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扶摇直上 > 第一千一百零三十四章 幸灾乐祸

第一千一百零三十四章 幸灾乐祸

作者:鹅城知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千一百零三十四章幸灾乐祸

    郑之顺去看王简的情况,得知市委书记市长都来了,医院的医生就答应人员可以看望,薛华就和石振功一起走了进去,看到王简正躺在在病床上,两人就走了过去。

    “王简同志你没事吧?”薛华走过去之后就关心地问道。

    看到薛华和石振功两人都来了,王简虽然根本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也要装着需要休息的样子,吃力地要坐起来,石振功忙走过去对他说道:“王市长,你不要动,好好休息养病。”

    看了看薛华和石振功两人一眼,王简说道:“我没事,薛书记,石市长,麻烦你们来看我了。”

    薛华马上说道:“王简同志,你这是说什么话,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知道后担心地不得了,马上就和振功市长一起来了,看到你还好,我们的心就放了下来了。”

    “薛书记说的是啊,王市长,你到了这里怎么还下了井,真是吓坏了我们。”石振功也说道。

    王简苦笑了一下道:“我要是不下去,恐怕工人们就会有伤亡了,这事也巧了,李世绩的煤矿安全生产条件太差,现在又出了事,我看得关停整顿了。”

    听到王简的话,石振功心里还有些不大释怀,必竟李世绩是他引进来的,现在出了事,他面上也不好看,但是现在面临这种情况,他也不能给李世绩说什么话了,就对薛华说道:“薛书记,王市长说的对,李世绩的煤矿是得停业整顿了,当地群众还上着访,我们铁山市真有些是多事之秋啊!”

    看到石振功都这么说,薛华当然不会有反对意见,就说道:“我看不仅仅是李世绩要停业整顿的问题,全市的各个矿产企业也要认真进行安全检查,这次的事情也亏了王简同志当时在现场指挥得力,否则将不堪设想,王简同志为此受了伤,我们要上报给省委,请求省委表彰他。”

    没想到薛华还要向省委请求表彰自己,王简忙说道:“表彰什么的就不必了,我是领导干部,这些事情是我应当做的,应当做的事情是不需表彰的,现在李世绩的煤矿停业整顿,另外我在下井之后还发现了了些问题,那就是私人煤窑的工作条件很差,比起来华煤集团要好的多,而且现在煤炭开采乱像丛生,我建议对全市的煤矿进行整顿,关停一些中小煤矿,壮大国有煤矿的规模,煤矿与别人的产业不一样,我们要建立一个良好的开采秩序。”

    王简就把自己的意见说了出来,这件事他跟石振功说过了,但是还没有和薛华谈过,现在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和薛华说一下,争取薛华的支持,如果薛华支持了,事情就好办的多。

    石振功听到后自然没有什么表态,就看薛华怎么说,薛华从江炎那里知道王简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官员,整顿煤炭行业的秩序也是他想做的事情之一,如果这件事情做好也将成为他的政绩,对他将来的升迁非常重要,所以当即表态道:“王简同志,你提出的这个问题非常好,我们铁山市虽然矿产资源丰富,但是开采不集中,大大小小的矿产企业太多,但不能做大做强,导致很大的浪费,安全生产工作也很严峻,你提出要进行整顿,关停中小矿产企业的方法,我非常赞同,但是这件事关系重大,我们回去议一议,上报给省委再说。”

    王简也知道这种事情不是轻易就能做下的,必须进行充分的协商,争取各方的支持才行,因此他对薛华的表态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但他现在必须抓住这个时机,以李世绩的煤矿为突破口,推动这项事情的开展,只要他把这件事做成了,他就在铁山市立住脚跟了,因为这是他来到铁山市的第一个政治资本。

    “王简同志,你好好休息,我看你的伤也不重,就让医院把你转到市里医院吧。”薛华和王简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提出将王简转院到市里去,那里的条件要更好一些。

    王简现在必须躺在医院里,别看他根本没有什么伤,但是只要他躺在医院里,就会给他带来一些看不见的政治资本,所以他还得听从薛华的命令转院到市里去。

    石振功也建议这么做,院方就开始准备给王简转院,薛华和石振功两人就走出病房准备回去。到了外面之后,石振功就对薛华说道:“薛书记,煤山县出了这样的事情,张治国责任不小,我建议调整一下煤山县的班子。”

