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随身英雄杀 > 第七六一章 天剑阁主

第七六一章 天剑阁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中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个看上去有些慵懒的中年男子,但是他在出现的瞬间,无数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是琉璃圣皇的三十六元辰,我的天啊,这一次两大圣皇竟然对上了!”

    “啧啧,有好戏看了,就是不知道他们谁更强一点。”

    这三十六个男子的出现,让九冥冰骊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一个九目妖皇,他可以处理,但是现在,出现的可是琉璃圣皇坐下最强的力量之一。

    三十六元辰!

    “小徒大喜之日,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天剑阁观礼,胆敢闹事者,死!”

    犹如天地神律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响起,这声音平和无比,但是却好似隐含着无穷的压力,无论是那三十六战将,还是战役盎然的三十六元辰,在这声音响起的瞬间,一个个都忍不住身体轻颤!

    穆青秋在内的所有天剑阁弟子,这一刻眼眸中却升起了无穷的振奋,他们仰望天剑阁,一个个目光之中,充斥着崇敬。

    他们骄傲,他们对发言之人,有着一种发自心底的骄傲,因为这个人,是他们心中的神。

    天剑阁主萧一衫!

    片尘不染的房间,只有一个颜色的房间里,一个身着白衣的中年男子,正用自己修长的五指,轻轻的擦拭着手中的长剑。

    长剑晶莹剔透,闪烁着滚滚的寒意。对于这柄长剑而言,它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擦拭。

    但是,它的主人,依旧静静的擦拭着它,是那样的专心,那样的冷静。

    他不是在擦剑,而是在完成一种艺术,一种让人看上去,无比陶醉的艺术。

    把剑身全部擦拭了一遍之后,男子这才缓缓的将长剑放下,这时候,他才抬起了头。

    晶莹的剑锋中,映出的是一张完美的脸。因为实在是太完美,所以这张脸,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美丽,这两个字对于这张脸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玷污,而英俊两个字,实在是有点乏力。

    恭敬的站在下方的金无神,在看到这张脸的瞬间,心中就有一种失神。虽然这些年来,他修炼剑道,已经让自己的心,达到了一种天塌不惊的静寂,但是每每看到这张脸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有些失神。

    不错,就是失神。

    在稍微的错愕之后,金无神还是恭敬无比的朝着男子行礼道:“弟子拜见师尊!”

    “无神不用多礼,我已经说过了,咱们师徒之间,无需这样多礼。”男子声音平和,给人一种无比亲近的感觉。

    但是,金无神却很明白,师尊这种亲近之中,实际上隐含着一种巨大的冷漠,这是一种跨越了他认知的冷漠,也是一种让人自惭形秽的冷漠。

    从他拜在这个人坐下的那一天起,金无神就能感受到这种冷漠,虽然现在,这种冷漠已经逐渐减弱,但是它似乎亘古存在,依旧让他难以跨越。

    “大阴阳剑诀乃是我们天剑阁祖传的绝学,其中所隐含的规则之力,更是远超一般的法门。”

    “相信你和傅玉清经过这次双修大典之后,修为一定能够突飞猛进,如果你们两人联手,就算是法身境在你们的面前,也算不了什么。”

    “这些年,我们天剑阁实在是太低调了,以至于不少人已经开始忘记我们的存在,这一次,你可要为为师争一口气!”

    金无神沉默了少许,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道:“弟子不会辜负师尊的期望。”

    “关于大阴阳剑诀,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接下来的路,只能靠你自己走了。”

    男子说到此处,眼眸中升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就在刚刚,我已经让人放开了封锁,相信无神你这一次的大典,一定是我们天剑阁声势最浩大的一次双修大典!”

    金无神一阵无语,他明白自己的师尊笑的是什么,但是这一刻,他有点不愿意说这些。

    “你和我的脾气,真的有点不太像,说实话,当初将你收在我的门下,为的也是将宗门传承下去。”

    如果说刚才,男子的话只是调侃,那么现在,男子这句话对金无神的伤害,就是一万点。

    “不知道那个小子敢不敢来,我倒是希望这次的大典能够热闹一些啊!”

    金无神昂头,面对师尊那似笑非笑的面容,他话语中带着斩钉截铁的道:“弟子也想要他来。”

    “我不但期待他来,更要给他机会,我要用手中的剑,让他明白,不是他的,他终究夺不走。”

    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眸中,带着一丝强烈的柔情,这种柔情,可以融化火焰,融化寒冰,融化万物。

    看着弟子眼眸中的神色,男子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种由衷的赞叹,他轻声的道:“只有极于情,才能极于剑,虽然这句话,有点偏颇,但是它却也是一种直指大道的捷径。”

    “真的很想,见到那个说出过这句话的人!”

