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路杀神 > 第一零七六章 钓钓钓

第一零七六章 钓钓钓

作者:撞破南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皇府修士一点点向里走,终于接近了阵眼核心,他先看到了叶信,叶信气息全无,满脸血污,接着他的视线落在了另一具尸体上。

    当年的东皇喜欢白袍,所以府中的修士也都穿着白袍,但白袍有各自不同的标识,叶信的白袍代表着他只是一个寻常的修士,而另一具尸体上的白袍镶着金边,让他立即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振业?!”那皇府修士惊呼一声,立即冲过去,抓住了那个尸体的肩膀,然后把那尸体扳了过来。

    接着他确定这个同伴已经没救了,又想起了自己的任务,急忙开始寻找水晶钥匙,等他看到水晶石板上零落的半截钥匙后,心中猛地一凉,随后靠近机关,发现另外半截钥匙堵在里面,脸色当即变得铁青:“坏了……”

    想重新开启法阵,首先要把半截钥匙从里面抠出来,这是非常耗费时间的,在这段时间内,恐怕敌人已经把皇府闹翻天了!

    不过,‘坏了’两个字刚刚出口,一股剧烈的刺痛感突然从他的颌下贯入,接着从他的颅顶透出,时间在这一刻恍若出现了定格,定格之前是生,定格之后便是死。

    叶信依然抓着水晶剑,汲取着那皇府修士的元神,良久,他松开了剑柄,那皇府修士随之重重栽倒。

    叶信在那皇府修士身上快速搜索了一番,接着三下五除二脱去身上染血的白袍,擦干脸上的血污,走进甬道,换上了另外一套白袍,随后走出阵眼,辨认了一下方向,缓缓向着一座矮山行去。

    这时,皇府凝聚的主力战群终于接近了天牢,这皇府的面积太大了,不管是从东西量,还是从南北量,都达到了六、七十里,叶信只是从正门到前殿,尚需要乘坐马车,如果是从前殿到最后方的天牢,纵使是大圣级修士全力展动身形,也需要那么一点时间。

    可是,后方突然传来沉重的钟声,悠扬的在天地中传荡着,位于皇府中央处的钟楼被笼罩在道道霞光之中。

    突然传来的钟声让那为首的皇府修士呆若木鸡,他慢慢转过身,用瞪得几乎要掉下来的眼睛惊慌的看向钟楼的方向,东皇钟为什么突然被敲响了?难道敌人攻击天牢只是调虎离山?真正的目的是想窃取东皇钟?!

    东皇钟的意义无比重大,如果银鸢知道府宴搞得乱七八糟,会很恼火,知道天牢出了事,那就要发怒了,可东皇钟被劫走,银鸢必定会暴跳如雷。

    意义不一样,他们所要承担的责任自然也不一样,那为首的皇府修士发出不成声音的嚎叫:“跟我来……”

    接着他掠动身形,如疯了一般向钟楼的方向掠去,后面大殿废墟下方还在持续传出隐约的元力波动,证明敌人还在天牢中肆虐,可他完全没有精力去查看究竟,连分兵的命令都来不及下达,必须争取每一秒钟的时间。

    他突然改变方向,把大群皇府修士搞得乱成一团,前面的跟着转向了,后方还在向前飞掠,相互不停撞击,惊呼声、怒骂声此起彼伏。

    在另一座大殿旁,几个皇府修士围坐在一起,中间放着各种菜肴,旁边还有一个小侍女在笑眯眯的走动着,不停为几个皇府修士倒酒。

    “小莩,哥哥没白疼你,这个时候还知道给哥哥送酒菜吃。”一个皇府修士一边大口吃喝一边说道。

    “那边好像出了事,大家伙都赶过去了。”另一个皇府修士喃喃的说道。

    “那边不管怎么都和我们无关,这里是宝库重地,万一有了差池,你们可是要掉脑袋的。”之前与叶信合作过的皇府修士说道。

    “是这个道理,别管那么多了。”几个皇府修士连连点头。

    接着,一个皇府修士看向与他们坐在一起吃喝的女子:“这位姐姐刚刚进入皇府就成执事了?”

    “哎,什么执事呀,就是管后厨的。”那女子笑道:“不过呢,姐姐有一手家传的手艺,以后管保让各位兄弟天天吃得满嘴流油。”

    “哈哈哈……那以后就要靠姐姐多关照了。”几个皇府修士也笑了起来。

    其实换成其他寻常修士,到了真圣的级别,对吃喝已经不太在意了,但皇府中不一样,这里所有的食物烹调用的都是丹牛的丹火,酒水也浸泡着各种名贵的药材,对修行有着极好的辅助效果,如果能和这位执事搞好关系,以后的便利就多了。

    “这是什么话?”那女子笑得更开心了:“兄弟们能负责看守宝库,必定得几位管家的信重,以后前途无量,是姐姐要靠大家关照呀。”

    这时,那为首的皇府修士终于赶到了钟楼处,他发现此地好像没什么危险,只是一群孩子在围着东皇钟打闹。

    那为首的皇府修士松了口气,他心中有一种虚脱感,接着又想起了天牢,立即喝道:“雪松、华昊,你们两个马上去天牢,把那些家伙给我堵在里面!”

