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扶摇直上 > 第七百六十四章 受到表扬

第七百六十四章 受到表扬

作者:鹅城知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百六十四章受到表扬

    王简和施百鸣通完话,真的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回西亭一趟,虽然说现在是吴其正主持工作,那不过是代理,自己还是西亭县的书记,如果吴其正把西亭县搞得一团糟,他一定要去制止,不能放弃责任,不管不问。

    现在党校里的学习还是比较紧的,郑来中有时候还过来看一看,看到来学习的学员对纪律遵守的不错,而且也知道是王简和乔民两人工作的结果,看向王简和乔民的脸上就多了许多赞许的意味。

    视察完之后,郑来中专门把王简和乔民二人叫到他的办公室,两人就来到郑来中的办公室,郑来中的办公室看上去比较大,也比较有书卷气,到处都是书,而且不是用来摆设的那种。

    两人看了看,郑来中便微微一笑道:“你们坐下吧。”

    王简就和乔民坐了下来,郑来中就又看了一遍两人的简历,抬起头说道:“王简,河西省西亭县委书记,年龄三十岁,年纪很轻啊,乔民,中组部干部三局,正处级秘书,不错,也很年轻,你们两位可以说是我们这批培训班中最年轻的干部了,我当时只不过是想为了让那些不大服从管理的高干遵守党校的纪律,就让你们当了临时党支部的书记和班长,现在看来当时真是做对了,你们能做到这些,说明你们很不简单啊,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听了郑来中的问话,乔民就看了王简一眼,停了一下,王简就说道:“报告郑校长,我们两人刚开始的时候感觉压力也很大,必竟面对的都是自己的上级和哥哥姐姐们,不过我们两人坚持按照郑校长的指示办事,无论是谁都不能违反党校的纪律,我们党是一个纪律严明的党,别说是我们,就是其他任何人也要遵守各种纪律,所以我们自己首先要严格遵守,做出表率,其次是要敢于管理,敢于碰硬,没有私心,最后我们两人不搞小团体,不搞小圈子,没有什么牵挂和顾忌,所以我们才能做到这些,当然我们做得也不够,请郑校长多多批评。”

    王简非常镇定地说完话,郑来中就一下子被震撼了,心里在想这个小子果真有水平,难怪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县委书记,那可是独掌一面,与乔民的秘书职业不同,如此说来,自己倒是有些小瞧他了。

    郑来中听完王简汇报,不禁呵呵笑了起来,说道:“小王,你讲得不错啊,可以说得上是学员里的标兵了,本来我在考虑你们当这么一段时间的支委和班委了,也让别人来管理试一试,看来如果我要是这样做,倒是会把你们给埋没了,所以就和你们谈谈话,听一听你们的想法,现在看来我没有必要这样做了,你们继续担任支部书记和班长,爱民同志对这一期的培训班非常重视,而你们两个又是特殊选拔出来的干部,虽然我不知道中组部是怎么把你们挑出来的,但是我是知道你们一定是受到领导的高度重视,所以才能派你们到这里来,你们两人要好好学习,好好表现,我对你们充满是期望的。”

    郑来中当面表扬了王简和乔民两人,两人听了也很激动,虽然王简和王华堂也是见过谈过话,但是与郑来中不同,郑来中现在是校长的身份在跟他们谈话,而且对他们很肯定,自然是很激动了。

    郑来中和他们谈完话之后,王简和乔民两个人就走了,走在路上,乔民就对王简说道:“王简,你在郑来中面前讲得真好,要是我根本讲不出来,与你相比我真是自愧不如了。”

    王简急忙笑着说道:“乔哥,看你说的,我不过是逞一时之勇,在官场上还是少说为妙,你才是大智大慧之人!”

    乔民呵呵笑了起来道:“王简,你就别夸我了,我有自知之明,今后我就跟在你的后面,你说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反正我们也只有半年的时间,我们珍惜这一段美好的时光吧。”

    王简马上说道:“你就这个倒是真的,现在都两个多月过去了,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两人就一路走着一路说话就向宿舍方向走去,快走到宿舍的时候,张进德从远处走了过来,向他们招了招手,他们便走了过去。

    “你们两个来我办公室一下。“不知道张进德找他什么事,两个人就跟着走了过去。

    到了张进德的办公室,张进德就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了看他们两人,说道:“郑校长把你们找过去说了什么事,你们向我汇报一下。”

    王简先看了看乔民,然后又看了看张进德,一时没有说话,张进德就又开口问道:“我说的话你们没有听见吗?我要知道郑校长讲了什么,好落实他的讲话,听明白没有?”

