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396 贾阳之死

396 贾阳之死

作者:抚琴的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贾阳,抓着你啦!”

    我一把将讲台里面的人抓了出来,然后就愣住了,因为这不是贾阳,而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正瑟瑟发抖、满脸惊慌地看着我们。

    气的我直接甩了他一个耳光:“你躲这里面干什么?”

    “我……怕……”说话间,便传来一股骚臭味,他的裤裆竟然湿了。

    你妈,这帮高三学生都什么毛病,难道是高考的压力太大了?

    我和黄杰既无奈又可气,又去教室的其他地方找。其实就这么大个地儿,能去哪儿找?无非是窗帘后面、柜子后面,但统统一无所获。我们走到哪,那些个无辜的学生就赶紧离我们远远的,像是一帮受到惊吓的小鸡仔。

    在翻遍所有窗帘都没找到贾阳后,我冲他们喊:“贾阳呢?!”

    他们没一个敢说话的,只是惊恐的看着我。

    气的我抄起一个凳子:“我他妈问你们贾阳呢?!”

    “没没没没见……”一个男生摇着头说道。

    妈的,我把凳子一丢,又回头看了一下窗外,这他妈是四楼,贾阳不可能跳下去啊,这十几米高呢,跳下去就算不死,也得高位截瘫。那么,有可能是躲到其他教室去了。我和黄杰出了教室,走廊上的战斗差不多已经平息了,只剩零零散散的七八个人还在打着。

    高三有十几个班,我和黄杰不可能一个班一个班的找。

    于是我立刻放开嗓子说道:“大家去各班检查一下,看看贾阳在那里,把他给我拖出来,一个角落也不要放过,还有水房和厕所,马杰你亲自过去看看!”一声令下,除了那些还在打斗的之外,其他人纷纷涌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教室。

    我皱着眉头,谨慎地看着左右,只等那间教室拖出一个人来,便喝令众人冲上去将他暴打一顿。同时,我也摸了摸背后的刀子,几乎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猛烈的心跳了。

    我们几人都带着刀子,就等贾阳现身了。

    不一会儿,大家纷纷从教室里出来了。

    “飞哥,没有啊!”

    “飞哥,找不到贾阳!”

    “飞哥,里面没有!”

    就连马杰也喊:“飞哥,贾阳不在厕所和水房!”

    我的心中一惊,哪里都没有?

    不可能啊,整个走廊被我们给堵死了,难道他长着翅膀飞了不成?

    “飞哥,怎么回事?”刘明俊跑了过来。阵引大亡。

    走廊里,众人都面面相觑,露出一脸迷茫的神色,谁也不知道贾阳去哪里了。

    我一跺脚,跑到走廊东头,这边有十几个人在把守着楼梯,楼梯下面有十来个以前唐亮的兄弟,他们一开始还想冲上来,后来见上面大局已定,现在连动都不敢动了。

    我问这边的兄弟:“看见贾阳了吗?”

    “没有啊。”他们摇头。

    贾阳是红花状元,三中现任的老大,人人都知道他长什么模样,如果他现过身,不可能没人看见。

    我又跑到走廊西头,问了他们同样的问题,他们也说没有见到。这边的楼梯下面主要是学校的老师和保安,聚了有二三十个,还是教导主任带头。主任见我现身,立刻说道:“左飞,你还想把事搞多大,差不多点就行了,你想和孙孤生一起去坐牢?”

    “主任,莫小花的事你也听说了吧?你不敢把贾阳扭去坐牢,跑到这来吓唬我,可真有意思。”

    主任大怒:“谁说我不敢的?我也是刚刚听说这事,我正准备抓起他来送到派出所去!”

    我才不管他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还不希望他把贾阳送到派出所呢,真送进派出所了,我还怎么要他的命啊?

    就在这时,走廊突然传来郑午的大喊:“操你妈的,你不是要和我单挑吗,来啊,来啊!”

    我扭头一看,郑午正甩着一把斧子,在他前面的地上爬着一个人,正是昨天才被砍伤一条腿的李健儒。李健儒做完手术就来上课了,没想到又碰到如此大劫,怎一个惨字了得。

    郑午也不急着干他,就在后面不急不缓地追着:“你爬啊,我看你能爬到哪里去!”

    李健儒一步步往前爬着,地上还都是碎玻璃渣子,他的手已经被扎的鲜血横流。

    “操你妈的,爬的比蜗牛还慢。”郑午举起斧子,狠狠剁了下去。

    “住手!”我大喊一声。

    郑午回过头来,迷茫地看着我。

    我跑过去,抓住李健儒的头发,将他的头提溜起来:“贾阳呢?”李健儒是贾阳的心腹,24小时除了睡觉以外,其他时间都在一起,就连洗澡都互相搓背,他肯定知道贾阳的下落。

    李健儒哆哆嗦嗦地说:“阳哥今晚就没来上自习,我不知道他跑哪里去了!”

