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上仙运 > 第八百二十章 小心翼翼

第八百二十章 小心翼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是,尽管这个姓吴的没有意识到任何异常,但是从对方的话当中,这个姓吴的还是知道了一些什么。所有的一切的事情,显然都和那个炼气士以及姓于的有关。正是因为如此,此时的这个姓吴的在听了妖修的话之后,顿时不禁愣了一下。当然,对于这个姓吴的来说,最终也就只是愣了一下而已,而很快的,这个姓吴的就恢复了正常,直接对这个妖修道:“前辈,在那个时候,在下当然是立即就想到了别的结果,也就是在当时,针对所有的事情,应该如何解决的问题。尤其是那个炼气士当时,对于我们也是深化敌意,所以在下也是不得不防备炼气士,在这种情况下,也就是说,我们对那个炼气士所说的话,其实还是抱有怀疑的态度的,甚至对方的询问,在一定程度上,对于我们来说,还是持有一定的不认可的态度,在这种情况下,那个炼气士当然是希望我们不要这么做。只是,在当时,由于在下本身,对于那个炼气士的不认可,又怎么会随便听从对方的话?”而那个妖修在听到这儿的时候,顿时忍不住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这个姓吴的的话,倒是给了他一番启发,毕竟在针对那个炼气士的时候,即使是他也意识到了,对于那个炼气士来说想要对付对方,并不是一件容易事情,但是同时,又不能够不对付对方。毕竟,如果完全无视对方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因为这种做法本身,对于自己造成一些列的极为不利的结果。而这种不利结果,显然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极为不利于这个姓吴的的,甚至在这种情况下,最终一旦那个炼气士看出他的心思,最后就会导致这个姓吴的最终死亡。当然,死亡只是小事,最可怕的却是那个炼气士在完全不信任其本人的情况下,还要带着其本人做事,到了那个时候,只怕是这个姓吴的本人,就要承受很多难以承受的磨难了。而这些磨难,不用说对于姓吴的来说,还是难以支撑的。显然,在这一点上,这个妖修可以说是相当的理解这个姓吴的,以至于对于对方的行为本身,迅速就给出了正确的解答,而这种解答,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导致这个姓吴的在面对所有的事情的时候,缚手缚脚,有些放不开。但是尽管这样,这个姓吴的,也是丝毫不敢敷衍这个妖修的,非但丝毫不敢敷衍这个妖修,这个姓吴的在面对这种询问的时候,还是相当的谨慎,毕竟对于这个姓吴的来说,在这之前,他已经得罪了炼气士,自然就更加的不想要继续得罪这个妖修了。一旦继续得罪妖修的话,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愕然的对于他十分的不利,甚至在这种结果的驱使之下,最终导致这个姓吴的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当然,不知道如何处理是一方面,在另一方面,也是根本都不知道应该如何采取一种正确的方式来应对对方。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之下,自然也就导致了这个姓吴的,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当然,在回答妖修的问题的同时,这个姓吴的也是根本都没有抓住正确的时机,正确的应对对方,最终导致这个姓吴的一直都是在提心吊胆。当然,妖修肯定是意识不到这一点,因此此时的妖修可以说是十分的坦然。正是因为此时的妖修十分的坦然,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倒是无异于给这个姓吴的吃下了一剂镇定剂,最终让这个姓吴的心态也是慢慢的放松了下来,因此在接下来回答对方的问题的过程当中,这个姓吴的回答问题也就变得轻松容易的多了。紧跟着,便听到这个姓吴的道:“前辈,在那个时候,虽然说那个炼气士告诉我们的很多事情,甚至给我们提供的建议,听起来都是相当的不错,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在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自然也就十分的难以处理,当然,难以处理是一个方面,在另一个方面,在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对于我们而言,其实也是难以拿着这些问题来说事的,所有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十分的难以解决的。”而此时即使是这个妖修不说,在一定程度上,尤其是对于这个姓吴的来说,恐怕也是深深地清楚所有的结果的。倒是此时,在这个姓吴的说了之后,妖修立即就意识到了什么,紧跟着便点了点头,对那个姓吴的道:“虽然说是像你此时说的这样,但是显然,所有的事情,在进行的时候,都不可能完全按照做这种事情的人的本身的意愿来进行的,虽然说当时你们十分的防备那个妖修不假,但是在防备妖修的同时,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一旦那个妖修针对你们的做法,做出一些其它的事情,必然要对你们十分的不利么?还是说你们当时,根本都没有想过,最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还是说你们根本都没有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会发生什么事情?又或者说你们虽然是意识到了,但是在当时,由于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发生过了,因此那个妖修的建议,对于你们来说,也就完全的没有任何意义了,所以丝毫的不放在心上。”显然,这一次,妖修的询问,看起来就只是随便问问,但是事实上,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些问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甚至在某些情况下,针对这些问题,对于妖修和姓吴的来说,根本都难以处理。而且此时,这个妖修的询问当中,明显是有一定的陷阱在里面的,一旦这个姓吴的没有意识到真正的问题,很有可能,就会在对方的陷阱当中,毕竟此时这个妖修的询问,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但是事实上,如果稍微留心一些的话,还是不难判断出,此时的妖修的询问,其实乃是一个试探。

