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580 出场费二十万

580 出场费二十万

作者:抚琴的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一听就火了:“什么玩意儿?我们本来就挺吃亏的,他们现在还想改规则?!”

    “哎,你别冲动。好歹听完他们想改的规则行不行?”

    我就算有火,也不能冲着王秘书发,只好让王秘书继续说下去。

    “他们的新规则就是——尽量别死人。”

    一听这个规则,我就愣住了,当时我开的免提,大家都能听到,大家也有点愣住了。王秘书继续说道:“上面认为,这个建议很好。打架嘛,分出个高低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死人呢是吧?所以,上面很支持这个规则,要求你们尽量做到。”

    我说这不好整啊,打急眼了谁还顾得上死不死?况且双方都有枪,那一枪打下去,谁能保证对方死不死?王秘书说你这孩子戾气咋这么重?谁说开枪就一定要死人,你别打脑袋,你打胳膊腿不就行了?我心想,王秘书虽说位高权重,但对枪械方面并不了解,他以为人人都是神枪手啊,指哪打哪?更何况,就算是打胳膊腿。也有很大几率造成对方死亡的。呆住土才。

    我看了猴子一眼,猴子却点了点头,我只好和王秘书说:“可以。”反正是尽量,这词儿多含糊啊。到时候整死几个也是没办法对吧。当然我是吹牛逼。我又不敢杀人,就是王秘书不说这规则,我也是打人的胳膊腿。

    “嗯,最后一个条件……”

    “还有条件?!”我差点就把手机摔了。尼玛,这是黑社会打架啊,砍人啊,竟然有这么多条件,把我们当什么啦?!

    “你别冲动,所有的条件,都是为了把影响降低到最小。只要忍得过这一时,才能拥有未来的无限荣光!”

    “您说。”我憋着气。得了,反正已经被阉了,不在乎再拔两根毛。

    “那带枪的十人里,每人只能带三发子弹。”

    “……”

    我看向猴子,猴子又点了点头。看来,只要能让猴子和他哥决战。什么苛刻的条件他也能答应。好在,限制我们的条件,也同样限制着猴子他哥。我跟王秘书说,我们同意。

    “那好,本周末,星期天上午九点,我们会放你们进山。”王秘书说完,就挂了电话。

    “各一百人,只有十人可以拿枪,拿枪的只配三发子弹,还尽量不死人。”黄杰一边做着总结,一边摸着自己的裤裆说:“感觉自己跟被阉了似的。”

    抱怨归抱怨,可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那大家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走,猴子他哥都能接受,我们为什么不能接受?猴子说:“接下来,我们要在东、西、南三条街里寻找十个用枪的高手,以及九十个能打的兄弟。”

    距离周末还有三天,没有时间再拖下去了,于是我们第二天就将所有人聚在了一起,聚会的地点依旧在毛毛的那间酒吧。哦不,现在是马杰的酒吧了,虽说过户手续还没办理,但酒吧里的小伙计已经改口称呼他为马老板了。

    “走,去我的酒吧!”马杰财大气粗地说。

    马杰那天开车撞坏了这间酒吧,到现在还在装修中,所以依旧暂不营业。在这条寸土寸金的街上,一个酒吧一天不营业都是赔钱,赔大量的钱。不过没关系,土豪毛毛赔得起。

    此刻,最靠近舞台的大卡座里,我、王瑶、猴子、黄杰、毛毛、郑午、马杰围成一个圆圈。猴子给大家发了纸笔,让我们把各自手下骁勇善战的家伙们都写一写。当然也包括我,我现在是四所学校的老大,手底下有些家伙可是相当强悍的。

    我一边写,马杰一边在旁边给我参谋,先从一中写起,自然就是张峙、阳泽城这些;然后是七中,薛诩、周舟、阿虎自然少不了;又写三中,当然就是肖贺、何勇、刘明俊;最后写十一中,就少不了上校、大王和小王,但凡是被我写在名单上的,个顶个的都是高手,绝对不亚于社会上的那些混子。

    最后,我一共写了十五个,马杰虽然不能打,但我还是把他写里面了。看来看去感觉并没遗忘了谁,但我还是怕把谁给漏了,就问马杰有没有可提供的人选了。

    马杰看了半天,说飞哥,您没写高棍儿和四眼啊?

    “……他俩就算了吧?”我也是无语。

    郑午站在我们身后,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最后得出结论:“你们写的这些人,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对手啊!”