    我的脑子“嗡”一声响,顿时一片空白。我知道李健儒没有撒谎,一来他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敢说谎,二来贾阳确实不在,如果他在的话,势必会被我们找出来的。

    没想到我辛辛苦苦搞出这么大一场混战来,竟然连贾阳的一根毛都没有摸到,现在的我又气又急,真是无法形容心中的苦闷。旁边的黄杰碰了碰我:“咱们去找找他,反正他的兄弟都被干掉了,被咱们抓到也是难逃一死。”

    “对,对。”我赶紧点头,贾阳的人已经被我们干翻了,只要能找到他,他还是躲不过一劫。

    可是,现在去哪儿找呢?

    没人知道,但是以我现在的心情,就算不知道也要去找,像个没头苍蝇也要乱撞。

    我站起身来,就往楼梯那边跑。

    “跟上,都跟上!”马杰在后面喊着,大部队便轰隆隆的跟在我的身后。

    马杰干的不错,就算找到贾阳,也得要众人一起上,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死他啊。

    一百多人跟着我下了楼,黑压压的一大片人马,几乎要把教学楼给震塌了。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但地上还是白茫茫的一片,而且教学楼下面的雪地已经被踩实了,脚踏在上面还光溜溜的打滑,大家都小心翼翼地走着。

    我不知道去哪找贾阳,反正就是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乱跑,身后的众人也都莫名其妙的跟着我。

    我们刚出了教学楼,就听见后面“砰”的一声巨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摔下来了。

    众人疑惑,纷纷回头去看。

    竟然是个人,还赤裸着下半身,不知从哪摔下来的,胳膊和腿都易位了,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躺在地上,头部还流出暗红色的鲜血,将旁边的一小块雪地都染红了。脑浆子也摔出来一些,还有其他部分,也摔烂了一些,血肉都翻出来了。

    这人显然已经死了。

    看到这个场景,我有点忍不住想吐,而旁边已经传来了好几个人的呕吐声。

    “飞哥,是贾阳!”距离那具尸体最近的一个学生喊道。

    我心里一震,往前走了两步,看向那人的脸。

    果然是贾阳!

    贾阳从楼上摔下来了,而且当场惨死!

    我的一颗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完全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想亲手杀死他,可他现在却摔死在我的面前。我在楼上的时候还想,贾阳不会是跳下去了吧?而且还想了不止一次。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贾阳竟然真的摔下来了。

    可是,我不相信他是自己跳下来的,这个人胆小如鼠,不会干出这种事的,那是怎么回事?

    我看向他赤裸的下半身,脑中突然一震,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撒腿就往教学楼里跑。众人不明所以,只有黄杰、郑午他们几个跟着我跑了过来。

    上楼的时候,教导主任领着一干老师、保安也急匆匆往下赶,看来已经听说下面摔死一个学生的事了。我一直往上跑,一直跑到顶层,推开那扇铁门,来到天台。

    天台上黑乎乎的,这里没有灯光,但是地上的脚印却清晰可见。

    这里的积雪很厚,一脚下去能漫过鞋去。地上有两排脚印,一个稍微大点,一个稍微小点,一看就是一个男生、一个女生。

    顺着脚印走过去,隐约看见天台的边缘蹲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影子。

    走近了,才看到是个女生。女生蹲在雪地里,只穿着一件棉衣,下半身也是裸的,旁边的雪地凌乱不堪,似乎发生了什么争斗。

    那女生在哭,把头埋在膝盖里,吓得浑身发抖。

    “马晓茹?!”我惊讶地叫了一声。

    女生抬起头来,果然是马晓茹,她的脸上都是泪痕,满脸的惊慌和恐怖。

    “飞哥……”马晓茹大哭着:“贾阳要强奸我,我不愿意,他就打我,我俩在打架的时候,他就不小心摔下去了!”

    我扑过去,按住她的肩膀:“你没事吧?”

    马晓茹摇了摇头,抽泣着说:“我没事,就是贾阳,他摔下去了,好可怕!”

    “好了好了,你把衣服穿好,咱们先下去再说。”

    “飞哥,我怕,怕的浑身都动不了了。”

    没办法,只能我帮她穿衣服。我从旁边的雪地里把她的衣服、裤子捡过来,帮她穿的时候,黄杰他们都把头转过去了。我帮她穿好了,马晓茹又勾住我的脖子,哭着说:“飞哥,我动不了了,你抱我下去吧。”

    我只好抱起马晓茹,朝着铁门走过去。

    黄杰他们走在前面。出铁门的时候,马晓茹突然贴着我的耳朵,轻轻说了一句:“飞哥,你看,莫小花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而且,我做的比她更漂亮!”

    说着,她轻轻笑了一声,除了我以外,谁也没有发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