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上仙运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洞中疗伤

第一百三十八章 洞中疗伤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他来说,柳贞活着,比死了要有利的多。柳贞活着,吴兆进攻自己的时候,利用柳贞抵挡,高小路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柳贞死,而会从一旁牵制。

    如果柳贞死了,不管是吴兆杀的,还是自己杀的,高小路都会把账算在自己头上。进而和吴兆联合起来,找自己报仇。

    当此情景,分化敌人,肯定对自己有利。因此柳贞暂时还不能死。

    “臭小娘们,这次算你命大,暂时救你一次,等高小路死了,再来说你的事情。”小声说着,于初取出一瓶天地灵液,捏开柳贞小嘴,直接灌进她的嘴里。

    天地灵液进入人的身体之后,天地灵气就会自动散发,就算不运功,也照样有效,区别只是效果是大是小而已。

    如果服用天地灵液之后,立即运功恢复伤势、或者修炼,恢复伤势的话,伤势肯定好的更快,修炼的话,修炼效果也肯定更佳。

    不过,于初肯定不会给柳贞运功修炼的机会。

    “咳咳!”天地灵液入腹,柳贞受伤不轻,昏迷当中,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咳嗽当中,又有血液从嘴角溢出。

    剧烈的咳嗽,一部分血液喷在于初身上。

    “这小娘们受伤不轻,倒还真是个麻烦,还要反过来让我伺候她?”于初小声嘟囔着,伸手将柳贞嘴角、脸上的血液擦去。

    天地灵液的灵气开始散发,柳贞的状况慢慢好了一些,苍白的脸色渐转红晕。但她受伤比于初还重,又是在昏迷当中,不知道运功疗伤。因此这瓶天地灵液的效果,作用在她的身上,比于初身上要小得多。

    于初眼看天地灵液散发完毕,想也不想,再次拿出一瓶天地灵液,捏开柳贞樱唇,灌了进去。

    这一瓶天地灵液之后,又是一瓶。

    幸好天地灵液对于于初来说,并不值钱,尤其此时身在山腹里面,到处都是材料,随时可以利用索宝灵鉴,制造天地灵液。

    否则换个别人,就算想要救人,也是有心无力。

    这一瓶天地灵液时,灌到一半,柳贞睁开眼来。她一眼看清于初,又急又怒,“狗贼,你这狗贼!”

    “臭小娘们,还骂,信不信我立即就地正法了你。”于初恶狠狠的威胁着。

    柳贞柳眉一竖,怒道:“你敢!”

    “我不敢,我不敢!”于初邪恶一笑,伸手向柳贞臀上摸去,手掌放在臀上,轻轻抚摸,抚摸的同时,又慢慢向要害部位移去。

    “狗贼,放手,给我放手!你这狗贼。”柳贞气急了,只是身子被木藤绑住,依旧动不得,望着于初的眼睛,却几乎喷出火来。

    “臭小娘们,乖乖的听话,否则我还有更厉害的手段对付你。”于初在她臀上轻轻一拍,这才松开手来。

    “狗贼!狗贼!”柳贞恶声咒骂着,却终究不敢再说什么了。

    “臭小娘们,喝下去。”于初再次将剩余的半瓶天地灵液送到柳贞嘴边。

    “狗贼!你给我喝了什么?”柳贞一见他将小瓶送到自己嘴边,想也不想,便急忙向后撤去。于初喂她的东西,她当然不会认为是好东西。

    但她身子被于初缠在怀里,外面又被一层土甲符紧紧束缚住了,再怎么挣,又能挣到哪里去?

    “臭小娘们!哪里去?”于初一伸手,便将她捉了回来,伸手捏开嘴巴,将其余的天地灵液强行灌进嘴里。

    “呜呜!”柳贞拼命摇头,想要挣脱开去,却哪里挣的开?不久之后,就被于初将其余的天地灵液强行灌进肚里。

    “咳咳!”柳贞咳嗽了几声,想要将天地灵液吐出来,天地灵液却是由天地灵气组成,一进到肚子里,就化为天地灵气,哪里还能吐得出来?

    愤怒的道:“狗贼,你给我喝了什么?”

    “是我的口水,好喝么?”于初故意气她。

    “呕!”柳贞听了这话,忍不住想要作呕。但她才刚刚呕吐了一下,就立即感觉到不对,天地灵液进入肚里之后,化为天地灵气,立即便开始冲刷她的身体,“我……我……,不对,狗贼,你究竟给我喝了什么?天地灵气?”

    “你以为是什么,就是什么了。”于初轻描淡写的道。

    柳贞依稀感觉那是天地灵气,却不信于初有那么好心。将那么珍贵的天地灵气给自己服用。

    “哼!你这狗贼,岂会那么好心?你究竟给我喝了什么?”

