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神皇 > 265 求贤若渴

265 求贤若渴

作者:水冷酒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王不必如此,还请还我阵旗。”满通躬身道。

    佟岩松和巫马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王宝玉,满通旷世奇才,是他们这些法器师的祖师。

    这样的人,一定要收了。

    佟岩松不停的眨眼睛使眼色,王宝玉却点了点头,吩咐佟岩松取出阵旗,交还给满通。佟岩松这个不情愿啊,他不在乎阵旗,更想得到满通这个人。

    “文衡!”

    “属下在!”

    “我们给老先生造成了损失,拨一千块上品灵石,作为补偿。”王宝玉吩咐道。

    文衡干脆将一个储物袋直接递了过去,满通非常犹豫,到底还是接了过去,一再称谢,脸上还带着几分清高之士获得横财的尴尬之色。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满通滞留此地百年,修为始终保持在金丹初期,明显是因为灵石不足的缘故。

    “老头,你在想什么呢?一个人呆在这里多无聊,修为上不去,还整天防贼刮大风,不追随大王啊。”夏一达从后方跳了出来,上前不由分说的去拉扯满通的胳膊。

    满通十分惊讶,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你是修罗女。”

    “是啊,我都能屈尊跟随大王,你比我还厉害吗?”夏一达嬉笑着,搞得老头难为情的直往后缩,但胳膊还是被死死的拦住。

    “小夏,快回来,人各有志,不能勉强。”王宝玉制止道。

    “别打岔,我再劝劝他就跟咱们走了。”夏一达满不在乎,又说道:“老头,这是我们五王灵,呃,五灵王!出手大方,为人爽快,还有前途,困在岛上早晚喂了鱼!老头,我说啊……”

    “小夏!”王宝玉不悦的再次喊道。

    夏一达飞身返回,不忘提醒满通,“老头,等我们走了,你可是追都追不上。”

    满通犹豫了,但最终还是转身进屋,众人都表示非常遗憾,王宝玉高声道:“满大师,本人敬重你的为人,所以不会勉强你。我的队伍将在岸边停留三日,如果你想一路同行,还请前来为上宾。”

    说完,王宝玉一声令下,队伍立刻撤离这座荒岛,回到大船之上。

    “宝玉啊,满通万分难得,不可轻易放弃。”佟岩松过来催促。

    “佟老,你不明白,此人能舍弃天宝宗,在此地隐居百年,何等孤傲。如果我们强行将其带走,只怕适得其反,跟天宝宗有什么差别。”王宝玉道。

    “孤傲个屁啊,要真那样他能要咱的一千大块灵石?说明心里还是想要提升的。”夏一达翘着修长的二郎腿插嘴道。

    “别给人点儿东西就一直挂嘴边上,就你这种管理方式,也就只有脸皮厚的跟你混。”王宝玉训斥道。

    “嘿嘿,这跟脸皮没关,关键得激将,等于给他个台阶,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夏一达撇撇小嘴。

    “唉,我也是心急,毕竟我和巫马水平有限,缺少他这样的大才。”佟岩松一脸懊恼。

    “等等吧!要给他做决定的时间。”

    两艘大船就停留在海岸之上,王宝玉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去打扰满通,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还是不见满通前来。

    “宝玉,再去尝试一下,莫要失了奇才。”佟岩松已经来了不知道多少遍。

    “开船,离开这里。”王宝玉下令道。

    “唉,太可惜了,一代大师,终将困死于孤岛之上。”说起这些,佟岩松的眼圈都红了。

    大船拔锚起航,刚走出不足二里,就将空中飞来一个花瓣状的飞行法器,上面赫然站着满通。

    “老先生,不必相送,后会有期。”王宝玉遥遥拱手道。

    “老朽只是有几句话要问你?”满通高声道。

    “请讲?”

    “大王若是一统天下,以何为根本?”

    “以民为本!”王宝玉不假思索。

    “请问又以何为尊?”

    “律法为尊!”

    “庶民泱泱,皆泛泛之辈,与你何用?”

    “天道之本,在于仁,高楼万丈,在于基。若无民众,高位者危,正如这海水,能载舟也能覆舟!”王宝玉朗声道。

    “哈哈,说得好!”

    满通驭使着飞行法器,直接落在船头之上,屈膝下拜,“老朽不才,愿追随大王,荡清天下,至死无悔!”

    “我就说……”

    “你就少说两句吧!”芙蓉一把将又想要插嘴的夏一达拉一旁去,大王好容易盼到人才,可别再搅黄了。

    “老先生快快请起,不周之处,还请指教。”王宝玉连忙搀扶起满通,命人搬来座椅。

    “百年孤独,老朽都觉得这颗心已经死去,见到大王如此宽容体恤,竟然夜不能寐。”满通感慨道。

    “实不相瞒,我也是求贤若渴,得遇大法师,才是十年征战以来最大的收获。”王宝玉恭敬道。

    “定当不遗余力,相助大王,得成大业。”满通决心已定,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老头,你终于想开了。”小白呲牙笑道。

    “实不相瞒,我肯来追随,也因神兽之首白泽。”满通为人倒是实在,并不隐瞒自己的心思。

    “嘿嘿,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想去劝你的,主人不答应。”小白笑问。

    “哈哈,白泽出世,只追随圣主,天下谁人不知。”满通大笑。

    气氛相当融洽,王宝玉跟长老院简单商议过后,封满通为大法师,与长老院之首申万方、大将军杨渊、国师佟岩松,同居尊位。

    满通的水平在这里摆着,论年岁也在众人之上,无人不服。

    最为感动的当属佟岩松,军中几番来了能人,王宝玉不忘初衷,从未动摇过他的尊位。越是如此,佟岩松越是谦卑,也在学习中进步。

    接下来,船上举办了拜师仪式,巫马、秋红以及那些女弟子,纷纷拜满通为师,佟岩松也想这样,却被王宝玉给制止了。

    “论起来,他就是我的师父。”佟岩松不解。

    “以前无人可用,只能辛苦你,满通来了,今后就不必了。你闲暇时可以去照看,更多的时候,还是帮我出谋划策,这才是国师该做的事情。”王宝玉道。

    “哈哈,一切都听宝玉安排。”佟岩松开心的大笑,多年来他真的累了,同时,他也感受到王宝玉对他发自内心的尊重和信任。

    满通非常欣赏秋红的目力,天生的奇才,今后多加栽培,不在话下。

    军心振奋,大船破浪远航,随着跟满通越来越熟悉,王宝玉也得知了许多关于天宝宗的情况,当然,这些都是百年以前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