    最后,大家都写完了,基本都有十几二十个,但是总的一凑,竟然只有八十九人,还差一个!黄杰说:“其实我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叫荣哥?”

    我直接就说:“当然要叫,我干爹虽然不喜欢打打杀杀,可他要是知道咱们去老顶山打架不带他,他能把你们都给吃了!”

    黄杰哆嗦了一下,说那还是把荣哥写上吧。

    我们人多,所以这七十人并不难找,但是这十个用枪的高手就……

    猴子说:“每人只有三发子弹,所以这三发子弹至关重要,每一发都不能浪费,每一发出去都要保证干掉一个人。所以,用枪的这十人,必须是高手中的高手,我和左飞、黄杰先占三个名额,他俩现在枪法也挺好。然后呢,你们手下有没有可以推荐的?”

    “我算一个。”毛毛说。

    我说你别逗了,我都没见过用过枪。话音刚落,毛毛一撩衣服,抽出一把枪来,“砰”的一声,舞台中央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便跌落下来,砸了个稀巴烂。

    “这灯一万二。”毛毛说完,把枪收回去了。

    “……”这都什么人啊。

    “我也算一个。”王瑶跟着说道。不等我说完,王瑶就抽出了她的银色小手枪,也是“砰”的一声击出去,吧台酒柜上最高处的一瓶洋酒应声而裂。

    “那瓶酒多少钱?”王瑶问。

    “一万八。”毛毛说。

    我把头低下去了,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能当老大的人总是有点本事的。

    “很好,现在有五个人了。”猴子继续说:“还有五个,你们能不能举荐一下?”

    商量了半天,王瑶举荐了一个,毛毛举荐了两个。没办法,在这之前,东城的地下势力并不流行用枪,就算个别人有枪,也远远谈不上什么枪法。

    “还差两个。”猴子说:“大家再看看自己的朋友里面有没有,从外地找两个用枪的高手过来帮忙也行啊。”

    王瑶、黄杰、毛毛他们都是东城本地的,哪有什么外地的朋友?我想起斌子,便给斌子打了个电话,把我们这边的情况说了一下,然后问他那边有没有用枪的高手。

    斌子先是感慨了一番,说我们太牛逼了,竟然都开始玩枪了,他现在刚当上一条街的老大而已。然后他又说,用枪的高手,还真有一个,他所属的帮派里面的二当家就很会用枪,答应帮我问一问。我说好的,你帮我问问,出场费肯定少不了他的。

    挂了斌子的电话,我又给韩羽良打了一个。韩羽良自从去了工读学校以后,我们仍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上一次给他打电话,得知他已经做了工读学校的老大,那可是个人才辈出、混乱到不行的地方,能在那地方当老大简直牛逼到没朋友了。给韩羽良打通电话,可把韩羽良给激动的,不停叫我飞哥飞哥,叫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一样把我这边的情况说了一下,问他那边有没有有枪的高手,可以过来帮帮我的忙,出场费肯定少不了。

    韩羽良一听就叫了起来:“飞哥,你还找其他人干嘛,我就是用枪的高手啊!”

    我说我草是不是啊,韩羽良说是,他在工读学校认识不少牛逼朋友,跟着他们学了不少绝招,用枪什么的是小意思,还说正好他也想回来见见朱见秋,顺便就帮我把这个事给解决了呗。

    我说那可太好了,你什么时候动身?

    “飞哥,我已经在收拾行李了。”

    “很好,我等你!”

    刚挂了韩羽良的电话,斌子又给我回过来了:“飞子,我问过我们二当家了,他说他可以过来帮忙,不过要十万的出场费。”

    “没问题!”我大吼一声:“只要他枪法够赞,给他二十万都行!”

    尼玛,毛毛和王瑶弹指间就能干掉一盏一万二的灯和一瓶一万八的酒,花二十万请个用枪的高手过来帮忙怎么了?

    “那好,我让我们二当家现在就动身!”

    挂了电话,我心里那个激动啊,要不说朋友多了好呢,就这么两个电话,就把剩下的两个用枪的高手集齐了!众人对我是一番吹捧,把我捧的都快上天去了。

    人齐了,接下来就该做准备了,各自回去通知各自的人去,我也分别给四所中学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准备准备,星期天上老顶山大开杀戒。打了一圈电话,总算是齐活了,手机都打的没电了,我找了个地方充上电。回头一看,猴子正跟马杰耳语着什么。

    马杰神色严肃,“嗯嗯”的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出门而去。

    “你让他干嘛去了?”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