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368 不见棺材不掉泪

368 不见棺材不掉泪

作者:抚琴的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吃完饭,王瑶又礼貌的将我送到楼下。

    在楼下,我忍不住说:“我找人问过了,林可儿不在南街。”

    “你问谁了?”

    我又无话可说。

    终于到了礼拜一的上午,我胸口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次终于能大展拳脚。我穿了一身挺帅的运动服,拿了一根打磨的镗亮的钢管,感觉自己今天肯定能大出风头。郑午也穿了他的战袍,戴着墨镜拄着拐杖,腰间别着一根甩棍。

    第一节课下了,大家就聚在了高二的走廊,刘明俊也带着他的兄弟们上来了。

    高一50多人,高二30多人,加起来也近百了。

    坦白说,就这阵型,就算不用“田忌赛马”的战术,也能轻松秒杀那个红花状元了。想到以后终于不用看他装逼了,还是蛮开心的。

    一帮人聚在走廊。郑午拄着拐,和马杰一起训那三十多人的话,不时有“给我打出威风、打出气势”的声音传来。刘明俊也是这样,正和他的手下们说话,不过他比较低调一些,基本没有声音传过来。

    走廊中间,是我和猴子。

    猴子懒洋洋的靠在窗边上,一副快要睡着的模样,我说你是不是昨晚又通宵啦?猴子打了个哈欠,然后不要脸的承认了。我说咱们有场恶战呢,你怎么还有心思去通宵。猴子指着走廊上近百人说,这么多人要是连个贾阳都干不掉,咱们都退学算啦!

    走廊上这么大动静,谁都看的出来我们要行动了,莫小花趴在窗户边上紧张的看着我,我冲她笑着摆了摆手。上次她帮我对付马晓茹,我也不能对人家太冷淡了。

    看着这一幕,猴子说:“左飞啊,你这分手也没事啊,备胎这么多。”

    我摇了摇头:“我只要王瑶。”

    和猴子说话的时候,其中一间教室的门开了,如铁塔一般的肖贺直奔我们二人而来。

    他一现身,走廊上的人都看过来。没法不看,他实在太扎眼了。

    “要打贾阳了?”肖贺问道。

    猴子点了点头:“是。”

    肖贺看看左右:“人还挺多,看来不用我帮忙了。”

    猴子笑呵呵的:“那不一定,万一我们中了贾阳的计,还得靠你帮上一把。”

    肖贺笑了笑:“最好没有我出手的机会,不然就真把我逼成你的同盟了。”

    肖贺走了以后,,马晓茹又跑出来了,来到我跟前一脸兴奋地说:“飞哥,你们要打架啊?”

    我看见她就头大,没好脸地说:“关你什么事啊?”一看见她,我就后悔之前帮了她,感觉跟粘上口香糖似的甩不掉了。

    “问问你怎么了?”马晓茹也不高兴了。

    “上次不是和你说了么,不要缠着左飞?”莫小花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虎视眈眈地瞪着马晓茹。

    马晓茹上次被莫小花揍的不轻,一看见她心就虚了。马晓茹有个优点,也算是她生存的技能,就是趋利避害,一看莫小花凶她,立刻转身走了。

    我笑呵呵说:“谢谢啊,又帮了我一回。”

    莫小花撇了撇嘴:“我以后能帮你的多着呢。”然后又酷酷的转身走了,看来是准备学王瑶学到底了。

    莫小花一走,何勇又窜出来了,紧张地说:“左飞,走廊这么大动静,是不是要和谁干架,你怎么没叫我啊?”

    何勇是个干将,但我这次确实没叫他,因为我不大想和他说话。但是他现在主动出来问了,我也不好意思直说,就说我给忘了,你准备一下吧,待会儿和我们上楼打贾阳去。

    结果何勇直接怒了,瞪着眼睛说道:“左飞,这么大的事你不告诉我?你还把不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我看你他妈的是活腻歪……”我实在听不了,伸出手刀就要砍他,结果猴子把我给拦住了。

    “?”我疑惑地看向猴子,结果猴子反手一刀,何勇直接晕倒在我的肩膀上。

    “你那个太嫩,我这一刀够他睡半个多小时了。”猴子又打了个呵欠。

    我嘿嘿一笑,叫道:“郑午,郑午!”

    郑午转过头来。

    “叫俩人过来,把何勇送回教室去。”

    把何勇架走以后,郑午也过来了,跟我说:“左飞,忘了跟你说个事了。一会儿打起来,你继续当我的赤兔马,咱们飞舞二人组……”

    不等他说完,我就赶紧说:“你还是另外找个赤兔马吧,我这会儿已经好了,能自个对敌了。”

    说完了,我又叫刘明俊,因为时间快到了,等上课铃声一响,我们就往楼上冲。协吐乒技。

    刘明俊走过来了,我却发现他的脸色不大好,感觉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你?”我问。

    “没事。”刘明俊摇了摇头。

    我打趣道:“不会是今儿就失恋了吧?”

