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999 踢到铁板

999 踢到铁板

作者:抚琴的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校长面色不改,说道:"听说过,怎么了?"

    我继续说道:"如果你消息足够灵通,应该知道将军盟现在只有一个左少帅。"

    张校长面露疑惑。上下看着我,显然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个。我站起来,冲着张校长一伸手,说道:"你好,我是左飞。"

    张校长的面色终于震了一下,堂堂重点大学一校之长,在龙城大学这个地方也是很牛气的,否则也没底气说出"让苏晨在龙城混不下去"这种话了。

    人牛气了,人脉和消息就不会差,当然知道"左飞"二字意味着什么。

    "你好。"张校长也站了起来,握住了我的手,笑容满面地说道:"真没想到将军盟的左少帅会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幸会幸会。"

    我心想,张校长的态度还不错,这事能够圆满解决肯定更好。我便松开张泊年的手,说张校长,既然你已知道我的身份,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张校长点头,说你说,能帮忙的我一定帮。

    得,把我当上门求人的来了,不过倒是也无所谓。我说张校长,苏晨老师是我的朋友,您看张校长的面色再次一变,随即眼珠子转了两圈。立刻笑了起来:"原来如此,请左少帅放心,交换生和转正的事都没问题。"

    我点头,说谢谢张校长了。不过您

    "我不会再去找她。"张校长肯定地说道。

    嗯,认错态度很好。我松了口气,道:"那好,张校长,您现在只需去给苏晨老师道个歉,这事就算是揭过去了,怎么样?"其实我本来打算至少揍他一顿的,不过看他态度这么好,也不好意思太过分了。就当他先前是发情了,才做出那种无理的举动。

    唉,都是男人,可以理解那种苦闷

    "左少帅,我是一校之长,向一名实习老师,还是在校学生道歉,有点说不过去吧?你看,我都保证她转正和交换生的事了,也承诺以后不再找她,咱们就互相给个面子。怎么样?"

    我的面色一沉,说道:"不行,必须要道歉。张校长,您也是文化人,做错了事难道不该道歉?这不是为人的原则和底线吗?"

    谁知张泊年面色更沉,说道:"左少帅,我给你面子,你是不是不给我面子?我拿你当个人物,敬你三分,你可倒好,顺着杆子往上爬,还想骑在我脖子上拉屎吗?呵呵,说到底,你不就是个小混子么,在我面前臭牛逼什么呢?"

    我吃惊地望着张泊年,浑没想到"将军盟"三个字在他眼里竟然是和"小混混"画等号的。我是又想哭又想笑,说那好啊,我就让你知道一下小混混得厉害!

    "你想干什么?!"张泊年瞪大眼睛。

    我哪里还跟他废话,既然他敬酒不吃,那我就给他吃罚酒了,当场就一拳头打出去。头发已经一片花白的张泊年顿时向后仰倒,豪华的办公椅也跟着摔倒在地,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张泊年吃我一拳,鼻血已经溅了出来,发出愤怒的咆哮。可惜校长室就是校长室,隔音效果都比一般的办公室要好。

    我跳上桌子,将一堆乱七八糟的杯子和文件踢翻在地,又跳到张泊年的身上,左右抡起王八拳来朝他脸上猛揍。这老头哪里是我的对手,没一会儿就被我揍的哭爹叫娘,惨叫连连了。

    坦白说,混社会的一大好处,就是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暴力。

    看他基本服了,我才将他扶起来,让他重新坐回办公椅上,又抽了两张心相印的纸巾给他擦脸上的血迹。张泊年被我打的像猪头一样,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哪里还有半分校长的威严。

    我一边擦一边说:"张校长,你看你这是何必呢,平白无故地挨一顿揍我问你,现在能不能去给苏晨老师道歉?"

    "能能"张泊年喘着气,一张脸上充满惊恐。

    "好的,去吧,我在办公室里等你。"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张泊年起身站起,带着一脸惊恐出了门去,而我就坐在他的办公椅上,随手拿了一份报纸看着。等了约莫十几分钟,张泊年还是没有回来,我觉得有点奇怪,便起身出了门去,来到苏晨的办公室推门而入,发现苏晨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坐着。

    "左飞,你怎么又来了?"苏晨奇怪地看着我。

    我眉头一皱:"张泊年没来么?"