    王简听到张进德的话之后,暗地里猜测张进德肯定对郑来中直接找到他们两人去谈话,心里有不满之心,所以就想着来问他们讲了什么话,如果他是这种想法,自己倒不是要把真正的情况告诉他了。

    想到这里,王简说道:“郑校长找我们没有说什么,只是勉励我们以后要好好学习,争取圆满完成这次培训任务。”

    张进德立刻睁大了眼镜问道:“就讲这些?”

    乔民站在那里也急忙说道:“就讲这些,别的什么也没有讲,如果你不信可以直接去问郑校长。”

    张进德哪敢去问郑来中这些事,看到两人并不跟他讲实话,所以就有些很不满了,问道:“郑校长没有说到你们担任这支委和班委的事情?”

    两人没有料到张进德会提起这个问题,看样子他对郑来中所讲的事情也是知道一二的,那么他是怎么知道郑来中跟他讲的这些事情的?

    “张教务长,郑校长没有和我们讲这些东西,这个事情你要是不相信可以直接去问郑校长,我们两人还有事,就先回了。”王简看到张进德分明是想对他们不利,所以说完之后就准备离去。

    看到两人要走,张进德立刻发话说道:“站住,还没有回答我的话,怎么就要走了,郑校长到底有没有提到这个问题?”

    乔民听了之后,想了想便说道:“郑校长的确提了一下,不过没有说什么,这样回答行了吧?”

    听到乔民的回答,张进德一下子大失所望,他本来是建议郑来中把王简和乔民两人撤换掉,再换其他人来当,这样可以让其他人也有机会锻炼一下,郑来中当时听了也觉得有些道理,把王简和乔民两人叫过去就想实施的,但看到王简和乔民两人表现如此优秀,要是换人了,倒是很可惜了,所以就把这个想法又打消下去了,所以让王简和乔民两人继续担任下去。

    张进德坐在那里拉着脸,王简和乔民一看也不再说话,直接就走人了。

    这边王简和乔民两人刚走,白水清紧接着就进来了,一进门就走向张进德的办公桌前说道:“张教务长,我那事办得怎么样了?”

    张进德抬起头看向他说道:“本来是能成功的,可是郑校长临时又变卦,看来是没戏了。”

    白水清就不高兴地道:“张教务长,王简和乔民两个小子是不是与郑校长有什么亲戚关系,要不是然为什么这么青睐于他们两个人,而且他们两人才不过是处级干部,根本不符合条件,他们是怎么进来学习的,你能不能打听清楚?”

    张进德看了看他,说道:“这个我怎么打听,你在京城圈子里那么活跃,你就不能打听一下?”

    白水清也有些摇头,说道:“乔民的情况我倒是很清楚,也就是普通的平民子弟,不过是在中组部上班而已,如果富国同志给郑来中打听招呼,那倒是有可能照顾的,但王简这个人是下面的县里来的,我们摸不清他的底细啊,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张进德想了想说道:“和他一起来的不是还有一个人吗,你问问他不就得了吗?”

    张进德这一说,白水清一下子就想起来了,说道:“你不说我差点给忘记了,陆凯明你知道不?”

    “陆凯明?我一时记不起来了,你说的是谁?”张进德整天呆在党校里对陆凯明真是有些不知道。

    白水清就说道:“你连他都不知道啊,他是陆全中的公子,现在正在河西那边挂职呢,这小子好像与王简不和,招呼着我跟王简过不去,但却没有告诉我王简什么来头,我得想法问他一下。”

    “原来是他!原来是他陆全中的儿子,怪不得这小子嚣张地很,我见过他。”陆凯明也进过党校学习,所以张进德认得他,但时间一长倒一时没想起来。

    “看来嚣张是他的本性,我与他的关系还可以,回头我向他打听一下,这小子也很狡猾,说不定在向我隐瞒一些东西,等我打听清楚了,请张教务长再想办法。”白水清决定道。

    张进德也答应了说道:“那好,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吧,我现在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帮你。”