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上仙运 > 第五百一十一章 追来

第五百一十一章 追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然而于初的脸上,却反而露出喜色,直接服用了一瓶天地灵液,就继续和铁甲虎战斗在一起。随后手掌一扬,就再次利用奔雷闪电拳,直接就向铁甲虎攻击过去。不过,这一次的战斗,显然不同于之前于初还在先天二重的时候。毕竟,当时的于初,本身就已经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锤炼,可以说原本在那个境界里面,就已经停留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同时,也已经完全熟悉了先天二重的整个境界,因此在和铁甲虎战斗之后,才可以轻易突破。眼下却是显然不可能像是之前那样,就能够做到的,甚至十天半个月,没有任何突破,也未必就没有任何可能。毕竟,修行的提升,从根本上来说,还是需要长时间的打磨修炼,否则的话,于初只需要在这断魂峡中,停留几个月,利用天地灵液,一直和强大的凶兽战斗的话,直接就可以突破到炼气士的地步了。到了那个时候,天下之大,还有什么地方去不得?又何必非要停留在现在这个地方,慢慢的寻找各种提升自己实力的手段。因此这一次的战斗过程当中,虽然于初一直都是在利用天地灵液恢复,但其最终的结果,也只不过是在先天三重境界,越来越稳固而已,至于想要真正的突破,则是显然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磨砺。这么一个不短的磨砺时间,才是让于初真正积累的一个过程。实际上,修仙者修行,不过是什么修行。都没有一蹴而就的事情,必须要经历一个长期的过程。进行磨砺,这个过程。就是渐渐地积累个钟经验,就比如在修行的过程中,每一个人修行,都必然会遇到很多的错误,甚至走错路,这么一来,就需要长时间的改正,不停地修正自己的方向,这么一来。才能够真正突破。甚至,由于每个人都和别人不一样,对于休修仙者来说,被人的经验,甚至还是很难借鉴的。当然,也不是完全不能够借鉴,但能够借鉴的,就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而已,更多的方面。其实还是无法借鉴的部分。甚至,这些方面,都需要不停地摸索,至于能够好运。每一次都能够走到正确道路的,则是绝对不会存在。即使是于初的命图,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能够让于初获得极大的好运,但在修炼上面。显然就不是单纯的一个运气,就能够左右的。倒是不同的修炼功法。在修炼的时候,越是高明的修炼功法,在这些细微的地方,涉及的越是清楚,修炼起来,少走的弯路肯定也就越少。因此对于于初来说,玉清上玄经本身,就是保证他能够快速修行的一个根本。普通的修炼功法,完全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和这种真正顶级的修炼功法相提并论,甚至,普通的修炼功法,即使是修炼好几年,也未必就能够比得上玉清上玄经修炼一年。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小门派的弟子,在没有强大的修炼功法的情况下,修炼进度,总是无法和一些大门派的弟子相比,甚至,在修炼的时候,还经常出现到了某种程度之后,就再也无法存进的问题。这就是修炼功法的问题,修炼功法,在某些细节方面,其实是错误的,以至于误导了这个修仙者。只有那些运气奇好,同时又是在尝试的过程中,凑巧蒙对了正确的方式的修仙者,才有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获得突破。因此对于这些小的门派来说,其门派当中,通常会出现一些不世出的修仙者,这些修仙者,显然就是因为这种原因,才会出现的。