    刘明俊赶紧摇了摇头:“没有没有,雯雯对我挺好的。”

    “别想太多,干完今天这一仗,再好好和你家雯雯缠绵去。”我捶了他一拳。

    “嗯。”刘明俊揉了揉自己胸口,笑了一下,笑的比较难看。

    我以为他就是和雯雯闹了点小别扭,也就没往心里去。

    我看看手表,还有一两分钟就上课了。我拍拍手,对大家说:“好了,咱们上楼吧。”

    我们几个一同往前走去,大部队在后面跟着。

    郑午拄着拐,走的实在太慢了,我和猴子对视一眼,架着他胳膊往前走,顿时行走如飞。没走两步,郑午就喊:“放下我,我要上厕所!”

    我急了,这都箭在弦上了,他咋事这么多啊?我问他大的还是小的,他说大的,突然就肚子疼了。好在走廊拐角就是厕所,我和猴子把他放下,让他赶紧去。

    郑午边进边说:“你们一定得等等我啊,没有我,你们打不赢的。”

    郑午一进去,我就说:“大家走!”开玩笑,要是真的等他,那得耽误多少事啊。

    当时我并没想到,郑午去上的这个厕所,反而助他逃过一劫。

    上楼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气氛有点不对,身后跟着的大部队静悄悄的,一点都没有头一次的那股兴奋劲儿了。还有刘明俊,始终黑着一张脸,现在想想这都是征兆,只是当时我急着上楼,并没有去想那么多。

    带着众人来到高三楼层,上课铃声也在此时想了起来。

    让我意外的是,高三走廊上站着四五十个人,贾阳手持一朵白花,站在最前,微笑地看着我们。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随即又想,刚才我们在高二走廊的阵仗那么大,贾阳提前得到消息、提前做好准备也不奇怪。不过他明知我们有近百人,还能这么气定神闲,倒让我有点惊讶了,难道他有什么杀手锏?然后又想,这小子没准是玩空城计呢,我可不是司马懿,不会上他的当!

    我带着近百人,黑压压的一片,走向贾阳。

    距离他七八米之外,我停了下来,身后众人也停下了脚步。

    “消息传的还挺快。”我笑着说。

    “我说我前几天就知道了,你信不信?”贾阳笑眯眯的,还将他那朵白花放在鼻子下面假装嗅着。明明就是个纸花,一点味道都没有,他还要去闻,看见他那副装逼的样子就烦。

    听了贾阳的话,我一点都不信,上次就玩这套,这次又玩,还想扰乱我们军心?

    贾阳这家伙,不愧是擅长工于心计,玩起宫心计来一个顶仨,他要是穿越到古代当个妃子之类的,绝对能统领后宫啊。

    “你猜我信不信?”我笑呵呵的。

    “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贾阳轻轻摇了摇头,看他那副模样,好像还真不是装出来的。

    我的心中不禁有了疑问,难道这家伙真的在我们的人里安插了间谍?

    我的余光无意中一瞟,发现旁边的刘明俊竟然双手微微发抖。他在害怕?我的心里吃了一惊,他害怕什么呢?贾阳的人明明没有我们多,完全没有理由害怕啊!

    正当我心神微乱的时候,对面又一个声音响起:“哎,你们那个瘸子呢,上次不是说要和我单挑吗?倒是出来啊!”

    是李健儒,我对这名字印象很深,上次郑午点名要和他单挑。

    他的叫声倒是惊醒了我,我怎么又不知不觉中了贾阳的计,让他随随便便一句话就使我心神大乱?

    刘明俊双手微微发抖怎么了,没准人家是因为兴奋呢!

    哎呦,贾阳这家伙实在太会霍乱人心了。

    我呼了口气,抬起头笑道:“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是你吧?唐亮已经完蛋了,接下来完蛋的就是你,你要是知道点好歹的话,就跪下来求个饶算了,没准大爷心情好就把你放了!”

    贾阳跟着笑了:“怎么和你说,你就不信呢?实话告诉你吧,你,他,还有他……”一边说,一边指向我和猴子,还有马杰,“除了你们三个以外,其他的全是我的人。”

    我哈哈大笑起来:“你他妈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说除了我们三个,其他全是你的人?哎呦我草,笑的我肚子都疼了。刘明俊,你听见没有,贾阳说你是他的人啊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