    "张校长?没有啊"

    我突然预感不妙,有可能被这家伙给涮了。刚这么想完,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进来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严肃地说:"哪个是左飞?"

    我说我是。

    "你涉嫌故意伤害,跟我们走一趟!"

    我立马明白过来,张泊年这是报了警。我天,我在道上混的久了,总觉得"江湖恩怨江湖断,谁先报警谁软蛋"这句话已经深入人心,人人都是照着这个行为准则做事,打个架什么的谁还报警啊,说出去不够丢人的。突然来到烟火人间,刚动了两下手就有人报警,还真有点不大适应。

    "左飞,怎么回事?"苏晨紧张地站起来:"警察同志你们好,我是左飞的老师,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冲苏晨摆摆手,说没事,我和他们走一趟,马上就回来。便冲着警察说道:"走吧,我跟你们去一趟。"苏晨还是一脸紧张,我冲她微笑了一下,便跟着警察出了门去。

    哪怕是再牛逼的江湖大哥,也很少有和警察对着干的——除非涉及到生命安全,才会斗个鱼死网破。

    警车就在楼下停着,张泊年则站在警车旁边,一脸微笑地看着我被警察带下来。好小子,咱们走着瞧吧。我冲他冷笑一声,便坐进了警车。

    来到公安局,进了审讯室,警察按照惯例要给我上点刑,比如拷在暖气包上啥的。我使出缠龙手来,轻轻松松就把两个警察给扭住了,然后说道:"警察同志,不用急着大叫,你们惹不起我,去叫你们局长来吧,就说我叫左飞。"

    我们几个人的名字都是在公安局挂了号的,普通老百姓未必知道我们,但是警察一定知道我们。得知我是左飞,两个警察露出惊诧的神色,立刻回头喊他们局长去了。

    张泊年好歹是一校之长,所以报警的时候没通过辖区派出所,而是直接叫了市公安局的人过来。还好是市公安局的,要是派出所那种小虾米,我还真不一定认识。

    没一会儿,周局长就进来了,一见面就冲我喊:"哎呦,这不是左少帅吗"走过来便握住我的手。之前我上位的时候,也请了周局长做客的,而且以将军盟和周局长的关系,我们之间也算熟人了。

    我乐呵呵地说:"周局长,你的人把我带来了,我可就不走了啊!"

    "你还真走不了了。"周局长说。

    我面色一变,说你什么意思?

    "左少帅啊。"周局长面露苦涩,说:"你知道是谁举报的你吗,龙城大学的一校之长张泊年啊!重点大学的校长,你知道什么级别的?"

    "什么级别?"虽然我爸是当官的,可我只对地级市的行政级别有所了解,对龙城这种省级城市还真不大了解。

    "正厅级!"

    我倒吸一口凉气。

    周局长继续说道:"所以啊左少帅,这次您真的是踢到铁板了"

    我沉默下来,心里非常清楚,像我们这种江湖大哥,听着风光满面、看着八面威风,其实也就欺负欺负老百姓,或者是一些低级些的官员,还真斗不过人家高级别的官员。

    尤其是厅级的,比我爸高出足足两个行政级别啊!状医以号。

    周局长说的没错,我确实踢到铁板了。

    "左少帅,您把张泊年打成那样,我想护你都没得办法。张泊年那边又不依不饶,所以我也只能照规矩做事,把你拘留七天不过你放心,我保证让你活的像皇帝一样好!"

    我微微皱起眉来,周局长又赶紧说道:"左少帅啊,你就别为难我了,一个是厅级高官,一个是江湖大哥,您就稍微让让。你混的时间也挺长了,该明白这个道理,黑干不过白啊,是不是?"

    坦白说,不管孙家还是将军盟,或是霸王皇权,想要在龙城这块地方立足,必然少不了周局长的关照,以及政府方面的庇护。周局长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没有办法,不能不给人家面子,只好点头答应。

    "哎,就七天而已,左少帅您忍忍就过去了"

    我心中苦笑不已,心想自己这江湖大哥当的,真是憋屈到骨头里去了。罢了,拘留七天就拘留七天吧,我正好趁这机会寻找一下气感。

    我便说道:"周局长,我给你这个面子,这栽我就认了。不过有句话你也转告张泊年,让他以后离苏晨远点,否则我不会放过他的,出来以后也要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周局长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些暧昧的笑,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