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415 血战矿厂

415 血战矿厂

作者:抚琴的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过,总的来说并不担心,因为毛毛这边也出动了近百人,再加上我们的百多人。这可是成倍于对方的数量,要是连个乡下的黑老大都搞不定,那以后也不用出来混了。

    路上,我们自然而然地谈起了猪肉荣。

    令我意外的是,毛毛竟然提出了和王瑶一样的要求,即要求给猪肉荣一条“好走”路。说意外,其实也不意外,毛毛之前就表达过对猪肉荣的好感。我如法炮制,把黄杰的故事讲给了他听。毛毛听完以后沉默许久,说了一句随你们便吧,我是不管啦。阵丽见圾。

    车子一路颠簸,还爬了一段山坡,终于来到某个露天的矿厂。

    矿厂门前是一片极大的空地——当然得大,不然怎么拉矿。我们的十几辆车开过去后,守门的几个汉子立刻如惊弓之鸟,变戏法似的掏出铜锣来大敲大拍,“当当当当”的声音顿时传遍整个矿区。紧接着,矿区里面便涌出不少手持钢管、铁棍的汉子来,都还穿着工作服,身上也脏兮兮的。

    看到这场面我都惊呆了,一方面佩服他们的反应速度,一方面发现这哪里是打手啊,这分明就是厂子里的工人。工人都反对毛毛来抢矿,这不是不得人心嘛,他这矿抢的过来吗?

    毛毛看出我的疑惑,跟我解释说,这些工人啥都不懂,老板让他们干啥他们就干啥。等他当了老板,一定给这些工人好待遇,给他们涨工资。

    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毛毛说真的,虽然他也是个资本家,一样是剥削这些工人的,但他保准比现在工资高,到时候这些工人就该对他感恩戴德了。

    嗯,我相信毛毛办得到。

    那些工人聚集在厂门口后,一时也没有冲过来,只是警惕地看着我们的车。

    “下车吧。”毛毛说。

    毛毛推开门,下了车,皮鞋踩在石子铺就的路上,他的一举一动都十分优雅。

    我也跟着下了车,站在毛毛的身边。

    与此同时,其他车子的车门也纷纷拉开,我们的人,还有毛毛的人,呼啦呼啦的下了车,接着又有人拉开车子的后备箱开始发武器,砍刀钢管枪刺啥的都有。

    大家分好家伙以后,便站在原地不动了,足足小二百号人层层叠叠的排开,

    上午的阳光有点刺眼,毛毛用手遮在额前,问道:“何老三呢?”

    得,又是一个老三,看来我们是跟叫老三的杠上了。

    对面无人答话。

    毛毛继续说道:“我和各位无仇无怨,实在不想对大家动手。你们让何老三出来,我亲自和他谈谈。我这人做买卖喜欢和和气气的,打打杀杀的我一向都不赞同。况且,这矿厂被我收购以后,还要靠大家撑起来,实在不想和各位发生冲突。”

    他身后站着近二百人,却说自己不喜欢打打杀杀,也是怪好玩的。

    还是无人答话。

    但是很快,一个胖胖的汉子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张口就骂:“毛毛我操你妈的,老子不想卖矿,你非逼着老子卖,你他妈搞搞清楚,这是上石乡,不是你们东城的西街!”看来这人就是何老三了,确实一脸的彪悍土匪气息,搁几十年前就是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

    毛毛和他一比,那就显得斯文多了。毛毛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皮鞋擦的油光镗亮,怎么看怎么像个商务人士。毛毛笑眯眯地说:“何老三,你那张嘴太臭了,搁我一年前的脾气,早就把你满嘴牙打下来了。”

    何老三继续骂道:“去你妈的,谁不知道你毛毛是黑社会,在我面前装什么斯文?你今天带这么多人过来,不就是明摆着想抢这个矿厂吗?竟然还有一百多个小孩儿,你这是从哪个幼儿园临时拉过来的啊哈哈哈……”

    我回头一看,李健儒等人果然一脸气愤,早就憋不住想冲上去了。

    毛毛又是一笑:“不不不,我带这些朋友过来,并不是为了打架,只是想让他们看看山上的风景而已。我还是想和何老板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把这矿厂转让给我。能转让自然更好,大家高高兴兴的,开开心心的,还能做个朋友呢。如果不行的话,我才会让这些朋友一起和何老板谈谈。”毛毛的语气温柔,言辞诚恳,真的看不到当初的一点戾气了。

    要知道,我第一次见毛毛的时候,对他印象最深刻的可就是“狠”了啊。现在他将这份狠深深藏在心里,融在体内了,对谁都是笑呵呵的。他要和那些官员来往,就必须保持这样一副面孔。他说谈谈,好像真的是要谈谈,和打打杀杀的都没关系。

    但何老三显然不吃这一套,他这个草莽汉子受不了这些文绉绉的话,再次骂道:“去你妈的,你收购的价格低于市场价的一半,老子脑子进水了才会卖给你!”