    是的,此时妖修的询问,从根本上来说,乃是一个试探,其实这个妖修就是想要知道,这个姓吴的在面对那个炼气士的时候,是不是有着好的应付办法,至少也是炼气士询问的时候,这个姓吴的是不是有心思慢慢琢磨如何应对对方。毕竟对于妖修来说,这些行为本身,都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对于妖修来说,尤其是在某些情况下,妖修在当前,尤其是还需要借用这个姓吴的的力量,来帮助自己对付那个炼气士的情况下,知道这些,就极为重要了。因此如果这个姓吴的回答不好的话,这个妖修必然会对其十分的失望。而一旦妖修对姓吴的失望,结果自然是就不用说了,很有可能就对于这个姓吴的来说,乃是属于生死之间的事情,是的,生死之间的事情,毕竟,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所有的事情,都是难以处理的,而一旦处理不好,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很有可能最终就会被妖修给淘汰。是的,被妖修给淘汰,毕竟此时,从这些所有的事情上面,已经十分的明确了,那个妖修向这个姓吴的询问,一再询问,就是想要知道,这个姓吴的是不是适合当做自己的助手。而这个妖修由于姓于的十二分得狡猾,而且十分难以寻找,以至于有其他人的情况下,很容易就导致被对方发现,因此这个妖修就产生了隐藏起来,慢慢寻找的心思,在这种心思之下,自然是从姓吴的他们三个人当中,挑选一下,选择适合自己的帮手,才是最符合这个妖修的心思的。同时正是由于这种心思,这个妖修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向这个姓吴的询问,试图从对方的回答当中,做出比较,尤其是和陈老三比较,和那个姓何的比较,比较了之后,看看谁更加适合做自己的帮手,最终留下哪一个,而不适合当做自己的帮手的,对于妖修来说,不用说极大的可能,就要直接淘汰掉了。因此此时,要说对于这个姓吴的来说,乃是一件相当难以处理,甚至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导致这个姓吴的被妖修击杀的结果,而这种结果,不用说对于妖修来说,还是十分的难以控制的。但是对于姓吴的来说,就是生死攸关了。正是因为如此,此时的这个姓吴的对于问题回答的结果,就相当重要了,是不是能够留下生命,也是要看这个姓吴的的回答是不是能够让妖修满意,如果能够让妖修满意,由于此时,妖修内心当中,一直认为陈老三过于狡猾,不是十分的适合自己,因此极有可能最终留存下来的就是这个姓吴的,但是如果姓吴的的回答,十分的不能够令妖修满意的话,最终这个妖修可能就要考虑留下其他人了。但是留下其他人,就意味着必须要将这个姓吴的击杀。而一旦将这个姓吴的给击杀的话,到了那个时候,不用说这个姓吴的连逃生的希望都不可能存在。毕竟其本人和妖修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远了,这么遥远的实力差距,怎么都不可能在面对对方的时候,有任何机会能够战胜对方的。甚至导致这个姓吴的在面对对方的时候,直接被对方击杀都不是没有可能。而这一点,所有的结果,自然也就决定了这个姓吴的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机会。

    当然,此时的这个姓吴的,显然是还没有发现其中蕴藏着的巨大的危机,甚至更加的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死亡的问题,而子啊面对对方的询问的同时,当然,这个姓吴的一贯的谨慎倒也是很好地帮助了他本人,因此这个姓吴的直接回答妖修道:“前辈,在那个时候,尤其是面对那个炼气士的询问,在下还是异常的小心的,虽然说当时,那个姓于的和韩灵儿是我们的对手不假,但是那个炼气士对于我们一样存在着威胁。所以,对方的每一次询问,在下都会仔细考虑,认真琢磨,毕竟对方的每一次说话,对于再下来说,都有可能意味着生存的机会。毕竟对方一直都是想要杀死我们,这一点,我们都是十分的清楚的,当然要从对方的每一句话里面判断,对方究竟是想要做什么,至少也是判断出对方面对问题时候的心态问题。而一旦知道了这种心态问题,不用说对于我们自然是十分的有利。而在这种有利的条件之下,我们自然也就可以利用这些条件,做出一些针对那个妖修的事情,就算是不能够把对方怎么着,至少也是能够让我们本身,在面对对方的时候,确切的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处理所有的事情,才是关键,而如此一来,自然而然的,我们就知道了接下来对于我们而言,所有的事情,应该如何处理的问题。甚至针对那个炼气士作出布置,一旦对方不怀好意,想要将我们击杀的时候,我们也是可以及时的做出应对。”

    “不错。”这一次,在听完了这个姓吴的的一番话之后,妖修顿时忍不住点了点头,显然,此时的这个姓吴的的一番话,还是相当的另妖修满意的,不仅仅是满意,这个姓吴的在一定程度上,还是相当的清楚,所有的事情,在处理的同时,需要通过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进行处理,这么一来,所有的结果在仔细思考的基础之上,自然而然的,也就把危险从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因此可以说,这个时候,这个姓吴的的回答,还是相当的能够令妖修满意的,倒是紧跟着,这个妖修便忍不住继续问道:“既然这样,这一次,在面对妖修给你们的提议的时候,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