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扶摇直上 > 第七百九十五章 虎落平阳

第七百九十五章 虎落平阳

作者:鹅城知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百九十五章虎落平阳

    “这孩子,什么都不像你,就是这坏脾气像你!”看到陆凯明走进屋内,他妈妈便对陆全中说道。

    陆全中却是说道:“公子脾气,怎么能和我一样,过几天就把他调回来!”

    说完话,陆全中就走进自己的屋里,躺下休息一会了,回想着白天的会议,虽然一号首长并没有点名批评他,但是大家都明白他所指的是谁,这种不点名的批评往往比点名批评还微妙,会让大家产生无限的联想,虽然说并不能动摇他现在的地位,但是对他下一步的发展却是会产生一定的障碍了,在高层的发展就是如同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走钢丝,外人看上去他们很平稳很顺利,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如果稍有不慎,他们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了,历史的教训都是不停地重复着,而他却是深深知道这些教训的。现在虽然老爷子还在,谁也动不了他,但是老爷子不会有多少时间了,可以帮助他再上一层楼的机会没有多少了。

    而相比起来,叶顶天虽然已经仙逝,但叶明军却是在这次会议上春风得意,一直与他不太和睦的张成义终于让他给弄走了,而换上了据说与他关系不错的王华堂,另外又把方廷进捧上了省长的宝座。方廷进不过只是江宁市委书记江宁省委常委,一下子超过省委副书记李振玉,直接担任省长,除了与叶明军有关外,当然也与方家的身份有关,必竟方家也是与他们陆家相提并论的家族,这样一来,方廷进肯定要很感激叶明军了。由于方廷进的上位,李振玉最终只能调往省人大任职,担任第一副主任,级别虽然到了正省,但是权力却是大大缩水了,姜中伟晋升为省委副书记,组织部长一职由宣传部长孙世明接任,这样的安排完全就是叶明军原来的班底在当政。

    本来他把陆凯明放在四蒙是让张成义培养一下的,现在变成这个样子,还怎么培养?总不能再调往甘兰省吧?再说陆凯明看来也是有些不争气,虽然在初期的时候可以扶一下就能上路,但一旦到了高层,那就不是扶的问题了,因为扶也是扶不起来的,所以只能想法将他调回来,再作其他安排吧。

    陆全中想好这些事情,也就慢慢睡着了,而陆凯明的妈妈却是也有些心神不宁,高层的政治生活虽然给她带来了荣华富贵,但是也容易带来一些意外的灾难,当初她的父母可是经过这样的灾难,只不过后来平反之后才重获自由,她小的时候也是经过这样的苦难的。

    纪永明呆在齐国顺那里就想着陆凯明能不能帮他摆平这个事,但是没等他等到消息,四蒙市委办公室那边就打来电话了,问他现在在哪里。四蒙市委那边已经接到省委组织部的通知,他的事情已经知道了,市委让他回来述职,向大家报告情况,等侯省委处理。

    接到市委的电话,纪永明的心里就有些慌张,就撒谎道,我在京城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等处理完之后就回去。市委办公室那边听到他这样回答也不能说什么,反正现在纪永明还没有正式免去组织部长,他们打完电话直接给市委领导汇报就是了。

    在给纪永明打完电话后,市委办工作人员就向江炎汇报了纪永明的情况,江炎得知他还没有回来,担心这事还有什么变故,这小子会不会在京城找一些关系搞定这件事,所以就想催他回来,现在却是不回来,说明一定是在找关系了,反正他对纪永明没有什么好感了,巴不得他出事情。想到陆凯明不在四蒙,江炎立刻猜测一定是纪永明托他找关系摆平此事了。

    齐国顺也是聪明人,在看到纪永明始终呆在他的办事处里,便有些怀疑,便偷偷地给市里打了一个电话,问一问情况,这一问才知道纪永明出事了,被人家党校除名了,既然这样,自己还这么伺候他干什么,再说他的组织部长马上就要被拿掉,更不值得自己巴结了。

    所以齐国顺便去找纪永明,纪永明正呆在办事处的房间里休息,准备打陆凯明电话问一问情况,见到齐国顺走进来就坐了起来。

    看到他后,齐国顺就说道:“纪部长,我有事情要出差,就不能陪你了,你先呆在这里,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怎么样?”