    “臭小娘们,还在怀疑我,不是我救你,你早死了。”于初悻悻的在她臀上拍了一下。

    说着站起身来,他身上的天地灵液多的是,因此也不给柳贞运功疗伤的机会,站起身子,在山腹里向前走去。

    “你……狗贼!”柳贞翘臀受袭,脸上顿时一红,忍不住再次骂了出来,咬牙切齿。

    听了于初的话,更是忍不住驳斥道:“不是你这狗贼,我会受伤?”刚才在外面发生的事情,她隐隐也知道一些。

    “我本来应该杀了你的,臭小娘们。你以我是你什么人?醒醒吧,我是你的敌人,能让你活到现在,已经是慈悲为怀了。”于初的脸色,忍不住的一沉,边说边提着神游灯,顺着山腹向前走去。

    “你最好杀了我,狗贼,你今天这么对我,就算你不杀我,我早晚也要杀你。”柳贞咬紧银牙,怨毒的诅咒着。

    “等你有那个机会再说吧,现在说狠话,有什么用?”于初神色轻蔑。

    “狗贼!”柳贞再次骂了一声。

    “臭小娘们。”于初忍不住还了一句。

    “你才臭!”柳贞反驳道,“你这狗贼,吴兆已经追过来了,你逃不了了。”

    “等他有本事追进来再说吧。”于初回了一句,接着低头向怀中的柳贞望去,脸色一沉,冷冷的道:“好了,从现在起,我不问你,你不准说话。如果你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的衣服撕破,带你光着身子出去,让吴兆、高小路他们都看看你不穿衣服的样子。我说到做到,你听懂了么?”

    “狗贼!”柳贞闻言恨极,再次骂了一声。

    “不听话是吧,很好。”于初沉着脸,伸手向柳贞身上衣服撕去。

    ‘嗤啦’一声,直接将一只衣袖撕破,一只白藕般的玉臂露了出来。

    “狗贼,你做什么?”柳贞大急。

    “当然是撕开你的衣服,将你带出去,给高小路他们看看。”于初始终沉着脸,说着又去撕另一只衣袖,“现在是衣袖,再过一会,就是身上的衣服了。”

    “住手!住手!狗贼,你给我住手!”柳贞大声制止。

    “还骂!”于初心下愤怒,伸手在她臀上重重一拍。

    柳贞如遭雷击,却再次叫道:“狗贼,你给我住手!”

    “从现在起,不准叫我狗贼,不准骂我,我不问你,不准说话,听懂了么?如果你不听话,我立即将你衣服扒下来,带出去给那三个人看看。你信不信我从这儿逃出去之后,带着你给这个山谷里面的所有人看看?”于初阴沉着脸道。

    “狗贼,我怕了你了,给我住手。”柳贞大叫道。

    “还骂!”于初说着,便伸手向她背上衣服摸去,只要他手上用力,轻轻一撕,柳贞便非裸裎见人不可。

    柳贞大急,急忙道:“我怕了你了,住手!住手!”

    “很好,从现在起,不准骂我,不准随便说话。多说一句,或者骂我一句,我都会把你衣服扯下来,听懂了么?”于初沉声问道。

    柳贞咬紧牙关,并不说话,冰冷的目光死死盯着于初。

    “我问你,听懂了么?”于初寒声问。

    “你让我不准说话。”柳贞怒气冲冲的大声反驳。

    “又不乖了,我问你话,听懂了么?”于初神色阴沉,再次将手掌放在柳贞背上的衣服上面。

    柳贞心里一寒,无奈答应,“听懂了!”

    这一句话回答之后,心里委屈之极,眼眶湿润,眼泪差一点就流了出来,但她不愿在于初跟前示弱,急忙转过头去,强行忍住。

    “这才对了。”于初见她服软,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哇!”柳贞心里一酸,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还哭!”于初心中不悦。

    柳贞抽泣道:“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这么对你?”于初冷笑一声,“你是我的敌人,想要杀我。我不杀你,已经是慈悲为怀了,你还指望着我怎么对你?”

    “你……你明明可以把我放下来的,为什么……为什么非要用这种姿势带着我。求求你,把我放下来好不好?”柳贞忍不住苦苦哀求。

    “放你下来,你以为我想这么抱着你?”于初伸手一提神游灯。

    神游灯这件异宝,本来就是为一个人准备的,发出的光亮,将一个人罩起来刚好,两个人就十分勉强了,要紧贴在一起,才不至于出了神游灯的范围。

    “你本可以将我放在背上的。”柳贞再次道。

    “放在背上?”于初闻言再次冷笑一声,“把你放在背上,让你暗算我?你现在是我的俘虏,哪有你的选择余地?够了,从现在起,不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