甚至,对于修仙者来说,很多修仙门派的修炼功法,在修炼的时候,通常都只能够达到某种境界,一旦到了这种境界之后,就再也难以获得更好的突破了,就是这种原因,主要是这种修炼功法本身,原本就存在着极大的不足,而这种不足,明显则是影响着修仙者本身的修行。不过,说到底,于初的玉清上玄经,却是基本山不存在这种问题,不要说于初修炼到真仙的地步,甚至修炼到道祖的地步,都不是没有可能。但就算这样,也就是要看个人天赋,毕竟,越是到了后期,这种功法的修炼,肯定也就越是不相信,也就越加的不足,因此如果本身的天赋不行的话,再好的修炼功法,肯定也是无法突破。不过,于初的身上,有着命图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对他起到了很大的帮助,自然而然的也就能够帮助于初,做到更加容易的突破。但就算是这样,当中一个积累的过程,却是绝对没有任何办法避免的。因此于初尽管继续和铁甲虎战斗,但是想要在着战斗中,立即就获得突破。却也并不容易,倒是随着战斗的进行,其本身在巨力境这个境界,越来越稳固,甚至不止是于初,这只铁甲虎,也是这个样子,甚至,铁甲虎还有比于初更加强大的一个地方,是于初万万没有办法能够比得上的,于初一直战斗的话,就目前来说,是很难突破的,必须通过一定的时间,仔细修炼,细细体会这个境界中的一些细微的细节,才有突破的机会,但铁甲虎却不是,如果给他足够的资源,再有足够的磨练的话,这只铁甲虎,甚至可以一直突破下去,突破到九阶,甚至突破到开蒙期,都不是没有可能。当然,越是往后,需要的资源肯定也就越多。尤其是凶兽所需要的资源,由于凶兽本身,并不需要专门的修炼,因此所需要的资源反而更多。但就算这样,这一天下来,这只铁甲虎,也获得了好几瓶天地灵液,这么几瓶天地灵液服用下去,让这只铁甲虎的实力,隐隐的又有所提高。于初看在眼里,却是不由得苦笑,如果一直这么战斗下去的话,只怕自己反而要为这只铁甲虎做嫁衣裳了。最终的结果,就不再是磨练自己。而是变成了磨练这只铁甲虎。因此此时的于初,在看到这种情景的时候。很明显的只是笑了一笑,却也并不是很放在心上。毕竟,就算这只铁甲虎,突破到九阶,以于初现在的实力,配合灵火,也照样可以将其击杀。当然,这只铁甲虎,即使是更加容易突破,也不是说一下子就能够突破的。照样需要一定的时间,而这个时间,显然就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解决的事情。这一次战斗,很快的又到了夜间。于初再次去看望了一下韩灵儿,而此时的韩灵儿,显然却是还没有突破。因此于初也不打扰,当下这这只铁甲虎一样,自去休息。这只铁甲虎,自然是跟着于初。不过,这种情景,显然没有持续多久。甚至是于初,一直都在关注外界的情况,毕竟。虽然自己甩脱了那么几个修仙者,但焉知那几个修仙者。就没有其他手段?如果有其他手段的话,只怕找到自己。也不算什么。因此于初一直都在留意这种事情,以防万一那几个修仙者突然间的寻找过来,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而对于那几个修仙者来说,想要一下子就找到于初,显然也不是说找到就能够找到的,最终还是消耗了好几天的时间。但这天夜间,那几个修仙者还是找到了,此时的于初,还是相当警惕的,倒是很快就听到了那些修仙者,飞掠过来的动静,实际上,倒不是于初听到了,而是铁甲虎听到了,这只铁甲虎,毕竟是八阶的凶兽,而凶兽的感应能力,又在人类修仙者之上。这只铁甲虎,就是突然之间的,警惕起来,似乎感觉到了极为危险的事物。显然,那几个修仙者的实力,最低的都在先天四重,其余的几个,都是先天五重,这种修为,立即就让这只铁甲虎感觉到了危险。而这种危险的感觉一旦出现,这只铁甲虎,自然是不会专门去找对方几个人的麻烦。实际上,如果不是凶兽聚集在一起,有很多只的话,单独的一只凶兽,是很少和对手战斗的,除非是明确的知道,对手的实力,真的不如自己,而眼下,这几个对手的实力,却又显然都在铁甲虎之上,因此这只铁甲虎,在感觉到这种强大的气息的时候,第一时间感觉到危险,第一反应,就是退后。显然,虽然是退后,此时的铁甲虎,由于已经被于初收服,也是忍不住提醒于初,当然,铁甲虎提醒的方式还是比较奇特的,只是咬住于初的衣角,想要拉着于初离开。