人都是狂汗,剑意太强?别人不知道,薛经天可是清清楚楚,将剑意凝聚到字里行间,他也只是做到初步而已,如果不是眼力超群的甚至都感觉不到,一般人也只能感觉到笔法凌厉,这么一点点剑意,怎么可能达到让人头昏脑胀的地步?

    “我看你是不行吧?不行就不行,找什么烂理由?”白西装青年这时候却忍不住出言讥讽。

    那么老远从拉美国回来,巴巴的跑来给老祖宗请安,没想到老祖宗竟然为了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子,直接把他给支到一旁,这多少让他有些心中不爽的。

    最关键的是,这小子居然想凭几个字就把青莲剑法推敲出来,而且,这种无稽之谈,老祖宗居然好像还很愿意相信的样子,这就让他更不爽了。

    “太爷爷,你可别被人给骗了。”青年对着薛经天道了一句,旋即又转向薛萱呵斥起来,“小萱,你看看你这都带回来的什么人?怕是遇上骗子了吧?咱们薛家再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你身为薛家子孙,连这点眼力,这点常识都没有么?还带回来在太爷爷面前招摇撞骗,简直岂有此理,赶紧打出府去,别惹了太爷爷不痛快。”

    这说起话来,就有点艺术了,完全就是一副长辈训斥晚辈的语气。

    这些豪门子弟,平时虽然和和气气,但是暗地里却是有不小的争斗的,尤其是当着老祖宗的面,在薛涛看来,这姐弟两人带这么一个货色回来,肯定是想在老祖宗面前挣表现,老祖宗一开心,说不定又要奖什么,本来这姐弟俩就够得宠,他心里肯定不平衡。

    这么一番训斥,还是当着老祖宗的面,必定能让老祖宗对这姐弟两人生出不满,像这样的事,对他来说很顺手。

    薛萱脸色沉沉的,薛奇撇了撇嘴道,“涛哥,人是太爷爷让带回来的,太爷爷都还没说话呢,你瞎起什么劲?”

    显然是有些不爽。

    “小奇,你这是什么话,有你这么跟我说话的?我看你真是玩野了,一点长幼都不分。”薛涛更是不爽。

    “好了,都别吵了,再吵都给我滚出去。”薛经天呵斥了一声。

    这一声呵斥,立马把薛涛和薛奇的话都给堵了回去,两人唯唯诺诺,不敢在多说,但苏航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个白西装的男人,对他很有敌意。

    “小伙子,这也的确有些难为你,罢了,小奇,你带他下去吧。”薛经天对着苏航摆了摆手,脸上带着些许的失望,本身他还真以为薛萱带回来了一位绝世的天才,却不料,名不副实,想想也真是够可笑的,自己可都活了一百多岁了,哪里见过这姐弟二人口中那般一看就会的天才。

    虽然有些特异之处,但是,薛经天已经没有太大的兴趣。

    薛萱姐弟两人也很是失望,薛奇正要答话,薛涛却开口了,“没那本事还装象,你们这不是在逗着太爷爷玩儿么?”

    先是半骂了姐弟两人一句,接着又对薛经天堆满了笑脸,“太爷爷,你也别生气,你看,涛儿专门从拉美国给你带回来的礼物。”

    这时候,薛经天的注意力才转移了过去,在石桌旁坐下,接过薛涛递过来的盒子,有心想看看这个重孙会给自己带什么回来,薛萱姐弟两也很好奇,便没急着离开。

    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个精美的小瓷瓶。

    “太爷爷,这是一个元代的青花瓷瓶,我在一个拍卖会上看到的,我想这是我们华夏的东西,太爷爷又那么喜欢古玩,便把它买了回来。”薛涛略有些兴奋的道。

    薛经天拿起瓷瓶,仔细的端详了片刻,“不错,做工精美,是难得的珍品,花了多少钱?”

    “不多,也就几千万而已。”薛涛满面的笑容,几千万,在他的嘴里,就好像几块钱的零花一样。

    薛经天微微颔首,“倒是没亏,不过,以后可别乱花这些钱了,你在国外留学,要多收敛一点,不要太过张扬。”

    “是,涛儿谨记太爷爷教诲。”薛涛连连称是,抬头瞧了瞧薛萱,那眼神里掩盖不住的得意,自己随便花个几千万,就讨了老太爷的欢心,哪儿像你们,找了个不知来历的土鳖来,搞一些不切实际的把戏,结果呢,砸手里了。

    “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一青花瓷瓶么?本来就是咱们国家的东西,你还花那冤枉钱买回来,要是让我碰到,直接抢了便是。”薛奇颇有些不爽的道。

    薛经天一听,有些哭笑不得。

    薛涛却是一脸正色的教育起薛奇来,“咱们华夏是礼仪之邦,怎么能干抢人东西的事,小奇,不是哥说你,你也不小了,该收敛收敛你那纨绔的性子了。”

    “嘁,他们当年不就从咱们这儿抢走的么?我再把它们抢回来,能有什么错?”薛奇更不爽了,本来看到这个堂哥回来,他还有些高兴的,可这堂哥出了几年国,这性子也变化太大了,开口闭口都是教育,还指责自己纨绔,搞得好像他就不纨绔了一样。

    “你呀!”薛涛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要是能收敛点性子,让九叔九婶省点心就好了,别整天不着调,还和你姐搞出这么一出烂戏来,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江湖骗子,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