    被点到名的两个皇府修士感觉有些哭笑不得,刚刚拼了命冲过来,又要跑回去么?但银鸢临走前指令由对方掌控全局,他们在这时候也不敢说什么,只得带着一批皇府修士,重新向着天牢方向掠去。

    那为首的皇府修士落在了钟楼上,他被吓到了,决定不能离开此地半步,只是……好像什么地方又不对头了?怎么回事呢?他皱眉苦思起来。

    孩子们的欢笑声更大了,他们不时跳起来,用手中的木棍敲击着东皇钟,不过他们的力气不够,并无法让东皇钟发出钟鸣声。

    那为首的皇府修士眼神突然发直,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东皇钟之前,伸出手去抚摸东皇钟,而他的指尖明显在发抖。

    下一刻,那为首的皇府修士身形踉跄了一下,好似要向后栽倒,但他立即稳住身形,发出怒吼声:“东皇钟呢?!”

    他毕竟是大圣,裹挟着元力震荡的怒吼岂是一群孩子能抵抗的?吼声刚刚发出,那些孩子便身不由己向后飞跌,有几个孩子甚至被震得口吐鲜血。

    这些孩子的身份可不一般,都是银鸢从族人中千挑万选出来的好苗子,以后有望成为皇府的核心,但那为首的皇府修士什么都顾不上了,探手抓住一个孩子,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告诉我,东皇钟哪里去了?!”

    被抓住的孩子虽然实力强一些,没有吐血,但被吓得快要魂飞魄散了,哭叫道:“哇……白叔叔……白叔叔拿走了……”

    那为首的皇府修士无暇去问白叔叔到底是谁,又急声问道:“往哪边走了?!”

    “西边,哇哇……是西边……“那孩子哭叫着。

    那为首的皇府修士纵身掠起,高声叫道:“东皇钟已被贼徒掠走,诸位还想活命的话,都跟我来!!”

    下方那些皇府修士轰地一声就炸了,他们到此刻终于意识到问题是多么严重,无数修士产生的元力波动汇集成一条长龙,向着西方卷去。

    而在那座大殿前方,一个皇府修士满脸诧异的说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一会儿跑过来一会儿又跑过去的,发疯么?”

    虽然此地距离钟楼有二十余里远,但他们能感应到元力波动在不停的变化位置。

    “谁知道呢,别管他,我们就看好宝库。”另一个皇府修士说道。

    他们都没有看到,小侍女和那女子正悄悄交换着眼色。

    无数皇府修士倾巢而出,此举让皇城西部区域的行人和住户受到了惊动,他们抬起头看着天空急速飞掠的身影,情知皇府肯定出了事,彼此相互议论纷纷。

    上空中,那为首的皇府修士突然一震,接着激动无比的吼道:“祥瑞!我感应到了东皇钟的祥瑞!就在前面!!”

    此刻,他的心智已经接近崩溃,无暇分辨这是对方故意敲动东皇钟引发祥瑞,然后引他们过去,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只要东皇钟在前方,他们拼了命也要追到底,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

    扛着东皇钟逃走的‘白叔叔’只是真圣巅峰,实力与这几位皇府管家相比还是有不小差距的,片刻,他们终于在皇城一百余里开外的银河上空发现了逃走的身影,也看到了东皇钟。

    那为首的皇府修士发出惊天动地的长啸声,同时把自己的元力运转提升到极限,更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把那偷取东皇钟的贼徒碎尸万段!

    下一刻,那逃走的身影发现了追兵,竟然转身把东皇钟抛入到银河内,接着继续向前飞掠。

    那为首的皇府修士吓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他是银皇府的老住户,当然知道这条银河足有七、八十米深,而且水流异常湍急,万一东皇钟被冲到下游,或者被泥沙覆盖,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

    他顾不上去追击贼徒,等赶到银河上空之后,疯狂喊叫着:“快!快下去打捞东皇钟!!”

    但在他看不到的银河深处,刚才他口中的海大师,那个胖子已经探手抓住东皇钟,接着悄悄隐到了黑暗之中。

    两个皇府修士毫不犹豫的纵身扎入银河,东皇钟有失,他们谁都讨不了好。

    片刻,大群真圣级的皇府修士也赶到了,纷纷扬扬往银河里跳,但就在这时,后方突然隐隐传来炸雷之声,他们转头看到,皇城方向有一道道光柱冲天而起。

    东皇禁制被引动了?宝库?那为首的皇府修士突然喷吐出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