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八荒剑神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气出内伤

第三百九十六章 气出内伤

作者:云泪天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胆,你是何人,为什么擅闯我飘渺山,打伤我飘渺山三护法!”

    看着浑身是血,狼狈的在地坑中爬出来的高宗延,一名身穿星月武道服,双鬓花白,深邃的眸子迸射出锋利光芒,四级逆兽王境界的老者怒视着叶晨风,大声喝斥道。

    “好大的帽子!”叶晨风看着白发老者,毫不畏惧的说道:“如果不是他冒犯我,我也不会打伤他。”

    “至于我来飘渺山的原因,是看在雪宗主面子上,前来告诉你们关于西魔宗针对你飘渺山的阴谋,如果你们不想知道,那就算了。”

    “嗯……你到底是什么人!”

    听到叶晨风提及西魔宗,白发老者等人脸色微变,看向他的眼神发生了极大地变化。

    “等雪宗主来了,她自然知道我是谁。”叶晨风缓缓地走到了冻结成冰雕的花蛇尊者身边,淡淡的说道。

    “好,你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禀告宗主。”白发老者犹豫了一下,严肃的叮嘱一声,飞进了飘渺山中。

    “晨风,你真的知道西魔宗针对我飘渺山的阴谋。”姬倾雪二女迅速走到了叶晨风身边,小声问道。

    “知道一些。”叶晨风点了点头,说道:“所以你们不必担心他的报复,如果他再不知好歹,我就灭了他,带你们离开,任飘渺山自生自灭。”

    “你……”

    听到叶晨风在众长老,护法面前,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高宗延气的肺都快炸了,强忍住身体伤势,就想再出手。

    “怎么,你觉得我不敢杀你吗?”

    叶晨风瞳孔收缩成最危险的针孔状,看着暴跳如雷的高宗延,杀意凛然的问道。

    触碰着叶晨风锋利如剑的眸子,听着他冰冷的警告,高宗延嗅到了浓浓的危险感觉,紧握长枪的手不由得颤抖起来。

    就在叶晨风震慑住高宗延时,身穿墨绿色长裙,乌黑的长发随风飘荡,玲珑有致的身体中散发着迷人韵味的雪飘零扇动着魂翼快速的飞来了。

    “晨风……怎么是你。”

    当雪飘零透过层层云雾,看着飘渺山门处的挺拔身影时,神情一怔,露出了吃惊之色。

    刚刚听白发老者禀告,雪飘零脑海中闪过数个身影,却唯独没有想到叶晨风。

    毕竟当初她与叶晨风分开时,叶晨风才刚刚达到地兽将境界,而现在,才过去四年时间。

    “飘零姐,我来了。”

    看着雪飘零熟悉的摸样,想到她暗中对紫金国的帮助,叶晨风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宗主,你真的认识他。”

    白发老者面色不善的看着叶晨风,冷冷的问道。

    “他是我一个朋友。”

    雪飘零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内心的震惊,缓缓地说道。

    “宗主,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这小子不但杀死了玉钦他们三个,还当众羞辱我,这等无法无天之人,必须杀死。”被叶晨风冰冷眼神震慑住的高宗延,不顾脸面,大声喊道。

    “哎,你说说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像个娘们似的大哭小叫,我要是你,早就一头撞死了,省的丢人现眼。”叶晨风鄙夷的看着浑身是血,灰头土脸的高宗延,讥讽道。

    “你……”

    高宗延活了一千多岁,还从未受过这等奇耻大辱,叶晨风的话像刀子一般刺进了他内心深处,让他发狂,让他发怒,让他想要杀人。

    “晨风,你真的杀死了高玉钦!”雪飘零眉头紧皱的问道,正处多事之秋,她实在不想与高宗延一脉交恶,但又无法处置叶晨风,为难的问道。

    “我这有一颗记忆石,高玉钦他们三个的死因都记忆在了里面。”叶晨风从乾坤戒指中拿出了一颗记忆石,淡淡的说道:“你们看了之后,就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们了。”

    看到叶晨风手中的记忆石,高宗延脸色微变,眼角的肌肉狂跳起来。

    如果高玉钦他们三个真的犯下了滔天大罪,自己不但无法借助飘渺山的力量为他们报仇,自己的脸面也将丢光了。

    “好,把记忆石给我!”

    看着叶晨风从容淡定的摸样,雪飘零点了点头,将记忆石从他手中拿了过来,释放魂力渗透了进去。

    当雪飘零浏览了一遍记忆石中记忆的内容,冷艳的脸庞变得极为难看,恼怒的看着高宗延道:“三护法,你真是养了一个好孙子啊。你自己看看吧,看看你那孙子到底为何被杀。”

    说着,雪飘零将手中的记忆石扔给了高宗延。

    接住雪飘零扔来的记忆石,高宗延脸色阴晴不定,在众目睽睽下,他不得不释放魂力渗透进记忆石。

    当他通过记忆石,看到高玉钦等人无法无天的罪行时,整颗心凉了大半截。

    “宗主,玉钦他们确实犯下滔天大罪,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就算玉钦他们三个冒犯了姬倾雪,白希雅,也应该交由我飘渺山处置,而不应该由他一个外人处置。”

    “他肆意残杀我飘渺山弟子,分明是没有将我飘渺山放在眼里,这等贼子必须铲除。”高宗延豁出了老脸,不依不饶的说道。

    “哼,我是贼子!”叶晨风冷哼一声道:“如果不是我当年欠雪宗主一个人情,我会千里迢迢,冒着极大风险来你飘渺山通风报信。”

    “还有,他们三个可是互虐而死,与我何关。怪就怪那药性太强,他们的欲.火太旺盛!”

    “三护法,你要不要看他们死前是何等的摸样,那等画面,实在是太恶心了,那等姿势,我都怀疑是不是跟你学的!”叶晨风又从怀中拿出了一个记忆石,看着脸色阴沉的几欲滴出水来的高宗延,咄咄逼人的说道。

    “你……噗……”

    急火攻心下,高宗延胸口一涨,一口滚烫的鲜血喷洒了出来,摇摇欲坠差点跌倒在地上。

    “哎,你说说你,怎么开不起玩笑呢?”看着口喷鲜血的高宗延,叶晨风嘴角微微上翘,讥讽的说道:“那等恶心的画面,你觉得我会站一旁记忆吗?这颗记忆石是假的,里面什么也没有。”

    “噗……”

    叶晨风话音刚落,屈辱,憋屈,愤怒等诸多情绪交织在一起的高宗延被气出了内伤,大量的鲜血在他嘴巴中喷洒出来,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跌倒在了地上。

    看着高宗延被叶晨风气出了内伤,瘫倒在地上,白发老者脸色变得阴沉无比,显然他与高宗延出自一脉,高宗延颜面尽失,他也感到脸上无光。

    “晨风,你真的知道西魔宗针对我飘渺山的阴谋?”这时,雪飘零开口说话了,目光灼灼的看着他,询问道。

    “雪宗主,我知道的那些事关系重大,如果你相信我,我们找个地方单独谈谈。”叶晨风迎着雪飘零投来的目光,点了点头说道。

    “好,你们跟我来!”

    雪飘零点了点头,带着叶晨风,姬倾雪二女,剑灵傀儡进入到了天地灵气浓郁,仙山一般的飘渺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