于初看到这种情景,立即就安抚这只铁甲虎。此时,显然不是离开的时候,而此时的于初,甚至也没打算离开。毕竟,对方几个人马上就要过来了,而韩灵儿却还在闭关,没有突破到先天三重的动静,如果这个时候,惊扰了韩灵儿,即使是不受重伤,短时间内,也必然会给韩灵儿造成不小的伤害,甚至让韩灵儿这一次无法突破。至于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就不好说了,可能就需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才可以做到再次突破。因此此时的于初,只是稍微一个踌躇,就决定并不离开,也不惊扰了韩灵儿,只是向铁甲虎使了一个手势,向韩灵儿闭关的山洞一指。那只铁甲虎,对于这样的手势,还是能够看得懂的,毕竟,凶兽本身,虽然没有智慧,但也有着一定的灵性。这只铁甲虎,立即就知道,于初是让它守护着韩灵儿,因此一言不发,直接就向韩灵儿所在的地方,奔跑了过去。直接在山洞门口停下,伏在石头后面,以防被其他人经过的时候看到,显然这只铁甲虎,也不是完全的愚蠢,至少还是知道躲藏的,即使是守护韩灵儿,也照样知道躲藏。否则的话,直接守在洞口,有人经过的时候,非要一眼就看出异常不可。倒是此时,一旦躲藏起来,别人如果不是仔细观察,或者直接搜索的话,却是看不到的。

    之所以会这么做,显然是这只铁甲虎,在多年的逃亡当中,训练出来的,实际上,这只铁甲虎本身,一直都是独来独往,而之所以这样,显然是因为被自己的队伍,给驱赶了出来,至于独来独往的凶兽,其实是相当艰难的,尤其是在断魂峡中。或者说,在断魂峡外面。还好一些,但在断魂峡当中。这样的凶兽,则是随处都要遭受其它凶兽的欺负。别看这只铁甲虎之前的实力,乃是在七阶,但即使是遇到一群五阶的凶兽,也照样要躲着走,毕竟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依靠一己之力和对方相抗衡。同时,也是因为这一点。这只铁甲虎,才学会了小心翼翼,随处躲躲藏藏,也变得更加小心。此时于初看到这只铁甲虎,这种反应,倒是立时就是放心的一笑。原先他还担心这只铁甲虎,傻乎乎的直接站在洞口,守在洞口那儿呢,那么做固然看起来很是忠心。但却不免会带来不小的麻烦。倒是眼下,却是直接就将无数麻烦给避免了。而看到这种情景的于初,立即放下心来,放下心来之后。倒是毫不停留,就向那几个正在向这边奔跑过来的几个修仙者迎了过去。此时的于初,最为主要的目的。当然是将那几个修仙者引开,最好是等到韩灵儿突破之后。再回到这个地方来,到了那个时候。可以说,即使是这几个人,再次追赶上来,于初也完全不用害怕了,和韩灵儿联手,轮换着使用闪电叉的话,就足以和对方相抗衡。当然,能够抗衡是一回事,是不是和对方选择硬碰硬,又是另一回事。于初则是肯定不会因为有能力和对方硬碰硬,就在这个时候选择和对方硬碰硬的。毕竟,一旦受到了伤害的话,可是想要补救,就来不及了,更不用说,战斗的形式瞬间万变,谁能够保证自己一定能够取胜。如果能够取胜还好,万一被对方击败,到了那个时候,只怕就是自己和韩灵儿两人的死期。于初当然是不想死的,因此即使是能够和对方抗衡,于初多半也是会选择和对方周旋,选择机会偷袭,知道自己一方的实力,压过了对方,这才重新出来,真正和对方战斗,最好能够借着机会,将对方击杀,那就最好不过了。因此此时的于初,虽然直接就向对方迎了上去,其最终目的,暂时却只是将对方引开而已。而那几个修仙者,奔跑过来的速度,显然是很快,当然,这几个修仙者,从他们奔跑过来的速度来看,显然倒不一定是发现了于初,很有可能是还在漫无目的的寻找当中,但即使是这样,于初显然也不会给对方找过来的机会,必须要在半路上,就将对方拦截下来。因此直接奔跑过去,过没多久,就看到了那几个修仙者,于初直接取出神游灯,利用神游灯,进入石壁,在进入石壁之后,直接就向那几个修仙者靠近过去,他要利用闪电叉,偷袭者几个修仙者,而不是直接出现在对方面前,随后再向别处逃跑,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几个修仙者看到了,只怕立即就能够猜到,此时的于初,只怕是在担心着什么,才刻意想要将自己引开,这么一来,只怕那几个修仙者,反而就不会离开了。