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上仙运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冲突加剧(二)

第二百三十四章 冲突加剧(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哈哈!妄想利用这样的方法,来抵挡我的千影棍。===”

    陈老三的心思,自然一眼就被于初看了起来,忍不住大笑:“太可笑了,陈老三,你以为我的千影棍,这样就能挡住了么?如果只是利用减少距离的方法,就能挡住我的千影棍,那我的锁仙环,还有什么用?”

    说着连连摇头,一脸为陈老三惋惜的样子,其实脸上却带着嘲弄的意味,笑着道:“没有用的,陈老三,你这样做,只是枉费力气而已。在锁仙环的限制之下,你的速度已经减慢了大半,减慢了大半的情况下,就算是减少距离,也照样挡不住我的千影棍。所以,奉劝你一句,还是省点力气的好,妄自抵抗,只是白费力气而已。”

    陈老三当然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只是白费力气,但是眼下,他又有什么好的办法?在锁仙环的束缚之下,于初已经连续利用千影棍对他施展出来了好几次攻击。

    每一次攻击的时候,陈老三都想要抵挡,并且每一次攻击的时候,都使出一种办法。结果各种手段用尽,从来无法挡住于初千影棍的攻击,最终的结果都是失败。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眼下的这个办法,已经是他能够想出的最好的办法了。

    因此听到于初的嘲笑之言,不由得心中大怒,冷冷的道:“于初,少说风凉话,就算挡不住,又能怎样?我陈老三岂是轻易认输之辈?”

    顿了一顿。又想起了什么,脸上现出一种自傲的神色,“我陈老三纵横半生。先天五重的境界,岂能轻易在你一个先天二重手下低头?再说了,哼!”

    哼了一声之后,脸上现出一种不屑的神色,继续道:“再说了,想要伤我,你于初也要有那个本事。你已经打了我多少次了?千影棍的攻击,屡次打在我的身上,伤了我几次?哈哈!”

    说到这儿。陈老三突然想起什么,忍不住一阵狂笑,“哈哈哈哈!于初,你从头到尾。真正对我造成的伤害。才不过一次而已。然而那次伤害,又能怎么样呢?啊?我受伤了之后,吐血反击,你还不是照样挨了我一下?”

    “我挨了你一下,受伤吐血。将吐出额血液当做暗器,对着你打过去,结果你还不是受了伤?在这一次攻击当中,是你受的伤重?还是我受的伤重?哈哈!”

    说到这儿。陈老三显得更加得意起来,得意的同时。开怀大笑,笑的十分舒畅,“哈哈!明明是你对我攻击,而最终受伤更重的那个,却反而是你,于初,你明白了么?”

    于初冷冷的道:“陈老三,我根本不知道你说什么?”

    “不知道?哈哈!”陈老三闻言再次大笑起来,一边大笑,一边得意的嘲讽,“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依我看,你是不想说吧?也是,本打算攻击对手的,结果却被对手所伤,这样丢人的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出口来呢?”

    “陈老三,你胡说。事实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于初看到陈老三的神色,再听到对方嘲讽的语气,顿时心中怒了,忍不住开口为自己辩解。

    “不是我说的那样?于初,你不过是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而已,其实内心早就已经信了。”陈老三听了于初的话,更是得意洋洋,“你不肯说,那我替你说出来,你担心说出来之后,自己面子上不好看,哈哈!我就偏偏要亲口说出来让你颜面扫地。”

    说着不屑的盯了于初一眼,才继续道:“就在刚才,你对我出手攻击,利用千影棍将我击伤。虽然击伤了我,但是我的修为毕竟比你高的太多了,因此临受伤的时候,进行反击,一口鲜血如同气箭一样也击伤了你。我的修为乃是先天五重,而你,只是先天二重。所以,这一次反击,其实你受的伤,比我重得多了。”

    “是么?”于初看到陈老三得意洋洋振振有词的样子,不由得一阵冷笑。

    “不是么?”陈老三毫不客气的反击,“于初,就算你强撑着不肯承认,也无法抹杀这样的事实。刚才的那次攻击,说白了其实是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你一个先天二重,打我一个先天五重一下,能造成多大伤害?我一个先天五重,打你一个先天二重一下,又是多大伤害?我告诉你,这其间的差距,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容易弥补的。”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于初看到陈老三得意的样子,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心烦,“我懒得和你辩解,事实会证明一切。”