    金无神神色淡定的道:“师尊,您很快就能够见到说这句话的那个人,因为这个人,他一定会来。”

    “他就是郑鸣!”

    说到此处,金无神的眼眸中,闪过的全是异样的神色,一种熊熊的战意,更是在他的心中燃烧。

    这些年来,他心中最大的期待,就是能够和那个人一战!

    这些年的修炼,已经让他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瓶颈,达到了当年他想都不敢想象的境地。

    他本以为,那个人烙印在他心灵最深处的魔咒,已经被他打破,那个人,在他的眼中,已经变的无足轻重。他的目标将更加的辽阔,那个人,已经追赶不上他。

    可是,等他的修为到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难以逾越的高原之时,他才发现,那个人依然在。

    不但在,而且越发的深刻,甚至可以说,那个人每时每刻,从来都不曾从他的心头消失过。

    只有极于情,才能极于剑!

    这句话,已经成了他剑道永远难以抹去的痕迹。大阴阳剑诀之所以一日千里,甚至超越了自己的师尊,都是因为这么一句话,在他的心中指引着他。

    这个失踪的人终于出现了,自己将和他一战!

    只要能够战胜那个人,那么他的心魔,他的一切困顿,他的所有疑惑,都将随之而解。

    他金无神,才能够做到真正的心中唯剑!

    “师尊,弟子有一个问题,一直困在心里,不知道当问不当问?”金无神将心中所有的念头统统压下之后,朝着萧一衫抱拳问道。

    萧一衫神态淡然的道:“你我师徒,还有什么事情不可说的?”

    “那就请师尊原谅弟子无礼,弟子很想知道,您和静云师叔……”金无神问出此话的时候,眼眸中生出了一丝小小的急切。

    很显然,对于这个问题,金无神已经埋藏了不少时间。

    “是师伯!”萧一衫的声音,直接打断了金无神还没有问出的问题。

    对于师尊有些急切的打断,金无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此时的他,实在没有办法和自己的师尊进行争辩。

    “静云比我大。”萧一衫这五个字,说的郑重其事,就好像在宣布最重要的问题一般。

    金无神小声的道:“师尊,就是比您早出生三个时辰而已,您……您又何必如此执着呢?”

    萧一衫狠狠地朝着金无神瞪了一眼,这一眼,顿时让金无神的心颤抖了一下。

    他在进入生神境之后,觉得自己和师尊的差距,已经不是那么大,但是现在这一眼,却让他深切的体会到,萧一衫的修为,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很多。

    “师尊,您为什么不和静云师伯一起修炼大阴阳剑诀?”

    在问出这个问题之后,金无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萧一衫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诧异,他并没有立即回答弟子的问题,而是将那擦拭好的长剑轻轻的举起。

    这一个小小的动作,顿时让金无神的心中打鼓,他觉得自己的师尊,恐怕要教训自己。

    可是萧一衫只是看着长剑之中自己的倒影,好一会儿,方才幽幽的道:“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你了。”

    “她比我大!”

    这四个字,让金无神有一种想要崩溃的感觉,在听到这个答案的第一个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师尊在调戏自己。

    但是,萧一衫的样子,让他感到,萧一衫并不像是开玩笑,他的确是在非常认真的回答自己的问题。

    偏执,这就是所谓的偏执,自己的师尊,因为偏执,所以在修为上突飞猛进,也因为偏执,让很多本来看上去无比简单的问题,到了他这里,都变成了无法逾越的大事情。

    自己的极情之剑,又何尝不是一种偏执?

    无数的念头闪动之后,金无神无比郑重的朝着萧一衫一抱拳道:“师尊,弟子懂了。”

    金无神从萧一衫所居的精舍中走出,此时,他的脑子里,思索的依旧是萧一衫那句最简单的话语。

    因为坚持,因为偏执,所以萧一衫放弃了康庄大道一般的大阴阳剑诀,但是同样,也正是因为偏执和坚持,让萧一衫走上了一条天剑阁谁也没有走过的路。

    自己选择的这条路,同样不可更改,同样不可动摇。只是,希望那个人不要让自己太失望。

    希望,他所得到的祖师传承,能够更强一点,这样的话,自己才不会有任何的遗憾!(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