因此此时的于初,选择现在这样的方式,却是不怕这几个修仙者不跟着自己走卡。在迎接上去之后,迅速从石头中,向对方靠近。好在对方一直都在说话,因此于初倒也不用担心不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只听见一个修仙者怒骂:“该死,那个姓于的,和那个小jian人,也不知是在什么地方,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于初听到这儿,顿时放心了不少,显然从这名修仙者的话中,可以清晰的判断出,对方暂时显然还没有任何寻找自己的线索,以至于眼下只是茫无目的的四处瞎找而已。只听见另有一个修仙者回应道:“不管往哪儿逃,总是不可能离开现在这个地方。我可是清楚的记得,这个姓于的,到现在这个地方,乃是为了寻找内丹,以我猜测,多半是金火双属性内丹,毕竟,咱们都是知道,这姓于的可是能够炼制变异的火焰金剑符。”说到火焰金剑符,立即就有另外的一个修仙者,忍不住叹息一声,语气里显得极为羡慕又是贪婪的意味,“这姓于的,竟然可以炼制变异的火焰金剑符,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是啊。”立即就有一个修仙者把话接了过去,十分肯定的语气,显然一提到火焰金剑符,所有人都来了兴趣,“火焰金剑符,本身就已经十分难以炼制,必须要同时亲近金属性和火属性两种属性,才有一定的几率,可以炼制成功。但是这姓于的,竟然可以炼制成功。而且我听说,他炼制符篆的时候,,成功率高的吓人,以我猜测,这姓于的,多半是有着什么秘密,而这种秘密,极有可能就是与这种符篆的炼制有关。”这话一说,自然是所有人都是异口同声的赞同,“我也是这样猜想来着,这姓于的,不用说肯定是有着什么秘密,这种秘密,才是炼制符篆的关键。”又有一个修仙者闻言立即补充,“如果能够把这种秘密找到就是了。我是说,这姓于的既然能够炼制变异符篆,如果咱们能够拿到……”

    这人并没说完,但其他人听了之后,却是同时的精神一震,能够炼制变异符篆的话,带来的收益实在是太大了,这儿的所有人,自然都是心里十分清楚,同时,也是每一个人,都想要获得这种炼制手法。当下就有一个修仙者兴奋异常的道:“说的不错,如果咱们能够获得这个秘密,立即就可以变成最为富裕的修仙者,到了那个时候,哼!”这修仙者说着说着,突然冷哼一声,这一声冷哼,显然透着不小的怨气,显然这个修仙者,对于自己平时的境遇,有着十分的不满,但随后,就听这个修仙者继续道:“咱们在门派当中,可是从来不受重视,有什么资源,也是轮不到咱们。倒是那些受到门派重视的弟子,在咱们这个时候,只怕早就已经突破到炼气士的境界了。”说到这儿,顿了一顿,又继续道:“问题就出在他们有资源,咱们却没有,如果咱们也能获得大量的,和他们一样的资源供应的话,说不定也和他们一样,已经突破炼气士了,一想起来,我这心里就是不甘心啊。”实际上,不甘心的,又岂止是他一个,这儿的所有的修仙者,显然都是十分的不甘心,尤其是门派当中,资源都是向一些受宠的弟子倾斜,从来轮不到他们。当然,在门派看来,当然是认为他们资质太差,即使是能够突破炼气士,也是需要大量的资源,而这么多的资源,培养其他资质好的弟子的话,可能就可以培养两个甚至三个了,因此对于门派来说,培养这些弟子,进入炼气士,显然并不值得。但门派虽然有着自己的考虑,在这几个修仙者看来,却显然不是这样,在他们心里当然是认为是门派过于偏心,主要原因,当然还是因为没有哪个修仙者,会承认自己的资质不行。即使是这么几个,许久没有突破,一直停留在先天五重,早就被门派放弃的修仙者,也是丝毫都不例外。

    因此这修仙者一说,其他人立即就和他一样的满腹怨气,附和着道:“如果咱们能够获得那姓于的炼制符篆的秘密,哼,想要突破。又有什么难的?到了那个时候,重新回到门派,我就不信不能扬眉吐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