    “事实会证明一切?哈哈!你于初抵死不敢承认,还敢说这么一句话,真真笑死个人了。”陈老三闻言再次大笑起来。脸上带着嘲讽的神色,看起来笑的越发欢畅了。

    “哼!还敢笑我?”于初看到对方的笑容,不知为什么,心里竟是说不出的愤怒,尤其是陈老三嘲讽的语气,虽然对方所说的话,于初心里明确的知道不是真的,还是忍不住的感觉到了愤怒。

    因此恼怒之下,忍不住大喝一声,“再来接我一下,陈老三。”

    “恼羞成怒了吧?哼!”陈老三见于初生气,更是越发得意起来,“被我说中了吧?像你这种中了心底的私密,还是忍不住会生气。哼!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这种人么?于初,正是早就知道这种人,我才故意想要激怒你?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怒不可遏,想要拼命杀死我?”

    “那又怎样?”于初听得心中一凛,但接着还是冷笑道:“以为激怒我,就能让我的出手减缓或者实力降低么?陈老三。你完全想错了,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就算激怒了我。我出手的时候,威力也不会有任何降低。”

    于初愤怒之下,再次大吼着道。他心里当然清楚,人一旦气急了,失去常性,出手的时候,威力就会大打折扣。尤其是在激烈的交手当中,一旦失去常性,很有可能一个不慎。就会为对方所杀。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和一般的情况有所不同。现在的于初,并不是和陈老三交手。确切的说,的确是交手不假。但和一般的交手并不一样。

    要知道。现在的陈老三,已经被于初用锁仙环限制住了,整个人都在锁仙环的束缚之下。在锁仙环的束缚之下,陈老三想要攻击于初,简直是做不到的。而于初想要攻击陈老三,却是随时都可以。

    明确的说,就是现在的陈老三,完全处于被动放手状态。敌人完全处于被动放手状态。对于于初来说,当然是可以随意出手攻击。

    随意出手攻击。也就是说不用担心对方反击,不用担心对方反击,自然更不用担心会在失去常性的情况下,一个不慎,就为对方所杀。

    陈老三的实力,高过于初不少,但在锁仙环的束缚之下,要是还能反击于初,那他陈老三就不是陈老三,而是炼气士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的是炼气士,又哪里用得着和于初纠缠这么久?只怕甫一交手,三招两式之间,就将于初杀了。

    另外,如果真的是炼气士,也不可能会被于初的锁仙环困住。于初的锁仙环,最多最多也就只能困住先天五重而已。

    而且就算困住了先天五重,先天五重也有挣脱的可能。要是换成先天四重的话,很有可能一被于初困住,就完全只有死路一条了。

    陈老三还是幸运的,毕竟,他的修为不是先天四重,于初想要杀他,没有那么容易。如果是先天四重的话,于初想要杀他,早就将他杀死了。

    当然,如果是先天四重,于初都未必需要使用锁仙环,只凭着千影棍月光步金鼎功和火焰金剑符,也早就将他杀死了。

    先天四重和先天五重之间的差距也是显而易见的。这种显而易见的差距,用在和修为不如自己的修仙者相斗的时候,最为明显。

    越阶击杀,之所以能够成功。通常乃是因为越阶击杀的人某方面的实力比较突出,超过了被击杀的那个人。

    举个容易明白的例子吧。如果用数据表示,于初先天二重的功力是二,对上的对手先天四重,功力是四。

    在功力上不如对方,但于初的攻击手段火焰金剑符和对手一样是四。在防御方面,于初的防御更要强于对方。如果同样将先天四重的防御算作四的话,于初修炼了金鼎功的防御可能就是五,完全超过了对手。

    最后再说灵活,同样假设先天四重的灵活是四,而修炼了月光步的于初,在白天的灵活或许依旧只是二,但在有月亮的晚上,其灵活很有可能超过了五,甚至是六。

    灵活和防御都超过了先天四重,攻击双方差不多,修为上比对方弱。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于初将自己的长处发挥出来,和先天四重对敌的话,是很容易将对方击杀的。

