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路杀神 > 第七六五章 凶手

第七六五章 凶手

作者:撞破南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片刻,前方发现了三艘证道飞舟,证道飞舟在围绕着海中凸显出的一块巨型礁石盘旋,礁石上有两条人影,一站一坐,他们与证道飞舟对峙着。

    叶信的神念早已认出站着的人就是失散已久的泥生,而坐在礁石上的人是一个陌生的老者,在叶信认出泥生的同时,泥生也应该看到了船上的人,他眼中闪过一缕激动之色,但又努力稳定自己的情绪,视线死死盯着那三艘盘旋着的证道飞舟。

    刚才肯定爆发过战斗,不过当双方感应到叶信这艘证道飞舟散发出的波动时,便同时停手了,叶信的眼睛很毒,一眼就看出那三艘证道飞舟是光明山的战船,也看出他们显得有些投鼠忌器,其实很容易理解,活着的师东游才拥有巨大的价值,死去的师东游就毫无意义了。

    “那不是引龙宗的证道飞舟!!”明岐皱眉说道。

    “是光明山的证道飞舟。”叶信淡淡说道:“引龙宗说不允许其他宗门的证道飞舟进入东极之地,只是吓唬吓唬人罢了,规矩向来是针对弱者的,平常的时候,光明山或许要比引龙宗一点面子,等到了关键的时候,又怎么会把引龙宗放在眼里。”

    引龙宗虽然比想象中强大的多,但和光明山这种庞然大物相比,还是差了太远,浩歌大光明殒落,光明山上下震动,丝毫不理会引龙宗的所谓规矩,也在情理之中。

    “那几个应该是天下闻名的大修吧?”龙青圣喃喃说道。

    “一个是飞弋大光明,一个是羽霄大光明,一个是圆枢大光明,其他的人我就不太认得了。“那引龙宗慧心阁为首的女修突然说道。

    “羽霄大光明?不可能!”明岐惊讶的叫出来了声:“羽霄大光明在……”

    叶信突然侧身在明岐的肩膀上拍了拍,随后摇了摇头。

    明岐吃力的闭上了嘴,眼中满是惊疑不定。

    叶信转头向那女修问道:“你怎么认得他们?”

    “各宗登顶大修,在我慧心阁中都有画像,所以我能认得出来。”那女修恭恭敬敬的说道。

    就在这时,对面那三艘证道飞舟不再围绕着巨礁盘旋了,向着后方让出百余米,接着其中一艘证道飞舟上传来悠长的声音:“来者何人?!”

    “说话的是飞弋大光明!”那女修急忙说道。

    叶信走上船首,遥遥看着飞弋大光明,飞弋大光明的相貌很年轻,至少和同辈的大光明相比,要年轻得多,外貌看起来只有三十许,剑眉朗目,一袭白袍,身材也比较高,和后面的修士们相比,明显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叶信略施了一礼,随后朗声说道:“太清宗叶信,见过飞弋前辈。”

    听到叶信的声音,看到叶信的身影,礁石的泥生双拳微微握紧,不过,他和叶信一样,都是拥有极强自控能力的人,这个时候保持沉默,是相信叶信能用最有效、最有利的方法助他脱离困境,不明情势乱说话反而有可能干扰到叶信。

    “原来是叶太清……”飞弋大光明愣了愣,随后露出喜色:“叶太清是来助战的么?甚好甚好!!”

    “不瞒飞弋前辈。”叶信全当没听到飞弋大光明的话,淡淡说道:“这位泥生前辈与我叶信有救命之恩,叶信能踏上修行途,更全靠泥生前辈指点,还望飞弋前辈网开一面,叶信必有重谢。”

    礁石上的泥生愣住了,在他印象里,叶信是一个机智百变的人,这个时候怎么突然犯傻了?没有任何斡旋,直接单刀直入,无疑是让双方站在了火山口上,再没有腾挪的余地!

    星殿已把叶信视为死敌,此番再得罪了光明山,叶信还有何处可以容身?!

    其实泥生只知道叶信在哪里,也听说叶信做了些什么,但对叶信当下拥有的潜藏势力,却是一无所知的。

    而叶信知道如此直接是下策,但一方面他隐忍已久,现在圣体初成,已拥有了与无恙大光明硬撼的资格,没必要前怕狼后怕虎了,另一方面他与泥生是有真感情的,从浮尘世开始,泥生亦师亦友,始终全心全意的扶持他,如果换成别人被光明山围攻,他的火气还能小一些,眼前被围攻的是泥生,那他万万忍不了!

    更何况,叶信心中阵阵后怕,这一次来东极之地,是凑巧碰上了明岐,否则这几天的时光或许就是他命运的转折点!

