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扶摇直上 > 第一千一百零二十章 张亮的电话

第一千一百零二十章 张亮的电话

作者:鹅城知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千一百零二十章张亮的电话

    “哈哈,王简,你到铁山那边怎么样?我们准备去你那里看一看,方便不方便?”江炎就在电话里哈哈大笑着说道。

    感到江炎的心情很好,王简也呵呵一笑道:“江书记,你们怎么想到要到我这里来?”

    江炎笑道:“你到铁山那边,我们大家都想念你了,所以想去看看你,你有没有得时间?”

    王简一听就笑道:“这么远劳烦江书记你来看我,我有些不敢当啊!”

    江炎:“这有什么的,我和白市长几个人一起去,你虽然离开四蒙了,但是你的根还在这里,我们去看看你,也算是老家人带给你的问候。”

    难得江炎如此情份,王简道:“那好,我等你们来,我现在一切都好,叫大家不用挂念。”

    江炎就笑着答应了,然后又说了一会话,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挂下电话之后,王简就想着如果江炎他们来了,就要和薛华和石振功汇报一下,他们来一方面是看望,另一方面也是给自己壮壮声势,这说什么都要感谢他们,而薛华和石振功两人肯定要出面接待。

    就在想着这事的时候,杨春峰突然也打来电话,那意思是也要来看他,王简就告诉他江炎和白水清他们要来,到时候一起来就是了,但杨春峰却说道:“王书记,江书记带着的是市领导前去看望你,我们就不和他们一起了,等他们去过之后我们再去。”

    王简笑道:“分那么清干什么,一起来不就得了吗?”

    杨春峰道:“王书记,江书记没通知我们去,我们怎么好意思主动与他联系一起去啊?他们是市领导我们就不掺和了,再说他们去是为公,我们去为私,公私不能相混啊!”

    还有这种道理,王简笑了一下道:“你这个公私之理分得倒是特别,江书记他们为公,你们就是为私了?”

    杨春峰笑道:“江书记去是代表市委市政府去看望你的,那自然是为公,我们则是代表自己去看望你的,当然是为私了,对了王书记,你在那边适应不适应?条件艰苦不艰苦啊?”

    王简就笑道:“刚来的时候真是有些不适应,不过现在好了,习惯了就好了,这边的条件要说好也好,要说不好也不好,有钱的非常有钱,没钱的就是太穷了,这边的情况与我们四蒙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杨春峰道:“王书记,生活习惯好了就好,至于工作条件嘛,我相信对您来说根本不是问题,您到哪里都能开创出一片天地来!”

    王简呵呵地笑了起来,道:“老杨,你啥时候也学得这么表扬我了?你在西亭那边怎么样?”

    杨春峰笑道:“一切都好,现在我们家电工业园区又引进了一个大项目,投资达五亿多,何氏集团又追加了投资,经济开发区那边又扩大了厂地,同时由于西马山的开发,带动了我们西亭县经济的发展,服务业的发展又快了起来,王书记这都是你打下的基础啊!”

    听到杨春峰如此说道,把王简的记忆又唤回了在西亭的岁月,想了一下说道:“我打下的基础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功劳是大家的,现在你们发展的这么好就更让我欣慰了,替我向大家问个好,你们要是来,就来吧,我等着你们。”

    杨春峰就笑着答应了,他们这些人都是王简提拔起来的人,现在王简走了,他们说什么也要去看望一下老领导,再说老领导很年轻,以后的发展不可限量,谁知道过了几年之后,会不会再回来工作呢!

    与杨春峰挂断了电话,王简不禁感叹了一下,在四蒙有着一些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人,而到了这里,却是一切都要从头干起,没有自己的人马,虽然也可以发号施令,但不一定能得心应手啊,而且像范忠和张亮这样的人只唯贺中强马首是瞻,如果想要把矿产资源这一块抓好,恐怕得费一番脑筋,怎么才能打破这种局面,彻底把矿产资源这一块的工作抓好呢?