    当然,他如果舍弃自己的长处,用自己的短处去对付对方的长处,比如功力的比拼上面,以自己的二去拼对方的四,打起来肯定是缚手缚脚,最终很有可能反而被对方击杀。

    如果是先天五重呢?先天五重的实力,按同样的数据来进行计算,那就是不管是防御,攻击,修为还是灵活,都是五。

    这样的数据,如果和于初相比的话,那么于初出了灵活有可能超过对方之外,其它的数据,全部不如对方,最多也就是和对方相似。

    在这样的情况下,于初一旦遇上这样的对手,肯定就是几乎面临全面被对方碾压的结果。

    这种碾压的结果是十分可怕的,一旦对上了,如果不能将灵活的作用完全发挥出来的话,很有可能立即就被对方杀死。

    至于先天四重,那就不一样了。先天四重的实力,虽然不如于初,但各项属性比较均衡。不管是攻击。防御,修为还是灵活,都是四。每一项数据和先天五重相比,只是差了一而已。

    在这一点的差距之下,其实相差还没有达到恐怖的程度。至少先天五重在那个一的差距之下,想要全面碾压先天四重,还做不到。

    因此。于初虽然能够胜过先天四重,一旦对上先天五重的时候,先天四重在对方面前。或许比他还要撑的更久。

    当然,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不计算闪电叉的情况下,如果计算上闪电叉的话。于初的攻击。很有可能就会变成七或者八了。

    七或者八的攻击,已经远超先天五重。在这种情况下,先天五重遇上了于初,除非能够夺得先手,否则的话,一旦被于初抢先出手攻击。以其人本身五点的防御和灵活,是很难挡得住七点或者八点攻击的。一击之下的结果,很大的可能就是被于初秒杀。

    现在陈老三的修为是在先天五重。先天五重,在于初没有使用闪电叉的情况下。攻击手段最多才不过是个四而已。四点的攻击,对上陈老三五点的防御。想要将对方击伤,当然并不容易。

    这也是为什么要说陈老三还是幸运的原因。因为其本身的实力如果转化成数据参数的话,几乎是全面超越于初的。同样的,这也是为什么于初虽然连续击打陈老三,还是很难将其击杀的原因。

    唯一的原因就是陈老三的综合参数太高了。

    当然,如果于初使用闪电叉的话,那又另当别论。真的使用出来,只怕很有可能一叉就将陈老三击毙了,尤其是现在还在陈老三被锁仙环困住的情况下,想要将其杀死,更加容易。

    然而现在这种情况下,闪电叉却是不能使用的。如果只有陈老三一个人,于初当然可以毫不在乎,大不了使用之后,杀人灭口就是。反正陈老三已经被锁仙环困住了,也不用担心他能逃掉。

    然而现在,却不是只有陈老三一个人,另一边谢十三娘,冯远和韩灵儿还在观战。韩灵儿倒也罢了,闪电叉的秘密她已经知道。谢十三娘和冯远却不知道,一旦被他们两人知道了,难道也和陈老三一样,杀人灭口?

    这种结果,却不是于初所想要的,先不说能不能灭口吧?就说想要灭口的时候,能不能做到,都是一个问题。于初还记得当初在化妖池,谢十三娘得到金阳鼎的时候,青龙风师突然出现,想要夺取金阳鼎。

    青龙风师的修为,乃是在通幽期,通幽期的境界,相当于人类的散人。散人境界,一般人遇上了,不要说和其动手,就连逃走都未必能有机会做到。

    甚至不要说一般人,就算是炼气士,遇上了这个层次的高手,也未必能够逃得掉。

    于初之所以能够逃掉,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神游灯的缘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苏云仙赠送的替身傀儡。

    这两样东西,缺一不可,如果没有神游灯的话,传送到百丈之外,于初照样会被对方所杀。如果没有替身傀儡,他根本都没有机会传送到百丈之外。

    正是因为这两样宝物同时具备,于初才有了逃生的机会。

    但谢十三娘可是一样都没有。既没有神游灯,也没有替身傀儡,她之所以能够从青龙风师的手下逃脱,依靠的乃是一样名叫千里传送书的东西。

    这样千里传送书,从性能上来看,很像是于初前世玩游戏,游戏里面的传送卷轴,使用之后,立即就会传走。

    游戏里面和现实当中当然不一样,游戏里面,死了之后还可以重生,现实当中,死了却是真的死了,什么都没有了。因此游戏里面,传送卷轴由于只是一次性消耗品,所以价格很低。现实当中,这种传送卷轴虽然也是一次性消耗品不假。但是其作用,却绝对不是一次性消耗品这么简单。而是能够保命的物品。有了这么一样东西,就相当于真正的多了一条命。

