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822 血战凉亭情意深

822 血战凉亭情意深

作者:抚琴的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割袍断义的典故,最早出自管宁割席,说管宁和华歆本来是好朋友,后来管宁发现华歆和自己不是一路人。紫诱阁便把二人同坐的席子割断了,以示绝交。

    后来《说唐》里也有这一段,单雄信想追杀秦王。徐茂公拉着不让,单雄信便割了衣角,说和徐茂公割袍断义,便继续去追秦王。

    总之,割袍断义就是我不认你这个朋友了,咱们从此恩断义绝的意思。

    看的出来,袁江儿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能做出这样的举动,说出这样的话,也是真的死心了。袁江儿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手中的刀也一点一点握的紧了起来。

    对面的老石和李洋一脸铁青,唯有卷儿比较迷茫:“他好好的割衣服干嘛,是不是脑子抽着了?”卷儿已经被人扶了起来,捂着胳膊露出一脸痛苦的神色。

    我瞟了一眼袁江儿流血的肩膀,说你行不行啊?袁江儿咬紧牙齿,眼睛里迸发着无穷的恨意。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来:“行!”话音刚落,他的人便冲了出去。

    卧槽,这家伙说动就动,真是一点都不含糊,可对面有五六十人,感觉他纯粹是负气而行,根本没有考虑战术和后果。不过袁江儿上了,那我也只能跟着上。

    袁江儿双眼通红、杀气重重,手持一柄砍刀以铺天盖地之势劈砍过去,完全不成章法。就是拼命的架势。

    老石、李洋、卷儿三人也是打架经验相当丰富的混子,一看袁江儿这个状态就知道他动了真气,相识数年的他们彼此知根知底,还真没那个胆量和这家伙硬拼,于是纷纷往后退去。

    “大家快上,快上!”三人怂恿着身后的八中学生,身后众人“呜啦”一下扑了上来。能被三人挑来对付袁江儿的学生,无一不是他们身边的心腹和铁杆,否则一般的八中学生,在袁江儿面前腿都软了,哪里敢和他打架?

    十几柄刀犹如天罗地网一般齐齐窜向袁江儿,袁江儿不管不顾,就是猛烈地往前冲击,狠狠一刀斩下去,这些学生哪能吃住他的力道,立刻飞出去两三个人。但其他砍刀还是削在袁江儿的身上、胸口,鲜血瞬间流淌出来,染红了他半个身体。

    我也瞬间被人包围,自顾尚且不暇,哪有时间救他。

    七八个学生包围着我,我疯狂地使着缠龙手,同时还要闪躲腾挪,提防那些砍刀落在我的身上,我这一身的擒拿功夫水平不算低了,但应付群战一向都是我的短板,所以只能自顾,而不能帮人。

    倘若是拿回龙刀的黄杰,那肯定又是另外一番光景,还不知道要风光成什么样子。尽每引号。

    只一个照面,袁江儿便被砍了四五刀,流了半身的鲜血。但袁江儿依旧不管不顾,两只眼睛瞪的跟铜铃似的大,脸上青筋狰狞毕现,犹如钟馗下凡,吼道:“你们三个在哪,给老子滚出来!”

    但老石他们多精啊,早就躲到后面去了,只有一波又一波的学生涌了上来。袁江儿完全是急攻、急进的打法,只管往前疯狂的劈砍,完全不顾自身的防御,感觉这小子似乎疯魔上身,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

    像这种疯狂的打法,倘若实力高出对方数个层级,那便能起到碾压的效果,比如当初的马大眼对付我们,甭管我们有多少人,在马大眼的进攻下毫无抵抗之力,只能一个个的送死。

    但是现在肯定不是这种情况。袁江儿身为新城区超新星的十三鹰之一,又是八中老大,肯定有些手段,但他毕竟还没脱离普通混子的范围,就算他再猛再勇,撑死了也就打十多个吧?

    可现在呢,有五六十人围着我们!

    倘若袁江儿小心一点、谨慎一点,有攻有守、有进有退,再加上旁边还有个我,就算我应付群战不力,对付二三十人还是不成问题的。我们两个合作好了,不敢说毫发无伤的全身而退,重挫对方飘然离去还是不成问题的。

    坏就坏在,被最信任的兄弟背叛的袁江儿明显已经疯了,红着一双眼睛就知道杀杀杀,乍一看是挺猛的,可时间长了肯定承受不住,他当他钢铁侠呢,身上的肉就不是肉做的?

    “你们三个给老子滚出来!”

