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品厨娘 > 第145章 她要改嫁

第145章 她要改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李婆子缓过神来后,气的就要冲上去打沈秋容,“扫把星你还委屈了,当初要不是你勾搭我儿子,我儿子能娶你吗?不娶你他能被克死吗?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想男人了是吧?想改嫁是不是?你也不照照镜子,克死男人的丧门星谁敢娶你。”

    这话说的够难听,沈秋容一直恪守妇道,却被自己的婆婆当众诬蔑,要多心寒有多心寒,之前的那些个钱就算是给了要饭花子,人家还知道冲你笑笑呢,她倒好,可是养了个什么样的老人啊?

    被激怒的沈秋容红了眼,说话也不管那么多了,回道:“自打安和走的那天开始我就一心一意的只想着他,却被你这么泼脏水,好啊,我就要改嫁,看看有没有人娶我,既然说到这份上了,从此我跟你们李家再无关系,你也休想从我这儿里再拿走一分钱。”

    老李婆子一听她要不给钱可就不干了,自己来这闹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钱嘛,她说不给就不给了?那可不行。

    “你害死了我儿子还不替他尽孝,你这个女人真是狼心狗肺啊,我的儿啊,你死的冤啊,你看看你这个恶毒的媳妇,对你娘这么不好啊!”老李婆子不管难不难看坐在地上就嚎开了,明显的撒泼耍赖。

    沈秋容怀里的朗儿被奶奶这鬼哭狼嚎一样的喊声吓得紧往自己娘亲怀里钻,小小的他觉得目前的怀抱是最温暖最安全的地方,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就在沈秋容分心去安慰儿子的时候,老李婆子却突然停止了哭声,趁机想要去抢她手里吉祥给的那一两银子。

    这个胖女人还有着招,沈秋容始料不及,幸好吉祥一直盯着老李婆子瞧,就在她快要扑上来之前拦住了她,之后挡在沈秋容的面前,冷声的问道:“你要是干啥?不给你就要动手抢了吗?”

    老李婆子压根没瞧的起吉祥,这细胳膊细腿的,她之前被吉祥绊倒是她没留意,吉祥挡在她面前,正好她想好好收拾这个多管闲事的臭丫头呢,不仅让自己摔倒还教唆着扫把星跟自己作对,她要是不好好教训教训她,难消心头之恨。

    “滚一边儿呆着去!”话音未落,老李婆子粗壮的胳膊就已经伸出,看样子是要推搡吉祥,可她心里是这么想的,在推倒的时候,得好好的掐她一把,她这手劲儿可大了,掐一把不紫也得青半个月。

    老李婆子的眼里满是恶毒,就像电视里的容嬷嬷一样,不怀好意的看着吉祥,吉祥暗暗庆幸自己前世练过些功夫,不然到了这屡次三番的不得被打的多惨呢!

    她这点拳脚对付不了会武功的人,可对付只有蛮力的胖女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吉祥快速闪过老李婆子伸过来的手,闪身到她身侧,抓着她的膀子一个擒拿手,就把老李婆子的胳膊掰到了身后,疼的她龇牙咧嘴的连声叫妈。

    吉祥手下稍一用力就要那老李婆子的喊声更加大些,她在后头拽着老李婆子,直接把她拖出了小店,老李婆子的膀子都快被她卸掉了,疼的只能跟着她走,这中间也曾试图挣扎反抗,可每次换来的都是疼痛加剧,她也便老实了。

    只不过眼里的恨意难消,可那又怎么样呢?还不说乖乖的被人拖了出来。

    一直拖到店门口,吉祥把她往前一推,人群瞬间即就散开,大家伙儿都自动的让开一条路,老李婆子一个踉跄就再度趴在了地上,胳膊还保持着被吉祥抓着的姿势,现在还很疼,她也不敢乱动。

    沈秋容跟着出来了,对着吉祥低了低头以表谢意,之后她转而对着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老李婆子大声的道:“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朗儿你认也好不认也罢,他都是安和的儿子,这一点我问心无愧,我们母子不求你们李家庇护,可实在经不起你这么大闹,从此后我跟你们李家再无关系,就当你逐我出家门的吧,今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至于朗儿不能入族谱一事,安和他也不会怪我的,要怪他也只会怪您才是!”