    现在分工已经完成,他现在第一步的工作就是要到煤山县去,把上访的问题处理好,如果能把这个问题处理好,他的威信就会增长,如果处理不好,那恐怕贺中强等人就会看他的笑话,这是一个比较严峻的问题。

    要去煤山县处理这个问题,事先要进行一下准备,前一阵子只是了解了情况,现在他直接分管这一块了,就需要把张亮叫过来,问一问这里面的情况,然后到下面去处理这个事情。

    想到这里,王简就把周新营叫了过来,让他给张亮打电话,让他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来一下。

    周新营第一次接受这样的任务,因为张亮也是处级干部,直接给他们打电话的事情还没有,但是王简不自己亲自打,而让他来打,那自然也是有原因,这是显示他的权力的表现,如果可以的话,王简当然也会自己打,但那就显不出他的权力了,张亮那天对贺中强毕恭毕敬,王简心里就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就是要压他一压,如果一味地谦逊,会让这样的人更加瞧不起。

    此时张亮正被几个老板喊到一起打牌,作为煤炭局局长,很受煤老板的欢迎,所以有时候就会在上班的期间把他叫过去,然后打几副牌,喝点咖啡,交流一下感情。

    正在打牌的兴头上,张亮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不知道是谁,就随意地说了一声道:“哪位?”

    “是张亮局长吗?我是小周,周新营。”周新营就在电话里很有礼貌地说道。

    张亮对周新营一点也不熟悉,分工调整之后,他也没有太去理会王简,因此就没有去分析一下王简身边的人是谁,所以就不知道周新营了。

    因此一听到这个人名不熟悉,张亮不耐烦地说道:“你打错了。”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就对几个煤老板说道:“来,我们继续,刚才打到哪里了?”

    有个煤老板就笑着说道:“张局长,你工作真是太忙了,这半天你都接了不下十个电话了。”

    张亮就呵呵地笑道:“没有办法,工作嘛,不比你们当老板的自由。”

    几个煤老板就笑了起来,上班期间出来打牌还不自由啊?

    周新营一听说打错电话了,心里就是纳闷,这是市政府专门印发的通讯录,怎么会打错呢?这要是通知不到张亮本人,他怎么向王简交代?

    想到这里,周新营又拿起电话打给张亮,张亮听到响声,把手机拿了出来一看,骂道:“他麻的,告诉他打错了,还打!”

    说完张亮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然后继续就是打牌,这也是他的胆大之处,现在贺中强不分管他,他心里就是有些不舒服,所以专门出来打打牌放松一下,也有让王简找不到的意思。

    听到那头传来的忙音,周新营真是愣住了,难道是自己真的打错了?怎么连电话都不接了呢?这个时候王简就打电话问他通知到了没有?马上还有事情让张亮抓紧过来。

    周新营只好实话实说,王简一听也是很奇怪,记录本上的电话号码应当不会错,为什么不接电话?到底是不是张亮本人接的。

    就让周新营到自己办公室里来,当着自己面再打一遍电话试试。

    周新营就来到王简的办公室,然后就用刚才的手机直接给张亮打,这一回张亮接了,不过劈头说骂道:“你他麻的是谁啊?不告诉你打错了吗?”

    “请问你是张亮局长吗?”虽然对方骂他,但王简在旁边,周新营也不敢骂他,还是很有礼貌地说道。

    “是的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是谁?”张亮就很是不友好地说道。

    “我是王简,你是不是张亮?”王简一听声音应当是张亮,所以拿过周新营的手机就说道。

    张亮一时没听清,但是态度立刻变了下去,吃吃地问道:“请问,您是谁?”

    “我是王简,我问你是不是张亮?”王简这头不耐烦了。

    张亮这回是听清楚了,立刻用手示意其他煤老板不要出声,急忙站起来走到一边说道:“是王市长吗?我是张亮。”

    “你现在在哪里?怎么打你电话也不接?”王简就很厉声地说道。

    张亮急忙解释道:“对不起王市长,我刚才不知道是您,您千万不要生气啊!”

    虽然张亮对贺中强很忠心,也想着与王简为难,但是他也不敢在明面上得罪王简,刚才粗口骂了人,而且还可能让王简听到了,这一下子就不好了,王简真要收拾起他,他也很难受啊!

    “你马上到我的办公室里来,我有事情要问你,以后如果有电话再不接,你看着办!”王简说完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一听到王简挂完了电话,张亮就有些呆呆地站在那里,煤老板看到后,就问道:“张局长,来,继续打!”

    张亮一摆手说道:“不能打了,我有点事情马上要走,我们晚上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