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954 好,我放他走

1954 好,我放他走

作者:抚琴的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西口茂男行动迟缓,手里还拄着一根拐杖,显然身体还没恢复。而他能亲自来到现场,更是说明对此事的看中。此刻,西口茂男一脸铁青,看上去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西口茂男是带着人来的,不过没看到千夏,也没看到娜娜。

    西口茂男一到现场,谁都不放在眼里的神谷一郎便恭恭敬敬地站好,可见其对西口茂男的尊重。西口茂男问他:“怎么样?”

    神谷一郎答:“高手,不过能对付得了。”

    “那个人呢?”西口茂男用拐杖指了一下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郑午。

    神谷一郎继续答:“我用一根小拇指就能弄死他。”

    “嘿嘿,我够能吹牛逼的了,没想到你比我还能吹牛逼,实在佩服。”明明一动也不能动、任人宰割的郑午,此刻还是不愿意在口头上落下风。

    然而,西口茂男和神谷一郎都没理他。

    西口茂男又转向我,说左飞,你是稻川会的组长之一,又是清田先生认可的女婿,所以我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你也不用和我解释,我会将你交给清田先生,让他来处置你。

    然后又说:“一郎,动手吧,杀了那个肮脏的家伙!”

    西口茂男这一番话说下来,干脆、果断、不拖泥带水,决定了我的生,又决定了郑午的死。而神谷一郎也没有任何废话,再次举起浑圆的拳头,狠狠朝着郑午砸了下去。

    这一拳,绝对能要了郑午的命!

    我想去救郑午,但我连动一下都吃力,更别说站起来了。我绝望地看着这一幕,只能寄希望于猴子和黄杰,盼望他俩能够突然出现,虽然我知道这不可能。

    “住手!”

    就在这时,又一个声音传来,不过既不是猴子,也不是黄杰,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神谷一郎再次停下了手,就连西口茂男也震惊地回过头去。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娜娜。人群散开,伤痕累累的娜娜正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她走得很快,像是在跑。

    所有人都在看着她,就连郑午都微微抬起头来。

    看到娜娜过来,我知道又能再拖一会儿了,她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郑午去死,于是我立刻调动体内的真气去给自己疗伤;随着我实力的渐涨,我的疗伤能力也越来越好,这算是我为数不多的外挂之一了。

    “你来干什么?!”西口茂男怒喝。

    “爷爷。”娜娜喘着粗气来到西口茂男身前,“因为我想亲手杀了他!”

    娜娜此话一出,现场众人均是满脸震惊,就连西口茂男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说你说什么?

    “我要亲手杀了他!”娜娜咬着牙说:“这家伙犯下不可饶恕的大错,我只有亲手杀了他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我的心中震惊,完全没想到娜娜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完全把锅甩在郑午的身上了啊,就好像他俩昨晚发生那件事情,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全是郑午一个人的错。

    不过站在她的角度,这倒是最佳的解决办法。若想重回住吉会代理会长之位,把过错都推在郑午身上,说是郑午强迫的她,接着再当众亲手将郑午杀掉,这样就能堵住众人的悠悠之口了。

    不愧是西口茂男的孙女,不愧是年纪轻轻就能把拥有上万会员的住吉会治理的井井有条的天才,考虑问题和做事都是那么一针见血。

    西口茂男微微点头,说好,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谢谢爷爷。”

    娜娜吐了口气,接着摸出一柄短刀,杀气腾腾地朝着郑午走了过去。

    神谷一郎退到了边上。

    我焦急地看向郑午,却发现刚才还一脸不屈、不服、不屑的郑午,此刻竟然变得神态安详,很平静地看着娜娜朝他走来。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做下那件错事,他也异常后悔,能死在娜娜手上,他则心甘情愿。

    算是求仁得仁、求死得死。

    我很想告诉郑午别这么轻易屈服,但是现在连我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又拿什么去劝说郑午?很快,娜娜就走到了郑午身前,接着把手里的刀对准了郑午。

    “你必须死!”娜娜恶狠狠地等着郑午。

    “好。”郑午言简意赅。

    “临死之前,你没有什么话要说?”

    “没有。”郑午依旧言简意赅,面上的表情更加平和,显然已经做好准备去死。

    “好。”

    娜娜握紧了手里的刀,说你站起来,我不屑于杀一个躺在地上的人。

    郑午没有说话,用手撑着地,慢慢地、慢慢地站了起来,直到和娜娜面对面地站好。他呼了口气,说娜娜,对不起,如果杀了我能让你好过一些,那么请你动手吧。

    娜娜举起刀来,狠狠朝着郑午的胸口捅去。

    郑午闭上眼睛。

    我挣扎着爬起,想要去阻止娜娜,但是根本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娜娜手起刀落。然而就在这时,娜娜突然一个转身,先是背靠郑午贴在他的身前,又抓起郑午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脖子前,然后把手里的刀塞到了郑午手里。

    这一幕变化,再度震惊了现场所有的人!