    说完这些话,沈秋容含泪抱着朗儿回到了店里。围观的人对着老李婆子一通的指责,当然之前被羞辱的那两个女人指责的最起劲儿。

    女人看的是热闹,有一些男人想的却是沈秋容说的要改嫁的事儿,这女人模样不错,还有这么个店在手,只可惜是个克夫的命,而且还带着个孩子,不过也有那胆子大的,反正光棍着活下去还不如找个媳妇早死也知足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本来看热闹的人都已经准备离去了,可就在这时候人群中有个小伙子急急忙忙的逆着人流往这边奔,大家火都是离开这,而只有他是相反的,吉祥不免就多看了几眼。

    这人长得很普通,不瘦弱也不魁梧,一身月白色的长衫倒也干净。

    吉祥本来是想拉着香草回店里拿着棉花口袋俩人速速离去的,不知道大壮哥是不是已经等急了。

    “娘,你咋又来这闹了,丢不丢人啊,都跟你说多少遍了,大嫂不容易,你别这么对她,你咋就不听呢?这脸咋整的,鼻子咋还出血了呢?”

    吉祥听到这就已经猜到了这人就是沈秋容的小叔子李安同,话说的还像人话,只是这个时候出来这不是诚心的添乱的吗?

    老李婆子见到宝贝儿子来了,也不哭了,吉祥压根就没卸掉她的膀子,所以这会儿疼过劲儿了她就好了。

    李安同一来,她立马就换了一张嘴脸,跟刚才那嚣张跋扈的婆婆判若两人,好像自己多么委屈似的,“儿子,我没闹,我就过来看看,她倒好,劈头盖脸的就把我数落一通,还不知道打哪儿找来两个丫头,一起欺负我,这都是那个女人叫人把我打的,你可得给娘做主啊。”

    老李婆子明显的倒打一耙,吉祥回头冷冷的瞪着她,有了儿子撑腰她倒也不怕,一脸得意的回视着吉祥,耀武扬威的好像再次宣战。

    好在李安同对自己的娘亲很是了解,对于她的歪理倒也没什么过激的反应,把老李婆子扶起来后,迈步走到店里,对背对着门口偷偷抹泪的沈秋容深深一鞠躬。

    “嫂子,娘她就这脾气,她这是想大哥想的,岁数大了,糊涂了,你大人有大量别跟她计较,不管咋说咱们还都是一家人。”

    沈秋容没有说话,此刻心酸与委屈交织,泪如雨下,要不是还有外人在,肯定会关了店门大哭一场,她年纪轻轻守了寡,多少个深夜屋面,枕边空无一人,累了没人理,委屈了没人疼,寡妇门前是非多,又没有婆家给撑腰,这日子过的有多艰难,只有她自己清楚。

    “岁数大了?糊涂了?一家人?刚刚动手打人可不像是岁数大的,骂人一套套的可没见哪个糊涂的人骂人这么厉害,一家人不是该相亲相爱相互照顾的吗?”

    吉祥站在自己的棉花口袋前,忍不住出口替沈秋容叫屈,“看你年纪也不小了,都要成亲了,是非多错难道心里没个谱吗?你大哥已经不再了,你嫂子一个人多不容易你不知道吗?还叫她忍,她让,还能怎么忍,怎么让,难道你们真的要逼死她你们才甘心?”

    李安同起初只注意着沈秋容,如果吉祥不说话,他压根没看到旁边还站着一个人,事情紧急,他也没那么留意。

    他仔细的打量了下吉祥和香草,这就是刚刚他娘嘴里说的那两个姑娘吧,此刻正怒气冲冲的瞪着自己,明显的不待见自己。

    老李婆子对这个二儿子可宝贝的紧,平时什么好吃的都要给他留着,这会儿听见自己的宝贝疙瘩被个小丫头劈头盖脸的说教一番,她可不干了,当下再度冲进屋子,护在李安同身前。

    “哪冒出来的野丫头,欠儿登的管别人家的事儿,我们家的事儿用不着你管,滚一边儿去!”

    对于老李婆子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做法,吉祥简直是快要佩服了,可惜没把这个心用在正地方上,“别人家的事儿?刚才这位姐姐已经说了她再不是你们李家的媳妇了,你们还是一家人吗?你呀真是不长记性,你真该庆幸没娶到我这样的儿媳妇,不然早就收拾的你服服帖帖的了!”

    一说她不长吉祥,老李婆子就想起来刚才被吉祥收拾的惨样了,自己这大体格子都被她这么小的身板给收拾了,这丫头八成会那么两下子,所以被吉祥这么一瞪,她就有些害怕了。

    李安同虽然很不喜欢被人这么说自己的娘亲,可没办法谁叫自己的娘亲做错了事情,不对在先呢,弄得他浑身是嘴也辩驳不得。

    沈秋容哭也哭过了,可这日子还要继续,她也觉得吉祥的话有理,所以这会儿擦干眼泪,轻拍着朗儿的后背,朗儿刚才窝在她的怀里,可能觉得太舒服,太温暖了,竟然睡着了,这外面的纷争好像一点儿都没有感染到他。

    睡梦中的朗儿,不知梦到了什么还吧嗒两下小嘴,甜甜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