    袁江儿仰天大吼,再次劈飞两三个人,可代价是身上又多了五六个刀口。此时,袁江儿已经浑身是血,头上是血,脸上是血,胸前是血,背脊是血,全身无一处不是血,有自己的血,也有别人的血,简直成了一个血人,让人想起长板桥之战里的赵子龙来,救阿斗的时候在曹营里七进七出,乃至最后浑身是血,红了衣,红了马。

    可人家赵子龙不光有勇,还有谋啊!

    这袁江儿呢,只剩下勇了。

    小小凉亭之中,被众人围裹的水泄不通,抬眼处便是人和刀,每一个人都杀气重重,每一个人都龇牙咧嘴。我们明明素不相识,此刻也是第一次见面,却恨不得要杀了对方。

    我的缠龙手频繁使出,张弛有度、有攻有守,身上虽然也免不了挨上几刀,但都伤在不要紧的部位,战斗力依旧爆棚,乃至一个又一个的人在我面前倒下。

    反观袁江儿那边,依旧不断疯狂劈砍,大吼着让老石他们滚出来,可老石他们早就消失的不见踪影了。袁江儿虽然依旧勇猛无敌,可我仍能看得出来他的动作慢了、力气小了。

    我百分百的保证,再这么下去,这家伙非倒不可。说的严重点,甚至有可能死在这里--被五六十人用刀围攻,那可不是说说的,无论谁一刀没劈好,都有可能送他上西天!

    妈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费了半天的苦功,可不能让袁江儿死在这。

    我使出空手夺白刃,夺了一把刀过来,顺手将身前的两人撂倒,便朝着袁江儿那边冲了过去,准备护着他往外跑。我刚来到袁江儿身后,袁江儿估计把握当成敌人了,回身就一刀朝我砍了过来。

    “你大爷,是我!”我赶紧挡了一刀。

    袁江儿愣了一下,这才把刀收了回去。可惜的是,就因为这么一下,被周围的学生逮着机会,各往我俩身上砍了两三刀。我倒还好,毕竟身子骨比之一般人硬朗多了,还没影响行动能力,可我也特么觉得疼啊,“嘶嘶”的倒吸凉气。而本就身受重伤的袁江儿却是摇摇欲坠,几乎要倒下去了。

    真特么的,摊上这种坑队友的家伙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回身一抽,用力将身边的砍刀格挡开来,发出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声音。袁江儿也挡了一阵,朝我身边靠了过来。我说你特么别靠我,你身上都是血,把我范思哲的衬衣都弄脏了。

    袁江儿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说你可快拉倒吧,你那衣服还能穿吗?

    确实,经过这么一番殴斗,我被人割了好几个口子,衣服也早就破破烂烂了,再讲究也没办法了,只好任由袁江儿靠在我身上。我俩一合璧,周围的人都小心起来,一时也没冲上来,就是围着我们,各自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像狼群看着两只疲惫的虎。

    在这小小凉亭之中,四周都被绿色植物包围,如此清新舒爽的环境,本该虫儿鸣唱、小鸟叽喳,此刻却被重重的杀伐之气包裹。

    “老石、李洋、卷儿,给老子滚出来!”袁江儿大吼。

    我说你快别喊了,人家早不知跑哪去了,有这些人收拾你就够了,人家早回去喝茶了好吧?袁江儿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看他都快气死了似的。

    “你怎么还没走?”袁江儿突然问我。

    “妈的,我能走吗,这事是我给你挑起来的,我要走了我还是人吗?”

    “看不出来你还挺讲义气。”

    “呵呵,大家都这么说,你小心点别爱上我了,我可是男女通吃。”

    “……”袁江儿显然并不习惯和人开这种玩笑。

    “好了,我就问你还能打么?”

    “能!”袁江儿咬着牙,可他握刀的手都在发抖。

    “到底能不能打?”

    “能……”袁江儿的语气弱了许多。

    “到底能不能?”

    “……”袁江儿说:“你他妈眼瞎不会看啊?老子的血都快流干净了。你要走就赶紧走,我不会耽误你的。”

    “呵呵,我都把你当兄弟了,你觉得我能走吗?”我嬉笑着,看着四周的人群,减去刚才被我俩干掉的,现在大概还剩三十多人。

    “……”袁江儿震惊地看着我。我知道,是因为“兄弟”二字。

    “别叽喳,你先走吧!”我突然猛地把袁江儿往旁边一推。

    旁边是凉亭的木质护栏。我这么一推,就把袁江儿推下了护栏,护栏下面也不高,也就一米多吧,但是却被重重绿色包裹,那些不知名的藤蔓植物铺天盖地。

    只一瞬间,袁江儿的身形便隐没在那些绿色之中。

    而我,则红着眼,再次持刀冲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