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路杀神 > 第三四零章 大收获

第三四零章 大收获

作者:撞破南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到了第四天,萧魔指总算是给海族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杨宣统得到了海族的符书之后,欣喜若狂,当场答应替海族说情。

    第五天,萧魔指却又变得愁眉不展了,他说经过杨宣统的苦苦劝说,虽然让叶信变得犹豫了,但还是不想放海族离开。

    第六天,萧魔指提出了一个新的构思,他决定走另一条路子,叶信的未婚妻就在军中,对叶信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叶信已经不想当初那么坚决了,如果能说服叶信的未婚妻,那么谈判也就有了保障。当然,送给温容的礼物还是要海族出的,没有道理让萧魔指自掏腰包。

    第七天,萧魔指隐晦的提了几句,他为了达成和平,跑前跑后,到处陪人笑脸,实在是不容易,海族的使者们明白萧魔指是什么意思,只能再次出血,不过这和谈判的款项无关,是对萧魔指的私人馈赠。

    到了第八天,萧魔指终于给海族带去了准确的消息,叶信耐不过身边人的劝说,终于松了口,但他对海族的诚意很不满,一口咬定要拿到十五万颗上品元石,否则还是要决一死战的,各军主将都觉得叶信有些过分,经过他们的请求,叶信答应把自己的要求降低到十三万颗元石,再不能少了。

    萧魔指也是面露难色,说他知道海族不容易,能拿出十一万颗元石已经是底线了,但叶信骨子里是不想谈合的,就是要打,所以这是叶信在故意刁难海族,不过,为了和平,还是希望海族能忍一忍、挤一挤,满足叶信的要求。

    前后整整八天,萧魔指时而让海族们大喜过望,时而又让海族们如堕冰窟,可算是把海族玩得********,海族的锐气几乎都被耗光了。

    以前的萧魔指从来没搞过这种套路,但有些人就是天才。第一次听到叶信说起养寇自重的概念,萧魔指突然领悟到,自己前面已经出现了一片新天地,大陆几个公国的格局固化已久,从没有人想过造反、自立为王,因为上面有宗门盯着,谁都不敢,所谓的反叛,只是离开自己的公国,去为别的公国效力。

    所以叶信说得那些,对这里的人是极具开拓性思维的,完全把国主当猴耍,孤立、架空国主的权力,这是叶信为萧魔指开启的大门。

    但,不是所有看到大门的人,都能产生自己的领悟。

    萧魔指就可以做到,当他目睹叶信和鬼十三出演之后,便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做,他一次次给海族希望,然后一次次把希望毁掉,但同时又会让海族看到新的希望。

    当海族知道叶信并不希望和平来临,如此故意刁难他们后,他们认栽了,彻彻底底认栽了,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萧魔指的条件,只求不给叶信反悔的机会。

    第九天,双方都需要时间,到了第十天,叶信这方已经让萧魔指做代表,不过这一次萧魔指带了不少人,真真也去了,她要负责验收,而海族方面也出动了大批修士,说到底,双方是无法互相信任的,当然要保持应有的警惕。

    叶信还是没有出面,他带着温容、泥生还有墨衍等人,来到高山上,举目远眺,观察着交接场面。

    叶信的视线时而看向下方,时而瞥向身边的温容,这十天来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什么变化,唯有杨宣统和温容,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杨宣统已经有三天没见到人影了,据说他连饭都没有吃,一直在苦苦钻研从海族那里得到的符书,还据说,他经常在自己的营帐中大叫,或者大笑,简直象疯魔了一样。

    温容的变化也不小,她头上戴着一顶描金凤冠,身上穿着一袭七彩战袍,战袍是海族用万年珊瑚所制,海族的使者拿出战袍时,说这件战袍刀枪不入,进火不焚,进水不侵,是三支圣军中一路海王的宝贝,制成之后还没有机会穿戴,这一次当做礼物献给了温容。

    得到战袍后,叶信不顾温容的拼命阻拦,令人用刀剑劈砍过,还让温容穿着战袍去了一趟长虹河,海族所言并不假,温容能在水底来去自如,就如叶信在河水中一样轻松,但不能象叶信那样随意控制水势。

    更让叶信侧目的,是温容座下的豹王,那只豹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和温容变得亲近了,居然甘心成为温容的坐骑。