    听到齐国顺这样说,纪永明马上说道:“齐主任,你有事情忙你的,不用管我。”

    齐国顺笑了一下道:“那好,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啊!”

    说完齐国顺就径直走了,纪永明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躺下继续休息了,给陆凯明打了一个电话,却是没有人接,以为是陆凯明没有听到,就不再打了,躺下睡觉休息。

    等到中午感到肚子饿了,便让办事处里的人员给他置办一些饭菜什么的,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工作人员,只有一个值班的,一问说其他人都有事情出去了。纪永明就问有没有饭,给他弄一点来,值班人员马上说道,这个事他办不了,他只是值班的,吃饭的问题都是自己解决,办事处并不给他们解决。

    纪永明就说道,这是齐主任安排的,你们怎么还办不了?

    值班人员看了他一眼说道:“那这事你得去找齐主任,上馆子需要齐主任签字的。”

    纪永明一看没有办法,只好打电话给齐主任,不料这一打却是没有接听,过了一会齐国顺给他回了过来说道:“纪部长,我这里正在开会,你有什么事吗?”

    纪永明就说道:“你们的工作人员呢,怎么一个也看不到了?”

    齐国顺道:“他们可能有事出去了吧,怎么了纪部长?”

    纪永明作为市委组织部长,向来是受人伺候惯了,这个时候还真不好意思说吃饭的事,但是现在肚子里饿了,要是不说自己一个人到外面吃一点饭,岂不是很没面子?

    想了一想,纪永明说道:“齐主任,你这边一个人没有怎么能行,我还在这里呢,这样不大合适吧!”

    听到纪永明不高兴了,齐国顺便道:“那你等一下,我安排人过去。”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挂下电话之后,纪永明脸上就是很不高兴的样子,回屋内想了一想,感觉今天有些不对劲,齐国顺对自己的态度明显与前两天不一样了,前两天自己在这他就在这,吃饭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他说话,而现在打了电话之后却也是不很热情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了一想,纪永明似乎突然明白了,以齐国顺的精明,他不会如此对待自己,一定是他知道自己出事了,所以态度突然发生变化,既然这样,他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想到这里,纪永明就起身离开了房间,然后到外面自己找一处宾馆住下了。等到他走了之后,齐国顺立刻接到值班人员的电话,他嘴角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然后又拿起电话打给纪永明问他为什么走了,纪永明虽然明知道这不过是齐国顺的伎俩,但还是说自己有事先走了,不麻烦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他这才真正领会到什么进人走茶凉,握有权力者为什么不愿意放弃权力的原因。

    离开了齐国顺的办事处,纪永明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虎落被犬欺,虽然说他现在还不至于到无处容身的地步,但是他的老爹已经退休,他不可能再东山再起了,顶多让他到一个闲职单位去担任个非领导职务,或者担任一个毫无实权的领导职务。

    陆凯明迟迟没有给他打电话,而他现在躲在宾馆里面之后,想来想去就给赵艺萱打了一个电话,赵艺萱是他的老婆,虽然两人之间的关系由于他的一些行为搞得并不是很和睦,但是现在有了事情,还是想着打电话给她,必竟家是最后的港湾。

    突然接到纪永明的电话,赵艺萱倒是觉得奇怪,自己当初没有在乎纪永明是再婚的人,而与他结合在一起,搞得她与同学林菲菲无法见面,而且与王简之间的关系也有些生疏了,但没有想到婚后纪永明还是老毛病不改,没少在外面接触女人,让她都有想离婚的念头了,只是已经有了孩子,为了孩子才没有提离婚的事情,所以在接到纪永明的电话之后,她并没有什么高兴的表情,只是淡淡地问道:“有什么事吗?”

    纪永明听到她的话,过了一会才说道:“老婆,我现在在京城的宾馆里!”

    赵艺萱有些不解,便道:“怎么了?”

    纪永明就说道:“我一个人呆在宾馆里,感到很孤单!”

    赵艺萱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居然和她说这种话,便问道:“你有什么事情就说,不说我就把电话挂了!”

    纪永明想到自己对赵艺萱平时并不怎么好,本来想和她说说心里事的,但是看到赵艺萱这么冷淡,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去,便说了一句道:“没事,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