    郑午本来是闭着眼睛的,感到周遭的变化之后,睁开眼睛一看,赫然发现娜娜已经在自己怀里,自己的手里更是多了一柄刀,而这柄刀正架在娜娜的脖子上。

    “挟持我做人质!”娜娜沉声说道。

    直到此时,我才明白过来娜娜在干什么,原来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杀掉郑午,只是借这个机会接近郑午、让郑午挟持自己罢了。娜娜的突然举动,连我都吓了一跳,更别说郑午和西口茂男了。

    西口茂男暴喝:“娜娜,你干什么!”

    与此同时,神谷一郎已经朝着郑午扑了过去,那么肥大的一个身子,行动起来竟然快如闪电,真是令人叹为观止。然而他再怎么快也迟了,郑午立刻握紧了刀,架住娜娜的脖子冲神谷一郎大吼:“不要过来!”

    神谷一郎可以完全不在乎宫雀的命,却不得不在乎娜娜的命,毕竟那是西口茂男的孙女。所以神谷一郎只好停手,回头去看西口茂男,而西口茂男还在暴怒之中:“还愣住干什么,给我杀,将这一对狗男女通通杀了,我就当我西口茂男从来没有过这个孙女!”

    娜娜将自己作为人质交给郑午已经足够令人惊讶,西口茂男毫不犹豫地下了诛杀令更是让人震惊,这个已经年迈的住吉会会长,果然如同传说中一般很辣无情,连自己的亲孙女也能毫不犹豫地杀掉。

    于是神谷一郎再度疯狂地冲了上去。

    娜娜算是郑午最后一张可以保命的王牌,如今西口茂男连自己孙女的性命都不顾了,那么郑午已经再无后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庞大如山的神谷一郎扑向二人,他主要动动小拇指头,便足以送二人上西天之路。

    “住手!”

    然而就在关键时刻,西口茂男的暴喝还是响起。

    神谷一郎停下手来,回头去看西口茂男。

    西口茂男气喘如牛,拄着拐杖的手在疯狂颤抖,连着整个身体都抖动不已,显然已经处在极端的暴怒之中。过了许久,西口茂男才开口说话:“娜娜,你疯了吗,为了一个华人,你要做成这样?”

    “爷爷,昨晚那事不怪他……就算要怪,我们也都有责任,请你放过他吧!”

    “娜娜,你怎么还不懂呢,这不是怪谁不怪谁的问题,他做出这样的事,就必须要死。只有他死,才能最大可能地挽回你的名誉!否则的话,不论是你还是我,亦或是存在已经上百年的住吉会,都会沦为整个东洋地下世界的笑柄!”

    “爷爷,为了所谓的名誉,就可以是非不分了吗?”

    “娜娜,不要再糊涂了,今天他必须要死,你赶紧回来!”西口茂男着急地劝着。

    娜娜却摇了摇头,说爷爷,我不能让他死;要死,就让我们两人死在一起吧!

    西口茂男再度气得哆嗦起来,说你、你简直是疯了!你才和他相处几天,何必为他做成这样?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可多的是,你是我的孙女,想找什么样的没有,何必要赖在一个华人身上?

    娜娜却不接这个茬,说道:“爷爷,我只希望你能放过他,然后这件事情可以慢慢再谈。”

    “不行!”西口茂男咬着牙:“他必须死!”

    娜娜露出一丝苦笑:“好,那让我们死在一起。”

    “你疯了,你真的是疯了。”西口茂男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又用拐杖敲着地面,说娜娜,从小到大你都很听我的话,从未忤逆过我半个字,自从认了这个华人做师父,你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这倒是怎么回事,他给你灌了什么**汤么?是了,一定是这样,这些华人个个狡猾,杂七杂八的手段层出不穷,竟然祸害到我的孙女身上来了!

    娜娜却是摇头,说爷爷,我没有被人灌**汤,我也没有不听您的话。但是在这件事上,师父真的一点错都没有,他用心竭力地教我功夫,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

    “用心竭力?!”西口茂男嘲讽地说:“都用心到床上去了吗,一无道人?”

    郑午羞愧地低下头去。

    “爷爷,你够了,不要再说这件事情!”娜娜大声说道:“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我不是你养的金丝雀,我有权力处置我自己的身体!你要么放人,要么把我们两个都杀了,你选一个吧!”

    看得出来,娜娜也是个倔强的主儿,不知他和他的爷爷,究竟谁能倔的过谁。

    这番话一出口,西口茂男更加愤怒,身子抖得就像风中的树叶,但是娜娜依旧倔强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西口茂男突然叹了口气,整个人也像是老了十岁,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犀利和愤怒,像一匹快要走到生命尽头的老马。

    “好,我放他走。”西口茂男缓缓说道:“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