    石振功就想利用这个机会与薛华联手将张治国拿掉,然后让郑之顺上位,但是安全生产的事情一般来说是县长的事情,现在出了事,郑之顺的责任也是跑不掉的,但是郑之顺当时跟王简一起下井了,而张治国到底在哪里还不知道呢,所以他提出来张治国要承担责任,也有一定的道理。

    薛华自然是明白他的用意,但是把张治国换下来,一定是郑之顺上位,这样一来倒是让石振功占了便宜,所以他就说道:“调整班子的事我看要等到王市长出院以后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再说,必竟他是当事人,他的意见很重要。”

    薛华的话也有道理,王简现在虽然针对了李世绩的煤矿,但石振功相信王简还是会站在他这一边的,所以就说道:“这个是自然的,薛书记到时候有什么要求也可以做出指示,我们照办。”

    石振功的意思自然也要让薛华得到一些东西,如果郑之顺当了县委书记,县长之位就空出来,薛华对此也是明知的。

    两人就这个事情交换了意见,然后就一起回到了铁山市。

    听说王简因为下井受了伤住进了医院,铁山市政府的其他领导同志都纷纷前去看望王简。正当王简要转院的时候,张治国先从铁山市赶了过来,他先找到郑之顺显出一种很着急的样子说道:“老郑,王市长没事吧?”

    郑之顺看到他现在才来,心里虽然很是不满,但是嘴上却是说道:“王市长正在病房里,不知道情况是什么样。”

    听到王简现在情况还不明,张治国的心里就是一紧,如果王简真的出了事,他也是牵连着不好,郑之顺还好是跟着下井的,而他却是在外面没有陪同,这怎么办?

    眼珠子转了一转,张治国突然对郑之顺说道:“老郑,你是怎么搞的,让你陪同王市长视察工作,你怎么能让他下了井,再说你们下了井,怎么能让王市长最后上来?你们都没事,怎么就王市长有事了?”

    张治国就先下手指责郑之顺,好将来真理论谁的责任的时候他好占主动,而郑之顺对王简最后上来的这一件事,他的心里也是很自责的,刚才薛华和石振功来的时候还自我批评了,但是薛华和石振功两人没有说什么,现在张治国却是抓住这件事来批评他了。

    郑之顺听了张治国的话,一时没有说话,如果要是说起来,肯定要吵架,还不如不说,看到他不说话的样子,张治国感觉作这件事还能拿住郑之顺,如果不好好利用一下,还真浪费了这个机会。

    “如果王市长有个三长两短,老郑你就是千古罪人,我不过是有事没有时间陪同,让你们陪同一下居然出了这样的事,你说我们县怎么向市委交代?”张治国又疾声厉色地对郑之顺说道。

    郑之顺脸色憋得通红,他是县长,安全生产归他管,陪同又是他陪同的,现在王简出了事,张治国把责任全部弄他的头上,他还真的无话可说,要说这事他就有些倒霉了,这种事情他能有预料吗?而且他还跟着下了井,煤矿出现渗水事故,也是一种意外事件,但是追究起责任来却不是这样想,真是倒霉啊!

    “张书记,这件事我会向市政府写出检讨的,整个过程我会详细地写出来,让市政府来处理。”郑之顺也不能不一直不说话,所以就表了个态。

    “如果早让李世绩滚蛋也就不会出这个事了,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他留在这里,群众还在上着访,我们却保着他,现在又出了这事,你说你不是有些冤吗?以后要吸取教训。”张治国又装作为郑之顺说话的样子对郑之顺说道。

    郑之顺知道张治国所说话的意思,因为在此之前他是一直听从石振功的话支持李世绩的,而张治国当然是听从贺中强想着把李世绩搞走,让那个张国明来做,但是由于李世绩本身就很强大,再加上郑之顺在县里、石振功在市里的支持,所以他们就没法得手,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张治国自然是要幸灾乐祸一番了。

    听着张治国的话,郑之顺再也没有说话,看到他这个样子,张治国就把手一甩,说道:“我先去看一看王市长,你去通知县里的领导同志都来看望一下王市长。”

    县里的领导同志有的还不知道这事,现在张治国来到了,自然要带着所有人员一起看望王简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