    一条命是什么价格?对于修仙者本人来说,其价格是极难估量的。所以在现实当中,这种千里传送书的价格必然十分昂贵。这么昂贵的东西,谢十三娘身上。肯定也不多,而且就算有,也不会轻易使用。

    但就算数量不多。焉知她身上就再也没有了。如果还有一份千里传送书的话,于初想要杀她的时候,万一谢十三娘不敌,突然打开千里传送书,利用千里传送书逃命,于初又怎么可能追的上她?

    要知道,谢十三娘利用千里传送书逃命的时候。可是连青龙风师都追不上她。青龙风师的修为乃是在通幽期,通幽期的妖兽都追不上的人,于初怎么可能追的上?

    而一旦被谢十三娘逃脱。闪电叉的秘密必然会被泄露出去。闪电叉的秘密泄露出去,有必然会为于初带来难以估量的危险。

    这样的结果,当然不是于初所想要的。

    更何况,于初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加入封魔谷。一旦对谢十三娘动手。又或者杀死了陈老三,杀死了冯远,还怎么加入封魔谷?封魔谷的人,还会允许他加入?

    于初加入封魔谷,是为了寻求庇护,借此抵抗夺元宗和万仙城,一旦和封魔谷也发生了冲突,那岂不是不管正邪。全都容不下他?

    这样的结果当然更不是于初所想要的。

    而且封魔谷的老大人称绝杀老魔,有炼气士的修为。现在的于初,还不可能是一个炼气士的对手,当然更应该自我收敛。不然的话,闪电叉的秘密泄露出去,被绝杀老魔知道了,向自己索要,给还是不给?不给的话,以封魔谷中人行事之邪恶,只怕自己立即就有生命危险。

    就算绝杀老魔不杀自己,将自己赶出封魔谷,对上万仙城或者夺元宗中人,在失去了闪电叉的情况下,只怕自己同样还是一个死。

    因此闪电叉的威力虽然强大,一旦拿出来,很有可能一击就能击杀陈老三,但于初还是不会拿出来使用。

    这也是陈老三幸运的地方之一。

    陈老三听了于初的话,脸色渐渐变了,变的很难看。于初的意思,他当然听出来了,而且也在瞬息之间,想出了其中的关键所在。

    自己的想法,当然是好的,但是用在当前的处境下,用在于初的身上,似乎并不怎么适用。激怒对手,是一个极好的办法,但是激怒现在的于初,却又不一样了。

    激怒一般的对手,在对方失去常性,和自己拼命的时候,自己可以寻找破绽,伺机将对方击杀。然而现在的于初,就算自己激怒了他,在完全处于守势的情况下,自己也不可能有机会击杀对方。

    非但没有机会击杀对方,而且在激怒对方的情况下,很显然会让对方的攻势变的更加猛烈。

    “陈老三,你成功激怒了我。嘿嘿!真是愚蠢,接下来,你会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于初冷笑声中,千影棍一挥。连续的打出一道一道的真实棍力。真实棍力闪烁,连续不断地向陈老三击打过去。

    “啊!”陈老三看到这种情景,再次大吃一惊,同时也不由得胆寒起来,嘶声道:“于初,你敢!”

    “可笑,我有什么不敢的。”于初再次一声冷笑,手上更是不停,一道一道的真实棍力接连不断地打向陈老三。

    “啊!”陈老三又惊又怒之下,仰天大叫,嘶声道:“我躲!起!”

    运集全力,想要向一旁躲开,然而于初连续打出了十几道真实棍力,十几道真实棍力接连不断地向陈老三击打过来。

    这十几道真实棍力,如果陈老三没有被锁仙环束缚住的话,想要躲开,当然十分轻松。然而眼下,他想要躲开,又岂是那么容易?

    但听见“砰砰砰砰……”一连串不简单的声响,十几道真实棍力先后打在陈老三身上。

    “啊!啊……”十几道真实棍力,直接打的陈老三连续不断的发出惨叫。以他的修为,挨上一记真实棍力或许还没什么,但十几道同时挨在身上,就算是先天五重的修为,也是立即就受了伤。(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