    如果没有碰上明岐,他不会走那条路,也就不会遇到龙青圣了,如果不是明岐的指引,他更不会来鸿海寻找泥生。

    换句话说,他会在几天的时间里,失去了龙青圣这位铁杆盟友,失去了李归元和恒封圣两位实力强大的帝主,失去了幽燕王,失去了轩辕上人的四人组,更重要的是,他也失去了泥生。

    叶信从没象现在这样,深切的体会到什么是天堂与地狱的一线之隔,连那透漏消息给他的苏百变,他也抱着浓浓的感激之情,并下定决心,纵使以后那苏百变做了什么错事,只要不触犯他的底线,他都要尽量容忍,给苏百变改过的机会。

    “叶太清,你这是什么意思?!”另一艘证道飞舟上为首的年长修士大声喝道。

    “这个说话的是羽霄大光明。”那女修凑到叶信身后低声说道。

    “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叶信的神色依然很淡漠:“泥生前辈,我叶信保下了。”

    一直以来,都是泥生一次次的帮助他,指点他,甚至为了他失去了自己的本命法宝,现在终于有能力回报了,别说前方只有三位大光明,就算光明山全部大修齐至,他明显落入危险境地,也要竭尽所能,与光明山斗个你死我活!

    “岂有是理?!”羽霄大光明气得须发皆张:“叶太清,你知不知道你要保的是什么人?他杀了浩歌大光明!!!”

    叶信的神色变得冷漠了,浩歌大光明临死前留下了一个‘习’,只靠这点线索他没办法找到答案,但明明已经堕入寂灭境的羽霄大光明居然出现在这里,而且元力充沛,似乎正处于巅峰状态,连上一次被苏百变重创也没给羽霄大光明留下任何影响,让他立即明白了,浩歌大光明要写的是一个‘羽’字,只是时间太紧迫,没能写完。

    凤步若有办法让堕入寂灭境的修士暂时恢复状态,苏百变就是一个例子,那么凤步若应该悄悄找上了羽霄大光明,而羽霄大光明正处于绝望的境地,如果有人能让他走出去,重新恢复实力,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所以,两个人一拍即合。

    话句话说,现在的羽霄大光明已经成了星殿的奸细,或许也是星殿发展出的地位最高的奸细。

    “羽霄,你莫要血口喷人。”叶信冷冷的说道:“浩歌大光明是怎么死的,难道你不知道么?”

    “你……你说什么?!”羽霄大光明大惊失色,脸色转白,身体也变得僵硬了。

    叶信在心理角斗方面是大师级的,他很明白,如果直指羽霄大光明是凶手,羽霄大光明将立即本能的启动自我保护机制,效果不会很好。

    而且他说了别人也不会信,只会以为他叶信在胡搅蛮缠。

    所以,这个话题不能继续纠缠,一带即过是最佳方案,人性最可怕的情绪是猜忌,只要生出了猜忌之心,必然会逐渐放大,越想越可疑,如果抓住这个话题,他的赢面非常小,毕竟飞弋大光明、圆枢大光明与羽霄大光明是伙伴关系,更关键的是,这会给羽霄大光明自我辩解的机会。

    还有,叶信深信一句话,人心都是肉长的,纵使羽霄大光明的心性再过卑劣残忍,也不大可能投靠星殿之后没几天,就突然对浩歌大光明下毒手,肯定是浩歌大光明看到了什么,逼得羽霄大光明不得不如此。

    羽霄大光明事先没有任何准备,也不知道自己做得是否周密,旁敲侧击的一句话,必定会让羽霄大光明心神大乱,如果直指羽霄大光明是凶手,反而会催得羽霄大光明变得坚定起来。

    叶信的视线从羽霄大光明身上移开,转向飞弋大光明,随后缓缓说道:“如果飞弋前辈不反对,那我就带着人走了。”

    “好胆!”一直沉默的圆枢大光明忍不住了,发出怒吼声:“叶太清,枉浩歌生前对你百般盛赞,几乎把你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了,今天你竟然对浩歌的死不闻不问,反而试图包庇凶徒,你心中可有天理良知?!浩歌真是瞎了眼!!“

    “姓叶的,把话给我说明白!否则就莫要怪我辣手无情了!!”羽霄大光明也发出了怒吼声。

    两位大光明都开始全力运转元脉,犹如实质般的元力波动一浪浪卷来,叶信没有理会羽霄大光明,他向着圆枢大光明一字一句的说道:“浩歌前辈曾对我照拂有加,叶信今天在这里立誓,必为浩歌前辈报此血海深仇!”

    “什么……”圆枢大光明散发出的元力波动立即显得有些减弱了,修士与凡人不同,凡人动不动就可以信口旦旦的说什么天打五雷轰,而修士轻易不敢立誓,立誓便有可能引动道心。

    飞弋大光明皱了皱眉,圆枢大光明和羽霄大光明先后发出怒吼,但两者的角度不一样,圆枢大光明痛斥叶信的无情无义,神情悲愤,而羽霄大光明执泥于叶信的话说得不明不白,好似忽略了浩歌大光明的死。

    只是,这个时候飞弋大光明并没有怀疑别的,只是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