    仔细回想,他和温容在营地中走动、聊天时,那只豹王的视线始终没离开过他们,当时叶信以为豹王只是因初次接触人类社会,有些好奇,有些警惕,现在才明白,原来豹王为了能保持与狼王的均势,一直在寻找与叶信身份相当的人。

    泥生的地位高,但泥生的力量是让豹王感到不安的,所以它不会去找泥生,说到底,它不是要找一个主人,而是要找一个合作者。

    不过,初次接触人类的豹王,它的智慧尚不足以准确辨认人类的复杂关系,它找到温容应该是找错了,如苍妒兵、程祭邻等人见到温容时,都会略微施礼,恭称一声夫人,这是在给叶信面子。

    温容的地位高,是因为叶信在,如果没了叶信,苍妒兵那些人是不可能理会温容的。

    “是不是有些惋惜?”泥生微笑着说道:“为了得到那些元石和元液,你放弃了和海族决战的好机会。”

    “我可不傻。”叶信摇摇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所谓战争,不过是政治的延续而已,也是为了寻求一种让自己更占优势的利益分配方式,元液入水即化,如果真把海族逼急了,他们把携带的元液全部倾倒入河水里,灭了那三支圣军,可什么都得不到,那我成什么了?”

    “和你接触得越多,我越发现,你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泥生显得很感慨:“你太老成了。”

    “我只是明白得失,不会意气用事罢了。”叶信笑道。

    “老大,海族的人会不会在这时候搞鬼?”符伤突然说道,最开始的时候,符伤倒是能顺应潮流,毕恭毕敬的叫叶信一声‘主上’,可时间长了,他有些烦,觉得还是叫‘老大’更为干脆、自然,所以又改回来了。

    其实不止是符伤,渔道、墨衍等人也改回来了。

    “不大可能。”叶信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异常。”墨衍缓缓说道,他一直用自己的妖眼全神贯注的观察着海族的每一个举动。

    交接的过程非常慢,如果这是一笔生意,可生意的双方都保持着绝对的不信任,肯定要提防对方搞鬼。

    海族拿出的上品元石只有四万四千多颗,其他的,都要用元液来相抵。

    那么,真真要打开每一个装着元液的瓶子,仔细检查,里面到底是不是元液?是元液的话,有没有掺入杂质?然后还要根据挥发出的元气,辨认品质,计算能抵得上多少颗上品元石。

    万一收到了假货,或者是伪劣产品,那只能认了,总不能追到东海,要求海族做出补偿吧?

    海族也不相信人类,在交接开始之后,便派出了几十辆独特的海族飞车,沿着长虹河向前疾驰。

    牵引飞车的是以前见过的那种巨型箭鱼,箭鱼在河水内游动,飞车在水面上飘行,犹如飞艇一般,速度极快,根据叶信的目测,时速恐怕已达到了三百公里以上,这种速度已经接近狼骑了。

    其实海族是更具忧虑的,万一叶信得到了元石之后,突然发起攻击怎么办?那他们都不用打了,气也要被气死。

    周破虏的寒甲军已经撤退出主阵地,后面的魔军和破山军,也不再布置新的防御设施了,远离了长虹河的河道,但,给海族的眼药还是要上的,之前布置的防御,叶信可没有下令全部拆除。

    在这一段河道上,海族飞车倒是飘得飞快,等过了寒甲军的阵地,血花就开始不停绽放了,安放在河底的绞轮犹在河水的推动下快速旋转,箭鱼的速度太快了,一头撞上去,便被绞轮绞得粉碎,失去控制的飞车随后也步后尘。

    除了绞轮,还有层层叠叠的渔网和铁丝网,箭雨靠着自己的冲力破开一层或几层渔网,但不可能一路势如破竹,迟早会被渔网缠住,然后飞车被远远甩了出去,车上的海族修士落入河水中还算好的,跌到岸上,便会撞得头破血流。

    只是片刻,几十辆海族飞车开始急速减少,最后仅剩下了七、八辆,车上的海族修士不敢飞驰了,放慢速度,一点点寻找着陷阱。

    可他们又没办法抗议,叶信并没有背信弃义的迹象,阵地确实空了,而岸上的士兵已经整队向远方开拔,明显是不会继续战斗了。

    整个交接过程从早晨进行到了中午,又进行到了黄昏,最后到了深夜,才算告一段落,叶信终于下达了撤兵的命令,同时叶信命符伤带领几个狼骑,去往长虹桥,通知回到营地的渔道,还有去大卫国南线布防的吴秋深,分别带领龙门军和长蛇军北上,与各路军团会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