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315 又一条老命

1315 又一条老命

作者:抚琴的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然我极其不相信老太太能死而复生,可是眼瞅着已经被我杀死的老太太一步步朝我走来,还真是忍不住浑身僵直发硬,整个脊背直冒冷汗。

    但是老话又说了,鬼也怕恶人——为什么呢?因为恶人身上煞气重啊。鬼见了都要绕着道走。在传统意义上来说,我绝对算个恶人,手上握着多少人的鲜血和生命,又有多少人见了我就直打哆嗦?

    就算眼前这人真是老太太化的厉鬼,我也没有道理怕她,我身上的煞气绝对比她重!

    这么想着,我毫不犹豫地一跃而起,使出缠龙手便朝老太太扑了过去。老太太显然没想到我竟然还没睡着,先是惊了一下,接着厉声吼道:"我是来找你索命的。你还不跪下?!"

    我也是恶从胆边生。一边狠狠抓向老太太的喉咙。一边恶狠狠道:"索你妈逼,老子能杀你一次,便能杀你两次!"黑暗中,我的双爪呼呼而过,完全按是一副要命的架势。

    老太太没想到这都吓不住我,便伸出手来挡我的爪子。就听"啪啪"两声,我们两人的身体撞在一起,接着便在黑暗中展开一番较量。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老太太竟然还有点身手,和之前那个几乎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太太完全不同,难道这人死了以后再变成鬼,果真实力大大提升?

    我们二人战至一处,在狭窄的病房里窜上窜下,免不了踢翻脸盆、暖瓶等物,动静终于把外面那几个已经睡着的汉子给惊醒了。他们呼啦啦地跑进来,一看之前已经死掉的老太太乍然复活,而且还和我打的正喧,也是吓得一动都不敢动了,傻愣愣地看着我俩打架。

    不过这老太太虽然有点身手,但并不是我的对手。很快,我便寻到一个机会,猛地给她卸了一条胳膊。

    老太太倒吸一口凉气,捂着胳膊就往后退,我一记混元归一使出,死死捏住她的喉咙。

    "说,你到底是谁?!"

    "我是来取你命的冤魂!"老太太嘶哑着道。

    我说扯淡,你俩虽然长得很像,但我还是能瞧出分别来的。之前那个老太太穿得比你好,一举一动也颇有豪门之风,但你不一样,你一身草莽气息,一看就是经常在江湖上走动的,你俩绝对不是一个人!

    没错,这一番打斗之下,我也能将她瞧的清楚,确定她和郝大明的老娘不是同一个人。

    眼前这老太太叹了口气,说好,既然被你看出来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我叫罗萍,是她的孪生妹妹,被她叫来一起杀你、为他儿子报仇的。

    她说你实力很强,警惕心又重,怕是一次杀不了你,就想了这么一个招儿。她在前面打前站,如果杀你不得,势必被你杀死,那你必定放松警惕、踏实睡觉,那我再行上阵,取你的命。

    我皱皱眉,说她就为了报仇,不惜搭上自己的一条命?

    罗萍笑了一下,说你以为呢?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只要是我姐姐想做的事,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要做到!实话告诉你吧,我姐姐还布了后招,就算你杀了我也没用,日后还会有人找你报仇

    不等她说完,我的手上一用力,又一条老命死在我的手上。

    我也算是服了,无论佐木还是罗萍,还有罗萍她姐姐,似乎都喜欢在死前吓唬人。我既然走到这条道上了,得罪过的人不知有多少,想要我命的也不知有多少。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我会怕他们?

    我一挥手,冲旁边还在傻站着的几个汉子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把她尸体处理了去。"

    几人连忙过来,把罗萍的尸体也抬出去了。这一晚上的,病房里连着死了两人,连我这手上血债累累的都觉得晦气到不行。但是没有办法,大半夜的上哪转移阵地去?

    只能继续对付着睡觉。

    因为罗萍死前的威胁,这一晚上我睡的很轻,并不敢踏实睡着,提防有人再次前来。但是还好,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也没有贼人再来。

    我拉开窗帘,让阳光洒进病房,苏雪还没有醒,不过看着气色好了许多。连着许多天,她都活在无数的担惊受怕之中,我也希望她能多休息会儿。独眼龙给我送了早饭,南方人早晨吃的比较精致,就两个小包子外带一碗粥,根本喂不饱我,我也不好意思再说。

    独眼龙惦记着京城的情况,问我怎么样了。我说还好,他们也不敢和我们正面交锋,总是背地里悄悄偷袭,我等苏雪醒了,送她回尚海,马上就回去帮忙。

    独眼龙想了想,说苏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这样,如果你信得过我,就让我去送她吧,你赶紧回京城去。