    毛毛摇了摇头,叹口气道:“何老三,我肯给你钱就不错了,你要是再这样唧唧歪歪下去,我可就一分钱都不给你了。何老三,这些年你也赚够了吧,拿着那些钱回家养老不好?怀璧其罪啊,你有这么好的矿厂,现在是碰到我,还肯和你谈。要是让东街的王瑶来和你谈,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站着说话?唉,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一头黑线,心想王瑶才不会抢矿场呢,也就你毛毛有这个心思罢了。

    “滚你妈的,老子不会把厂子给你的!你赶紧给老子滚蛋,不然老子让你有来无回!”何老三彻底怒了。

    毛毛终于脸色一变:“那就是没的谈喽?”

    “有多远滚多远!”

    “好。”毛毛回过头去,冲众人说道:“兄弟们,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给我上!”

    毛毛一声令下,他的人,我的人,各持武器,混成一团,如同潮水一般嘶吼着涌了上去。

    对面的何老三也大喊上!给我上!那些工人也红着眼冲过来,两边人很快交战在一起,砰砰啪啪、呼呼哈哈,惨叫声、大吼声震荡山谷。这可真是血肉厮杀,和昨天的过家家可不一样。这些工人相当彪悍,干起架来几乎要把人往死里打。

    看着这个场面,我自然跟着激动起来,也撸了袖子准备往上冲。

    毛毛一把将我拉住了,问我干嘛啊?我说上去打架啊,毛毛说拜托,你现在是老大,能不能有点老大的样子,你的命可比他们金贵多了!

    不得不说,毛毛现在是和我们大不一样了,感觉他现在比我们高出一个层次了。

    毛毛把我拉进车里,还拿出一袋橘子来让我吃。

    我俩一边吃橘子,一边透过挡风玻璃看着外面的血战。

    真的是一场血战,四处可见鲜血、求饶、痛哭、惨叫。

    毛毛带来的人都是很有打架经验的职业混子,在混战中如鱼得水、如鸟凌空;而李健儒他们虽说也有丰富的打架经验,但在面对这些彪悍工人的时候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这些工人虽说彪悍,但在成倍于他们的击打之下还是露出颓势,渐渐地败了下去。

    有一头是血躺在地上起不来的,也有把家伙一丢,哭嚎着往厂子里逃的,而李健儒他们也越打越顺手,经常四五个人围攻一个工人。

    看这情况,顶多十分钟,我们就能打赢这场战斗了。

    毛毛剥了一瓣橘子放进嘴里,点着头道:“不错不错,要不是你的这些学生,也没这么快收拾了他们啊。”

    “嘿,能给你帮上忙就行,就怕帮了倒忙呢。”

    “嗯,打赢了就行,一会儿把何老三绑起来,他要是不肯签字,我就把他扔到山谷底下……哎,何老三呢?”毛毛四处看着,没找到何老三的影子,估计也是躲进厂里去了。

    “不会跑了吧?”

    “不会,就这一个出口,后面就是山崖,他……”

    话还没说完,突然“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一个足足三米高的大铲车从厂子里开了出来,直直朝着人群撞了过来,惊的那些人纷纷四散逃开。

    一看驾驶室里的人,赫然正是何老三。

    “妈的,何老三这是疯了?”毛毛骂了一句,终于露出点混子气息了。

    何老三开着铲车,惊散了人群之后,继续往前开了过来。

    那铲车,直直朝着我和毛毛所坐的这辆奔驰撞了过来。

    “不好,他的目标是咱们!”

    我惊慌地喊了一声,这何老三果然是疯了,这是要撞死我们?这时候,铲车距离我们还有十几米的距离,要逃跑的话完全来得及。

    “快走!”我喊了一声,便要去拉车门,结果毛毛一把将我拽住了。

    “你干嘛?”我惊慌地问他,眼睁睁看着铲车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我很了解何老三,他绝对没有这个胆子,不然我不会来抢他的矿厂!咱们不能跑,一跑就输了,老子就要和他玩,看看谁玩的过谁!”毛毛哼了一声,云淡风轻地看着那辆铲车。

    “你疯了,拿命赌这个?”我越来越着急。

    “他不敢,绝对不敢!”毛毛的嘴角闪过一丝笑意。

    轰鸣声大作,铲车越开越快,驾驶室里的何老三面目狰狞,似乎将一切都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