    我想了想,倒也是个办法,就算那老太太真有后招,以独眼龙的能力应该对付得了。便说可以,当下也不过废话,立刻在手机上订飞机票,结果最近一趟回京城的航班还在下午。

    独眼龙说行,正好中午再一起吃个饭。

    定好以后,独眼龙便先行离开,说还有点事要处理,中午再来接我。他走了以后,我便坐在床上练气,别看我这么长时间都没说过练气这事,但我一直没耽误过,就如同黄杰和郑午从来没耽误过练功一样。

    而且练气于我来说好处很多,不仅能清除体内的瘀伤和垃圾,还能使我精神饱满,何乐而不为?所以我一逮着机会便要运它一个小周天。

    正运着气,就听见旁边苏雪哼了一声。

    我睁眼一看,她已经醒过来了,正迷茫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我说你醒啦,先喝口水吧,便起来给她倒水,又将她扶了起来,喂她水喝。苏雪喝了口水,说我还活着吗?

    我笑了,说你如果没有活着,那现在和我说话的是谁?

    苏雪捏了捏自己的胳膊,苦笑了一声,说我明明记得我从大桥上摔下来了,怎么好像一点事都没有?我说必须没事啊,下面一大帮人等着接你呢。你放心吧,那帮坏人已经被我杀的干干净净,以后不会有人再纠缠你了。

    听我说完这句话,苏雪很明显地抖了一下,看着我的眼神也有点害怕。

    我才反应过来,杀人于我来说虽是家常便饭,可对这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来说却无法接受,便赶紧转移话题,说你之前在动车上是怎么被人给掳走的?

    苏雪摇头,说她也不太清楚,就记得有个人过来往她口鼻上一捂,她便昏睡过去不省人事了。我点点头,说现在没事了,你休息一下,待会儿有人送你回尚海。

    苏雪一下抬起头来,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谁?"

    我说是我一个朋友,非常踏实可靠,在附近很有势力,保护你是没问题的

    不等我说完,苏雪便拉着我的胳膊,说不,我不要别人送!

    我便拍她的脊背,轻声安慰着她,说我这个朋友确实非常可靠,你待会儿见到他就知道了。我不是不送你,只是同州那边还有一堆的事,我必须要赶回去处理。低大估血。

    正说着话,病房的门被人一推,独眼龙已经回来了。

    "呀,美女醒了啊!"独眼龙乐呵呵的。

    苏雪面色一震,吓得就往我身后缩。我还纳闷怎么回事,回头一看独眼龙,方才反应过来,他长得本就凶恶,又蒙着一只眼睛,一看就是个坏人,能不叫人怕么?

    独眼龙也知道自己的特点,走过来乐呵呵道:"美女,昨天可是我救了你,我那班兄弟为了接你啊,好几个都给弄骨折啦,你这回头就不认人,叫我好生伤心。"

    苏雪仔细回忆着昨晚的事,终于对独眼龙有了一些印象,便开口说:"谢谢!"

    独眼龙大手一挥,说不用谢,你是左飞的朋友,便是我独眼龙的朋友,咱们待会儿一起吃个饭,完事我亲自送你回尚海,可以不?

    独眼龙大大咧咧的,却给人感觉踏实可靠,苏雪也渐渐信任了他,便点头说好。完事,独眼龙又握着我的手,说兄弟,你下午要回去,哥哥也没什么好送你的,我派人往京城送一箱手雷。这玩意儿飞机运不了,只能开车,还得走国道,估计明天就到。

    我赶紧摆手,说得了吧,京城连枪都用的少,真玩不了手雷,我还想活命呢。

    独眼龙却坚持要送,说用不用是你们的事,送不送就是我的事了。

    我说行吧,可你这玩意儿靠不靠谱啊,昨天给我两颗手雷,就有一颗没爆,这成品率也太低了点。

    独眼龙拍着胸膛,说兄弟,这回的绝对没问题,昨儿晚上我去找那个供货商了,狠狠把他打了一顿,他赔了我十箱货真价实的玩意儿!

    独眼龙执意要送,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就算不一定能用上,但是手边有这么个玩意儿也挺好的。完了,独眼龙便让我和苏雪赶紧收拾,他到饭店订包间去。

    独眼龙离开以后,苏雪便起来洗涮收拾。

    我看着她,呼了口气,说道:"苏雪,我问你个事,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嗯?"苏雪回过头来看我。

    我盯着她:"昨天晚上交换人质,你快走到我这边的时候,为什么要故意摔倒?"

    苏雪的身子一下僵硬起来,头也低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